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六課 - 士師 - 底波拉和巴拉(一)

經文:士四:1 - 24

主旨:以色列人被迦南王欺壓,上帝興起士師底波拉和巴拉,把敵人擊殺。

1。 從上一課,我們已經看過上帝興起的三位士師,就是俄陀聶、以笏和珊迦。

A。俄陀聶(Othniel) - 屬于“大”士師,是迦勒兄弟基納斯的兒子,在猶大和南地活動,擊殺了米所波大米王古珊利薩田,為以色列帶來太平四十年。

B。以笏(Ehud) - 屬于“大”士師,是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在中部便雅憫一帶活動,善于用刀,擊殺了摩押王伊磯倫,為以色列帶來八十年的太平。

C。珊迦(Shamgar) - 屬于“小”士師,是亞拿的兒子,在西南的非利士一帶活動,用趕牛棍擊殺了六百非利士人,他和以笏大概是同期的人。

說到他們的年代,除了俄陀聶可能在約書亞和長老死后不久出現之外,以笏和珊迦大概出現在十二世紀初(請參考《士師管治的時間順序和地方范圍》)。不管他們是“大”,還是“小”士師,比起過去上帝重用的摩西和約書亞,他們可說都是“小人物”。我們沒有看到他們行什么神跡奇事,他們擊殺敵人的兵器也不過是刀和趕牛棍之類的東西。但可以肯定的是,“耶和華的靈降在他身上”(士三:10)是他們被揀選作士師的特征。除了記載他們與敵人的打殺外,我們也看不到在和平時期,他們是怎樣治理以色列。他們是否有遵照摩西的吩咐,教導以色列民遵行律例典章,我們都沒有一點資料。《士師記》只告訴我們“以色列人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士三:7,12),從來沒有提到他們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所以我們相信,就算是太平時期,他們也未必完全敬畏耶和華,誠心誠意地事奉他。

換言之,摩西和約書亞用兩三代的時間建立以色列,以色列卻在接下來的兩三代離棄了耶和華。在2004年聖誕布道會上,唐崇榮牧師說:若基督徒不傳福音,只要兩三代的時間, 什么都完了!他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2。士四:1 - 3  “1以笏死后,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2耶和華就把他們付與在夏瑣(Hazor)作王的迦南王耶賓(Jabin)手中。他的將軍是西西拉(Sisera),住在外邦人的夏羅設(Harosheth)。3耶賓王有鐵車九百輛。他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華。”

這又是另一個歷史的循環:

A。行惡:“以笏死后,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B。奴役:“耶和華就把他們付與在夏瑣(Hazor)作王的迦南王耶賓(Jabin)手中。他的將軍是西西拉(Sisera),住在外邦人的夏羅設(Harosheth)。耶賓王有鐵車九百輛。他大大欺壓以色列人二十年。。”-- 上一課以色列人遇到的都是外來的敵人,現在的卻是本地的迦南人。夏瑣在哪里?《約書亞記》第十五課,我們曾看過這個地方,它位于加利利湖西北約十四公里,離約旦河約七公里,控制了大馬色與埃及間的通商的孔道,也是自北方進入迦南地的門戶,所以很早就成為北方的政治和經濟中心,也是一座防守堅固的大城 ﹔在主前十八至十七世紀的米所波大米的馬里(Mari)文獻已經提到這個大城﹔主前十四世紀的亞瑪拿(Amarna)文獻也顯示這里是迦南主要城邦。(請看圖一和參考夏瑣的考古資料)。耶賓(Jabin)被稱為迦南王,很可能是因為夏瑣是當時最大的城邦,耶賓是代表迦南人而被稱為王。他的將軍是西西拉(Sisera),住在外邦人的夏羅設(Harosheth)。夏羅設在哪里?(請看圖一) 它在以斯得倫平原(Plain of Esdraelon)最西端,基順河(Kishon)西岸,迦密山脈的一處隘口,同時是自亞柯(Acco)港口往以斯得倫平原,以及由沙倫平原(Sharon)往大馬色方面的交通孔道,位置十分重要。耶賓王又是誰?在書十一:1 - 14,我們已經看到約書亞把耶賓王殺了,還把夏瑣焚燒,現在這個耶賓王又是誰?我在《夏瑣的考古資料》已經解釋,此耶賓非彼耶賓,只不過是同名罷了,也可能是一個稱號。考古資料顯示,在主前二千年,夏瑣已是一個大城,城堡居高臨下,掌控廣闊的下城,書十一:10 說:“素來夏瑣在這諸國中是為首的。”絕非虛言。據1955年和1969年兩次的考古報告,証實在這里至少有二十個層面,曾遭多次的被毀和重建。在主前1400年(有說十三世紀),此城徹底被燒毀,可能是約書亞所為。現在的耶賓王大概是在夏瑣舊址附近稱王,在《士師記》第四章他有三次被冠以“迦南王”(第2,23,24節),以強調他在迦南的領導地位。“有鐵車九百輛”-- 鑄鐵技朮是非利士人引進巴勒斯坦,在士一:19 早有提及,故有解經家把耶賓王/西西拉和非利士挂鉤,認為他們是非利士人。

