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從請愿說起。。。

詩篇一百十九:169 - 176

(用口語記錄)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詩篇一百十九:169 - 176


169耶和華啊,愿我的呼吁達到你面前,照你的話賜我悟性
170愿我的懇求達到你面前,照你的話搭救我。

171愿我的咀發出贊美的話,因為你將律例教訓我。
172愿我的舌頭歌唱你的話,因你一切的命令盡都公義。

173愿你用手幫助我,因我揀選了你的訓詞。
174耶和華啊,我切慕你的救恩,你的律法也是我所喜愛的。

175愿我的性命存活,得以贊美你!愿你的典章幫助我!
176我如亡羊走迷了路,求你尋找仆人,因我不忘記你的命令。

 

引言:

2007年馬來西亞一個19歲的青年楊 XX因運送47克海洛英到新加坡而遭警方逮捕,被法庭宣判了死刑。原本定于2009年12月行刑,后來案件峰回路轉,因為死囚是鄰國公民,鄰國媒體大肆渲染,搞到家人為了爭取豁免死刑的機會,在總統府門前跪下,將一大疊共十萬多人簽名的請愿書,遞交給總統府,向納丹總統請愿。請愿未果,律師又把問題鬧大,搞到上訴庭要作出裁決,究竟是內閣,還是總統有權赦免死刑的憲法問題。總之,在用盡所有司法請愿途徑后,這個人 正等待上絞刑台,事件就此結束。在我們剛才讀的那段經文里,175-176節兩節,詩人說他如亡羊走迷了路,性命危在旦夕,好像死刑犯,知道自己就要上絞刑台,他要作最后請愿,找回一條生路。在今天的信息里,我要做三件事:一、分析他請愿的方式和理據﹔二、在新約的亮光下重新詮釋請愿﹔三、一個請愿原則在解決問題上的應用(如果上絞刑台還有途徑可以請愿,你還有什么問題比上絞刑台嚴重不能解決的呢?)。

 

本論:

還沒有談這個人的問題之前,我先給大家指出這詩篇一百十九的兩個主要特征:

一、這是一首字母詩。什么意思?全詩176節,分成22段,每段有8節。第一段的八節,每節開頭的第一個字,都是以希伯來文的第一個字母(a) 開始﹔第二段的八節,每節的第一個字以希伯來文第二個字母(b)開始。如此類推,直到第二十二段,也就是我們剛才讀的那段,每節的第一個字以希伯來文字母的第二十二個字母,也就是最后一個字母作為開始。為什么用這樣的形式?方便記憶,功能有點像一些講員把信息分段的時候,用字母強調重點,如三個 S -- Service(事奉)、 Suffering(受苦)、Sacrifice (犧牲),幫助會眾記憶從耶穌受難所要學習的三個功課。這意味著每節的第一個字有時特別重要。剛才的169節,中文的第一個字是“耶和華啊”,但原文是 come“到你面前”﹔在170節,中文的第一個字是“愿我的懇求”,原文也是 come“到你面前”。有的人稱這首詩為“愿之曲”,就是單從中文的翻譯有七個“愿”來理解,忽略了原作者用字母開始句子的一番苦心。

