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丰收教會康希牧師有什么好?

點擊播放

教會去年(2016年)十一月的敬拜場面(片段),
會員的“投入”/“癲狂”,“如痴如醉”,歷歷在目


過去我曾在查考《以斯拉記》(第五課第二十六課)的時候,引用一些學者的著作,以及考古學家提供的實物資料,如楔形泥板文書 Murashu 文本,談到猶太人在被擄之地的生活情況,以及信仰的問題。我說:

。。正如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在被擄之地的猶太人,有人放棄在地上積攢財寶,也要攜男挈女,成為上帝保存的遺民(remnant)一份子,歸回耶路撒冷,重建聖殿,修筑城牆,積攢財寶在天上﹔但也有人選擇留在他鄉,可以發揮他們猶太人經商的智慧,有富貴榮華等著他們,已經“心不在蜀”。后者的人數其實并不少!

于是我提出三個問題:

A。埃及有什么好,有些人出了埃及后,竟然要返回埃及?

B。巴比倫有什么好,當波斯王古列下詔,讓被擄在巴比倫的猶太人歸回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殿時,有許多人竟然寧愿留下不回返? (同樣的,“三自教會”有什么好?)

C。世界有什么好,當基督以寶血買贖被罪轄制,落在魔鬼手中的人時,有許多人竟然愛世界,不要離開?


几天前我看了新聞報道,說城市丰收教會康希牧師因失信和做假賬,高庭三司維持定罪但減少刑期(Convictions upheld but sentences reduced)。原判八年監禁的康希如今入獄三年半。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發表他的看法:(看下圖)

果然一兩天后,總檢查署將案件提交最高法院上訴庭,要求上訴庭將被告的“一般失信罪”恢復為“嚴重失信罪”,并根據這個較嚴重的罪名判處適當的刑期。(看下圖)

 


這起案件是“長命案”,已經進入第七年。對教會的會眾來說,看到教會屬靈領袖和管理高層,以教會認購兩家公司總值2400萬元的債卷為幌子,挪用建堂基金幫助康希的妻子何耀珊在美國建立歌唱事業 (),美其名是“跨界計划”(Crossover Project),然后為了掩飾上述行為,再挪用 2660萬元公款制造債卷被贖回的假象,并在過程中做假賬欺騙審計師,難道會眾不覺得被他們欺騙嗎?

何耀珊進軍美國歌壇的 China Wine / Mr Bill / Fancy Free

:20世紀最重要的基督教美學思想家 Henderik Roelof ‘Hans’ Rookmaaker (1922 - 1977)對基督徒藝朮創作有獨到的見解。Rookmaaker在他那本討論當代藝朮與信仰的經典之作《現代藝朮與西方文化之死》(Modern Art and The Death of a Culture)中說:“一個成天高 唱哈利路亞的人不一定是個基督徒。一個真正的基督徒藝朮家是借著創作力,把自己因基督所更新的生命彰顯出來”“基 督徒有責任起來表彰生命與人性的意義,只有基督徒能表達出基督在每方面使他成為‘新造的人’的意義。”何耀珊成天高唱哈利路亞,跨界宣教,實質上招來“狂蜂浪蝶”,口里一聲聲耶穌是主,頸上挂 著十字架,是挂名的基督徒。
 

2013年城市丰收教會聚會

根據教會的常年報告,2009年的會員人數是 23,565﹔2015年的人數是 16,482。如今高庭三司維持定罪,教會人數還會減少多少,我們拭目以待。但大家若觀看此網頁上面,教會去年(2016年)十一月的敬拜場面(片段),會員的“投入”/“癲狂”,“如痴如醉”,歷歷在目。

現在我要提出另外三個問題:

A。法利賽人和文士有什么好?

