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我受苦是與我有益

詩一百十九:65 - 72

(用口語記錄)

 

 

更多


 

經文:

 詩一百十九:65 - 72(和合本)

65耶和華啊,你向來是照你的話善待仆人。
66求你將精明和知識賜給我,因我信了你的命令。
67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你的話。
68你本為善,所行的也善,求你將你的律例教訓我。
69驕傲人編造謊言攻擊我,我卻要一心守你的訓詞。
70他們心蒙脂油,我卻喜愛你的律法。
71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
72你口中的訓言(注:或作"律法")與我有益,勝于千萬的金銀。

 詩一百十九:65 - 72(新譯本)

65耶和華啊!你向來照著你的話,善待你的仆人。
66求你把聰明和知識指教我,因為我信靠你的命令。
67我受苦以先,犯了錯誤﹔現在我謹守你的話。
68你本是良善的,你所行的也是良善的﹔求你把你的律例教導我。
69傲慢人用謊言中傷我,我卻一心遵守你的訓詞。
70他們的心麻木如同脂油,我卻喜歡你的律法。
71我受苦是對我有益的,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
72你口中的律法對我有益,勝過千千萬萬的金銀。
 

引言:

毫不起眼的蚌(mussel)怎會生出珍珠?開始的時候是一粒沙子,在一個偶然的機會進到了它的外套膜里。因為肉里突然有了一粒沙子,它感到十分痛苦,于是分泌一 種叫做珍珠質的分泌物,每天几次,在傷口的地方把沙粒包起來,不斷地研磨。這樣年復一年,一直到傷口愈合, 蚌治療身上傷痛的工作才停止。這時在舊傷口處出現的就是一 顆美麗、晶瑩、圓滑的珍珠!因為傷口的刺激,蚌身上許多平時不曾發現的力量,現在出現了,全力把一粒沙子造成了一顆本來不會有的珍珠。 

中學時候讀的《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的作者,著名的英國作家簡奧斯丁(Jane Austen)說:“蚌將沙粒變成珍珠,苦難才能讓人成長。”我不知道詩篇一百十九,這位在巴勒斯坦居住(或更有可能是在被擄之地巴比倫)的詩人有沒有看過蚌殼里的珍珠。但他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vs71),他肯定曾身受傷痛,吃過很多苦,深切體會個中的道理。 

對現在的人來說,受苦有益是很難理解。大家都想方設法要脫離苦海。如果你跟不信的人說受苦是與你有益,他說“汝痟”(福建話“你瘋了”)。(事先說明一下:“受苦是與我有益”這句話是對自己說的﹔可以在講台上說﹔在課堂上說﹔說這句話的人還要有點資格說,就是自己曾受過苦,不然就是無病呻吟。但不要隨便對人說,因為聽的人可能已經苦不堪言,或叫苦連天,你還加上這么一句,他可能會 精神崩潰。他最需要的是你那雙傾聽的耳朵,關懷和同理心,不是說教。)但比這更難理解的還有兩樣東西。一、詩人還說了另一件與他有益的事,就是耶和華口中的訓言,勝于千萬的金銀。 上帝的話不能拿來吃,做買賣拿來換錢,但在他的價值觀排行榜上是高居第一。二、他把受苦跟耶和華本為善,所行的也善挂鉤。善良的上帝怎會叫人受苦,這是不合邏輯,難以理喻的。 

對你來說,你受過苦沒有?你正在受苦嗎?你敢敢說受苦是與你有益嗎?有的人信耶穌不是要平安,無災無病,延年益壽,凡事順利嗎?為什么要受苦呢?若你正在受苦,你會質疑你信的上帝是善良的上帝嗎?在你人生的價值觀排行榜上,耶和華的話語是排在第几位?

 

本論:

詩人認識的耶和華是怎樣的一位上帝?