二、 從這首詩的開頭到168節(前面21段),我們看到這個詩人說他怎樣愛慕上帝的律法,遵守律例,看重命令,將他的話藏在心里,喜悅他的法度,切慕他的典章,明白他的訓詞,恨一切的假道。。“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就是出現在這首詩。。所以有的人叫他作律法詩人。就算在苦難中,被惡人逼迫,詩人也不敢偏離他的法度。。他給讀這首詩篇的人一個印象,他是一個遵守律法的“完人”或“近乎完人”。完人還有什么問題?有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卻到處找答案。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Pennsylvania)的一位法律學教授(Prof R Keedy)二十年來在給新生上第一堂課的時候,總在黑板上寫上 4 和 2 兩個數字。然后問學生答案是什么。有的說 6,有的說 2,有的說 8。教授就指出他們的錯誤:你們都沒有問我,What is the problem? 問題是什么?你不知道問題在哪里,你就不可能找到答案。讀法律是要幫助人解決問題,但如果連問題是什么都不清楚,怎么做律師?所以人在生活工作里,有時花很多時間去解決錯誤的問題,像在沉船上擦亮黃銅(polishing brass on a sinking ship),問題不在那里。。律法詩人雖然愛律法,遵守律法,不忘記他的命令,但在最后一節(176)他恍然大悟,看出自己的問題所在:“我如亡羊走迷了路。”他像丟失的羊走迷了路,前面等著他的是凶惡的豺狼,自己性命難保。作為死刑犯,他向誰情愿?總統?內閣?還是到廟里燒香拜神求平安?都不是。接下來,我們要看律法詩人的請愿,他有沒有找到生路?

A。詩人的請愿

(1)請愿上帝,求他搭救( vs 169-170)

169-170 兩節的頭一個字都是come ,來,到哪里?“到耶和華面前”這跟 176節的“求你尋找仆人”有點矛盾。究竟他求耶和華來尋找他,還是他到耶和華面前?兩者都對。唐崇榮牧師時常說:真神找人,假神人找。如果真神不先主動找人,人也不會找他。所以,律法詩人可說大徹大悟,知道誰有權可以豁免他的死刑,他就向誰請愿,他就是耶和華。這一步他走對了。

他到耶和華面前做什么?他呼吁,他懇求。呼吁什么?懇求什么?賜他悟性(understanding)和搭救他。什么是悟性?人有知性、理性和悟性。簡單地說,知性是對現象的觀察和了解,如小鳥會飛。理性是透過現象的觀察,歸納出來的道理和原則,如研究小鳥的飛明白飛的原理。悟性是理性的運用,從小鳥的飛,明白飛的原理,應用這個原理發明了飛機。人從天地萬物,看出有個次序,悟出有個創造者,需要理性和悟性的并用。當罪進入世界,理性被扭曲,認識上帝的悟性也失去了。所以有人看天地萬物和諧共存,推論說人也要與自然和諧共融,返朴歸真、發起天體運動,大家脫光光,這是錯用悟性。在《約伯記》,耶和華用一幅畫生動地描繪人沒有悟性就不會認識他。他說上帝沒有將悟性賜給鴕鳥,所以它自毀埋藏在土里的蛋﹔危險臨頭,它把頭埋在地下,自己看不到敵人,就以為敵人也看不到它。(伯三十九:13-18)詩人求悟性的目的是什么?從詩篇119,他要遵行律法(34節)、學習命令(73節)、得知法度(125節),所以他對上帝的認識局限在律法上,不像大衛能悟出救恩之道。

(2)歌唱贊美,請愿上帝(vs 171-172)

大家可能聽說過禱告四部曲(ACTS)吧。這是教導信徒按著四個英文字母(A,C,T,S)-- adoration(贊美),confession(認罪),thanksgiving(感恩),supplication(祈求) 的次序禱告 。在這個次序里,贊美上帝排在第一位。這個次序不是絕對的,次序不重要,只是一個提醒。重要的是敬拜贊美上帝 for what he is, not what he did for his people.(詩三十三)贊美上帝不是為了從他那里要得到什么好處,而是因為他是上帝,配得贊美。人請愿有沒有贊美總統?當然沒有。他是因為所有法律上訴的門路都關閉了,才孤注一擲去求情。其實請愿之前,在法庭里當法官裁定罪名成立,宣告下判之前,辯方已經呈上由他和被告的親朋戚友所寫的求情信,求法官開恩輕判。在一些無法無天的地方,請愿者可能想方設法去討好權威,阿諛奉承,甚至賄賂他。但律法詩人不是,他認識的上帝是一位公義的上帝,是不能賄賂的。他請愿時贊美上帝將律例典章教訓他,說他的命令都是公義,審判是公正( 171-172節) 。但這樣做,無形中等于斷了自己的生路。公義的上帝不會因你這樣的歌唱贊美,就放你一條生路。人達不到他定下的標准,滿足他公義的要求,公義的上帝必定懲罰,只有死路一條。所以詩人的歌唱贊美,請愿上帝沒有錯,錯在站在公義的平台上請求寬赦。整段經文沒有告訴我們上帝是慈愛的上帝。其實整首詩篇一百十九,只有兩處地方詩人“求你照你的慈愛將我救活!”( 88,159節)他似乎對上帝慈愛的屬性所知有限。