法利賽人和文士都是宗教領袖,只是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提后三:5)。耶穌嚴厲地譴責他們,說他們假冒為善(太二十三章),說他們借著古人的遺傳,廢掉上帝的誡命,又說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他也是枉然(太十五:6-9)。雖然如此,耶穌卻對眾人和門徒說:“文士和法利賽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帶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頹子做長了﹔喜愛筵席上的首座,會堂里的高位﹔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稱呼他拉比。”(太二十三:1-7)

像這樣的屬靈領袖,會擔心群眾拋棄他們,轉向能行神跡奇事,又對耶穌的教訓/恩言感到“稀奇”(可十一:18,路四:22)的耶穌嗎?他們的確有擔心,因為聖經說:“眾人因聽見耶穌行了這神跡(叫拉撒路復活),就去迎接他。法利賽人彼此說:‘看哪,你們是徒勞無益,世人都隨從他去了。’”(約十二:18-19)他們甚至想出殺害耶穌的陰謀:“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說:‘這人行好些神跡,我們怎么辦呢?若這樣由著他,人人都要信他,羅馬人也要來奪我們的地土和我們的百姓。’”(約十一:47-48)

結果怎樣?群眾沒有拋棄法利賽人和文士。當耶穌在彼拉多面前受審,他們反而聯手,高聲喊著:“‘不要這人,要巴拉巴!’這巴拉巴是個強盜。”(約十八:40),“彼拉多對猶太人說:‘看哪,這是你們的王!’他們喊著說:‘除掉他!除掉他!釘他在十字架上!’”(約十九:14-15)

所以我問:法利賽人和文士,究竟有什么好?為什么在耶穌和法利賽人/文士之間,群眾選擇了后者,拋棄了前者?

難道群眾都被蒙騙了嗎?我們只能怪罪他們的宗教領袖法利賽人和文士,他們不用承擔任何的罪嗎?不是!

歸根結底,因為他們棄絕了真理,心里容不下耶穌傳講的道,分不清是非黑白,真理和虛偽 ,所以要殺耶穌。耶穌一針見血指出他們的罪來(約八:37-47):

37“我知道你們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你們卻想要殺我,因為你們心里容不下我的道。
38我所說的,是在我父那里看見的﹔你們所行的,是在你們的父那里聽見的。”
39他們說:“我們的父就是亞伯拉罕。”耶穌說:“你們若是亞伯拉罕的兒子,就必行亞伯拉罕所行的事。
40我將在上帝那里所聽見的真理告訴了你們,現在你們卻想要殺我!這不是亞伯拉罕所行的事,
41你們是行你們父所行的事。”他們說:“我們不是從淫亂生的,我們只有一位父,就是上帝。”
42耶穌說:“倘若上帝是你們的父,你們就必愛我,因為我本是出于上帝,也是從上帝而來,并不是由著自己來,乃是他差我來。
43你們為什么不明白我的話呢?無非是因你們不能聽我的道。
44你們是出于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欲,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于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
45我將真理告訴你們,你們就因此不信我。
46你們中間誰能指証我有罪呢?我既然將真理告訴你們,為什么不信我呢?
47出于上帝的,必聽上帝的話﹔你們不聽,因為你們不是出于上帝。”

所以,法利賽人和文士沒有什么好,群眾也一樣沒有什么好,因為他們蛇鼠一窩,都棄絕了真理,他們的父是魔鬼!

B。美國總統特朗普有什么好?

在整個2016年競選期間,特朗普受到群眾的熱烈支持和歡迎,究竟他有什么好?

他侮辱女性,說可以對女性做任何事、甚至抓她們的“鮑魚”(pussy,指女陰)﹔一度陸續被至少12名女性指控曾性騷女性﹔多次用推特辱罵各種對象,包括希拉里﹒克林頓、各國元首和政治人物等。 他時常說話不經過大腦,如指責中國操縱匯率﹔要遣返非法移民及興建邊境圍牆﹔反對自由貿易,一切以美國為先﹔主張與俄羅斯交好﹔提倡暫時禁止外國伊斯蘭教徒進入美國﹔卷入白人至上的3K黨事件。。。上任之后,他又信口開河,指責奧巴馬在大選白熱階段下令監聽自己大廈的電話。。。新加坡《聯合早報》華文媒體集團數碼總編輯兼早報副總編輯韓詠梅,在 2017年2月5日 發表了一篇專論《特朗普給我們出的几個思考題》,全文轉載如下:

世界該冷靜思考几個核心問題:第一,增長的包容度比速度更重要﹔第二,比自由更可貴的東西,應該是“真相”﹔第三:新聞機構、媒體和科技公司之間的關系如何厘清?

