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尼希米記》 - 被擄、歸回、重建(二)

第十九課 - 信仰生活的更新(一)

經文:尼十三:1 - 31

主旨:

獻城牆典禮和在聖殿的獻祭完成后,猶太人沒有“打道回府”,從此過一個平平安安的生活。既然大家都聚集在聖殿前,尼希米、文士以斯拉、祭司和利未人當然不會錯過機會,向他們宣讀摩西的律法書。當他們聽見書上寫著說:‘亞捫人(Ammonite)和摩押人(Moabite)永不可入上帝的會,因為他們沒有拿食物和水來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蘭(Balaam)咒詛他們﹔但我們的上帝使那咒詛變為祝福。’以色列民就與一切閑雜人絕交。

1。尼十三:1 - 31  “1當日,人念摩西的律法書給百姓聽,遇見書上寫著說:‘亞捫人(Ammonite)和摩押人(Moabite)永不可入上帝的會,2因為他們沒有拿食物和水來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蘭(Balaam)咒詛他們﹔但我們的上帝使那咒詛變為祝福。’3以色列民聽見這律法,就與一切閑雜人絕交。4先是蒙派管理我們上帝殿中庫房的祭司以利亞實(Eliashib)與多比雅(Tobiah)結親,5便為他預備一間大屋子,就是從前收存素祭、乳香、器皿,和照命令供給利未人、歌唱的、守門的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并歸祭司舉祭的屋子。6那時,我不在耶路撒冷。因為巴比倫王亞達薛西(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里。過了多日,我向王告假。7我來到耶路撒冷,就知道以利亞實(Eliashib)為多比雅(Tobiah)在上帝殿的院內預備屋子的那件惡事。8我甚惱怒,就把多比雅(Tobiah)的一切家具從屋里都 抛出去,9吩咐人潔淨這屋子,遂將上帝殿的器皿和素祭乳香又搬進去。10我見利未人所當得的分,無人供給他們,甚至供職的利未人與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11我就斥責官長說:‘為何離棄上帝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們照舊供職。12猶大眾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庫房。13我派祭司示利米雅(Shelemiah)、文士撒督(Zadok)和利未人毗大雅(Pedaiah)作庫官管理庫房,副官是哈難(Hanan)。哈難(Hanan)是撒刻(Zaccur)的兒子,撒刻(Zaccur)是瑪他尼(Mattaniah)的兒子。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們的職分是將所供給的分給他們的弟兄。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這事記念我,不要涂抹我為上帝的殿與其中的禮節所行的善。15那些日子,我在猶大見有人在安息日榨酒(注:原文作" 酒榨"),搬運禾捆,馱在驢上,又把酒、葡萄、無花果和各樣的擔子,在安息日擔入耶路撒冷,我就在他們賣食物的那日,警戒他們。16又有推羅人(Tyre)住在耶路撒冷,他們把魚和各樣貨物運進來,在安息日賣給猶大人。17我就斥責猶大的貴i說:‘你們怎么行這惡事,犯了安息日呢?18從前你們列祖豈不是這樣行,以致我們上帝使一切災禍臨到我們和這城嗎?現在你們還犯安息日,使忿怒越發臨到以色列!’19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門有黑影的時候,我就吩咐人將門關鎖,不過安息日不准開放。我又派我几個仆人管理城門,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擔什么擔子進城。20于是商人和販賣各樣貨物的,一兩次住宿在耶路撒冷城外。21我就警戒他們說:‘你們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這樣,我必下手拿辦你們。’從此以后,他們在安息日不再來了。22我吩咐利未人潔淨自己,來守城門,使安息日為聖。我的上帝啊,求你因這事記念我,照你的大慈愛憐恤我。23那些日子,我也見猶大人娶了亞實突(Ashdod)、亞捫(Ammon)、摩押(Moab)的女子為妻。24他們的兒女說話,一半是亞實突(Ashdod)的話,不會說猶大(Jews)的話,所說的是照著各族的方言。25我就斥責他們,咒詛他們,打了他們几個人,拔下他們的頭發,叫他們指著上帝起誓,必不將自己的女兒嫁給外邦人的兒子,也不為自己和兒子娶他們的女兒。26我又說:‘以色列王所羅門不是在這樣的事上犯罪嗎?在多國中并沒有一王象他,且蒙他上帝所愛,上帝立他作以色列全國的王,然而連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誘犯罪。27如此,我豈聽你們行這大惡,娶外邦女子干犯我們的上帝呢?’28大祭司以利亞實(Eliashib)的孫子、耶何耶大(Joiada)的一個兒子,是和倫人(Horonite)參巴拉(Sanballat)的女婿,我就從我這里把他趕出去。29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他們的罪,因為他們玷污了祭司的職任,違背你與祭司利未人所立的約。30這樣,我潔淨他們,使他們離絕一切外邦人,派定祭司和利未人的班次,使他們各盡其職。31我又派百姓按定期獻柴和初熟的土產。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我,施恩與我。”

