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差 傳 學 堂

第十五課 - 鳥瞰華人教會二千年

目的

(一)認識華人教會被建立及布道、差傳工作的發展。

(二)華人教會愿意接傳福音的最后一棒。

1。背誦經文

“無論是希臘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所以情愿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 (羅一:14、15)

2。引言

中華民族的特色乃是“一盤散沙”,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各自修行,各行其是。其實,這也不是絕對的情況。普世華人教會也能借基督的愛聯系起來,也能同心合意作成許多工夫,接過最后一棒,把福音遍傳,直到地極。

3。課文

讓我們綜觀華人教會過去二千年的發展,也展望快要來臨的主后二00一年,求聖靈光照我們,有更深遠的屬靈透視力。

(一)福音初入中國

似乎在使徒時代或稍后,福音已到達中國,因為在福建省南安泉州有好些漢朝十字墓碑,明顯是基督徒的遺跡﹔根據在唐朝的景教碑,唐太宗曾派丞相房玄齡與將軍郭子儀到長安城外歡迎西教士阿羅本﹔在明朝,天主教教士利馬竇(Matteo Ricci)、陽瑪諾(Emmanual Diaz)對中國歷法、數學有很大的貢獻,也建了許多禮拜堂﹔在清朝康熙、乾隆年間,天主教教士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南懷仁(Ferdinand Verbiert)有更廣大的事工。只可惜這一切都好像曇花一現,很快凋謝、枯萎,以后几乎歸於無有。

最有趣的考証是,一直被認為在漢朝時將佛教傳入中國的達摩祖師,是從印度(India)“多馬”教會派來的宣教士,結果基督教的宣教士被誤成佛教的大人物﹔有更有力的考証認為唐代的呂洞賓也是基督徒,因為他所傳下的咒語是敘利亞文頌贊三一詩歌的音譯,他可能在唐武宗滅佛運動中受到牽連,故在道教中避難。這都表明初期教會掙扎圖存的苦況。

(二)華人數會被建立

從馬禮遜牧師(Rev. Robert Morrison)開始,恢復《聖經》信仰的福音再次傳到中國,因著許多西教士和華人同工的努力,福音在中國深深生根,長出美麗花朵和累累果實。教會提倡和改革了多妻、蓄婢、女子纏足和禁學等陋習﹔開辦女子學校、促進男女平等﹔教會也帶進了現代教育、現代科學、現代世界觀。這些都是西教士和華人同工同心合力所成就的。

(三)華人教會的差傳事工

若從一八0七年馬禮遜把福音帶到中國算起,華人教會已有一百九十多年歷史,早期的成長歷史完滿了艱辛壓力,長期停頓在接受和求存的階段,加上民族性比較保守和自我中心,很難看到別人的需要,開始差傳工作實非易事﹔話雖如此,早期華人教會仍有零散的差傳活動。

(1)早期活動(1807-1900)

A。第一隊華人宣教士

一八三五年北美浸信會甸為仁牧師(Rev. William Dean)前往泰國曼谷(Bangkok,Thailand)潮州人中工作,一八三七年建立了一家教會(浸信會心聯堂的前身),會友只得十一人,八位是西方人,三位華人。一八四二年甸牧師帶領兩位華人信徒石新和石二(姓名為譯音)到香港設立教會,雖然歷史上沒有看他們為宣教士,但他們從事開荒布道工作,跟現在的宣教士并無分別﹔后來他們轉往潮州,努力傳揚福音,被毆打、囚禁,為主受苦。他們可算是最早期的華人宣教士。

B。第一個華人差會

一八八四年聖公會一位澳洲(Australia)西教士和富先生在福州事奉,他前往韓國視察,覺得那里有很大的福音需要,便在教區會議中提出,立即有一位華人牧師和三位信徒愿意成立一家差會前往韓國,當時西差會并不愿意協助,結果得福州和澳洲的朋友幫忙,終于差會在一八八五年十一月成立,差派兩位華人宣教士前往斧山,直至一八九0年,英國(United Kingdom)聖公會決定開展韓國工場,這些華人宣教士才撤離韓國。一位韓國牧師曾說:“我們現今驚人的教會增長,實有賴初期宣教士的努力,這包括了兩位華人宣教士的貢獻。韓國教會欠了華人教會的債。”

C。第一群福音移民

一八八二年,東印度公司希望開發北婆羅洲(Borneo)的資源,所以到中國招募大量勞工前往沙巴工作﹔透過巴色會同工的介紹,很多客家籍信徒到了沙巴建立家園。

一八八八年,東印度公司再招募大量中國勞工到沙巴,當時香港崇真會傳道人李祥光帶領會友數百人到沙巴參與開發工作,他們不但安定下來,并成立教會及學校。北婆羅洲巴色會就此建立起來,巴色會現已成為當地最大的宗派之一。