特朗普當選后,我們在新聞室里互相調侃說,美國總統的新聞以后大概要去娛樂版了。當時,大家都笑了。

他上任一周內,一天一道行政命令,很快就讓人笑不出來。就任一星期,他就下令規定全球難民和西亞北非的七個穆斯林國家的公民暫時禁止入境120天。搞到美國各個國際關卡大混亂,國際間指責的輿論不斷。特朗普競選期間“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在他上任短短几天內,真的讓人、讓世界感受到美國的“大”,但是這個大不是“偉大”,而是制造的麻煩很大。

從另一個角度看,特朗普的當選到就任,也給這個世界很深刻的教訓,讓世界在一波波全球化和互聯網浪潮沖擊后,冷靜下來思考几個核心問題。

第一,增長的包容度比速度更重要。全球化帶來的巨大機會和財富分配不均,引起嚴重社會分裂和強烈的反全球化熱潮把特朗普送進白宮,讓全世界負責任的政府不得不更注意自己國家的發展策略是否具包容性,以免被民粹主義推翻。

然而,政治并非完全理性,對政治人物來說,政權維護往往比理性重要,對一些腳跟不穩的政府,帶頭訴諸民粹換取短期利益,是穩住政權的手段,這種情況在我們周圍并不罕見。因此,公平正義的概念不能只在本國或自己身處的小社會,在資訊傳播無遠弗屆的今日,不論國家大小、貧富,共榮和共享的全球性公平正義,才能確保追求和維護穩定與和平的普世價值得以維持。

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讓我們思考一個問題:比自由更可貴的東西,應該是“真相”。

政客歪曲真相的例子很多,但是特朗普信口雌黃、指鹿為馬的頻率之高,當今沒有人能出其右。我們很難想象美國人怎么會選出一個這樣的人當他們的總統。深一層想,這個社會如果已不能保障一個普通的人可以通過努力改善生活,人們對這個社會和公共機構的信心也大幅削弱,這次人們不是選擇黨派,而是選擇了反體制。

當人們選擇逢體制必反時,什么是真相,對大家來說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為體制和個人本來就存在巨大的信息不對稱。在正常情況下,體制必須是真實信息的提供者,盡最大的可能提供真相。然而,碰到人們逢體制必反時,對體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為真。在一個自由的世界里,人們有言論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論的自由,但我堅信不同的選擇最后的共同點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實。

競選期間罔顧事實的言論都是為了拉選票,我也不在此浪費筆墨,從就任當天開始,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在就職典禮過后的記者會上說,特朗普就職儀式是“史上觀眾最多的就職典禮”,引起一片罵聲,白宮顧問康威隨后在電視節目上為斯派塞辯護,說他只是提供“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之后特朗普團隊几乎天天發出驚人的“另類事實”,讓人瞠目結舌。

就在寫這篇文章時,康威又再爆出“另類事實”。她在接受MSNBC電視訪問為特朗普的難民禁令辯護說,這項禁令和前任奧巴馬總統采取的措施類似。她說:“我打賭這對大眾來說是個新聞。在兩名激進的伊拉克人入境并主謀了鮑靈格林(Bowling Green)的大屠殺后,奧巴馬總統禁止伊拉克難民入境長達六個月。這事情沒有被報道。”

之后CNN指出,首先,奧巴馬并沒有推出禁止伊拉克難民入境的項目。其次,并不存在所謂的鮑靈格林大屠殺。我之前預測美國總統新聞以后會刊登娛樂版的事情還沒有發生,但是白宮顧問康威以后上電視接受訪問,恐怕都要放在“清談節目”(Talk Show)時段。

報道事實,揭露真相,一直被新聞界奉為圭臬。當各種網絡媒體上的假新聞、假消息不斷出現后,“審查事實”(facts checking)成為一種重要的新聞題材,而這讓我們思考第三個問題:新聞機構、媒體和科技公司之間的關系如何厘清?