《新譯本》:1那時,他們宣讀摩西的書給眾民聽,見書上寫著說:亞捫人和摩押人永遠不可進入上帝的會,2因為他們沒有拿食物和水來迎接以色列人,反而雇用了巴蘭來與他們作對,咒詛他們﹔但是我的上帝使咒詛變為祝福。3眾民聽見了這律法,就跟一切閑雜人分離。4這事以前,受委派管理我們上帝殿的庫房的以利亞實祭司,與多比雅的關系很密切。5他為多比雅預備了一間大房間,那里以前是用來收存素祭、乳香和器皿,還有祭司的舉祭,以及按照命令供給利未人、歌唱者和守門的那些五谷、新酒和新油的十分之一。6這事發生的時候,我不在耶路撒冷﹔因為在巴比倫王亞達薛西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里去﹔過了一段時期,我又向王告了假,7回到耶路撒冷,那時我才知道以利亞實在上帝殿的院子里,為多比雅預備一間房間那件惡事。8我十分惱怒,就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都從房間里拋出去。9又吩咐人潔淨那几間房間,然后把上帝殿的器皿,與素祭和乳香搬回那里。10我發覺利未人應得的分,沒有人供給他們,甚至供職的利未人和歌唱者,各人都跑回自己的田地去。11于是我責備眾官長說:“為甚么疏忽供應上帝的殿呢?”我就再召集利未人,使他們重站原來的崗位。12猶大眾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新油的十分之一,奉到庫房。13我委派示利米雅祭司、經學家撒督和利未人毗大雅作庫官,管理庫房﹔他們的助手是瑪他尼的孫子、撒刻的兒子哈難﹔這些人都是忠信可靠的﹔他們的責任是把人奉獻的各物分給他們的兄弟。14“我的上帝啊,求你因這事記念我,不要涂抹我為我上帝的殿和一切敬拜的禮儀所行的忠誠的事。”15那時,我在猶大看見有人在安息日 壓酒池,搬運禾捆,馱在驢上,又把酒、葡萄、無花果和各樣的擔子,在安息日運到耶路撒冷﹔我就在他們賣糧食的那天警戒他們。16又有推羅人住在耶路撒冷城中,他們把魚和各樣的貨物運進來,在安息日賣給猶大人,而且在耶路撒冷販賣。17于是我責備猶大的貴族,對他們說:“你們怎么行這惡事,褻瀆安息日呢?18從前你們的列祖不是這樣行,以致我們的上帝使這一切災禍臨到我們和這城嗎?現在你們褻瀆安息日,使上帝的忿怒越發臨到以色列。”19所以在安息日的前一天,黃昏的陰影臨到耶路撒冷城門的時候,我就吩咐人把城門關閉﹔我又下令不許開門,直到安息日過了,我又派我的仆人在城門站崗,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挑擔子進來。20于是商人和販賣各樣貨物的,一次兩次在耶路撒冷城外過夜。21我警告他們,對他們說:“你們為甚么要在城牆前面過夜呢?如果你們再這樣,我就要動手對付你們。”從那時起,他們在安息日就不敢再來了。22我吩咐利未人潔淨自己,然后來看守城門,使安息日分別為聖。“我的上帝啊,求你也因這事記念我,照著你丰盛的慈愛憐恤我!”23那些日子,我也發現有些猶大人娶了亞實突、亞捫和摩押的女子為妻。24他們的兒女有一半說亞實突話,其他就說他們民族的語言,他們卻不會說猶大話。25我就責備他們,咒詛他們,擊打他們中間的几個人,拔下他們的頭發,叫他們指著上帝起誓,說:“你們決不可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們的兒子,也決不可為兒子或為自己娶他們的女兒。26以色列王所羅門不是在這些事上犯了罪嗎?在許多國中并沒有一個王能比得上他的﹔他蒙他的上帝所愛,上帝立他作全以色列的王,可是連他也被外族的女子引誘犯罪。27難道我們要聽從你們,行這大惡,娶外族的女子為妻,對我們上帝不忠嗎?”28大祭司以利亞實的孫子耶何耶大的一個兒子,是和倫人參巴拉的女婿,我就驅逐他離開我。29“我的上帝啊,求你記住他們,因為他們玷污了祭司的職分,也污辱了祭司職分和利未人的約。”30這樣,我就潔淨了他們,使他們脫離一切外族人的污穢,又重新指派祭司和利未人的職責,各人有自己的工作。31我又指派人按時供應木柴和奉獻初熟之物。“我的上帝啊,求你記念我,施恩給我。”

KJV:1 On that day they read in the book of Moses in the audience of the people; and therein was found written, that the Ammonite and the Moabite should not come into the congregation of God for ever; 2 Because they met not the children of Israel with bread and with water, but hired Balaam against them, that he should curse them: howbeit our God turned the curse into a blessing. 3 Now it came to pass, when they had heard the law, that they separated from Israel all the mixed multitude. 4 And before this, Eliashib the priest, having the oversight of the chamber of the house of our God, was allied unto Tobiah: 5 And he had prepared for him a great chamber, where aforetime they laid the meat offerings, the frankincense, and the vessels, and the tithes of the corn, the new wine, and the oil, which was commanded to be given to the Levites, and the singers, and the porters; and the offerings of the priests. 6 But in all this time was not I at Jerusalem: for in the two and thirtieth year of Artaxerxes king of Babylon came I unto the king, and after certain days obtained I leave of the king: 7 And I came to Jerusalem, and understood of the evil that Eliashib did for Tobiah, in preparing him a chamber in the courts of the house of God. 8 And it grieved me sore: therefore I cast forth all the household stuff of Tobiah out of the chamber. 9 Then I commanded, and they cleansed the chambers: and thither brought I again the vessels of the house of God, with the meat offering and the frankincense. 10 And I perceived that the portions of the Levites had not been given them: for the Levites and the singers, that did the work, were fled every one to his field. 11 Then contended I with the rulers, and said, Why is the house of God forsaken? And I gathered them together, and set them in their place. 12 Then brought all Judah the tithe of the corn and the new wine and the oil unto the treasuries. 13 And I made treasurers over the treasuries, Shelemiah the priest, and Zadok the scribe, and of the Levites, Pedaiah: and next to them was Hanan the son of Zaccur, the son of Mattaniah: for they were counted faithful, and their office was to distribute unto their brethren. 14 Remember me, O my God, concerning this, and wipe not out my good deeds that I have done for the house of my God, and for the offices thereof. 15 In those days saw I in Judah some treading winepresses on the sabbath, and bringing in sheaves, and lading asses; as also wine, grapes, and figs, and all manner of burdens, which they brought into Jerusalem on the sabbath day: and I testified against them in the day wherein they sold victuals. 16 There dwelt men of Tyre also therein, which brought fish, and all manner of ware, and sold on the sabbath unto the children of Judah, and in Jerusalem. 17 Then I contended with the nobles of Judah, and said unto them, What evil thing is this that ye do, and profane the sabbath day? 18 Did not your fathers thus, and did not our God bring all this evil upon us, and upon this city? yet ye bring more wrath upon Israel by profaning the sabbath. 19 And it came to pass, that when the gates of Jerusalem began to be dark before the sabbath, I commanded that the gates should be shut, and charged that they should not be opened till after the sabbath: and some of my servants set I at the gates, that there should no burden be brought in on the sabbath day. 20 So the merchants and sellers of all kind of ware lodged without Jerusalem once or twice. 21 Then I testified against them, and said unto them, Why lodge ye about the wall? if ye do so again, I will lay hands on you. From that time forth came they no more on the sabbath. 22 And I commanded the Levites that they should cleanse themselves, and that they should come and keep the gates, to sanctify the sabbath day. Remember me, O my God, concerning this also, and spare me according to the greatness of thy mercy. 23 In those days also saw I Jews that had married wives of Ashdod, of Ammon, and of Moab: 24 And their children spake half in the speech of Ashdod, and could not speak in the Jews' language, but according to the language of each people. 25 And I contended with them, and cursed them, and smote certain of them, and plucked off their hair, and made them swear by God, saying, Ye shall not give your daughters unto their sons, nor take their daughters unto your sons, or for yourselves. 26 Did not Solomon king of Israel sin by these things? yet among many nations was there no king like him, who was beloved of his God, and God made him king over all Israel: nevertheless even him did outlandish women cause to sin. 27 Shall we then hearken unto you to do all this great evil, to transgress against our God in marrying strange wives? 28 And one of the sons of Joiada, the son of Eliashib the high priest, was son in law to Sanballat the Horonite: therefore I chased him from me. 29 Remember them, O my God, because they have defiled the priesthood, and the covenant of the priesthood, and of the Levites. 30 Thus cleansed I them from all strangers, and appointed the wards of the priests and the Levites, every one in his business; 31 And for the wood offering, at times appointed, and for the firstfruits. Remember me, O my God, for good.


