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二十二課 - 無法無天的世代(四)

經文:士二十:1 - 48

主旨:以色列人向便雅憫支派興師問罪,几乎將后者的男丁滅盡。

1。 我在上一課問:我們要怎樣看待歷史上基督教的“暴行”,如十字軍東征,異教裁判所等? 有的人說,這些都是羅馬天主教徒的暴行,跟我們基督新教無關。但從非基督徒的角度來看,天主教也是基督教,他們不能明白,何以高談上帝之愛的基督教竟然以酷刑、火刑來對待異教和異端?從我們的角度來看,中世記離經背道的基督教會還是屬于基督教,對于他們所犯的種種“暴行”,我們還是難辭其咎。宗教改革運動后,改革宗(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分道揚鑣,我們當然就不需要背負他們的“罪行”了。但我們別忘了基督新教也有自己的“暴行”。在第十四課,我不是提及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把塞以維特(Servetus)燒死,因為后者寫了一本名為《三位一體謬誤》的書嗎?雖然有人辯稱這不是加爾文親自判決,但不可否認此事與他有關。這是加爾文一生中最大的敗筆。我們要怎樣看待這些事?

    其實,我們不用回避這個問題,也不用想方設法掩飾這個問題,如日本教科書的刻意淡化二戰,在歷史描述上歪曲真相,在史料選擇上避重就輕,為自己開脫侵略罪責,否認慘無人道的南京大屠殺事件等等。中世紀離經背道的教會干下那些滔天大罪, 跟現在印度北部宗教聖地阿約提亞市(Ayodhya)一座印度教神廟被回教激進分子恐怖襲擊沒有什么不同(《聯合早報》2005年七月七日報道)。連約翰加爾文這位上帝的仆人也會燒死異端, 這表示什么?教會不是天堂。基督徒不是完人。加爾文可以寫下曠世巨著《基督教要義》,但他不過是一個蒙恩的罪人,一生行事為人不可能毫無瑕疵﹔基督徒的成聖是一種過程,而非一時之事,只要我們有心志活得像主耶穌,聖靈就能在我們身上作工,透過“百般試煉。。使人成全、完備,毫無缺欠。”(雅一:2 - 4)這樣的成長是循序漸進,就如彼前一:3 - 8 所教導的,直到我們一天見主面,那時就“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里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林后三:18)。只有“反基人士”才會在“加爾文事件”大作文章,我們可不必因此而亂了陣腳。

    最重要的還是,我們不要借用上帝的名干這些暴行,像那些宗教極端分子在世界各角落所干下的恐怖爆炸事件,造成許多無辜的人死亡或受傷。這正應驗了主耶穌說的:“。。并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上帝。”(約十六:2)現在的人借用上帝的名興師問罪,干盡一切丑事,《士師記》時代的人何嘗不是一樣,今天我們所查考的這一章肯定讓你大開眼界。

2。士二十:1 - 2  “1于是,以色列從但(Dan)到別是巴(Beer-sheba),以及住基列地(Gilead)的眾人都出來如同一人,聚集在米斯巴(Mizpeh)耶和華面前。2以色列民的首領,就是各支派的軍長,都站在上帝百姓的會中﹔拿刀的步兵共有四十萬。”

“以色列從但(Dan)到別是巴(Beer-sheba),以及住基列地(Gilead)的眾人都出來如同一人。。”-- “從但到別是巴”-- 我們從第十八章已經知道“但”的舊名是拉億,是“但”支派從別人手中所奪取的城市,地點在以色列的最北端。至于別是巴,這是一個古老的城市,創二十一:14 是聖經第一次提到這個地名,說夏甲被逐后,在這里走迷了路,上帝還賜福給她的孩子以實瑪利,說他的后裔必成為大國。創二十一:31 說亞伯拉罕在這里和亞比米勒立約,“別是巴”是亞伯拉罕給那地方所起的名,意思是“盟誓的井”,作他挖一口井的証據。書十九:2 說西緬支派從猶大人地業中分得“別是巴”。按考古資料顯示,過去這里不過是游牧民族季節性的停留地,直到主前十一或十二世紀,也就是《士師記》時代,這里才成為以色列南部的一個重鎮。所以,“從但到別是巴”表示從以色列北端到南端,這個詞語在這里第一次出現,印証了舊約記載的可靠性。