這些年來,新聞界受到顛覆性科技沖擊,“新聞”與“媒體”的概念不斷松散地互換使用,當科技進一步進入媒體業時,“科技公司”“媒體”“新聞”更是混在一起。現在很多人不是從新聞網站獲取信息,而是從社交媒體比如面簿(Facebook)。起初,社交媒體個人牆上看到的信息是朋友圈中傳的消息,后來商業模式擴大,只要支付一筆推送費或者廣告費,社交平台可以通過科技把各種信息當成朋友圈消息一樣傳給用戶,其中包括假新聞或不實信息。社交媒體變成不實消息的散播平台,在悶聲賺大錢的時候,這些公司不能拍拍手說:“不關我的事!”

不過,這里面確實存在難以厘清的身份和責任問題。這些平台公司標榜自己不是新聞機構或媒體公司,他們是科技公司,科技公司的社會責任和媒體大相徑庭。舉個例子,如果有人設下電話騙局,打電話教你用手機轉賬騙走很多的錢,沒有人會責怪電信公司。但是如果你從報紙上看到一個錯的消息,損失了錢,即使那個錯誤消息是一則廣告,報紙難逃其咎,因此新聞機構連廣告也有嚴格的審核機制。

利用新聞信息廣泛吸引用戶到他們平台上的科技公司,不能只是把自己當成21世紀的報攤,他們在散播信息、鼓動觀點相似的人彼此分享新聞方面,應該探索一種更負責任的方式。面簿創辦人扎克伯格之前堅稱面簿是純科技公司,最近他承認面簿也是媒體公司,只是并非傳統意義上的媒體公司。我們希望像面簿這樣的科技公司以龐大資源和影響力,與新聞界合作,鼓勵高素質報道,給“事實”和“真相”應有的價值。(完)


特朗普和白宮幕僚說的“后真相”(Post Truth)或“另類真相”(Alternative Truth / Alternative Facts),究竟是“真相/真理”還是“虛假/謊言”,大家應該心知肚明,我不用多說。作者韓詠梅說:“比自由更可貴的東西,應該是‘真相’”。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1-32)雖然作者韓詠梅說的“自由”,與耶穌說的從罪惡捆綁中得釋放的“自由”有天淵之別,但至少作者明白說出“真相”是何等的寶貴。

悲哀的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對他這種“流氓式”的形象卻不離不棄,把他當作是“救世主”。在一次集會上他們一直在為特朗普政府的成功而歡呼,但卻不理解為何主流媒體看不到這些政績。支持者還表示,在去年的總統大選夜之后,他們的生活發生了改變。特朗普獲勝使他們突然間感到,他們的意見受到了尊重,而且是受到了多數人的尊重。

特朗普與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在2017年2月18日前往佛州進行的一場競選形式的活動,與支持者見面。


所以我問:特朗普究竟有什么好 ,他的支持者會把他捧上天?是他們被這位大亨玩弄于股掌之中,全都被蒙騙了?還是他們眼光獨到,看到上帝要用這個“流氓”亂丢“炸彈之母”,把蘇聯、北朝鮮和 ISIS 的氣焰壓下?(借用唐崇榮牧師在 2017年 4月16日在新加坡講經大會上的說法。)

總之,現在一切還言之過早,我們還是拭目以待。


C。城市丰收教會康希牧師有什么好?