上一課,我們已經看到獻城牆典禮和在聖殿的獻祭,在一片歌聲和樂聲中,大家聚集在聖城,就像詩篇一百三十三說的:

1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2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胡須,又流到他的衣襟。
3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里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


接下來,是否大家就“打道回府”,從此過一個平平安安的生活呢?不是!

“1當日,人念摩西的律法書給百姓聽,遇見書上寫著說:‘亞捫人(Ammonite)和摩押人(Moabite)永不可入上帝的會,2因為他們沒有拿食物和水來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蘭(Balaam)咒詛他們﹔但我們的上帝使那咒詛變為祝福。’3以色列民聽見這律法,就與一切閑雜人絕交。” --  既然大家都聚集在聖殿前,尼希米、文士以斯拉、祭司和利未人當然不會錯過機會,像上次城牆修筑后,以斯拉向民眾宣讀律法書,當時百姓聽見律法書上的話都哭了(第八章,第十三課)。我要問的是,當時的猶太人,平時不閱讀律法書嗎?在家庭里,教導兒女律法不是猶太人宗教信仰的一部分嗎(申六:7)?聖殿重建后,祭司也沒有宣讀律法書嗎? 在解答這些問題之前,我要先介紹一下,聖殿被毀后,會堂(Synagogue)在民間所扮演的角色。(資料取自國際聖經百科全書》--  聖殿篇)

II 會堂的歷史

A.起源

會堂是猶太教最核心的組織,歷久不衰,但其起源卻籠罩著神秘色彩。五經沒有提及會堂。公元一世紀的文獻 --  斐羅作品、約瑟夫著述、新約聖經  --  顯示會堂在猶太人的散居地和加利利蓬蓬勃勃。拉比文獻將會堂的起源和許多慣例,與摩西和以斯拉連起來。約瑟夫也跟從拉比傳統,說:「他〔摩西〕指定律法為最完善和最必需的訓示,不應只聽一兩次,或在某些場合聽過便算,他規定眾人每星期都應拋開其他事務,聚集一起來聆聽律法,要得著對律法透徹而准確的知識」。不過,他沒有用「會堂」這個字眼,而「聚集一起來聆聽律法」這話也沒有明確暗示會堂的存在。人有時會用使徒行傳十五章21節來支持那傳統說法,但謹慎的釋經不會支持這論點。此外,拉比傳統也認為以斯拉和「大議會成員」(the men of the Great Synagogue﹔或譯:「大會堂成員」)帶來了特別的革新。

關于會堂的起源時期,現代的學者各有不同意見,分別提出了被擄前、被擄時、被擄后三個時期。

1.被擄前

拉比假設會堂在被擄前就有,但承認被擄后的一些重要革新,是以斯拉和「大議會成員」帶來的。有些學者將會堂的突然出現與公元前 621年源自重獲申命記的宗教改革(Deuteronomic reforms)串連起來。在這改革中,全國的聖所都被拆毀,于是有新需要建立在耶路撒冷以外的敬拜模式。一些參考經文,例如詩篇七十四篇 8 章中的「神的會所」(AV:「神的會堂」(synagogues of God))和耶利米書三十九章 8 節中的「百姓的房屋」,視為暗指會堂的雛型。我們若接受舊約展示以色列人的宗教發展,不作出重大的修正,那就顯然會預期當中有某類民眾集會,也可從中找到會堂這構想的根源,甚至相關的用語。詩篇中某些詞句,如「民的會」(一0七:32)、「正直人的大會并公會」(一一一:1)、「聖民的會」(一四九:1)等, 就很容易理解為是指會堂。


2.被擄時

多數學者支持會堂源于被擄時期的巴比倫這個說法。他們推測會堂開始時是猶太人在安息日和節日的自發聚會,在當中集體敬拜、彼此支持。會堂就是由這些被擄猶太人的聚集而產生。