C。呼救:“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華。”

3。士四:4- 24  “4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Deborah),是拉比多(Lapidoth)的妻,當時作以色列的士師。5她住在以法蓮山地拉瑪(Ramah)和伯特利(Bethel)中間,在底波拉的棕樹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里去聽判斷。6她打發人從拿弗他利(Naphtali)的基低斯(Kedesh),將亞比挪庵(Abinoam)的兒子巴拉(Barak)召了來,對他說:‘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吩咐你說:<你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Zebulun)人上他泊山(Tabor)去。7我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率領他的車輛和全軍往基順河(Kishon),到你那里去,我必將他交在你手中。>’8巴拉說:‘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9底波拉說:‘我必與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著榮耀,因為耶和華要將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手里。’于是底波拉起來,與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10巴拉就招聚西布倫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萬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11摩西岳父(注:或作"內兄")何巴(Hobab)的后裔基尼人(Kenite)希百(Heber),曾離開基尼族,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Zaanaim)的橡樹旁支搭帳棚。12有人告訴西西拉說:‘亞比挪庵的兒子巴拉已經上他泊山了。’13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鐵車九百輛和跟隨他的全軍,從外邦人的夏羅設出來,到了基順河。14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頭行嗎?’于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隨他有一萬人。15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在巴拉面前被刀殺敗。西西拉下車步行逃跑。16巴拉追趕車輛、軍隊,直到外邦人的夏羅設。西西拉的全軍都倒在刀下,沒有留下一人。17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億(Jael)的帳棚,因為夏瑣王耶賓與基尼人希百家和好。18雅億出來迎接西西拉,對他說:‘請我主進來,不要懼怕。’西西拉就進了她的帳棚,雅億用被將他遮蓋。19西西拉對雅億說: ‘我渴了,求你給我一點水喝。’雅億就打開皮袋,給他奶子喝,仍舊把他遮蓋。20西西拉又對雅億說:‘請你站在帳棚門口,若有人來問你說:<有人在這里沒有?>你就說:<沒有。>’21西西拉疲乏沉睡。希百的妻雅億取了帳棚的橛子,手里拿著錘子,輕悄悄地到他旁邊,將橛子從他鬢邊釘進去,釘入地里。西西拉就死了。22巴拉追趕西西拉的時候,雅億出來迎接他說:‘來吧,我將你所尋找的人給你看。’他就進入帳棚,看見西西拉已經死了,倒在地上,橛子還在他鬢中。23這樣,上帝使迦南王耶賓被以色列人制伏了。24從此以色列人的手越發有力,勝了迦南王耶賓,直到將他滅絕了。”

這是歷史循環里“拯救”的描述。

“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Deborah),是拉比多(Lapidoth)的妻,當時作以色列的士師。她住在以法蓮山地拉瑪(Ramah)和伯特利(Bethel)中間,在底波拉的棕樹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里去聽判斷。”-- 過去的三位士師,都是在以色列受到敵人欺壓之后,耶和華才興起的。底波拉則不同,她是先知,又是士師,還負起“判斷”的職責。五經里曾稱呼亞倫的姐姐米利暗為女先知(出十五:20),我們看到她過紅海后,作歌頌贊耶和華﹔除了在民十二:1 - 16 看到她因毀謗摩西而被上帝懲罰之外,我們對她作先知的職分一無所知。底波拉應該是行使女先知職分的第一個人吧,因為第 6 - 7,9 和14節的說話都有神諭的意思。她是住在耶路撒冷以北,約8 - 10哩的以法蓮山地拉瑪(Ramah)和伯特利(Bethel)中間。

“她打發人從拿弗他利(Naphtali)的基低斯(Kedesh),將亞比挪庵(Abinoam)的兒子巴拉(Barak)召了來。。”-- 基底斯在哪里?這是在夏瑣以北約11公里,不同于第11節的基低斯,后者是以薩迦的基低斯,在他泊山的南麓(請看圖一)。巴拉(Barak)是士師嗎?《士師記》沒有明言,但來十一:32則說他是士師,他似乎跟珊迦(士三:31)的身份一樣,在需要的時候被上帝使用,擊殺敵人。

“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吩咐你說:‘你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Zebulun)人上他泊山(Tabor)去。我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率領他的車輛和全軍往基順河(Kishon),到你那里去,我必將他交在你手中。’巴拉說:‘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底波拉說:‘我必與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著榮耀,因為耶和華要將西西拉交在一個婦人手里。’”-- 上帝是透過女先知底波拉呼召巴拉率領几個北部支派的軍隊,如拿弗他利、西布倫(可能還有以薩迦,以法蓮等,士五:14 - 15),在他泊山聚集,上帝再引出西西拉往基順河,在那里任由以色列軍宰殺。我們不知道巴拉何以要底波拉同上戰場,說他信心不足似乎不正確,因為《希伯來書》的信心榜上有他的名字(來十一:32)。總之,他的遲疑使他應得的榮耀讓給了一個婦人,就是雅億。“他泊山”(Tabor)在以斯得倫平原的北端,距離基順河的發源地約 16 公里﹔山下有從夏瑣而來通往米吉多平原的大道,所以具有軍事價值的據點﹔山頂平坦寬闊,長1200公尺,寬410公尺,適宜聚集軍隊之用。

