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七課 - 士師 - 底波拉和巴拉(二)

經文:士五:1 - 31

主旨:大敗迦南敵人后,底波拉和巴拉作歌頌贊耶和華上帝。

1。 如果你是統領以色列軍的士師,你要率兵跟迦南王耶賓交戰嗎?沒有人要打沒有把握的仗,這是普通常識,不用戰略家告訴我們。當時的以色列人有把握打贏這場仗嗎?

    讓我先分析當時的情況。耶賓的將軍西西拉有鐵車九百輛,駐扎在夏羅設,把守以斯得倫平原(Plain of Esdraelon)的西端入口,控制了由沙倫平原(Sharon)往大馬色方面的交通大道,其位置的重要是不言而喻的。以斯得倫平原几乎把以色列攔腰砍為兩截,受影響最深的當然是周圍的拿弗他利、西布倫和以薩迦三個支派。他們都是山地的居民,現在平原地區完全被迦南王耶賓掌控,截斷了他們與來往大道的商人車隊的貿易關系,等于被掐住喉嚨, 坐以待斃。所以,以色列人是被逼上戰場的。問題是:他們有把握打贏嗎?

    西西拉將軍有鐵車九百輛,在裝備上可說銳不可擋。戰略家孫子說:“故車戰得車十乘已上,賞其先得者。。”意思是:在戰爭進行當中特別獎賞那些能夠奪取敵方戰車的人。。可見戰車對一場戰役的勝敗有多么大的影響。以色列人全是手拿刀槍的步兵,雖說有整萬人(士四:10 說“一萬”,五:8 說“四萬”),但都是臨時從各支派召來的士兵,怎能和鐵車對敵?

    再說, 當時的以色列是一個很松散的聯邦組織,群龍無首﹔底波拉是一個女流之輩,不是什么巾幗英雄,她雖被稱為士師,職責似乎著重“聽判斷”(士四:5),而不是作統帥。巴拉是大將軍嗎?看來也好不了多少。從他率軍下他泊山迎戰西西拉的鐵車(士四:14),他犯了兵家大忌,在平原上以步兵和鐵車較量,等于以卵擊石。但至少我們可以明白,為什么在底波拉呼召他率兵對敵的時候,他猶疑不決, 除非底波拉與他同去,否則他不肯領兵殺敵。就算巴拉不是什么大戰略家,我相信他還能事先預測戰況,推算戰局,在沙盤上做一番研究檢討的功夫,知道以色列在這場戰役的勝數不高,他不想打沒有把握的仗。

    所以我說,以色列人能夠在以斯得倫平原上的戰役傳出捷報,實在是天顯奇跡啊!在以色列遭受迦南敵人欺壓的時候,上帝使用一個女先知底波拉,作為他的代言人,傳講他的信息,呼召巴拉從拿弗他利的基底斯出來,率領以色列軍迎戰西西拉的鐵車。以色列軍以他泊山作為集結地,上帝誘使西西拉從夏羅設出兵,進入以斯得倫平原,在他們看到巴拉領兵下山,以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把以色列打得落花流水的時候,上帝行神跡奇事,在非雨季時降下暴風雨,使基順河水漲(士五:20- 22),把鐵車陷在泥沼,動彈不得,任由以色列兵宰割。西西拉在逃亡的時候,落在一個婦人雅億的手里,被她用錘子,將橛子從他鬢邊釘進去殺死。這是一場聖戰,這是一個神跡,只要耶和華上帝出手幫助,以色列人必打勝仗。

2。士五:1  “那時,底波拉和亞比挪庵的兒子巴拉作歌,說。。”

“那時”-- 表示在打勝仗之后,底波拉和巴拉作這首勝利之歌,更有可能是底波拉親自寫成(士五:7 - 9 的“我”第一人稱),不過和巴拉一同歌唱。

第四章是以記述文體描繪那場戰役﹔第五章則是以詩歌文體來描述。大部分的聖經學者都認為這首詩歌和出十五:20 - 21 (米利暗的歌)是聖經中最古老的詩歌,約主前十二世紀末的作品。這一篇詩以極其簡潔,生動華美的詞句,將勝過西西拉的大功,完全歸給耶和華上帝。“耶和華”的名在全詩三十節里出現了十三次之多,歌里呼吁以色列人頌贊耶和華上帝(第2,3節),述說耶和華上帝大能和公義的作為(第4,5,11節)﹔對于那些站在耶和華一方的人,如支派和婦人雅億,詩里極度贊揚他們(第14 - 15,24 - 27節),但對于那些不站在耶和華一邊的人,不管是以色列的支派(第15 - 17節),還是敵人如西西拉和他的母親(第23,27 - 30節),都極盡諷刺和笑罵。