以西結書提供了會堂的背景:「耶和華如此說: 『我雖將以色列全家遠遠遷移到列國中,將他們分散在列邦內,我還要在他們所到的列邦,暫作他們的聖所。』」(結十一:16)因此《巴比倫他勒目•以斯帖經卷》29a 認為這節經文是指會堂,而把其中的解作「小聖所」(RSV「暫時」 (for a while)。有一次,以西結與猶大眾長老一同坐在家中,耶和華的手降在他身上(結八:1)﹔另一次,眾長老正坐在以西結面前,神為他們求問他的事而責備他們(十四:1-5)﹔再有一次,類似的情況又出現(二十:1-3)。但我們難以把這些聚集解作會堂集會,其實只是眾長老來見祭司以西結(一:3),求問神的旨意。另一方面,該書第一章的情景(以西結「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中」,一:1),也可以形容為在河邊集會的「會堂」(參徒十六:13 )。詩篇一百三十七篇 1節(「在巴比倫的河邊」)和但以理書八章 2節(但以理「在烏萊河邊」),也用作這思路的參考經文。然而但以理書并沒有提及任何集會,而提及巴比倫河的那段經文只是籠統地指出被擄猶太人的地點。巴比倫尼克底亞(Nehardea)的沙韋耶蒂(Shab we-Yatib)會堂,相傳是由隨約雅斤一同被擄的人所設立。

3.被擄后

近來,越來越多學者關注會堂源于被擄時期結束之后的看法,認為會堂是聖殿敬拜的一種法利賽式對應(見下文 V)。


B.第二聖殿時期


猶太人從被擄之地回歸故土后,開始重建聖殿。他們可能須要別人鼓勵才能完成這項工作(參該二:1- 9>,但沒有跡象顯示,會堂取代了聖殿。事實上,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和被擄回歸的先知書,都沒有提及會堂。可是,當提及會堂的資料真的出現時(肯定是在公元一世紀前),會堂已經很具規模。所以,會堂的由來應追溯至被擄時期或第二聖殿(Second Temple) 初期。

外邦的土地被視為不潔,不能在其上獻祭(摩七:17),禱告因而成為祭祀的代替品。被擄回歸時期的先知書、次經、偽經和昆蘭(Qumran)文獻都証明禱告在第二聖殿初期的蓬勃發展。事實上,拉比也開始相信「禱 告大過一切獻祭」。 根據《他勒目》 (Talmud),《立禱詞》(Amidah)、《祝聖禮》 (Kiddush)和《祝禱禮》(Havdalah)是由以斯拉和「大議會成員」撰寫的, 因此,可以合理地假設:「禱告的殿」(house of prayer)是用來替代聖殿,或是聖殿以外的附加元素。

會堂有大量來自公元一世紀的文獻証據。斐羅說亞歷山太有許多會堂。一所很大的會堂在他雅努 (Trajan)統治期間(公元 98-117年)遭受毀壞。約瑟夫提到在提比哩亞、 多拉(Dora) 和該撒利亞的會堂,新約還提到其他地方的會堂:巴勒斯坦的拿撒勒(路四:16)和迦百農(可一:21)﹔猶太人散居地的大馬士革(徒九:2)、撒拉米(十三:5)、彼西底的安提阿(14節)、以哥念(十四 :1)、帖撒羅尼迦(十七:1) 、庇哩亞(10節)、雅典(17節)、哥林多(十八:4)和以弗所(19節)。《他勒目》指出第二聖殿被毀時,耶路撒冷的會堂數目或是 480, 或是 394。曾有人估計,聖殿在公元70年被拆毀的時候,大約 400萬散居各地的猶太人設立了超過 1,000 所會堂。到了公元 一世紀,會堂已廣泛地分布在猶太人散居的地方,具組織,并成為猶太人社區的一個重要元素。

會堂的建筑與會堂的敬拜一樣,需要一段時間才演變出標准模式,進而成為規范。這個過程沒有清楚記錄下來。一所會堂的遺跡在距離亞歷山太26公里的希迪亞(Shedia)發現,有給多利買三世•尤格提斯(Ptolemy III Euergetes,公元前246-221年)和他的王后百尼基(Berenice)的獻詞,一塊同期的碑文顯示會堂獲受庇護權。所以,我們可以相信《馬加比三書》(3 Maccabees) 7.20所記載的:多利買四世 (Ptolemy IV)統治期間(公元前221-204年),在多利買(Ptolemais)有一所會堂。得洛斯島(Delos) 和奧斯蒂亞(Ostia)的考古遺跡也都確認是會堂遺址,前者屬公元前 2世紀,而后者屬公元一世紀。或許,具會堂特色的建筑物在聖地不是當真普遍,直到聖殿被毀之后,這類建筑才普及起來。禱告會和研習會有可能在較寬敞的私人住所召集,而不是在某些特定建筑物內進行。現存最早期的巴勒斯坦會堂都是公元一世紀的建筑物,位于瑪撒大(Masada)、希羅迪恩(Herodion)、抹大拉和甘拉(Gamla)。在瑪撒大和希羅迪恩的建筑物,原本都是為其他目的而建造的,后來的占有者將之改作會堂。比之更早期的考古遺跡,就只有狄奧多土(Theodotus)的碑文保存下來。


公元前四世紀迦白農會堂遺址

這個希臘文碑文在耶路撒冷附近發現,鑒定為公元前一世紀至公元一世紀的遺物,上面刻寫著:「狄奧多土。。管會堂者(archisynagogos)之子,管會堂者之孫,建造這會堂,讓人誦讀律法和 教導誡命… …」 大部分在聖地的古代會堂建筑物,都是屬公元 3世紀或之后,考古學家已鑒定了其中超過100所,其中較為重要的在古斯哈拉(Gush Halav)、哈末 -- 提比哩亞(Hammath-Tiberias)和迦百農。