一、耶和華本為善,所行的也善:(You are good, and what you do is good)(68節)

什么“本為善,所行的也善”的上帝要讓人受苦呢?以前有個弟兄發了一封電郵給我,說:

“我是念醫學系的學生,之前在腫瘤外科見習時,引發很大的困惑和感觸。我看到了許多受苦的人,從癌症末期,生不如死的病人,到罹患頭頸部癌症而導致面容嚴重缺損變形的病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老太太,得了臉部的皮膚癌,几年下來治療一直得不到好效果,導致左半邊臉几乎如同被咬掉般,也失去了左眼,第一次看到他紗布下的容貌,我感到極大的震撼。我當時負責幫她換藥,但看在眼里的是,病灶(lesion)一天天的擴大,完全無痊愈的希望,不僅是外觀上的極度破壞,生命的維持并不樂觀。

記得第一次看到這景象時,我心里想著,上帝啊,你在哪里?為什么你容許這樣痛苦的事發生在人身上?在我求學過程中,我學到許多疾病,至今還找不到切確的病因,也就是病因不明,包括許多癌症在內。而許多人也喜歡把這些病因歸因在宗教的范疇,如佛教的因果之說。

信主的朋友告訴我,病痛不是主造成的,主也沒有故意讓人生病的意思,但我心理浮現一句話,為什么世間的所有喜樂歸主所有,我們要贊美主,像這樣的病痛卻又說不是他造成的?

我總是以邏輯的態度面對宗教,站在這老太太的立場,以基督教的道理來看,對她不是很不公平嗎?今天得這樣的病的,為什么不是你?不是我?試問一個正常的人,得到這樣的病之后,几年內看著自己的面容漸漸的被啃食,生命將走至盡頭,醫學又無能為力時,她還能感到喜樂嗎?這時我寧可用佛教的道理來勸說自己,她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病痛,是因為做了壞事的因,而得到這樣的果。否則,如果是我自己得到這樣的病,我真的無法自處,而又如果是你得到這樣的病呢?

很抱歉,我使用對主耶穌不敬的用語,對基督教也不甚了解。但這是希望你能感受到我強烈的疑惑和無力感。諸多不敬之處,希望您能諒解。”

這是一個典型令人困惑的疑難問題。

    我回復這類問題的時候總從一個最基本的問題著手:苦難、魔鬼、惡和罪是不是本為善的上帝造的?

   首先,我用“苦難”一詞涵蓋一切痛苦、患難和天災人禍。

世上有兩種苦難:

A、人的苦難,沒有人可以逃避,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

B、上帝的苦難,他可以不用受苦,但他為了人,甘愿受苦,“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 - 8)。

先說人的苦難。為什么沒有一個人可以逃避苦難?

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是“善”的本體(詩一百一十八:29),“愛”的本體(約壹四:8),“義”的本體(詩十一:7),所以,上帝創造的都是“好”的(創一: 101218212531)。上帝造的人好在哪里呢?上帝是按著他的形象樣式來造人,有理性(nature of reasoning)、德性(nature of morality)和法性(nature of law)。完全嗎?完全,但是“中性”的完全。什么是中性的完全?他有自由意志,他不是機器人。中性的意思是:

1)當正用自由時,人的尊貴就被彰顯。 

2)當誤用自由時,人的尊貴就被糟蹋和貶值。

怎樣判斷他正用還是誤用自由呢?就是給他試驗,看他怎樣行使自由(創三章)。若他選擇順服上帝,正用自由,以上帝的善為善,以上帝的惡為惡,他成為“完全的完全”人,有永生,永遠與神同在。若他選擇違背上帝,誤用自由, 選擇吃分別善惡樹上得果子(創三:5),用自己的智慧來定善惡,他成為“不完全的完全”人,是個罪人,必有一死,死后且有審判。誰來試驗他呢?是魔鬼。魔鬼從何而來?

魔鬼撒但,原來是天使長 Lucifer,是靈界的受造物(不是自然界的受造物),同樣被賦予了自由。但它誤用了自由(猶 6 有不守本位的天使),要與至高者同等(賽十四:14),“惡”就在它那里產生。這惡不是原有的,不是上帝造的,這惡是出于撒但自己,因為主耶穌說:撒但說謊是出于它自己(約八:44)。所以我們不能說上帝創造了魔鬼,也不能說上帝創造了惡,只能說惡的產生是有上帝的許可。魔鬼也不是與上帝同等。從伯一:6和二:1,魔鬼的來到上帝面前,表示它做的任何事都需要上帝的許可,所以這是上帝的主權,許可惡的存在和惡的產生。

有了撒但和惡的存在,現在我們就可以看罪是怎樣來的。就像剛才說的,“中性”的完全人在伊甸園成為一個可以被魔鬼試探的活物。在那里,人誤用自由,不選擇順服善的本體,上帝的旨意,反而選擇違背神,順服惡的撒但,這樣罪就產生了。這是在上帝主權所許可之下產生的。

