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差 傳 學 堂

第十六課 - 再看宣教先鋒

目的

(一)了解四位宣教先鋒的事跡。

(二)心受感動:

1.愿意等候上帝差遣,

2.愿意為宣教士代禱,

3.敬愛宣教士。

1。背誦經文

“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開、關了就沒有人能關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啟三:7、8)

2。引言

在十九世紀,上帝給教會一個道開的門,是沒有人能關的,這真是奇妙的事。促成十九世紀宣教事工蓬勃的原因有數點:

(一)十八世紀盛極一時的啟蒙和理性時代已過,人心轉重情感和想像,也是化理論為實際的年代。社會工業化,教會和教會機構得信徒鼎力支持,福音事工空前興旺。

(二)踏進十九世紀,印度教、回教和佛教相繼沉寂,多處天主教興旺的地區也趨向沒落,是基督教填補空檔的大好時機。

(三)政教分離,信徒自發追求長進,負起傳福音的責任。

(四)工業革命使歐洲勢力驟增,從而萌生侵略的意圖﹔通商與殖民政策,削減往來和居留東方各國的險阻,無意中鋪平了宣教之路。

今天,讓我們來看看四位宣教英雄的事跡。

3。課文

(一)福音傳至印度(India)

威廉.克理(William Cary,1761 - 1834)被人稱為“近代宣教之父”,他生於英國(United Kingdom)保勒斯布里小鎮,家境清貧,十四歲那年不得不綴學,到一間鞋店當學徒,但他好學不倦,白天辛苦工作,晚上則努力讀書,以后竟成了很有學問的人,獲得博士名銜。克理年少時便歸向耶穌,與一群不信奉國教的浸信會信徒來往,利用閑暇研究《聖經》,熱心事奉﹔教會鼓勵他作宣教師,他也樂意負起傳道的職責。十八歲,他當了傳教師,參加牧師會議時,他提議討論向外邦異教徒傳福音,一位長者斥責說:“年輕人,別多話,上帝若要外邦異教徒悔改,他會自己動工,用不著你我幫忙。”

克理不被嚇倒,一七九二年春天,他出版一本八十七頁的小冊子,明確指出宣教事工的重要,并且駁斥不宜差宣教士往遠方的論調,這書在基督教歷史上起了極大的影響,堪與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九十五條》媲美。同年五月三十一日,他在諾定漢(Nottingham)向浸信會牧師講道,引用《以賽亞書》五章二至三節,說出了閃爍今古的名言:“向上帝求大事,為上帝作大事”。與會牧師大受感動,次日即成立了國外差會,這是復原教的第一家差會,克理成為第一位宣教士。

第二年(一七九三年),他到了印度,在那里工作達五十年之久﹔經歷了本國(英國)商人的排斥、惡劣生活環境的折磨、經濟短缺、兒子去世、妻子精神失常、工場大火、嘔心瀝血的《聖經》翻譯手稿付諸一炬、差會分裂等困難,但卻不能消滅他對印度的負擔,從沒有回國休假之心。

克理在印度的貢獻有:寫成語言學鉅著、興建學校、領人歸主,也致力於廢除殺嬰和焚燒遺孀的邪風陋習。

一八三四年克理逝世,無數人因他英勇的腳蹤大得鼓勵,貢獻之大,遠勝他在印度的成就。

(二)福音傳至緬甸(Myanmar)

阿多奈拉姆.賈德森(Adoniram Judson,1788 - 1850)生於美國麻省(Massachusetts U.S.A.),父親是衛理公會的牧師﹔可是他卻受一位自然神論的朋友影響,對信仰問題十分迷惘﹔父親和其他牧師都鼓勵他進神學院尋求真理。賈德森進神學院不過數月,他就誠心將自己奉獻給上帝,他與几位同學熱衷宣教工作,組織了美國公理會國外布道會,他成為該會第一位派往印度的宣教士。