2003年一月,城市丰收教會的一名會員 Mr Roland Poon 首先指控教會資金被濫用于資助教會牧師康希的妻子何耀珊在美國建立歌唱事業。Mr Poon 最終撤回了他的指控,并道歉。

2010年5月31日 慈善機構總監和商業事務局,調查城市丰收教會的金融交易。共有12人接受商業調查局的問話,包括主任牧師康希。慈善總監早前接獲有關城市丰收教會,涉嫌濫用教會公款的投訴后,通知了商業事務局,再由當局展開調查。

2012年6月26日 城市丰收教會的五名管理人員被警方逮捕,分別是城市丰收教會董事會主席康希、副主席陳一平、時任管委會成員林嶺恆、教會前基金經理周英漢和財務經理陳紹云。慈善總監暫停城市丰收教會董事局、委托人、雇員和執行會員的職務,即日起生效。

2012年6月27日 五人被控上法庭,各面對三到十項控狀,各以50萬元保釋在外。何耀珊未被提控,但是這起案件的關鍵人物。

康希:三項失信控狀。他被指在2007年和2008年間,失信教會建堂基金,涉及款項共達2400萬元。
林嶺恆:三項失信控狀。
周英漢:六項失信罪,四項做假賬罪,涉及款項是5060萬元。
陳一平:六項失信罪,四項做假賬罪,涉及款項是5060萬元。
陳紹云:七項控狀,三項失信罪、四項做假賬罪。涉及款項2660萬元。

2012年7月25日 教會前財務主管黃玉音成為本案第六位被告,共面對10項控狀,包括六項失信罪和四項做假帳的罪名。她獲准以50萬元保釋在外。

經過漫長的審訊,2015年11月20日 案件下判:

康希:入獄8年
周英漢:入獄6年
陳一平:入獄5年6個月
林嶺恆:入獄3年
黃玉音:入獄5年
陳紹云:入獄21個月

以后他們上訴,結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我就不再提了。

教會這几年因這起官司,會員人數從 2009年的 23,565 減少到 2015年的 16,482。在去年(2016年)十一月的敬拜場面(看上文的視頻片段),會員的“投入”/“癲狂”,“如痴如醉”,歷歷在目。

所以我要問:城市丰收教會康希牧師有什么好,竟然還有那么多人留下?

下圖顯示康希在高庭三司維持定罪但減少刑期(Convictions upheld but sentences reduced),從原判八年監禁改為入獄三年半后,現身敬拜聚會,向會眾道歉又道歉的場面。大部分的會友仍然支持教會牧師﹔報章登載一名已是教會會友八年的張XX (28歲,房地產經紀)受訪時說:“我一直以來都非常信任教會,接下來也會如此。只希望牧師等人早日出獄。”



 

几天前我收到紐西蘭的一位姐妹的電郵,她對教會(不是指城市丰收教會,也不是評論這起事件)有非常壞的印象。她說:“。。目前的教會是獨立教會,內部有許多許多的問題充滿了許多許多的罪,我先生說教會有兩種蛋,台上站著撒但,台下坐著傻蛋。。。參加兩個團契,都是瞎子領路的,結黨營私的,去的 教會是爭權奪利的,長執、牧師明爭暗斗,充滿了人的私欲,有時很失望。。”

我讀了不知是好笑,還是應該悲哀。她的看法太過偏激,我不認同。

我再問,城市丰收教會康希牧師有什么好,竟然還有那么多人留下?難道台下坐著的都是傻蛋?

康希出獄後,肯定又是一條好漢。他還可以回到教會,高唱哈利路亞,說自己經歷火的試煉,被主熬煉像金銀一樣,變得更加純淨,有主的美意在當中。在會眾的眼中,他會被視為為主受逼迫的“英雄”,有可能會被推上神臺。

總之,現在一切還言之過早我們還是拭目以待,看以后他們的教會怎樣發展下去。。。

最新消息 : (22/4/2017)

康希等五人鋃鐺入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