罪進入了世界后,把一個本來“好”的世界完全破壞了。聖經說:“。。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于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亞當犯罪,是原罪,他作為人類的代表,所有后世的人都被原罪牽連,無一人可免,為什么呢?就像印尼蘇門答臘燒芭,把煙霾吹向新加坡。起火點雖在千里之外,我們還是遭殃。因著原罪,我們看到有“先天殘疾的人”,有“得重病的初生嬰”。。。除了原罪,還有世世代代的人的犯罪作惡﹔罪的破壞性是如此的大,所以我們還看到種種天災人禍,痛苦和災難,這是人犯罪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不能歸咎上帝。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只要活在世上,沒有一個人可逃避這些災難和痛苦。

當我們說痛苦和災難是在上帝許可之下產生的,這是否表示慈愛善良的上帝不管這個世界,不理會世人的受苦,讓人犯罪而滅亡嗎?不是的。

現在來到上帝的苦難。慈愛的上帝不但沒有放棄這個罪惡的世界,他在創世之前,就已經設計了一個全盤的救贖計划。《創世紀》第三章已經隱隱約約告訴我們這個計划 (創三:21 “耶和華上帝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但《約翰福音》就說的明明白白:“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當聖子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的時候,他作為人子也不能免去“苦難”。聖經說:“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里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來二:10),又說:“他(耶穌)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五:8 - 9苦難,順從,完全是耶穌走十字架之路的三部曲

但耶穌所受的苦難與我們所受的苦難不可同日而語。耶穌的死不是一個人的死,他是背負了世世代代、千千萬萬人的罪,是代贖性的死,被濃縮成那一刻的死,這是人類歷史上慘絕人寰的大悲劇。悲在哪里?悲在那位本來無罪,卻因背負世人的罪,在十字架上與天父上帝被隔絕。‘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么離棄我?’ (太二十七:46)在愛中本是聯合為一體的兩個位格,因耶穌背負的罪,被硬硬地拆開,這才是最大的悲哀。這是宇宙天地的大悲劇。。。上帝在那一刻有出手干預嗎?沒有! (如果要的話,他可以,因為主耶穌說上帝可以差遣十二多營天使來救他 - 太二十六:53),因為這是唯一能滿足上帝公義的要求,救贖世人的方法。

這樣,我們的苦難算得了什么?一個經歷如此苦難的上帝,怎么會不理會世人的受苦,不體恤基督徒的軟弱呢?(來四:15

現在回到開頭的問題:為什么“本為善,所行的也善”的上帝要讓人受苦?既然在罪惡的世界里,誰都不能脫離苦海,上帝允許苦難落在基督徒身上是有他的美意,但這不是一般人能夠明白,就像主耶穌說的,這樣的事對那些自以為有智慧,自看為通達的人是隱藏起來,但向嬰孩,謙卑,敬畏上帝的人反而顯出來,讓他們明白(太十一:25-26)。有什么美意呢?對基督徒來說,上帝用苦難來試驗和試煉基督徒,像沙粒進入蚌殼,越磨越痛,但最終成了珍珠。苦難像磁鐵吸引我們更接近基督﹔苦難是上帝設計的功課,讓我們成長,被陶造成更像基督。我們 “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來五:8),也“因受苦難得以完全”(來二:10)這樣的完全不是被造時“中性”的完全,而是受過試驗的“完全”的完全。有人說:“苦難是上帝化了裝的祝福。”

 

對詩人來說,他沒有像那位醫科學生因苦難而感到困惑,他直截了當地說:

二、“我受苦是與我有益。”(It is good for me that I have been afflicted.)(71節)

詩人是在什么情況下說出這句話?他究竟受了什么苦?經文告訴我們他受兩種苦:

第一種是過去式,因沒有遵行耶和華的命令,犯罪而受苦(67節說:“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你的命令。”)

第二種是現在式,69節說:“驕傲人編造謊言攻擊我。。”(69節)在詩篇一百十九的其他地方,說“惡人的繩索纏繞我”(61節)“驕傲的人甚侮慢我”(51節)“愿驕傲人蒙羞,因為他們無理地
傾覆我”(78節)“你几時向逼迫我的人施行審判呢?”(85節)從這些經文里,我們看到詩人是現在因受惡人逼迫而受苦。


