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愛心的擔當

 

經文:太八:1 - 17

引言:

保羅在加拉太書曾經這樣的教導: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成全了基督的律法。聽說保羅是看到一個天上的異象后才寫下這句話的:有一天,保羅被帶到三重天。他來到天門外,看見有兩個關卡進口,一邊是“Declared Goods”(申報納稅品),一邊是“Non-Declared Goods”(沒有申報納稅品)“Declared Goods”那邊沒有多少人,“Non-declared Goods”的進口卻是一條長龍。保羅想不通,因為按常理,應該是倒轉才對。他就問身邊那位服侍他的天使,這是什么理由?天使說:你來看。每個進口處都坐著一位守門的天使,他們是在檢查進來的人有沒有護照,護照上有沒有聖靈的印記。天使對保羅說:那邊有“Declared Goods”的,在他們的護照上,貼了很多相片,都是他們曾經用一杯涼水幫助過的小子,或是他們曾擔當過憂患的人。至于這邊“Non - Declared Goods”的人,他們的護照是空空的,把關的天使在問他們為什么沒有學主人的榜樣,在地上擔當別人的憂患呢?現在他們一個個要交帳,所以才會長龍。保羅從三重天回來后,在他的書信里,一再提醒基督徒要擔當別人的重擔。

今天,我要跟大家來思考馬太福音里的一段經文,這是記載耶穌所行的三件神跡奇事,他的目的是要擔當人的憂患,人的疾病。我們要效法他所行的,學習擔當別人的重擔,憂患和疾病。

本論:

這十七節的段落分明:1 - 4 節說耶穌醫治患大麻風病的人﹔5 - 13節說他醫治百夫長的仆人﹔14 - 15節說他醫治彼得的岳母﹔16節是其他的醫病趕鬼﹔最后17節是馬太的結論,他引用先知以賽亞的話:他擔當我們的疾病。因為馬太的結論,我們解經時就不會四馬行空,亂說一遍。這里的擔當(原文bastazo)是愛心、憐憫的幫助,是擔當人的疾病,不是擔當人的罪。

我先稍微將經文的背景說一說:耶穌在山上宣告了國度的憲法后,也就是馬太第五 - 七章的登山寶訓,現在下山,把自己教的行出來。在山上是言教,在山下是身教。有的人單單喜歡在山上,因為在山上談的是一套高超的倫理,拿來欣賞是可以的,下山去行就顯得力不從心。彼得在耶穌登山變形后,要為主搭一座帳棚,也是這樣 - 想永遠留在山上,不吃人間煙火。基督教從來沒有出世的教導,完全是入世的。當然也有人只想留在山下,沉迷在追求神跡奇事,忽略了山上的教導。我們還是謹慎,不要過于偏激。

我們來看看耶穌是怎樣的擔當人的疾病,被擔當的人是怎樣就近耶穌。

()耶穌擔當患大麻風病的。(2 - 4 )

一個長大麻風的人就近耶穌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大麻風是一種可怕的疾病,把人折磨成行尸走肉。開始的時候,也許只不過是一個小瘡,漸漸就會潰爛,然后是失去知覺,神經中樞受影響,肌肉消退。最后手腳潰爛,失去手指、腳趾,甚至整個手或腳都可能掉下來。整個病可以拖到十年,二十年,直到腦子被腐蝕,昏迷至死。從舊約的摩西時代到新約的耶穌時代,長大麻風的人都被當成是死人一樣看待 - 他要獨居營外,完全被隔絕﹔若是走在街上,必須撕裂衣服,蓬頭散發,大喊:不潔淨!不潔淨!在耶穌的時代,任何人都不能走近患大麻風病的人一百五十尺。祭司的責任是檢查大麻風病的人,是潔淨了,還是沒有?

這位大麻風病人竟然來到耶穌面前,是冒著被人用石頭扔,被打死的危險來就近耶穌。我們不知道他哪來這種膽量?唯一的解釋可能是他曾看見或聽見耶穌醫治病人和趕鬼(太四:23 - 25)。他相信耶穌有特殊的能力可以醫治他。最重要的是,我們看到他來到耶穌面前,拜耶穌!這個字是敬拜上帝的專用字(Proskunein),他完全相信耶穌是一位上帝。這是當別人對耶穌只是稀奇他的教訓時所表達的最高的信心。

再看他的完全順服:主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他有迫切的需要,但他卻不是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位,反而是以主的旨意為重。主若肯,他不勉強上帝去做事。他的行動叫耶穌感動不已,竟然伸出他的手,摸他,說:我肯!這是完全不合律法的行為,是被認為不潔淨的行動。在另一個場合,路十七:11 - 19,耶穌只開口,十個患大麻風的人就得醫治,根本都不用摸他們。這個人得醫治給我們很大的教訓。