(3)唯獨上帝,請愿上帝 (vs 173-174)

律法詩人在請愿里強調唯獨耶和華能出手幫助他。怎么看得出?他用了三個動詞來表達:我揀選了你的訓詞﹔我切慕你的救恩﹔我喜愛你的律法。他不是到耶和華的面前,又到別的神面前。他是典型的以色列人,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獨一的上帝,把上帝的話都銘記在心里。(申六:5-6)


律法詩人把請愿書呈遞給上帝,結果怎樣?他獲得寬赦嗎?在楊 XX案件里,總統收到請愿書后,憲法規定總統沒有絕對權力寬赦死囚,內閣有唯一的寬赦權,總統要征詢內閣的意見才作決定。在律法詩人的案件里,在他請愿的程序表上,每一步都做對了:到上帝面前,對﹔求悟性,對﹔搭救他,對﹔歌唱贊美上帝,對﹔唯獨向上帝請愿,對。但錯在哪里?錯在他求的悟性,在于得知法度、遵行律法﹔錯在他站在公義的平台上求寬赦,所以上帝只能說不,死刑照舊執行。在整個程序里,欠缺了一樣,就是沒有十字架。他不是像鴕鳥把頭埋在土里看不到十字架,而是十字架赦罪之道在當時還沒有得到完全的啟示。他沒有大衛的悟性,大衛是舊約第一個宣講基督論的人,基督的降生、受死、埋葬、復活,預言十字架的詩篇全都出自他的手,所以上帝稱他為合神心意。合神心意不是因為他所行的一切事,因為撒下十一:27 說他的犯奸淫和借刀殺人,“耶和華甚不喜悅。”合神心意是因為他能看到遠遠的十字架上的基督。


世世代代的猶太人也讀詩篇一百十九這一段,他們讀得比我們還精細,一點一划都不漏掉。但他們沒有因這詩篇得到救恩。理由也是一樣。因為在他們的救恩歷史里沒有“十字架”這個環節,《以斯帖記》是最后的一個環節。怎么說呢?猶太人對《以斯帖記》情有獨鐘。上個月(2012年 3月)以色列總理訪問美國,他把一本《以斯帖記》送給奧巴馬。為什么?上個月七日正是猶太人慶祝一年一度的普珥節,他們在會堂里誦讀《以斯帖記》,紀念當年在波斯王亞哈隨魯在位的時候,猶太人面對敵人逼迫要被滅族的時候,看到上帝那只看不見的手用末底改和以斯帖拯救了他們,他們世世代代都以為上帝會繼續這樣拯救他們。現在猶太人正面臨伊朗核設施的威脅,有滅族之難。總理借這個機會告訴奧巴馬,你在白宮別坐視不理。這本書給了他們一個“虛假的希望”(false hope),以為沒有十字架,沒有基督耶穌,上帝也一定會救贖他們。這樣他們在閱讀或查考舊約聖經書卷的時候,把所有預表基督的節期/節日,這些屬于新約“影子”的東西,都變成猶太教的禮儀﹔他們每年守節期,遵行它們的律例,卻不知道基督是節期和獻祭所代表的“實體”。保羅說他們誦讀舊約的時候,帕子還沒有揭去﹔我說他們沒有戴上十字架眼鏡解讀舊約的經文。十字架聳立在他們面前,但他們像鴕鳥一樣,把頭埋在土里,他們不要看十字架,就以為沒有十字架。這是猶太人的悲哀。