C. 中世紀


詳述中世紀的情況,實在超出了本文的范圍,但這里要指出,會堂在當時成為了世界各地每個猶太社區的主要部分。保留基本敬拜模式的同時,每個社區都發展個別特色﹔只要在任何一個星期五晚上造訪耶路撒冷的哈米亞書亞林(Meah Shearim) ─帶的不同會堂,任何人都會看到相當明顯的分別。兩個習俗截然不同的主要組別,值得留意:(1)西法拉式(Sephardic)會堂是1492年和1496年猶太人分別被逐出西班牙和萄葡牙時傳播開來的﹔和(2)亞實基拿式(Ashkenazic)會堂則由于几次猶太人被逼遷徙而在中歐和東歐發展出來的。


D.現代猶太教時期


18世紀興起的敬虔主義(Hasidism)對會堂有深遠的影響。會堂普遍變得較小型,禮拜較非正規,熱情成為主導。這轉變在 19世紀引起反響,大型會堂建造起來,把擺放妥拉(Torah)書卷的聖約柜放置在當眼處。會堂可以分為正統派(Orthodox)、保守派 (Conservative)和改革派(Reform))三類,而改革派會堂往往稱為「聖殿」(temples)。 但不論哪一類,這些會堂一般均擴展成綜合建筑物,提供各種社區服務。


III.會堂的結構


A.─般特征


古代會堂表現出各種建筑結構,反映出不同的發展階段,但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就是朝向耶路撒冷。面向耶路撒冷禱怐熔葴D,似乎源自列王紀上八章 44、48節,及其平行經文歷代志下六章 34、38節 (參但六:10),后來更成為規條。

最早期的會堂結構并沒有講壇(bema),即特別為妥拉經卷和讀經者而設的台階(參下文III.B.2)。這個建筑特色通常在較后期的會堂才出現。例如位于古斯哈拉的會堂,公元 3世紀的建筑中并沒有講壇,但公元 4世紀擴建時就包括了。

考古學家鑒別出三種古代會堂建筑物:(a)加利利式或大教堂式(basilical):建筑物正面是窄的一面﹔(b)寬堂式(broadhouse):建筑物正面是闊的一面﹔(c)半圓堂式(apsidal):這是大部分后期會堂的特征。以往一般都以為會堂建筑的發展是由(a)至(c),直至近來卻有新發現。自1967年以來的考古挖掘工作,証明這些建筑模式部分同時出現。

有些會堂設有上層樓座,有些沒有。古時女士是否與男士分開敬拜的問題,學者仍在爭議。古代會堂沿著牆邊有一列長石逃。妥拉龕起初是便于搬移的,后來才成為建筑物的一部分,并且朝著耶路撒冷的方向建筑。半圓堂式會堂是最后期的會堂,屬公元 5至 6世紀,也是最精心建造的,有些的講壇和台階寬敞得可以容納堂役(hazzan)、譯者和長老。

某些古代會堂,例如建于公元 3世紀杜拉歐羅普斯(Dura-Europos)、建于公元 3 至 4 世紀伯善和哈抹 --  提比哩亞的會堂,展示高度發展的藝朮裝飾。其中一些裝飾令人費解:除了杜拉歐羅普斯壁畫中有些人物肖像外,地板上還精心鑲嵌了一些如赫利俄斯 (Helios) 的希臘標志,還有黃道十二宮的符號﹔哈抹 -- 提比哩亞的會堂便是一個例子。這些裝飾嘆略F拉比對圖像的禁制(參出二十:4﹔申五:8)。這些圖像要么顯示一個對拉比禁令詮釋得較寬松的時期,要么顯示一個對地板裝飾的特別理解,正如《偽約拿單五經他爾根》(Pseudo-Jonathan)評論利未記二十六章 1節時,對地板裝飾的設計作出特別許可:「不可將有圖像裝飾的石頭放在手中,向石頭下拜﹔不過,刻了圖像之類的石塊,可以鑲在聖所的地板上,但也 不可以俯伏在那石塊上。

會堂內部


另一會堂內部


聖約柜與妥拉書卷

B.位置

C。內部擺設

IV 古代會堂職員

V。敬拜儀式

A.《示瑪》

B.禱文

(以上從略)


C.誦讀聖經

1. 妥拉


堂役往聖約柜取出妥拉經卷,揭開布套,打開到指定章節,然后放在桌子上。亞倫的一個后裔首先誦讀那妥拉經文,跟著一個利未人讀,之后五個以色列百姓讀。安息日早晨,七人誦讀經文﹔贖罪日,六人讀﹔節期的日子,五人讀﹔逾越節和住棚節的半

節期日,四人讀﹔安息日下午、星期一和星期四,三人讀(星期一和星期四是墟期,是人入城的日子,所以稱為「會堂日」。每人最少讀三節,每次向傳譯者讀最多一整節。第一個人開始 誦讀之前和最后一個讀畢之后,讀經者可以獻上祝禱。如果只有一人可以誦讀,整段經文就由他來讀。「經文在會堂誦讀時,一個譯者會站在讀經者旁邊,將希伯來經文翻譯成當地語言。讀經者雙眼不得離開經卷  --  即是他不可隨口或靠記憶誦讀……而譯者則不准看經卷,因為他爾根(Targum)是口傳的。」

妥拉分為若干章節或誦讀段落,為帶引讀經者一段接一段地讀完整部妥拉而編排。這樣做的一個實際理由,可能是經文寫在卷軸上,不容易隨意翻閱選讀。巴比倫會堂的慣例是要一年把妥拉讀完一遍,于是把妥拉分為 54個誦讀段落。巴勒斯坦的慣例則是三年 (根據某些記載是三年半)把妥拉讀完一遍,妥拉的誦讀段落數目計算為 153, 154, 155, 175 不等:希伯來文聖經上印有的章節與妥拉的誦讀段落無關,前者只是取自《武加大譯本》(Vulgate),以便查考,持別是便于使用經文匯編。誦讀段落的名稱是段落開首或近開首的詞 (例:第二誦讀段落由創世記十二章 1節開始,稱為「去」,或是該段內容的總題(例:第 21 誦讀段落,由出埃及記三十章 11節開始,稱為「贖銀」,意即「舍客勒」,指贖價,見 12節)。希伯來文聖經印本中,誦讀段落起首有三個印得較大的希伯來字母標示。至于誦讀分段,如果是閉段落(closed section),則由一個較小的字母 標示﹔如果是開段落(open section),則用另一標示。現代會堂的習慣是每年把妥拉讀一遍,而為了在一年內讀完 54個誦讀段落,某些安息日要誦讀兩段。若節期恰好在安息日,就會誦讀與節期有關的經文 ,取代該星期原本誦讀的部分。住棚節的第九日是「歡慶聖法節」,是完成誦讀妥拉的標記,但是這個歡樂慶典強調的,是重新誦讀妥拉,多于賽賀去年讀完妥拉一遍。