“以及住基列地(Gilead)的眾人都出來如同一人,聚集在米斯巴(Mizpeh)耶和華面前。以色列民的首領,就是各支派的軍長,都站在上帝百姓的會中。。”-- 米斯巴在哪里?不要把這個米斯巴和士十:17,十一:29 基列的米斯巴相混淆。這里是一個戰略要地,在耶路撒冷以北約12公里,伯特利以南約6公里,基比亞以北約 7公里(看圖一)。“如同一人”-- 過去查考《士師記》,當以色列被外敵欺壓,士師召聚以色列各支派參戰時,從來沒有聽說他們“如同一人”,反而有支派覺得“與我無關”(士五:17 - 18,八:1,十二:1)。現在,他們卻為了一個婦人被基比亞的匪徒輪奸而死,就同仇敵愾,要大動干戈。

“拿刀的步兵共有四十萬。”-- 由于原文的“千”( 'lp )也可解作家族或營,所以有解經家說這里指的是四百個家族或四百個營的步兵。(參看《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有多少?》一文)

3。士二十:3 - 11 “3以色列人上到米斯巴,便雅憫人都聽見了。以色列人說:‘請你將這件惡事的情由對我們說明。’4那利未人,就是被害之婦人的丈夫回答說:‘我和我的妾到了便雅憫的基比亞住宿。5基比亞人夜間起來,圍了我住的房子,想要殺我,又將我的妾強奸致死。6我就把我妾的尸身切成塊子,使人拿著傳送以色列得為業的全地,因為基比亞人在以色列中行了凶淫丑惡的事。7你們以色列人都當籌划商議。’8眾民都起來如同一人,說:‘我們連一人都不回自己帳棚、自己房屋去。9我們向基比亞人必這樣行,照所掣的簽去攻擊他們。10我們要在以色列各支派中,一百人挑取十人,一千人挑取百人,一萬人挑取千人,為民運糧,等大眾到了便雅憫的基比亞,就照基比亞人在以色列中所行的丑事征伐他們。’11于是,以色列眾人彼此連合如同一人,聚集攻擊那城。”

在米斯巴,以色列人要利未人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他們得知情由后,就決定找便雅憫的基比亞人算賬。

4。士二十:12 - 17  “12以色列眾支派打發人去,問便雅憫支派的各家說:‘你們中間怎么做了這樣的惡事呢?13現在你們要將基比亞的那些匪徒交出來,我們好治死他們,從以色列中除掉這惡。’便雅憫人卻不肯聽從他們弟兄以色列人的話。14便雅憫人從他們的各城里出來,聚集到了基比亞,要與以色列人打仗。15那時便雅憫人從各城里點出拿刀的,共有二萬六千。另外還有基比亞人點出七百精兵。16在眾軍之中有揀選的七百精兵,都是左手便利的,能用機弦甩石打人,毫發不差。17便雅憫人之外,點出以色列人拿刀的,共有四十萬,都是戰士。”