在聖經里,時常都將大麻風比喻為人的罪,是非常恰當。理由是:罪是很可怕的東西,結局是。人之所以不尋求主,是因為對罪無動于衷,不把靈魂的得救看為第一要緊的事。信主的人也有不把救恩當為嚴重的。我們絕對不能明白那九個得醫治的大麻風病的人,為什么不帶著感恩的心回來說一聲謝謝?多少時候,我們也不懂得來到耶穌面前獻上贊美。是不是因為我們對罪得到赦免無動于衷,還是我們的信心有問題?耶穌對回來的外邦人說:你的信救了你。是否其余的九個,身體得醫治,靈魂卻不得救呢?這是一個很值得我們再三思考的問題!我們不需要懷疑信耶穌得救的事實,但我們卻有必要肯定我們的信心是實實在在的。像這位大麻風病人的信心是沒有人會質疑的。

這里,我們看到被擔當的是一位對主很有信心的人,他因著自己迫切的需要,就近耶穌。耶穌是擔當者,憐憫這個人的憂患、疾病,所以伸出他的手醫治他。今天,在外頭有很多身體被重擔壓傷,有憂患、有疾病,有更多人是患了靈性的大麻風,是罪人,等待我和你去作他們的擔當者。他們的相片在我們的護照上嗎?

()耶穌擔當百夫長仆人的疾病。(5 - 11)

不是每個人會像大麻風病人懂得親自到耶穌面前尋求醫治。像百夫長的仆人就是一個例子。他患癱瘓症,動都不能動。這里我們看到福音書里信心最大的一個人,而且是外邦人。他的信心是被耶穌所特別嘉獎的。

百夫長是羅馬軍團中的精英分子。(一團六千人,分成六十隊,隊長是百夫長。)他的仆人大概是一名奴隸,在羅馬帝國是被視為牲畜或用具。(他們將農具分成三等,發音的是奴仆﹔不的是牛,而啞巴是車子。)奴仆的生死是每沒人管的。百夫長會為了奴仆的病親身來求耶穌,可以成為那時報章的大標題的原文是Parakaleo,不是”(ask),耶穌說他難道不能天父差遣十二營天兵來救他(太二十六:53),也是Parakaleo,是禱告的意思。

我們看到他的信心,不是頭腦的信心,是實實在在地承認耶穌的權柄。。只要他說一句話,或簽個名就成了,不用親身出馬。我們不知道他對耶穌的權柄知多少,但最重要的是,他承認耶穌是有醫治的權柄。他不像祭司長、文士、長老質疑耶穌是仗著什么權柄教導,行神跡奇事,給他權柄的誰?(路二十:2)不是他們不知道耶穌有權柄,只是他們不肯承認這權柄。就好像我們知道人有學位,但不承認那學位。百夫長承認耶穌有醫治的權柄,所以對耶穌有信心,求他來醫治他的仆人。

這里,我們看到被擔當的是一位患癱瘓病的仆人,他自己不會來就近耶穌。他需要一個有愛心的百夫長帶到耶穌的面前。所以擔當他的不單是耶穌,也是百夫長。百夫長承認耶穌的權柄,所以有信心。我們如果沒有作別人的百夫長,是因為我們看不到別人的病痛、憂患,還是我們對所信的耶穌的權柄有質疑,所以沒有把人帶到耶穌的面前?

()耶穌擔當彼得岳母的疾病。(14 - 15)

從路加的記載(路四:38 - 41),我們知道耶穌是應別人的要求,來醫治彼得的岳母(路四:38)這里的,原文是Erotao,是以朋友立場來求問。馬可記載有人告訴(lego)耶穌(可一:30)這件事。這里給我們很大的啟示和安慰。不要以為耶穌是一位不義之官,受不了婦人再三的煩擾,才給她伸冤。(路十八:1 - 8)正好相反,他很愿意幫助我們,他盼望的是他的人,不要臨時抱佛腳,有需要的時候才到他的面前,死去活來地哀求。生活是禱告。。跟主有親密的交通,只要我們開口把事情對他說,他一定會幫助的。

這里,被擔當的是彼得的岳母,擔當她的,不單是耶穌,也是這個女人身邊關心她的人。只要我們和主保持密切的交通,時常注意身邊的一些弟兄姐妹的需要,把它帶到耶穌的面前,人就可以領受到耶穌的安慰和醫治。

“她就起來服事耶穌。‘這是多么美麗的一句話。彼得的岳母得到醫治,就馬上起來服事耶穌以報答耶穌的恩惠慈愛。她本來是個被擔當的人,卻因領受了醫治安慰,倒回來作個服事,也就是擔當的人。我們不單是身體得醫治,我們是靈魂得救贖,我們若不服事耶穌,簡直是濫用了他賜給我們的恩賜和憐憫。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回報他在我們身上所作的救贖工作。

結語:

耶穌來是擔當世人的憂患、疾病。他在山上宣告以愛心的律法作為行事為人的准則﹔在山下,他用愛心實實在在地擔當人的病痛。他肯,他也有能力去行。他給教會立了個榜樣,他也給了教會權柄去行。問題是:我們是否肯作個擔當別人憂患、病痛的人?我們都是曾經是個被擔當的人,現在應該趕快起來作個擔當者。教會有越多的擔當者,越少被擔當的人,行動就會更有活力。“他就起來服事耶穌。”作個擔當別人重擔的人!

鐘鵬章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