2. 哈弗他拉


把妥拉經卷放回聖約柜后,便會誦讀部分先知書,這就是「哈弗他拉」(Haftarah,意即「終結」)。選讀的先知書經文通常輿妥拉誦讀段落中的事件或場合有關聯。誦讀哈弗他拉的敬拜儀式可追溯至哈斯摩尼叛亂 (Hasmonean revolt)前猶太人所受的迫害 --  當時政府嚴禁人誦讀妥拉。《米示拿》和《土西他》(Tosephta)都提及哈弗他拉。誦讀先知書時,讀者可以向傳譯者讀三節。他不可以省略妥拉的經 節,但可以省略先知書的。耶穌在拿撒勒會堂誦讀的,應該是哈弗他拉(路四:16-20)。

1. 節期選讀


節期(逾越節、七七節、住棚節、贖罪日和普珥日)、新年、新月、禁食日,以及尼散月之前的四個安息日,都會誦讀一些切合該日子的妥拉指定部分。


2. 詩篇


即使粗略閱讀《日禱書》(Daily Prayer Book),多少也會發覺猶太人在敬拜中使用詩篇。根據在昆蘭找到的大量詩篇抄本和新約引用詩篇的次數,詩篇在第二聖殿時期末段顯然獲廣泛使用,很可能在整個時期也是這樣受歡迎。基督 教會同樣也把詩篇作為敬拜的重要部分。


D. 祝福


猶太人宣讀的祝福(benediction)多得很,但會堂禮拜結束時,仍會宣讀「祭司祝福」(priestly benediction,民六:24-26)。這個祝福是以希伯來語分三節宣讀,每讀完一節,會眾都回應「阿們」。宣讀時,神的名會讀成「主」(Adonai﹔但在聖殿敬拜時,則按文本的寫法讀神的名字,很可能讀成「耶畏」 ),這時與會的祭司會將手舉至肩頭的高度(參提前二:8)。某些加利利人不准宣讀祝福,因為他們的顎音發得不准,可能引起誤導(參可十四:70)。


D. 講道


會堂禮拜有兩重意義:贊美上主和教育民眾。講道,是講解聖經或其中的教訓,自古以來就是會堂禮拜的一部分。講道和哈加達(Haggadah) 是不應該當作同義,但也可以從哈加達中大概看到許多早期猶太講道。《米大示》是聖經的注解,由「哈拉卡」 和「哈加達」組成。「哈拉卡」研究律法要求﹔而「哈加達」的范圍很闊,使用聖經和生活事物,用故事、比喻和道德格言等去說明經文的 教訓,務求令聖經經文有趣不刻板。從新約來判斷,耶路撒冷學者所著重的是哈拉卡式的教訓,而耶穌的則是哈加達式的(參太十二 :1-45)。

會堂中任何人都可以講道,但講者通常只是曾經研讀和思考過該段經文的人,或是到訪的拉比。沒有規定講者或傳譯者須要委任,不過后來講者就須要委任了。《別錫塔》 (Pesikta)有一些講道的例子。講道是新約時代會堂禮拜的一部分,耶穌講論信息 (路四:21-27)和保羅在各城開始工作都是先到會堂去的做法(參徒十三:15-41)都証明了這點。斐羅的描述有助我們理解:「他〔摩西〕吩咐他們在這些第七日于同一地點聚集,恭敬而有秩序地坐在一起,聆聽律法,使任何人都不會對律法無知… …若某一出席的祭司或長老,對他們誦讀聖律法,并逐點詳細解釋,直到大約傍晚……那樣他們就不用向精通律法的人求教諸如他們應該或不應該做什么的問題,也不會因無知而繼續違背律法。不但如此,無論你向他們哪一個質問他們祖先的規矩,他都能立即輕易回答。丈夫看來有能力將律法的知識傳給妻子,父親同樣看似有能力傳給兒女,主人傳給仆人」。

從某種意義上說,傳譯就是解釋經文。傳譯者是要將經文逐節翻譯成民眾的語言(東方用亞蘭語,亞歷山太和西方用希臘語),這翻譯包括翻譯字面的意思和釋義,即把原本的意思引申至其他處境。每個傳譯者都知道,絕對照字面直譯通常會變得沒有意思,而松散的意譯則可能淪為憑空想像。猶太傳譯者處理神話語,尋求忠于原意的同時,又將之應用于當前的需要。這常是艱難的工作。以來之子猶大拉比(Rabbi Judah benIlai)說:「直譯經文是說謊,增補經文是褻瀆」。


VI.會堂其他用途


A.學校


猶太人到底哪時開始設立學校制度,仍然備受爭論。有些學者說是在公元前 3世紀。約以謝之子約西(Jose ben Joezer,約公元前 200-162年)說:「愿你的殿成為有學問者經常聚會的地方」。“聚會”(希伯來文)這個詞語后來被 另一個字取代,早至西拉之子耶穌(Jesus ben Sirach)時已在希臘文譯文中找到。不過,文士的職分可以追溯至以斯拉(拉七:6),他「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教訓以色列人」。(10節)