“便雅憫人卻不肯聽從他們弟兄以色列人的話。”-- 基比亞是屬于便雅憫支派,他們何以寧愿出戰,也要包庇基比亞的匪徒,這是我們不理解的。

雙方軍力懸殊:便雅憫加上基比亞點出的軍兵也不過是 26,000 + 700人﹔以色列十一支派則共有四十萬軍兵。

5。士二十:18 - 35  “18以色列人就起來,到伯特利去求問上帝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與便雅憫人爭戰呢?’耶和華說:‘猶大當先上去。’19以色列人早晨起來,對著基比亞安營。20以色列人出來,要與便雅憫人打仗,就在基比亞前擺陣。21便雅憫人就從基比亞出來,當日殺死以色列人二萬二千。22以色列人彼此奮勇,仍在頭一日擺陣的地方又擺陣。23未擺陣之先,以色列人上去,在耶和華面前哭號直到晚上,求問耶和華說:‘我們再去與我們弟兄便雅憫人打仗,可以不可以?’耶和華說:‘可以上去攻擊他們。’24第二日,以色列人就上前攻擊便雅憫人。25便雅憫人也在這日從基比亞出來,與以色列人接戰,又殺死他們一萬八千,都是拿刀的。26以色列眾人就上到伯特利,坐在耶和華面前哭號,當日禁食直到晚上,又在耶和華面前獻燔祭和平安祭。27,28那時上帝的約柜在那里。亞倫的孫子、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侍立在約柜前。以色列人問耶和華說:‘我們當再出去與我們弟兄便雅憫人打仗呢?還是罷兵呢?’耶和華說:‘你們當上去,因為明日我必將他們交在你們手中。’29以色列人在基比亞的四圍設下伏兵。30第三日,以色列人又上去攻擊便雅憫人,在基比亞前擺陣,與前兩次一樣。31便雅憫人也出來迎敵,就被引誘離城。在田間兩條路上,一通伯特利,一通基比亞,像前兩次,動手殺死以色列人約有三十個。32便雅憫人說:‘他們仍舊敗在我們面前。’但以色列人說:‘我們不如逃跑引誘他們離開城到路上來。’33以色列眾人都起來,在巴力他瑪(Baal-tamar)擺陣,以色列的伏兵從馬利迦巴(the meadows of Gibeah)埋伏的地方沖上前去。34有以色列人中的一萬精兵,來到基比亞前接戰,勢派甚是凶猛,便雅憫人卻不知道災禍臨近了。35耶和華使以色列人殺敗便雅憫人。那日,以色列人殺死便雅憫人二萬五千一百,都是拿刀的。”

“以色列人就起來,到伯特利去求問上帝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與便雅憫人爭戰呢?’”-- 以色列在求問耶和華之前,早已決定要跟便雅憫人開戰。現在的求問只是想“拉上帝下水”,借用他的名來為自己的利益打仗。為什么到伯特利(Bethel)求問上帝,而不是示羅?伯特利位于耶路撒冷之北約16公里,示羅的西南約15公里,地處中央山脈的中心,和南北交通大道之上,具有戰略價值。解經家開始注意到,過去約柜都是安置在示羅(書十八:1,十九:51,士十八:31),但從這節經文顯示,有時以色列人會把約柜移至伯特利或別的地方。撒母耳作士師的時候,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這几處審判以色列民(撒上七:16),這可能和約柜的所在地有關聯。“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與便雅憫人爭戰呢?”- 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嗎?在士一:1 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現在求問不是為了攻擊敵人,而是同室操戈。耶和華會“下水”嗎?

“耶和華說:‘猶大當先上去。’”-- 難道耶和華也贊同打自己人?從下文我們知道,以色列人雖然三次求問耶和華(士二十:18,23,28),三次都得到耶和華的回復(士二十:18,23,28),但前兩次都鎩羽而歸(士二十:21,25),死傷慘重。可見耶和華并不認同這次支派間的爭戰,他要以色列人好好反省所作的一切。

“以色列人出來,要與便雅憫人打仗,就在基比亞前擺陣。便雅憫人就從基比亞出來,當日殺死以色列人二萬二千。。。第二日,以色列人就上前攻擊便雅憫人。便雅憫人也在這日從基比亞出來,與以色列人接戰,又殺死他們一萬八千,都是拿刀的。。。”-- 兵力雖然懸殊,但便雅憫支派反而打勝仗,你說奇怪不奇怪!