另一位福音移民領袖黃乃裳(1849-1924)是福建省閩清縣人,十八歲信主,熱心傳道,也熱心新政之推行。維新失敗后,梁啟超、康有為逃亡國外,黃氏失望之余,去國南游,認識英籍的砂勞越(Sarawak)統治者拉者.布魯克(Rafah Brooke),拉者邀請他到詩巫(Sibu)開墾那讓江(Rajang River)流域,經過察勘之后,認為可行,一九00年與拉者簽約,回鄉招募大批福建美以美會信徒,共1118名男丁,另婦孺數百,離鄉別國,到砂勞越從事農耕,他們在當地建立家園,也同時建立教會與學校。衛理公會(即美以美會)遂成為當地最大、最強的宗派。

(2)由中國國內到國外(1901-2000)

A。國內布道團的興起

經過義和團事件、庚子教難的打擊,西差會實行本色化政策,扶植中國教會,而華人教會也覺醒起來,紛紛組織布道團,負起傳福音的責任。

一九一八年,蔡蘇娟等人成立了中華國內布道團,差遣工人到云南、黑龍江、蒙古等地工作﹔在很短時間,便在東北省份建立了八個工場,信徒人數多達五百人,成為首個在國內布道的組織。

稍后,有伯特利布道團興起,很多華人布道家走遍中國內地以至南洋一帶,帶領多人歸主,并到處燃起復興之火。

抗日戰爭后,中國教會大得復興,掀起了邊疆布道運動,很多信徒獻身到蒙古、新疆等地傳道,全國各地成立了“邊禱團”,差派和支持不少華人宣教士到中國西北、西南的偏遠地區建立教會﹔邊云波所著《無名的傳道者》,就是當時極其真實的描寫和記錄。

更有不少人認為福音由耶路撒冷傳至毆、美,由歐、美傳來中國,中國教會有責任接棒,把福音傳回以色列(Israel),於是很多布道團體相繼成立,有基督工人會、中亞靈工團、返回耶路撒冷團、西北布道團等,工作雖然艱苦,也見效果,邊疆少數民族也有人歸主。

B。差會的成立與發展

一位熱愛中國人的美國宣道會西教士翟輔民牧師(Rev. Robert A Jaffray),於一八九七年被派到中國,在廣西設立了建道聖經學校,同時被委派為華南地區的總監。翟牧師發覺不但華南地區需要福音,華南以南地區也需要福音,於是與王載、黃原素、趙柳塘等成立了中華國外布道團(時為一九二九年),掀起海外差傳運動,差派了近三十位宣道會的華人宣教士到越南(Vietnam)、柬埔寨(Cambodia )、老撾(Laos)、爪哇(Java)、婆羅洲,在當地華人、印尼人(Indonesian)、半開化的森林野蠻人中,建立了許多教會,他們工作的果效直留到今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進侵東南亞,工作大受影響,翟牧師也被囚禁在集中營,一九四五年在集中營去世,差會瓦解﹔大戰結束,王載牧師到印尼,聘請當地同工,努力發展工作,到此,差會角色改變,成為一家宗派的總會。

中華國外布道團的差傳事工,像一顆璀璨的流星,划過長空,歸於沉寂。

這期間,雖然有趙世光牧師、計志文牧師大聲疾呼要把福音傳遍世界,趙牧師更在禮拜堂大門,張貼巨幅世界地圖,以提醒會眾﹔計牧師也組織了中國布道會,在華人之地,建立教會,可是在國外差傳事工上,缺乏后繼之人。

直到一九六六年,菲律賓靈惠堂的鄭果牧師、許書楚長老等成立靈惠差會,把福音傳到本國許多偏遠地區,也支持許多外國事工,特別支持費用昂貴的神學教育。

一九六八年在吳勇長老領導下,台灣成立了中華海外宣道協會,鼓勵信徒參與差傳事奉、出版雜志、派出宣教士、舉辦差傳聚會,把影響范圍擴展到北美華人信徒,挑戰教會完成大使命。

香港宣道會希伯侖堂李非吾牧師等在一九七二年成立希伯侖差會,不但支持許多外國事工,還獨力在加拿大(Canada)的渥太華(Ottawa)、溫莎(Windsor)、英國倫敦(London, United Kingdom)及美國底特律(Detroit,U.S.A.)創設了四家教會,以匯率較低的港幣支持各地教會的工作,直到他們獨立。

香港宣道會聯會的滕近輝牧師、李佳音弟兄等在一九七三年成立香港宣道會聯會的布道差會,差派宣教士到印尼、毛里求斯(Mauritius)、南美洲,建立教會。

新加坡的長老會真理堂於一九七三年,由許蓁蓁牧師帶領成立真理差會﹔馮雅各牧師帶領懷恩堂於一九七四年成立懷恩差會。

以上的六家差會至今仍活潑地運作,做廣闊的差傳事工。

C。華人教會的差傳運動

(a)世界華人福音運動

一九七四年在瑞士洛桑(Lausanne Switzerland)舉行福音會議,有七十多位華人代表參加,他們深受感動與激勵,一同禱告,求上帝賜下異象,愿意推動華人差傳工作。

一九七六年,第一屆世界華人福音會議在香港舉行,全世界一千五百多位華人代表聚首,同心立志,要把福音傳遍本城、本國、偏遠地區、外國,直到地極!