賈德森夫婦在印度的時間很短,因為當時英國的東印度公司十分不愿意宣教士到印度,諸多為難他們,甚至要把他們趕回去﹔在他們面前只有一條路 -- 往緬甸去。

他們在仰光(Yangon)安頓下來,馬上開始工作,每天十二小時學習當地語言、翻譯《聖經》,向當地人傳福音。為著要與當地人打成一片,他們搬離了宣教樓,住在鬧市中緬甸人的廊屋,讓緬甸人可以自由進出,容易向他們傳福音。及后有人信主,而且積極參與傳福音,於是教會被建立起來,他們又開辦女子學校,工作漸漸展開。可是,英、緬戰事爆發,所有白種人都有間諜之嫌,被下在死囚監獄 -- 等待處死。

賈德森雖然是美國人,但當時在英、美不分的情況下,他也不能幸免。

死囚的生活十分可怖,可是都不及師母南茜的痛苦,她天天往官府里跑,解釋、哀求、送禮﹔更糟的是她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她抱著剛誕下只三個星期的女嬰到監牢探望賈德森之后的三個月,犯人便被押北上,准備受刑。

南茜馬上跟蹤前去,繼續為丈夫申訴,可是事與愿違,她與嬰孩雙雙病倒几乎要死,幸得村人幫助,才得康復,可是健康已大受虧損。

一八二五年十一月,賈德森入獄一年半后,終於獲釋,因為緬人與英軍和談時需要他當翻譯。他們重聚一段短短的日子后,師母因熱病去世,數月后,女嬰也夭折了。賈德森拚命工作,企圖忘卻憂傷,可是內心卻無法平服,他終日沉浸在悲傷與內疚中,甚至隱居樹林,與世隔絕,又為自己掘一座墳墓,徘徊墓前。他心靈極度孤單淒楚,他說:“上帝是大而不可知的,我相信他,卻尋不著他。”當時沒有精神科醫生、沒有心理治療家,可幸他有許多愛他的同工和緬甸信徒為他禱告,最要緊的還是他有穩固的信仰根基。漸漸地,他從癱瘓般的抑郁症中康復過來,靈性更進一步,事奉也跨進一步。他往來緬甸各地,每到一處,都使多人慕道及決志信主,多人靈命長進,這種力量叫他驚訝:他說“我感覺有如一座龐大的機器在轉動,無法控制。”

巡回工作雖然使他大得鼓舞,但他知道最重要的工作還是早日完成緬甸文《聖經》翻譯,結果在一八四0年,南茜去世后十四年,緬甸文《聖經》譯成付印。賈德森四十六歲,續娶莎拉。莎拉三十歲,是位寡婦,丈夫死后,仍留守工場,她與賈德森很相配,是一位得力助手,結婚十年,因身體衰弱,在回美療養途中去世。

賈德森離國三十三年才重返家園,卻已失去兩位太太,而家鄉也從小小村落與碼頭,變成城市海港。然而最叫他不習慣的,是他突然成為名人,人人想聽他、見他﹔熱情難卻,他不能不到處講道。很可惜,這位偶像叫人大失所望,因為他只知道傳福音,這些內容人們都聽過了,人們要聽的是外國風土人情,這些他卻絕口不提。

就在這樣的巡回講道中,他認織了一位流行小說作家霍麗德(本名邱博克),他請她為莎拉寫傳,兩人感情一日千里,一八四六年六月結婚,兩個月后回到緬甸。

邱博克樂意負起一切職務:撫養孩子、積極學習語言、參與宣教工作,也善用她寫作的恩賜,把賈德森做不來的完成了,她用筆把宣教生涯呈現在讀者面前。

他們在緬甸事奉三年,生一女孩,本來家庭樂也融融,可惜他們常常生病,一八五0年春,邱博克正在待產,賈德森病重,出海療養,不到一星期便病逝,葬在海中十天以后,邱博克流產。次年一月,她帶著孩子回國,身體己衰弱不堪,三年后去世,才三十六歲。