由于古時的詩歌多以口傳的形式存在,然后才以文字形式出現,所以 記錄下來的難免會有一些意義不能確定的字,造成解釋上的困難。全首詩歌三十節中,有二十二節的經文有難字,其中第2 ,10,11,13,14,21 和22節的意義更是很難理解。有不少聖經學者嘗試用各種方式,如增刪字母和元音符號、重新間隔輔音群(consonant cluster)、重新排列句子。。想把詩歌的真面目還原過來,但都不是很成功。這一章的馬索拉版本共有1485個希伯來字母,學者如Burney ( 1918)刪了 158 個字母,修正了33個,加添17個輔音和10個元音,總共作了 14.7% 的更改,可見經文的難處。雖然我們不能把每一節的難字弄清楚,但我們仍然可以將詩歌分段,明白它的大意,這已經足夠了。

A。士五:2 - 3  應當頌贊耶和華上帝。

B。士五:4 - 5  回顧過去耶和華拯救的作為。

C。士五:6 - 8  現在處在水深火熱的情況。

D。士五:9 - 11  有忠信的甘心犧牲。

E。士五:12 - 18  被召的各支派反應不一。

F。士五:19 - 22  迦南軍隊大敗。

G。士五:23 - 27  贊美雅億的擊殺西西拉。

H。士五:28 - 30  冷嘲熱諷西西拉的母親。

I。士五:31 作為總結的咒詛與祝福的禱告。

3。士五:2 - 3  “2因為以色列中有軍長率領,百姓也甘心犧牲自己,你們應當頌贊耶和華!3君王啊,要聽!王子啊,要側耳而聽!我要向耶和華歌唱,我要歌頌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

詩歌一開頭就呼吁以色列民應當頌贊耶和華上帝,先知底波拉把大獲全勝歸功于耶和華上帝。

4。士五:4 - 5  “4耶和華啊,你從西珥(Seir)出來,由以東(Edom)地行走。那時地震天漏,云也落雨。5山見耶和華的面就震動﹔西乃山見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面,也是如此。”

這是回顧過去耶和華上帝拯救以色列人的作為﹔現在為以色列人爭戰的就是這位上帝。

5。士五:6 - 8  “6在亞拿之子珊迦的時候,又在雅億的日子,大道無人行走,都是繞道而行。7以色列中的官長停職,直到我底波拉興起,等我興起作以色列的母。8以色列人選擇新神,爭戰的事就臨到城門。那時以色列四萬人中,豈能見藤牌槍矛呢?”

這里描述底波拉興起之前以色列被敵人欺壓,處于深水火熱的情況。士四:14 的人數是一萬人,指的是拿弗他利和西布倫的人數﹔這里的“四萬”可能包括以法蓮、瑪拿西、便雅憫和以薩迦的人數。

6。士五:9 - 11  “9我心傾向以色列的首領,他們在民中甘心犧牲自己。你們應當頌贊耶和華!10騎白驢的、坐繡花毯子的、行路的,你們都當傳揚!11在遠離弓箭響聲打水之處,人必述說耶和華公義的作為,就是他治理以色列公義的作為。那時耶和華的民下到城門。”

“騎白驢的”是罕有的,可能是統治階級﹔“坐繡花毯子的”可能是富有的人﹔“行路的”應該是窮人吧。他們都回應戰爭的呼吁,甘愿犧牲自己上前迎敵。底波拉再次呼吁以色列人頌贊耶和華上帝,因為他要介入這場戰爭,為他的百姓申冤,將他們從敵人的手中拯救出來。