但從某些方面來說,這是純理論的討論:自摩西時代開始,教導兒女律法已經是以色列人宗教信仰的一部分(申六:7)。第一所學校就是各人自己的家﹔第一本課本就是希伯來文聖經。父親帶兒子到會堂去,無論我們認為這是從哪時開始,兒子受 教導也肯定是宗教經驗的一部分。到了某年日,會堂開始用作學校,訓練年少男孩,而許多時老師就是堂役。又到了某年日,會堂的一個獨立部分或與之相連的樓房成為了研習室 ,博學的文士和拉比(老師)在那里教導年輕門徒,一些門徒日后又成為拉比。根據《他勒目》的敘述,「貝薩(Bethar)有400所會堂,每所有 400位老師,每位 教導 400個孩童」。這說法明顯是夸張了。

B.社區中心


會堂里禁止進食的規定暗示了會堂曾用作社交集會的場所。有些資料提到飯食,客旅在巴比倫可以到會堂借宿和享用安息日的飯食,而且一些古代會堂的碑文還提到飯堂。某些情況下,異鄉人和貧窮人在會堂可以有得吃。此外,會堂會為社區中有名望的人士舉哀,甚至為巴比倫一位阿摩拉(Amora)的兒媳舉哀。作為社區中心,會堂又會 負責收集、保管和分發金錢,通常是為慈善目的。會堂也經常用作會堂職員(例:堂役)的宿舍。

對于那些認為「上教會是每周一次的事」的基督徒,可能會認為「上會堂是每日的事」是一個新觀念。斐羅列出律法所記載的 10個節期(feasts),便這樣說「頭一個,說出來可能會帶來若干驚訝,就是每日的節期(the feast of every day)」。《公禱書》 有早晨和黃昏的禮拜,也有為安息日和聖日而設的特別禮拜。一些社區有許多相距不遠的小型會堂,男人和他們的兒子可以在任何日子到禱告的殿去,即使不足法定人數,一個或几個人也可以有非正規甚至個人的禮拜,禱 告和讀經。

不論古今,當會堂的規模漸漸擴大,其社區活動的范疇也會擴闊。公元 4 至 7世紀,撒狄有一座巨型會堂,寬20米,長80米,便是這趨勢的早期例子。現代的會堂或「聖殿」可能是綜合建筑,占都市街區一大部分,一星期七天都有各種活動舉行。(完)


看了這一大段的解說,我們還是不肯定被擄時和被擄后,以及聖殿重建后,猶太人的會堂是否已經廣泛地被使用,作為敬拜、禱告、宣讀經文、講道和教導之用。從《尼希米記》第八章和這里的記載,百姓似乎很少有機會聽到上帝話語的宣讀。從重建聖殿的時候,先知哈該對他們的責備,說他們 只顧自己的事,不把上帝的事放在心里(該一:4-12)。先知也責備祭司,說這民這國在壇上所獻的祭都是污穢的(該二:11-19)。言下之意,是說祭司們沒有好好地教導百姓遵守律法,百姓都散居在聖城之外,只顧耕種養活自己一家,對敬拜上帝,學習律法根本沒有興趣。我們可以推論,即使當時有會堂的設立,會堂里有祭司和利未人負責教導的工作,百姓在家里沒有以律法教養孩子,他們也沒有去會堂敬拜上帝和學習律法。


現在我們繼續查考今天的經文:


“1當日,人念摩西的律法書給百姓聽,遇見書上寫著說:‘亞捫人(Ammonite)和摩押人(Moabite)永不可入上帝的會,2因為他們沒有拿食物和水來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蘭(Balaam)咒詛他們﹔但我們的上帝使那咒詛變為祝福。’3以色列民聽見這律法,就與一切閑雜人絕交。” --  既然大家都聚集在聖殿前,尼希米、文士以斯拉、祭司和利未人當然不會錯過機會,像上次城牆修筑后,以斯拉向民眾宣讀律法書,當時百姓聽見律法書上的話都哭了(第八章,第十三課)。這是什么律法呢?

申二十三:3-5 “亞捫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華的會﹔他們的子孫雖過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華的會。因為你們出埃及的時候,他們沒有拿食物和水在路上迎接你們,又因他們雇了美索不達米亞的毗奪人比珥的兒子巴蘭來咒詛你們。然而耶和華你的上帝不肯聽從巴蘭,卻使那咒詛的言語變為祝福的話,因為耶和華你的上帝愛你。”

這是一條很嚴厲的律法。以色列是上帝所揀選的子民,出十九:5-6 說:“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所以上帝不容許 外邦欺壓他的子民,雖然他也時常用外邦懲罰他的百姓。這樣的例子在聖經里比比皆是,我在這里只舉一個例子,其他的我就不再贅述。

大家還記得我在《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 --  第三十課》和大家從猶大國瀕臨亡國邊緣,思考先知哈巴谷(609-605BC)的信息嗎?

先知首先看到的是上帝要懲罰猶大﹔他明白這是他因為猶大社會不公,全國上下犯罪作惡, 離道背教﹔他只是百思不得其解,何以公義的上帝會用“大惡人”巴比倫懲罰“小惡人”猶大?何以上帝允許魔鬼繼續橫行在地上?為什么上帝不立刻把罪惡消滅?為什么上帝不立刻為義人伸冤?為什么詩人大衛叫我們“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詩三十七:1)?

然后怎么樣?等到他上去守望台,向外張望(哈二:1)。他才發現原來上帝不是這樣“無情”,在守望台上,他看見五幅圖畫,五個將要發生的景象 -- 五禍!
 

(a)第一禍(哈二:5-8) -- 巴比倫的貪得無厭和侵略劫奪,只召來滅國之殃。這預言在主前 539年得到應驗,巴比倫被波斯所滅。

(b)第二禍(哈二:9-11) -- 巴比倫貪圖不義之財,還想把它隱瞞﹔良心上自我安慰,最后也落得自害己命。

(c)第三禍(哈二:12-14) -- 巴比倫殘暴中得來的,終必歸于無有。帝國興起,帝國衰亡,都是出于耶和華,這是歷史所印証的。哈巴谷在這時看到黑暗中一道閃光(14節),“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這是他無法明白的事。今天,我們環顧四周,這個預言不也應驗了嗎?