不管是過去式還是現在式的受苦,詩人認識到受苦是與他有益的。首先,他說:“耶和華啊,你向來是照你的話善待仆人。”(65節)受苦使他更認識神的良善,不是質疑神。在受苦熬煉的背后,隱藏著神的良苦用心。神行在他身上的都是為著他的好處,是善待他,沒有惡意的。他清楚知道自己受苦是因為沒有遵行神的話語,神像父親愛孩子,管教孩子,使他從迷途走回正路。箴三:11-12 “我兒,你不可輕看耶和華的管教,也不可厭煩他的責備。因為耶和華所愛的,他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所喜愛的兒子。”用《希伯來書》的話就是,為的“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分。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后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 (來十二:5-11)迷途上沒有平安,唯有走回義路才有平安(賽三十二:17 “公義的果效必是平安﹔公義的效驗必是平穩。”)耶和華像父親管教他是愛他,善待他,像耶穌說的浪子的比喻里,父親的對待浪子。父親沒有因浪子要分家就惡待他,把他趕出家門,與他斷絕父子關系。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罪得赦免,得到救恩。對約伯來說,他受苦也是與他有益。他已經是義人了,但神還是允許苦難臨到他身上,他才知道自己的有限,神太奇妙了,其實自己并不認識上帝,“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四十二:3-4)
 
受苦還與他有何益?在下文75節說:“你使我受苦是以誠實(信實)(faithfulness)待我。”神是按他的信實管教他,這是很重要的。什么是“信實”?就是他說的話,一定會兌現。簡單地說,就是神說話算數。神不是有虐待狂,無緣無故讓人受苦。他是按他說的話待我們,譬如“你要專心依賴耶和華,不可依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三:5-6)你遵從他的話,就不會迷失﹔你不遵從他的話,就肯定自討苦吃。當人遇到不幸的事、遭遇苦難,或禱告不蒙應允的時候,自然就會問:“神是信實可靠的嗎?倘若神是信實可靠的,他說愛我,保護我,為什么不幸和苦難會臨到我的身上呢?”苦難當頭,人會質疑神是否所行的與他的慈愛背道而馳。
 
但神的確是信實,所以我們走迷了路,他不會棄我們不顧,讓我們自生自滅。他把苦加在我們身上,是因為他愛我們,要我們反省,為的是要挽回我們。
 
神的確是信實,所以我們若是為義受苦,耶穌和彼得都說這是有福的,天國是他們的(太五:10,彼前三:14)。在新加坡現在的環境,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是為義受苦,為上帝的國受苦。在中國就肯定有的。如果有的話,這是神正在我們的生命中工作,要我們經歷像蚌殼磨煉沙粒成珍珠的苦,曉得和基督一同受苦,使我們更像基督。
 
我們會不會被受的苦打倒呢?如果會的話,受苦就與我無益了。感謝主,我們所受的苦,無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實的,必不叫我們所受的苦過于所能受的(林前十:13)他一定會賜下足夠的恩典,使我們能夠耐心承受他的教誨(林后十二:9),學習他為我們開設的功課,并在艱難中將他的平安賜給我們。
 
我們熟悉的一首詩歌《你若不壓橄欖成渣》的作詞者倪柝聲(1903-1972),他受的就是這種苦。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逢生命最痛苦最煎熬的試煉。他因為拒絕否認基督信仰,而被判入獄廿年,在獄中受到非人待遇,痛苦的行刑與煎熬,都沒有把他打倒。這也是詩人所經歷和深切體會,所以才會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


 

詩人除了說受苦是與他有益,他還說了什么?

三、“你口中的訓言與我有益,勝于千萬的金銀。”(72節)

痛苦是靈性長進的途徑。它會引領我們更加親近上帝,認識上帝,更深入他的話語。上帝有時用痛苦對我們說話。C.S. Lewis 魯益士教授有一句名言:“上帝在我們的快樂中向我們耳語,在我們的良心中說話,但在我們的痛苦中大聲喊叫:這是他的擴音器,喚醒一個聾人的世界。”(God whispers to us in our pleasures, speaks in our consciences, but shouts in our pains. It is his megaphone to rouse a deaf world.)所以,我們常看到人要躺在病床上才信耶穌。


詩人從受苦的經歷學到什么?