7。士五:12 - 18  “12底波拉啊,興起!興起!你當興起,興起,唱歌。亞比挪庵的兒子巴拉啊,你當奮興,擄掠你的敵人。13那時有余剩的貴朁M百姓一同下來。耶和華降臨,為我攻擊勇士。14有根本在亞瑪力人的地,從以法蓮下來的,便雅憫在民中跟隨你﹔有掌權的從瑪吉下來。有持杖檢點民數的從西布倫下來。15以薩迦的首領與底波拉同來,以薩迦怎樣,巴拉也怎樣。眾人都跟隨巴拉,沖下平原。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16你為何坐在羊圈內,聽群中吹笛的聲音呢?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設大謀的。17基列人安居在約旦河外。人為何等在船上?亞設人在海口靜坐,在港口安居。18西布倫人是拚命敢死的,拿弗他利人在田野的高處,也是如此。”

當各支派被召出來與敵人爭戰的時候,他們的反應不一。樂意參戰的支派有拿弗他利 、西布倫、以法蓮、便雅憫、瑪拿西(可能是瑪吉)、以薩迦﹔那些不回應的支派,如但、亞設、流便則被冷嘲熱諷。

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以色列是一個松散的聯邦。但我們也不要忽略,在整首詩歌里,“以色列”的名字一再地出現(第2,3,5,7,8,11等等)。考古學家發現的馬尼他石柱(Meneptah Stele),証明了當埃及馬尼他法老在位第五年(約主前1220年),他擊敗的外國人當中有在迦南地的“以色列”民。“以色列”的確是一個存在的實體。

8。士五:19 - 22  “19君王都來爭戰。那時迦南諸王在米吉多(Megiddo)水旁的他納(Taanach)爭戰,卻未得擄掠銀錢。20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軌道攻擊西西拉。21基順(Kishon)古河把敵人沖沒。我的靈啊,應當努力前行。22那時壯馬馳驅、踢跳、奔騰。”

耶和華上帝行神跡,把迦南大軍殺得落花流水。“他納”在他泊山的南北約24公里,米吉多的東南約8公里,是由北進入中部必經之三個交通孔道之一,自古都是軍家必爭之地。迦南軍隊大概先在這里集結,然后向基順河推進。

9。士五:23 - 27  “23耶和華的使者說:‘應當咒詛米羅斯,大大咒詛其中的居民,因為他們不來幫助耶和華,不來幫助耶和華攻擊勇士。'24愿基尼人希百的妻雅億比眾婦人多得福氣,比住帳棚的婦人更蒙福祉。25西西拉求水,雅億給他奶子,用寶貴的盤子,給他奶油。26雅億左手拿著帳棚的橛子,右手拿著匠人的錘子,擊打西西拉,打傷他的頭,把他的鬢角打破穿通。27西西拉在她腳前曲身仆倒,在她腳前曲身倒臥。在那里曲身,就在那里死亡。”

“米羅斯”是什么地方,我們不能確定,可能是一個和以色列有互助合約的迦南城﹔在危急關頭,沒有出手相助而被咒詛。這里把米羅斯的被咒詛和婦人雅億得福氣作一強烈的對比。

10。士五:28 - 30  “28西西拉的母親,從窗戶里往外觀看,從窗櫺中呼叫說:‘他的戰車為何耽延不來呢?他的車輪為何行得慢呢?'29聰明的宮女安慰她(注:原文作"回答她"),她也自言自語地說:30‘他們莫非得財而分,每人得了一兩個女子?西西拉得了彩衣為擄物,得繡花的彩衣為掠物。這彩衣兩面繡花,乃是披在被擄之人頸項上的。'”

這里以冷嘲熱諷地口氣把西西拉的母親在宮中的等待和雅億在帳棚的擊殺西西拉作一對比。

11。士五:31  “31耶和華啊,愿你的這樣滅亡!愿愛你的人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

這首詩歌以一個禱告作為總結。

“這樣,國中天平四十年。”-- 女先知底波拉給以色列帶來一代的和平。

默想:

底波拉的故事在全本聖經中是很獨特的,這里特別強調了女性在成就上帝的事上有崇高的地位,這是古時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難以想象的。

以后的文士在抄寫聖經的時候,他們很難接受這樣一個事實。有聖經學者,如Prof Thomas F McDaniel of The Ea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說,士五:1 的原文可能是“底波拉令巴拉唱。。”(then Deborah made Barak sing)而不是“底波拉和巴拉作歌。。”(then sang Deborah and Barak)。文士在巴拉的名字之前加上一個連接詞(conjunction) - 母音 u ,就改變了整個句子,貶低了底波拉的地位。不管這是否真確,底波拉在以色列那段“各人任意而行的日子”里,真的是“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