“于是底波拉起來,與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巴拉就招聚西布倫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萬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 這里的基低斯是以薩迦的基低斯,在他泊山的南麓。(請看圖一

“摩西岳父(注:或作"內兄")何巴(Hobab)的后裔基尼人(Kenite)希百(Heber),曾離開基尼族,到靠近基低斯撒拿音(Zaanaim)的橡樹旁支搭帳棚。”-- 這是為下文所提及的婦人雅億是何許人埋下伏筆,她是希百的妻子(士四:17)。撒拿音在他泊山東北約13公里。聖經上次提到摩西岳父,米甸人流珥的兒子何巴是在民十:29。基尼人通常住在巴勒斯坦的南地(士一:16),現在希百家卻出現在北部的撒拿音,可能是和他們的作業有關,因為他們是以銅鐵業為生的。士四:17說希百和西西拉有交情,可能是維修后者的鐵車而建立了關系吧。

“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鐵車九百輛和跟隨他的全軍,從外邦人的夏羅設出來,到了基順河。。。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在巴拉面前被刀殺敗。西西拉下車步行逃跑。巴拉追趕車輛、軍隊,直到外邦人的夏羅設。西西拉的全軍都倒在刀下,沒有留下一人。”-- 像這樣的描述戰役,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神跡,不然以色列的步兵怎能與鐵車對敵。從士五:21- 22 提到基順河把敵人沖沒,壯馬踢跳奔騰,可見這是耶和華上帝出手幫助以色列人擊殺西西拉的馬軍鐵車。

“只有西西拉步行逃跑,到了基尼人希百之妻雅億(Jael)的帳棚,因為夏瑣王耶賓與基尼人希百家和好。雅億出來迎接西西拉,對他說:‘請我主進來,不要懼怕。’西西拉就進了她的帳棚,雅億用被將他遮蓋。西西拉對雅億說: ‘我渴了,求你給我一點水喝。’雅億就打開皮袋,給他奶子喝,仍舊把他遮蓋。西西拉又對雅億說:‘請你站在帳棚門口,若有人來問你說:<有人在這里沒有?>你就說:<沒有。>’西西拉疲乏沉睡。希百的妻雅億取了帳棚的橛子,手里拿著錘子,輕悄悄地到他旁邊,將橛子從他鬢邊釘進去,釘入地里。西西拉就死了。”-- 聖經將一個“弱”女子雅億的擊殺大將軍西西拉的細節如此詳細記述是少有的,以至有人強解,說“進來”原文作象征性交的邀請﹔西西拉要求雅億給他水喝是男女性歡娛的意思﹔“帳棚門口”象征子宮開口。。。我們千萬別學他們的解經。這里強調的是,有上帝同在,就算一個大將軍也不是一個弱女子的對手。

4。士五:31  “。。這樣,國中太平四十年。”

這是歷史循環里的“太平”

5。總結:

這一章記載了《士師記》里很多“第一”:

底波拉 - 第一個女士師,女先知﹔

聽判斷 - 第一次記載了士師作判斷的職事﹔

夏瑣王 - 第一次被迦南內地的敵人欺壓﹔

巴拉 - 第一次男人的榮耀被女先知底波拉和弱女子雅億所蓋過﹔

西西拉全軍覆沒 - 《士師記》的第一個神跡﹔

九百輛鐵車 - 第一次出現在戰場。

下一課,我們要查考聖經歷史里一首長篇的古老戰歌。下次見。

默想:

“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這是莎士比亞借哈姆雷特的口說過的一句流傳几百年的話。女人的名字真的是弱者嗎?

從猶太人的眼光來看,女人似乎真的是弱者。猶太的婦女沒有合法的權利,他們被輕看,不被當作人,只當作一件物品看待。她只不過是父親或丈夫隨意處置的一件財產。猶太人在他們慣用的早禱文中,為了他們不是外邦人,不是奴隸,也不是婦女而感謝上帝。

但聖經里的女人絕對不是弱者。主耶穌家譜里就有几個女人,你能說出她們的名字嗎?新約書信里也有不少尊貴的女人,你能說出她們的名字嗎?_______

當以色列人離教背道的時候,上帝在興起的士師中,有一個女士師底波拉。上帝在一場戰役中,也用了一個女人雅億,手里拿著錘子,將橛子從鬢里釘進去,釘死大將軍西西拉。女人的名字絕對不是弱者!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