第一、他認識到神話語的重要 - “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71節)。在這段經文里,詩人在每一節都提到上帝的話語 - “你的話”(65,67節),“命令”(66節), “律例”(68,71節),“訓詞”(69節),“律法”(70節)和“訓言”(72節)。你看神的話語在他心中占了何等重要的位置。其實,詩篇一百十九的176節里, 只有六節沒有提到神的話。全詩用了八個希伯來字,中文則用十二個詞提到上帝的話語。我們不用太在意這些詞解釋上的差異,可以把它們當作是同義詞。

第二、受苦以后,他要神在話語上給他進一步的教導。你看他在禱告中求什么?“求你將你的律例教訓我”(68節)。又說:“求你將精明(聰明 good judgement, discernment)和知識賜給我,因我信了你的命令。”(66節)為什么?“精明”是精細明察,有聰明,這樣在學習上帝話語的時候,才能按正意分解真道,不會望文生義,或斷章取義 ,誤解了上帝的話。有知識也是一樣,因為聖經是一本包括天文、地理、歷史、風俗習慣、文學體裁、語言。。的書。

第三、詩人從受苦的經歷里還認識到上帝話語的寶貴。你看他怎樣看神的話語?他說:神的話語“勝于千萬的金銀。”在127節,他說:“我愛你的命令勝于金子,更勝于精金。”用我們的話,就是書中自有黃金屋。為什么他看神的話語如此珍貴?用《箴言書》的話來說,上帝的話就是智慧,“因為得智慧勝過得銀子,其利益強如精金,比珍珠寶貴,你一切所喜愛的,都不足與比較。”(箴三:14-15)學習神的話語,遵從神的話語就可以過智慧的一生。比起詩人來,我們就更加明白神話語的寶貴,因為在新約的亮光下,基督是我們的智慧(林前一:30)。有基督,遵守他的教導就有智慧,有生命,勝過得千萬的金銀。難怪保羅“將萬事當作有損的,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三:8)

我特別喜歡詩人用另一種方式形容神話語的寶貴。他說:“我以你的法度為永遠的產業 (heritage)。”(111節)你說他是不是有點瘋癲?對新加坡人來說,房子是我們的產業。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詩127:3),還說得通。神的話語不能拿來吃,拿來換錢,做買賣,怎么說是產業?能稱得上“產業”是很寶貴的意思。以色列是耶和華的產業(申四:20)﹔我們在基督里成為上帝的產業(弗一:11),表示我們在神的眼里是非常寶貴的。倒過來說也是一樣,在分地的時候,耶和華對利未支派說,他們在他弟兄中無分無業,耶和華是他的產業(申十:9)。大衛說耶和華是他的產業(詩十六:5),有耶和華比有土地還更寶貴。什么是你的產業?神的話語在你的價值觀排行榜上居第几位? 為什么我這樣問?因為價值觀主宰我們的生活方式 - 衣食住行,吃喝玩樂,交友,職業,教養孩童。。價值觀影響我們的行事為人。你把什么看得最有價值的,你一定會想方設法去得到它。我說詩人有點瘋,我想一想自己也有點瘋。二十年前我開始建立一個網站,寫了釋經學課程、回復了几百條來自各地的弟兄姐妹的疑難問題,自己在講台傳講的信息。寫的最多是聖經課程。几個月前,我數一數,竟然寫了九百八十多課,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對我來說,這是我的產業(說的更准確是我和太太的產業,因為是她這二十年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才能專心地寫),因為里面全是分解上帝的話語,是在主里,靠著主耕耘的產業。

 

應用與結語:

講了一大堆,總結起來只有一句話:要有受苦的心志。彼得說:“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為兵器(你們也應當以同樣的心志裝備自己)。。”(彼前四:1)孟子沒有聖靈的默示,也懂得這個道理,他說:“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神會按著他的時間給我們每一個人上受苦的功課,誰也不能避免,只是程度大小不同。我這兩年經歷很多身體上的病痛之苦。神好像要把沙粒放在這個軟弱的軀殼里,讓我天天去磨煉,看看能否磨出一粒珍珠來,帶著它去見主。

如果你還沒嘗過苦的,現在要帶著受苦的心志,好好裝備自己,不要對神一知半解,到時候質疑神的慈愛和良善。《靈命日糧》(Daily Bread)的一位作者 Julie Ackerman Link(1950-2015)經過一場與癌症漫長而痛苦的搏斗之后,在2015年被接回天家。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她仍然不忘提醒讀者,“當我們享受無憂無慮的日子時,千萬別忘了花時間親近上帝。愛慕靈糧是任何時候都要保持的好習慣。”

我就以彼得和她說的話跟大家彼此共勉。

我們禱告。
 

 

锺鵬章

horizontal ru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