(d)第四禍(哈二:15-17) -- 巴比倫以污穢惡毒手段加害耶路撒冷,還自以為很得意,很榮耀,他們招徠的是滅國的羞辱。

(e)第五禍(哈二:18-20) -- 巴比倫敬拜偶像,以為自己的偶像比耶和華大。到頭來,偶像不能拯救他們。他們在廟宇的祭祀,狂歡,以為神在當中。上帝卻一再提醒猶大,他們要肅敬靜默!《西番雅書》也有同樣的警告(番一:7)。對我們來說,在上帝面前,不要放肆!

總結:哈巴谷所看到的,不是惡人沒有受報,不是義人不得伸冤,而是“義人必因信得生!”

這是出乎哈巴谷意料之外。他本以為上帝會讓他看見敵人巴比倫的大軍壓境,猶大亡國的景象,但上帝卻讓他看到巴比倫的末日和誰是勝利者。聖經首次揭開“惟義人因信得生”的道理。這是上帝回答哈巴谷的疑惑:為什么上帝會用窮凶極惡的巴比倫來對付猶大的犯罪作惡的人?惡人的結局都是一樣的,就是滅亡,惟有義人因信得生! 哈巴谷沒有把這句話的意思充分地發揮﹔我們要等到《羅馬書》,才看到保羅把它的意思詮釋得淋漓盡致,保羅說:“因為上帝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于信,以至于信。”(羅一:17)


所以,即使猶大離棄上帝,但他們是上帝所揀選的子民,上帝不會隨意丟棄他們。雖然上帝使用巴比倫懲罰他們,上帝還會給他們留下“余種”。所以,在南國被巴比倫滅了之后,有的猶大子民被擄到外邦,但上帝卻在七十年后使用波斯帝國的古列,下詔允許他們回歸,我在《以斯拉記》已經跟大家詳細地查考。


我扯得太遠了,還是回到正文。

“。。以色列民聽見這律法,就與一切閑雜人(mixed multitude)絕交。” --  這里的“閑雜人”是什么人?在摩西五經里兩次提到“閑雜人”(原文不同字):

出十二:38  又有許多閑雜人(mixed multitude),并有羊群、牛群和他們一同上去。

民十一:4  他們中間的閑雜人(mixt multitude)大起貪欲的心,以色列人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呢?”

出埃及,過紅海的時候,除了以色列人,還有一些閑雜人,他們是外族人,并沒有清楚表明認同以色列人的信仰。以后這些人在曠野給摩西添了許多麻煩。

在《尼希米記》第十三章的“閑雜人”肯定也是外族人,他們沒有與以色列人的信仰認同,不像出十二:43-51 所記載的外族人,他們要行割禮、守逾越節,進入上帝恩約的人。這些人應該是住在耶路撒冷和猶大境內的外邦族。

43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逾越節的例是這樣:外邦人都不可吃這羊羔。
44但各人用銀子買的奴仆,既受了割禮,就可以吃。
45寄居的和雇工人都不可吃。
46應當在一個房子里吃,不可把一點肉從房子里帶到外頭去。羊羔的骨頭一根也不可折斷。
47以色列全會眾都要守這禮。
48若有外人寄居在你們中間,愿向耶和華守逾越節,他所有的男子務要受割禮,然后才容他前來遵守,他也就象本地人一樣﹔但未受割禮的,都不可吃這羊羔。
49本地人和寄居在你們中間的外人同歸一例。”
50耶和華怎樣吩咐摩西、亞倫,以色列眾人就怎樣行了。

總之,“以色列民聽見這律法,就與一切閑雜人(mixed multitude)絕交。”這里和尼九章和十章,猶太人來到上帝面前認罪悔改后,他們立下誓約,寫在冊上﹔誓約的條文就清楚說明,他們要離絕鄰邦居民,歸服上帝律法:(尼十:28-31)

28其余的民、祭司、利未人、守門的、歌唱的、尼提寧和一切離絕鄰邦居民、歸服上帝律法的,并他們的妻子、兒女,凡有知識能明白的,
29都隨從他們貴i的弟兄,發咒起誓,必遵行上帝借他仆人摩西所傳的律法,謹守遵行耶和華我們主的一切誡命、典章、律例﹔
30并不將我們的女兒嫁給這地的居民,也不為我們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
31這地的居民若在安息日,或什么聖日,帶了貨物或糧食來賣給我們,我們必不買。每逢第七年必不耕種,凡欠我們債的必不追討。

這些條文應該言猶在耳,但現在他們當中卻有人與外族人交往。我們在下文還要看到有些人甚至娶了外邦人的女子為妻。。(尼十三:23)


這一課太長了。我還是留待下一課繼續和大家查考這段經文。


默想:

“那時,我不在耶路撒冷。因為巴比倫王亞達薛西(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里。過了多日,我向王告假。我來到耶路撒冷。。。”(尼十三:6-7)

我剛剛才說:“這些條文應該言猶在耳,但現在他們當中卻有人與外族人交往。我們在下文還要看到有些人甚至娶了外邦人的女子為妻。。(尼十三:23)”

如果我是尼希米,看到這些猶太人冥頑不靈,一再犯罪,我可能回到王那里述職后,就不再返回。回顧過去約十二年(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到三十二年)在耶路撒冷作省長的那段日子,自己已經為國家和民族做了許多丰功偉績,現在應該“退休”,在皇宮享清福了。

但尼希米不是,他是上帝的仆人,要把自己的一生完全獻給主。“過了多日,我向王告假。我來到耶路撒冷。。”

尼希米為我們事奉主的人,立了一個最好的榜樣。

保羅對腓立比教會的人說:“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上帝就必與你們同在。”(腓四:9)

讓我們效法尼西米和保羅這些主的仆人,一生事奉主!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