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二十三課 - 無法無天的世代(五)

經文:士二十一:1 - 25

主旨:以色列人想方設法替便雅憫支派解決“滅門之災”。

1。 感謝主,查考《士師記》終于來到了尾聲。這是最后一章,也是最后一課。若不是真理的聖靈從頭到尾的引導,我們是無法這樣一課一課地學習。許多考古資料都印証了《士師記》所記載的那段從主前十三世紀至十一世紀資料的可靠性。我們也從過去二十多課學到了許多功課,譬如 在第十一課我作了一個小總結,我說:

“。。以色列人的靈性已經一落千丈,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當摩西和約書亞還在的時候, 以色列人還不敢過于放肆,至少他們都看過耶和華上帝借著摩西和約書亞所行的許多神跡,所以百姓都敬畏他們(書四:14)。

但約書亞離世之后,以色列人變得群龍無首,一兩個世代過去,我們就看到他們背棄了與耶和華所立的約,離棄耶和華去事奉外邦神。這里清楚地告訴我們,自從罪進入世界之后,人已經全然敗壞,死在罪惡過犯之中,不是借著律法,或積公德,或做任何事情可以叫自己得救的。其實,就算是在摩西和約書亞的時代,以色列人也只不過是有敬虔的外貌,而沒有敬虔的實質。耶和華不趕逐剩下的各族,就是要試驗以色列人,把他們的真面目顯露出來。”

      我繼續地說:

“我們能從這里學到什么功課嗎?我在《課程綱要》這樣說:

《士師記》是一部在以色列人離棄耶和華后,脫離不了‘行惡-奴役-呼救-拯救’這個框框的歷史書。這部以色列人的興衰治亂的歷史書正好是一面鏡子反映了一個還未重生的基督徒每日在善惡之間的掙扎,如保羅所說的‘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惡,我倒去做。’(羅七:18 - 19)以色列人要怎樣從這個惡性循環的框框跳出來?誰又能把我們從這善惡之間的掙扎,救我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八:24)”

從我們已經上的十課,我可以下一個結論:

若靠自己,以色列人根本就不能從這個惡性循環的框框跳出來。你贊同我的說法嗎?

有的人可能說,以色列在大衛和所羅門時代不是很風光嗎?其實,那几十年的‘風光’不過是曇花一現,以后不又是落到框框里去?換句話說,律法只是叫人知罪,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上帝面前稱義的(羅三:20)。上帝在永恆里就已經預備了救恩之法,除耶穌基督之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作為基督徒,我們又能跳出每日在善惡之間掙扎的框框嗎?靠自己當然不可能,但感謝上帝,他賜下聖靈給我們,救我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只要我們隨從聖靈而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事上已經得勝有余。’(羅八:37)”

除了以上這一個功課外,我在第十六課談到上帝所用的士師時,這樣說:

。。當上帝要興起一個士師以拯救以色列人脫離敵人的欺壓時,他似乎不用如此大費周章,也不用等上那么多年尋找那個人。好像只要 有氣有力,能耍槍舞劍(如珊迦),就算出身低賤(如耶弗他),有勇無謀(如巴拉),靈性不高超(如基甸),上帝就能用他來殺敵。這給我們什么啟迪嗎?在教會里,當上帝用一個人的時候,千萬別以為他一定是個‘好人’或‘完人’。其實不是,只要人在某一點上合乎他用,上帝都能用他來成就其旨意。所以任何人被上帝使用,并無任何可夸的理由,完全是他的恩典。還有,一個人在工作上的成就并不就是生活上的成就。士師們殺敵千萬,但在生活上,靈命上卻乏善可陳。請問大家,是那些工作上有成就,但生活上卻失敗不堪的,還是那些為了主被關在監牢二、三十年,在工作上一點成就都沒有的人,在上帝面前更得到獎賞?”

第十七課,我又說:

“在一個‘不知道耶和華,也不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所行的事’的世代里(士二:10),我們從耶和華所興起的士師身上,如‘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這些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來十一:32,33,38)學習做一個‘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基督’的門徒。(來十二:1 - 2)

士師們都不是完全人,但上帝還是揀選了他們,在那個邪惡淫亂、毫無法紀的世代里,從他們的軟弱身上,顯出了上帝的大能。

在聖靈的光照下,《希伯來書》的作者給他們很高的評價,把他們跟許多信心偉人,如亞伯拉罕并列。從士師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身上,作者看到了他們的‘寶’,就是他們對耶和華上帝的‘信心’(不管這信心是大還是小)。這‘像一粒芥菜種’的信心(太十七:20)是他們的原動力,驅使他們行出公義,‘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成就了上帝的旨意。

教會應當從這里學習一個寶貴的功課。大家有注意到嗎?在教會里服事的弟兄姐妹,來來回回好像都是同一班人,有許多所謂“軟弱”的弟兄姐妹,卻時常被擱置一旁 ,不參與任何事工。難道我們以為非要有亞伯拉罕、摩西和約書亞的信心,才能事奉上帝嗎?教會的領導層是否從這些‘軟弱’的弟兄姐妹身上,看出那一點‘信心’,然后輕輕地敲擊他們一下,看他們會發出什么‘聲調’,把他們安放在樂譜上的正確位置,讓他們在教會里發揮應有的功能呢?