“以色列眾人就上到伯特利,坐在耶和華面前哭號,當日禁食直到晚上,又在耶和華面前獻燔祭和平安祭。。。以色列人問耶和華說:‘我們當再出去與我們弟兄便雅憫人打仗呢?還是罷兵呢?’耶和華說:‘你們當上去,因為明日我必將他們交在你們手中。’”-- 就好像過去以色列落入“犯罪 - 受苦 - 哀求 - 蒙救”的循環一樣,現在當他們到耶和華面前哭號的時候,上帝因憐憫他們,就出手拯救。

“耶和華使以色列人殺敗便雅憫人。那日,以色列人殺死便雅憫人二萬五千一百,都是拿刀的。”-- 便雅憫人本來有26,000人(士二十:15,不計基比亞的精兵),現在死了25,100人,在加上前兩次戰役的死亡人數,他們只剩下六百人(士二十:47)

6。士二十:36 - 48  “36于是便雅憫人知道自己敗了。先是以色列人,因為靠著在基比亞前所設的伏兵,就在便雅憫人面前詐敗。37伏兵急忙闖進基比亞,用刀殺死全城的人。
38以色列人預先同伏兵約定在城內放火,以煙氣上騰為號。39以色列人臨退陣的時候,便雅憫人動手殺死以色列人,約有三十個,就說:‘他們仍像前次被我們殺敗了。’40當煙氣如柱從城中上騰的時候,便雅憫人回頭觀看,見全城的煙氣沖天。41以色列人又轉身回來,便雅憫人就甚驚惶,因為看見災禍臨到自己了。42他們在以色列人面前轉身往曠野逃跑,以色列人在后面追殺。那從各城里出來的,也都夾攻殺滅他們。43以色列人圍繞便雅憫人,追趕他們,在他們歇腳之處,對著日出之地的基比亞踐踏他們。44便雅憫人死了的有一萬八千,都是勇士。45其余的人轉身向曠野逃跑,往臨門盤去。以色列人在道路上殺了他們五千人,如拾取遺穗一樣,追到基頓又殺了他們二千人。46那日便雅憫死了的,共有二萬五千人,都是拿刀的勇士。47只剩下六百人,轉身向曠野逃跑,到了臨門盤(Rimmon),就在那里住了四個月。48以色列人又轉到便雅憫地,將各城的人和牲畜,并一切所遇見的,都用刀殺盡,又放火燒了一切城邑。”

這是整個戰役的細節。大家讀了就明白,不用我再囉嗦。

“只剩下六百人,轉身向曠野逃跑,到了臨門盤(Rimmon),就在那里住了四個月。以色列人又轉到便雅憫地,將各城的人和牲畜,并一切所遇見的,都用刀殺盡,又放火燒了一切城邑。”-- 便雅憫支派的婦孺全被殺盡,只剩下男丁600人。臨門盤在哪里?這是一個小村,位于伯特利之東約5公里。問題來了, 一個支派的人几乎被殘殺淨盡,以色列不是要少了一個支派?他們要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呢?且待下回分解。

默想:

恐怖分子干了慘無人道的暴行,他們還說這是事奉上帝。

以色列在求問耶和華之前,早已決定要跟便雅憫人開戰﹔后來的求問只是想“拉上帝下水”,借用他的名來為自己的利益打仗。

有一間教會給不信者發出邀約的信中說,作為會友的好處是:

《申命記》二十八章第二節:“你若聽從耶和華 - 你神的話,這以下的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

“經濟的祝福”--

更好的工作
起薪或花紅
福利
銷售量與佣金
解決財務糾紛
產業與財產
投資的利息與回報
回扣與回報
支票在信箱里
禮物與驚喜
找到金錢
賬單減少而祝福增加。。。

    我相信正常人大概不會讀了這樣的信息就盲目地加入教會﹔只有頭腦簡單、動機不良,存心利用上帝的人才會躍躍欲試。

今天的教會也有為了達到目的而利用上帝的名嗎?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