 

B。現在戴上十字架眼鏡,在新約的亮光下重讀剛才的八節經文,對請愿就有完全不同的詮釋。

(一)請愿上帝,求他搭救:人到上帝面前求上帝搭救他,求上帝賜他悟性,這悟性不是單單為了遵行律法(34節)、學習命令(73節)、得知法度(125節),而是保羅在《歌羅西書》說的,知道上帝的奧秘就是基督(西二:2)。人到上帝面前,基督是中保,借著他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上帝是這樣搭救迷途的亡羊,上帝提供的救恩之道。


(二)歌唱贊美,請愿上帝:律法詩人站在公義的平台上請求寬恕。戴上十字架眼鏡后,我們看到不只是公義的屬性,我們看到上帝一切的屬性在十字架上匯合,除了公義,他的慈愛,憐憫、忍耐、信實、智慧、恩典、大能等等,這些屬性在十字架上融合為一。這樣透過十字架看上帝的作為,對上帝的認識就不會片面,不會失之偏頗。我們不會像一些人說舊約的耶和華是殺人放火﹔新約的上帝是慈愛的上帝。我們歌唱贊美的上帝是一個整全的上帝。


(三)唯獨上帝,請愿上帝:新約亮光下是唯獨耶穌。我揀選的,我切慕的,我喜愛的,只有耶穌基督。為什么不是唯獨上帝呢?猶太教,伊斯蘭教都有亞伯拉罕的上帝,但宗教改革時提出唯獨耶穌基督,因為“從來沒有人看見上帝,只有在父懷里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約一:18)只有戴上十字架眼鏡才認識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這個名是耶穌基督。


上個星期,在海峽時報的復活節專輯里,報道天主教會和一些基督教會走復古路線,尋找猶太的根,恢復猶太傳統,守安息日,逾越節。這是開倒車,好像人有實體后,還緊抱不放影子,如果把它作成漫畫是很滑稽的。一個人在晚上走路,一直彎著腰要緊抱自己的影子,怕它丟失。這是脫掉十字架眼鏡讀舊約的結果。


C。經文的應用。

What is your problem?你有什么問題?是亡羊走迷了路嗎?這是你現在的問題嗎?如果是,我有好消息。上帝已經預備了十字架,不是要把你釘在上面,釘在上面的是耶穌﹔你只要信他,靠著他所流的寶血,過犯得以赦免,有永生。你開悟了嗎?楊 XX在監獄里,夢見菩薩看破生死,拜了佛。這不是開悟,是迷糊。


What is your problem?人最需要的是上帝所賜的悟性,不要自以為有智慧,單看表面形象,以歪曲的理性分析問題。我舉一個例子:中國經過三十年的改革開放,“摸石頭過河”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也出現了很多問題,如貪污腐敗,道德淪喪。。這是表面現象,屬知性層面。有的人以歪曲的理性分析問題,就認為這是因為黨和政府拋棄了改革開放之前打擊“一切阻礙中國社會前進的反動力量”的革命思維方式所導致,于是他們悟出一套以“唱紅、打黑”為口號,回到過去的社會模式。幸虧現在領導層還頭腦清醒,要這些人必須反思,從文革汲取教訓,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解決國家大事要有上帝賜的悟性﹔解決教會、家庭、個人,生活工作的“小事”也要有上帝賜的悟性。保羅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沒有上帝賜的悟性,就看不到上帝的手在你身上的指引、工作和照管。你看到的就只有難處,沒有益處﹔只有埋怨,沒有感恩。

“耶和華啊,愿我的呼吁達到你面前,照你的話賜我悟性。”我們禱告。。。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鍾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