(三)福音傳至中國

羅伯特.馬禮遜(Robert Morrison 1782 - 1843)生於英國,兄弟姊妹共八人,他排行最末。自小家貧,隨父親制造鞋模,可是他心有大志,從不以此為一生職業﹔他沉靜刻苦,一邊做工、一邊讀書。十五歲重生得救,隨后數年,非常關心宣教工作,特別讀到宣教文章時,負擔更重。可是母親卻不想他當宣教士,還要他答應在她有生之年,不遠渡重洋,馬禮遜屈服在慈母的要求下,直到他二十歲時,母親逝世,才繼續他的志愿。他一點不后悔曾等待,反而因為有機會在母親病榻前服侍盡孝,以后得以更寬心奔走前路。

馬禮遜曾向上帝禱告,求上帝把他安置在一個困難的工場,而且按人來看是最無勝算的地方。

一八0四年,他的愿望實現了,倫敦傳道會派他到中國傳道,那時他才二十二歲,是第一位到中國傳道的開路先鋒。他先在宣教士學校受訓三年,才啟程到中國﹔但當時東印度公司的英國商人與他為難,不能直接從英國前往中國,必須先到紐約(New York),兜個大圈子。他於一八0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啟程,九月才抵達廣州。

在船上,船長曾譏諷說:“馬禮遜先生,你真的能夠改變那敬拜偶像的老大帝國的人嗎?”馬禮遜堅定地回答說:“船長先生,我不能作什么,但上帝能夠!”

那時,滿清政府頒布了一條法令,不准傳耶穌教,并禁止刊印教會書籍﹔他只好一面學中文,一面翻譯《聖經》,編撰中英文大字典,及其他著述工作。一八一四年春,完成了《新約》的中文翻譯,最后,全部《聖經》翻譯完畢,中英字典也告完成,并且印行面世,這是何等偉大的工作啊!他的文字和傳道工作都在暗中進行的,多久才得到一個中國人信耶穌呢?七年!何等的忍耐、愛心和勇氣。

馬禮遜在中國工作了十七年,才回國休息兩年﹔他曾覲見英王,并將一本中文《聖經》送給他。他受到熱烈的歡迎,大家都不停纏著他,聽他講道,可是他卻不喜歡這些一次過的講道,他自己編排了一連串的聚會,及教授語言,專供真正有心到中國事奉的人參加﹔又在家中特別為姊妹開課,可見他對宣教事工負擔不減。

馬禮遜在中國工作共二十五年,第一位太太死在中國,差不多長期與家人分離﹔在中國經商的英國人不同情他,還處處與他為難。英國的弟兄姊妹又疏於寫信,他曾這樣訴苦說:“我寫了兩百封信,才收到兩封回信。”“有時感覺自己在黑暗中走,沒有亮光。”而弟兄姊妹的理由竟然是太忙。

一八三四年,馬禮遜在中國去世﹔他引領信主的,還不到十二人,而可考的基督徒只得三人。上帝的工作奇妙,這拜偶像的老大帝國,竟然開了一道縫﹔然而也需要有像馬禮遜這樣的人,成為合用的器血啊!

(四)福音傳至非洲(Africa)

大衛.李文斯敦(David Livingstone,1815 - 1873)在芸芸眾宣教士當中,沒有一人像他那樣,被添上濃厚的英雄色彩,他是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最令人敬佩的英雄。他是探險家、改革家、醫生,又是宣教士﹔是把生命獻給非洲的偉大人物,他掀起非洲宣教的熱情,影響之大,几近百年。

李文斯敦出生於蘇格蘭(Scotland),父母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他還不到十歲,便得到背誦《詩篇》一一九篇的獎項(《詩篇》最長的一篇,共176節)﹔他從小喜歡探險、足跡遍全鄉,也喜歡搜集花卉與甲殼。

他十歲進紗廠工作,卻用第一個星期所得的工資買了一本教科書﹔他日間工作,晚上讀書,學問就是這樣積聚而來。二十歲成為虔誠的基督徒,當時有一位執事組織了一個國外布道會,他首先把積蓄的錢捐給這差會,讀馬太.亨利(Matthew Henry)的傳記叫他熱血沸騰,后來會見一位從中國回來的宣教士,使他心志更堅定,他說:“主為我舍命,我愿終身致力於主的工作,以表達我對他的感謝。”從此,傳揚救恩的志向沒有動搖,他繼續深造了七年,以作海外宣教的准備。