會后隨即成立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由王永信牧師任總干事,幫助中國大陸以外全世界七千家華人教會,有更清楚的異象、有更適切的行動,順服基督的大使命、把福音傳遍本城、本國、偏遠地區、外國,直到地極!

“一盤散沙”般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華人教會,因著基督大愛的激勵,聯合在一起,每五年舉行世界華人福音會議,先后在香港(1976)、新加坡(1981)、台北(1986,陳喜謙牧師接任總干事)、馬尼拉(Manila 1991)、再回到香港(1996,麥希真牧師接任總干事),彼此激勵、互相教導,要快快把福音傳遍本城、本國、偏遠地區、外國,直到地極!

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起,全世界各地更多華人教會逐漸投入,或差錢到外國,幫助當地人向當地人工作﹔或差人到外國,向華人或外國人工作。這兩個方法都正確而有效,結出了美好的果子。

(b)主后二千福音運動

主后二千年其實并無特異之處,但聖靈在眾教會中運行,賜下異象,以主后二千年為目標,激動全體快快將福音遍傳。

在一九八九年一月,三百一十四位代表從五十多個國家到新加坡聚會,同心禱告和分享,立志在主后二千年時將福音傳遍世界。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四千位代表從二百多個國家到韓國漢城(Seoul)聚會,同心禱告和分享,再次立志在主后二千年時將福音傳遍世界。

華人教會也響應這運動,在各地紛紛成立中心,推動福音遍傳工作。

(四)華人教會的差傳對象及各種回應

(1)對象

A。骨肉之親

華人教會傳福音的對數向來就是華人,在本城向華人傳福音,到外地也尋找華人傳福音,有一句話說:“世界上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華人,有華人的地方就有華人餐館。”但愿有華人餐館的地方就有華人教會。可見華人教會的差傳事工不離骨肉之親。自從“華福運動”和“主后二千福音運動”興起以后,華人教會的差傳目標也擴闊了,除了骨肉之親外,也顧念其他地區、種族。

B。10/40之窗

在二十世紀末,全世界各大洲几乎都建立了教會,只剩下北緯十至四十度之間的地區,這地區包括中國大陸、西亞、近東、北非地區,稱為“10/40之窗”,福音在那里仍未傳聞,教會仍未建立。

C。未聞福音的群體(或稱隱藏的群體)

除了上述“10/40之窗”明顯地是未聞福音的地區,其實在福音已經遍傳的地區中,仍有許多隱藏的群體,也是未聞福音的,如餐館工人、計程車司機、工廠工人、貧苦農民、少數民族等。因為他們作息時間和生活方式不同,教會信徒容易忽略他們的存在,所以必須醒覺,并努力領他們歸主。

(2)回應

主后二千年很快就要過去了,對“10/40之窗”和“未聞福音的群體”的需要,教會普遍有四種回應:

A。自由主義

教會有不少學者和領袖采取自由主義,因為他們不信福音決定永生永死,所以反對繼續廣傳福音,反對干涉其他宗教、文化、傳統,只主張多作救災、慈善、改良社會等工作。

B。毫不關心

教會有不少領袖和會友,既不反對,也不贊成,他們缺乏基督的愛心與眼光,所以毫不關心未聞福音的地區和群體,也不愿出力和設法幫助他們。

C。基要主義

有些教會的領袖和會友不但積極回應、熱心把福音傳到地極,并且極力責備自由主義和毫不關心的人,這稱為基要主義。

D。福音主義

另有更多領袖和會友,并不常常消極地責備自由主義和毫不關心的人,只是積極地盡上本分工作,也竭力推動更多領袖和會友同心合力,把福音傳到地極,這稱為福音主義。

在二十世記初,自由主義十分囂張,以改良社會代替了普世差傳。以后世界各教會開始認清自由主義的錯誤,不只西方教會重新肯定普世差傳的責任,亞洲教會亦迎頭趕上,可能在二十一世紀時,差派更多海外宣教士,把福音傳到地極。

4。討論與應用


(一)有人認為華人教會的差傳工作應該集中在“同文化的骨肉之親”,例如:

(1)尋找散居海外的同鄉人。若沒有教會,就差人去建立教會﹔若教會弱小,就差人去培訓,助它成長﹔若缺乏金錢,就資助它,讓它渡過難關、或更跨前一步。

(2)鼓勵當地華人教會作當地的跨文化福音工作,向當地的異族人傳福音。這樣可以省卻差派海外宣教士的大筆金錢,也避免文化震蕩、學習外語、子女就學等困難。

你的意見如何?_______________

(二)華人教會經過漫長的歲月,才覺醒要肩負傳福音到地極的責任,原因何在?現今仍有同樣的原因嗎?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