我還要提醒大家,既然士師不是完全人,我們從他們的身上所學的是有限的。誰才是完全人呢?當然是基督耶穌炕I我們仰望的應該是這位‘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基督’﹔從他的身上,我們有學不完的功課。”

請問你還記得其他功課嗎?請在堂上和弟兄姐妹們分享。________________

2。我在這里再提醒大家《士師記》的結構:

結構(一)
 

約書亞死

士一:1

爭戰上與敵人妥協
士一:1 - 二:5
士師興起

士三:7 - 十六:31

離教背道的實例
士十七:1 - 十八:31
總結

士二十一:25

信仰上背道離教
士二:6 - 三:6
支派間的爭戰
士十九:1 - 二十一:24

結構(二)

士一:1
約書亞死

士一:1 - 二:5 士師時期在爭戰上與敵人妥協的概括介紹

士二十一:25總結

士二:6- 三:6 士師時期在信仰上背道離教的概括介紹

士三:7 - 士十六:31 士師的故事

士十七:1- 十八:31 離教背道的實例

士十九:1 - 二十一:24 支派間的爭戰

從士十八:1,30 和二十:27 - 28 的經文,我們可以推測結構(二)似乎比較正確,但為了解說方便,我還是按著次序一章一章的和大家查考。

言歸正傳,現在我們就來查考最后一章。

3。士二十一:1 - 3  “1以色列人在米斯巴曾起誓說:‘我們都不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2以色列人來到伯特利,坐在上帝面前直到晚上,放聲痛哭,3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啊,為何以色列中有這樣缺了一支派的事呢?’”

以色列支派不但自作主張要以武力和便雅憫解決分尸的問題,他們還“拉上帝下水”,讓人以為上帝也認同這場爭戰,但結果是怎樣?雖然上帝兩次給他們機會反省,他們還是執迷不悟,上帝最后任憑他們作惡,讓他們把便雅憫殺得落花流水 。按常理,打贏一方必然要慶祝一番,但不是,他們竟然“。。來到伯特利,坐在上帝面前直到晚上,放聲痛哭。。”為什么? 在戰場上大肆殺戮的時候,他們料想不到的是,便雅憫支派几乎被滅絕淨盡,只剩下男丁六百人。以前耶和華吩咐他們,在進入迦南地的時候,要趕出那里的居民,并把他們滅絕淨盡(申七:2),但他們沒有遵命,反而與迦南人妥協﹔現在,他們卻為了分尸的問題,把自己的兄弟支派几乎滅絕淨盡,這是何等大的諷刺。下文我們還要看到更多的諷刺,所以我把這章稱為“諷刺之章”。

“以色列人在米斯巴曾起誓說:‘我們都不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 這是戰爭前所發的誓,是不必要的誓言,結果只是作繭自縛。《士師記》里沒有一個誓有好結果:米迦母親的“誓”,成為了自己兒子的咒詛(士十七:2)﹔耶弗他向耶和華所起的“誓”害死了女兒(士十一:30)。

4。士二十一:4 - 15  “4次日清早,百姓起來,在那里筑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
5以色列人彼此問說:‘以色列各支派中,誰沒有同會眾上到耶和華面前來呢?’先是以色列人起過大誓說,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的,必將他治死。6以色列人為他們的弟兄便雅憫后悔說:‘如今以色列中絕了一個支派了。7我們既在耶和華面前起誓說:必不將我們的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現在我們當怎樣辦理,使他們剩下的人有妻呢?’8又彼此問說:‘以色列支派中誰沒有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呢?’他們就查出基列雅比(Jabesh-gilead)沒有一人進營到會眾那里,9因為百姓被數的時候,沒有一個基列雅比人在那里。10會眾就打發一萬二千大勇士,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用刀將基列雅比人連婦女帶孩子都擊殺了。11所當行的就是這樣:要將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盡行殺戮。’12他們在基列雅比人中,遇見了四百個未嫁的處女,就帶到迦南地的示羅(Shiloh)營里。13全會眾打發人到臨門盤(Rimmon)的便雅憫人那里,向他們說和睦的話。14當時,便雅憫人回來了,以色列人就把所存活基列雅比的女子給他們為妻,還是不夠。15百姓為便雅憫人后悔,因為耶和華使以色列人缺了一個支派(注:原文作"使以色列中有了破口")。”

“以色列人彼此問說:‘以色列各支派中,誰沒有同會眾上到耶和華面前來呢?’先是以色列人起過大誓說,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的,必將他治死。”-- 以色列人既然發了誓,不能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便雅憫人傳宗接代,現在他們要想方設法收拾殘局,因為上帝也幫不了他們!