他本想到中國,但為鴉片戰事所阻,正在等候時,一位年老宣教士從非洲回來,報告那邊的工作,說:“在晨光熹微中,我向北方遼闊的平原看,千村萬戶,炊煙裊裊,那里沒有宣教士的足跡。”他聽了以后,便決意前往非洲工作。

一八四0年十一月十六日黃昏,他回家與父母道別,三人談論了一宵,次日清晨用過早餐,同讀《詩篇》七十一篇和八十五篇后,一起跪下禱告。自父親送他進城出發后,他們在世上再沒有見面了。

他到了非洲最黑暗的地方,他忙著傳道,當他帶領了第一位酋長信耶穌時,酋長提議說:“你不能用講道的方法叫人民信耶穌,我卻能用鞭打叫他們相信。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連頭目一起叫來,只要動用我的皮鞭,他們全都歸信了。”他便教導酋長,傳道的真正方法,是叫人心里相信,口里承認。

他在非洲不但是宣教士,也是醫生、探險家、改革家。他研究非洲的熱病和致死疾病的毒虫、植物和鳥獸、各類可吃和不可吃的果子﹔他發現非洲不為人知的湖泊、河流﹔每有所獲,都寄回倫敦大學作研究。他也竭力阻遏當地販賣奴隸的勾當、改革當地的陋習。

起初四年,他一人獨自工作,後來結婚了,夫婦二人忠心力;直到有了四個孩子,實在不方便留在非洲內地,才著師母帶四個孩子回英國去。從此,他一個人深入內陸,音訊全無,失蹤了。

《紐約時報》(New York Herald)的主編曾派一位記者亨利.斯坦利(Henry Stanley)前往非洲探詢李氏下落,經過几個月的尋覓,終于一八七t一年底,在一個湖泊附近的小島上找到他,他們的見面頗為有趣:斯坦利下馬,向他深深鞠一個躬說:“你大概就是李文斯敦博士罷?”因為那時,他滿面胡須、牙齒脫落、面容枯槁。

他們一見如故,成為密友。在一篇感人肺腑的悼文中,斯坦利這樣憶述他倆共度的時光:“我與他同處斗室、小船、帳篷,足有四個月和四日,我無法挑出他的一點毛病。我去非洲時對宗教頗有成見,可以說是倫敦城里最難信教的人。像我這樣的記者,只管戰爭、大集會和政治集會等等,情感的事,與我無涉。但在那里,我遠離世界的俗務,有較長的時間思想。我看到這位孤獨的老人,便不免自問:‘你為什么留在這里?是什么激發你來?’認識他几個月后,我發現自己在聽他講話,驚訝這位老者已經實踐‘撇下所有來跟從我’這一句話。雖然他沒有故意說服我歸信宗教,但是,旁觀看他的虔誠、他的溫柔、誠懇與安靜工作的態度,我也漸漸被感化過來。”

斯坦利離開后,李文斯敦再活了一年多。一八七三年五月一日早晨,他的非洲仆人發現他跪在小床旁邊死去。仆人敬愛他,但不知道怎樣處理后事,他們把他的心葬在樹下,將遺體放在非洲蒸陽之下乾晒,制成木乃伊,經內陸運往三千公里外的海岸。英國人為李文斯敦在西敏寺舉行國葬,出席追悼會的,有來自全國的達官貴人。我們深信在天上,也舉行了歡迎會,上帝說:“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進來,享受主人的快樂!”

4。討論及應用

(一)十九世紀上帝敞開的宣教之門,現在關了嗎?

(二)基督徒踏上宣教之路與家庭背景有關嗎?

(三)宣教士能留守在宣教工場,是什么支持他?

(四)什么事情能激勵人獻身宣教?

(五)教會若要培育宣教意識,應有什么安排?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