“‘以色列支派中誰沒有上米斯巴到耶和華面前來呢?’他們就查出基列雅比(Jabesh-gilead)沒有一人進營到會眾那里,因為百姓被數的時候,沒有一個基列雅比人在那里。會眾就打發一萬二千大勇士,吩咐他們說:‘你們去用刀將基列雅比人連婦女帶孩子都擊殺了。所當行的就是這樣:要將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盡行殺戮。’他們在基列雅比人中,遇見了四百個未嫁的處女。。以色列人就把所存活基列雅比的女子給他們為妻,還是不夠。”-- 基列雅比(Jabesh-gilead)在哪堙H它位于約但河東,伯善東南約 21公里(看圖一)。因為基列雅比(Jabesh-gilead)沒有參戰,以色列人就把他們當作代罪羔羊,將他們城里的男子和已嫁的女子全部殺死,搶奪了他們四百個未嫁的處女,嫁給便雅憫人為妻。由于便雅憫人還剩下六百人,所以四百個處女還不夠供應。過去在基比亞的匪徒只把一個女人輪奸致死,現在以色列人卻無緣無故把基列雅比城的男人和婦女全部殺死,他們自己成為殺人犯,你說這是不是極大的諷刺。

5。士二十一:16 - 24  “16會中的長老說:‘便雅憫中的女子既然除滅了,我們當怎樣辦理,使那余剩的人有妻呢?’17又說:‘便雅憫逃脫的人當有地業,免得以色列中涂抹了一個支派。18只是我們不能將自己的女兒給他們為妻,因為以色列人曾起誓說:<有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的,必受咒詛。>’19他們又說:‘在利波拿(Lebonah)以南,伯特利(Bethel)以北,在示劍(Shechem)大路以東的示羅(Shiloh),年年有耶和華的節期。’20就吩咐便雅憫人說:‘你們去,在葡萄園中埋伏。21若看見示羅的女子出來跳舞,就從葡萄園出來,在示羅的女子中各搶一個為妻,回便雅憫地去。22他們的父親或是弟兄若來與我們爭競,我們就說:<求你們看我們的情面,施恩給這些人,因我們在爭戰的時候沒有給他們留下女子為妻。這也不是你們將女子給他們的,若是你們給的,就算有罪。>’23于是,便雅憫人照樣而行,按著他們的數目從跳舞的女子中搶去為妻,就回自己的地業去,又重修城邑居住。24當時以色列人離開那里,各歸本支派、本宗族、本地業去了。”

既然還少了兩百個處女,怎么辦?會中的長老竟然想到一條“妙計”,叫便雅憫人到示羅的節期“搶女為妻”,這樣示羅人就不算是把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他們也就沒有違背原來的誓言 - “我們都不將女兒給便雅憫人為妻”了。這不是狡詐嗎?再說,過去因為便雅憫的基比亞人強奸利未人的妾,引起了內戰﹔現在以色列人慫恿便雅憫人“強奸”兩百個示羅的女子,卻是“正大光明”。還有什么比這更諷刺的呢?

“當時以色列人離開那里,各歸本支派、本宗族、本地業去了。”-- 以色列殺了人,干了傷天害理的事,現在“各歸本支派、本宗族、本地業去了。”大家若無其事,耶和華上帝也被拋到九霄云外。

6。士二十一:18  “25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自從摩西率領以色列民出埃及,入曠野,后由約書亞帶領他們進迦南,什么時候“以色列”的名才在迦南地和近東的歷史舞台上為人所知?

我在第二課說:

“從埃及人的文獻中顯示,埃及馬尼他王(Meneptah,1224 - 1215BC)在位的第五年時(1220BC),把他在巴勒斯坦戰績刻在亞門諾裴斯三世(Amenhotep III,1413 - 1377BC)所樹立的一塊黑色花崗石柱上。在被他擊敗的外國人中包括了呂彼亞(Tehennu)的居民和以色列民。其中一行說:

因雅(Yenoam)變為荒場,
以色列人命運悲慘,他們的種子也不復存在。
巴勒斯坦在埃及面前成了無抵抗能力的寡婦。。

這是很夸張的記載,但在一連串的名字中,以色列是唯一以肯定的字顯示是‘人’而不是‘地’。這暗示在主前十三世紀,以色列人在西巴勒斯坦是有一定勢力的,不過他們還未完全安頓下來。”

大部分的聖經學者都認為,《士師記》時代的以色列還是一個非常松散的“支派同盟”。他們沒有中央政府,沒有行政機構,沒有“頭”作統領,那些所謂“士師”不過是支派或部落的“頭”。什么東西把各支派聯系在一起呢?答案是:摩西的約,這是耶和華上帝借著摩西在西奈山和以色列所立的約。“約”的中心就是安置在示羅的會幕,整個獻祭制度和命令典章把各支派聯系在一起。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師記》就以這句話作為結束。他們沒有“王”嗎?不是的,他們離棄了耶和華,不要耶和華上帝作他們的王!有了“王”,各人就不會任意而行嗎?不是的,以后我們查考《列王記》有王的時代就知道了。總之,曲終人散,當舞臺上的幕徐徐降下,我們好像聽見幕后有人高喊:“立一個王治理我們!”(撒上八: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