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山下趕鬼

可九:14 - 29,太十七:14 - 21

(用口語記錄)

經文:可九:14 - 29

14耶穌到了門徒那里,看見有許多人圍著他們,又有文士和他們辯論。
15眾人一見耶穌,都甚希奇,就跑上去問他的安。
16耶穌問他們說:“你們和他們辯論的是什么?”
17眾人中間有一個人回答說:“夫子,我帶了我的兒子到你這里來,他被啞巴鬼附著。
18無論在哪里,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齒,身體枯干。我請過你的門徒把鬼趕出去,他們卻是不能。”
19耶穌說:“噯,不信的世代啊!我在你們這里要到几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几時呢?把他帶到我這里來吧。”
20他們就帶了他來。他一見耶穌,鬼便叫他重重地抽風,倒在地上,翻來覆去,口中流沫。
21耶穌問他父親說:“他得這病有多少日子呢?”回答說:“從小的時候。
22鬼屢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滅他。你若能做什么,求你憐憫我們,幫助我們!”
23耶穌對他說:“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24孩子的父親立時喊著說(注:有古卷作"立時流淚地喊著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
25耶穌看見眾人都跑上來,就斥責那污鬼說:“你這聾啞的鬼,我吩咐你從他里頭出來,再不要進去!”
26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地抽了一陣風,就出來了。孩子好像死了一般,以致眾人多半說:“他是死了。”
27但耶穌拉著他的手,扶他起來,他就站起來了。
28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地問他說:“我們為什么不能趕出他去呢?”
29耶穌說:“非用禱告(注: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注:或譯作"不能趕他出來")。”

太十七:14 - 21

14耶穌和門徒到了眾人那里,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跪下,
15說:“主啊,憐憫我的兒子!他害癲癇的病很苦,屢次跌在火里,屢次跌在水里。
16我帶他到你門徒那里,他們卻不能醫治他。”
17耶穌說:“噯!這又不信、又悖謬的世代啊,我在你們這里要到几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几時呢?把他帶到我這里來吧!”
18耶穌斥責那鬼,鬼就出來,從此孩子就痊愈了。
19門徒暗暗地到耶穌跟前說:“我們為什么不能趕出那鬼呢?”
20耶穌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孟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并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
21至于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注:或作"不能趕他出來")。”

 

引言:

在美國德克薩斯州(Texas)的一個農場,有一天來了一隊土地測量員,車上載滿了儀器,要進入農場作測量。農場主人懷疑州政府要征用他的土地,在那里開路,所以拒絕他們的要求。測量隊的主管就拿出一疊文件,說他有州政府土地局簽署的通行証,有權在任何地方作測量。農場主人無奈何,惟有讓他們進入農場。當測量隊正想開工的時候,農場主人在另一個角落,打開了一個柵門,有一頭凶猛的牛奪門而出,沖向那隊測量員。他們看到牛沖過來,就拋下儀器,拔腿就跑。耳際傳來農場主人得意的笑聲:“SHOW HIM YOUR PAPERS! ”(讓牛看你的文件吧!)

我們剛才讀的那段經文,門徒們有點像那些測量員,手里拿著基督給他們的文件,以為自己有權柄可以趕逐孩子身上聾啞的惡鬼,怎知鬼像牛那樣不聽話,趕鬼不成,還讓外人笑話,說“他們卻是不能”,山下鬧得一片混亂喧嘩。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信息是“山下趕鬼”。我事先聲明,我今天不是教大家怎樣趕鬼。中國傳說中有個人叫鍾馗的,懂得怎樣捉鬼趕鬼打鬼,我姓鍾沒錯,但我不叫鍾馗。我信主之前沒看過鬼,我信主之后更沒有看過鬼。我也不羨慕那些看過鬼的人。以前 教會在牛車水(在新加坡)萬達街大牌四號挨家挨戶傳福音的時候,有一次來到一戶人家,看到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在我表明身份后,他對我說,他每次下樓,到巴剎去,一定看到許多鬼走來走去 。他屬于那種民間傳說中具有“陰陽眼”的人,能看見鬼魂和別人看不見的超自然現象。我不知道是否真有這回事,他看起來似乎在夸耀自己有這異能,而我作基督徒的就沒有。離開后,我對太太說,我一點也不羨慕他,反而可憐他,一個人下樓就看見鬼,心里怎會有平安 ,晚上怎會睡得平安。

所以,我不談什么趕鬼一二三之類的信息。我的主題是透過主耶穌趕鬼的事件,看怎樣才能做有效的事奉,因為趕鬼不成,就等于事奉無效。你可能會問:我有事奉,不就成了嗎?為什么還要聽你談有效的事奉?事奉有效沒有效暫且不談,如果我問你,你的讀經有效沒有效,你一定有很深的體會,可能還會有很大的挫折感,就是讀了十 年、二十年,還搞不清聖經這本書。這個人這樣解釋,你說對﹔那個人那樣解釋,你也說對。。讀經有效沒有效,跟讀經勤勞不勤勞沒有關系的。有的人讀經很勤,但讀經無效,走火入魔,變成異端。現在如果趕鬼不成,事奉無效還算小事,叫基督的名虧損才是大事。大多數教會的傳道人教信徒要事奉,要有事奉的心志,要有事奉的正確態度等等,但很少人談什么是有效的事奉。今天,我要透過剛才所讀的那段經文,從三方面來思考這個問題。(禱告。。。)

 

本論:


一、 要有效的事奉,有權柄夠不夠?

要事奉一定要有權柄,應該不會錯﹔但要有效的事奉,有權柄夠不夠?過去主耶穌差派門徒兩個兩個出去傳福音的時候,聖經這么說:“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并醫治各樣的病症。。”(太十:1)門徒歡歡喜喜地回來,說:“主啊!因你的名,鬼也服了我們!”(路十:17)門徒趕鬼不是因為有恩賜,而是有基督的權柄。所以我們首先要分清楚,權柄和恩賜的不同。恩賜是聖靈按各人信心大小分給人,保羅在他的書信羅列了許多恩賜,但趕鬼不是其中一種。權柄不同,做皇帝的權柄來自皇帝的寶座上,就算吳下阿蒙,或懦弱無能的阿斗,只要坐上王位,就是皇帝,他的權柄并不是來自他的學位或才干。權柄是在上帝的國度里面,上帝的國度里面有一個權柄是勝過陰間的權勢。凡是信主的人,有聖靈在里面,上帝已經把國度的權柄給你了,陰間撒但的權勢不能勝過教會。所以一個信主的人應該看不見鬼,除非上帝給他趕鬼的使命。趕鬼用的是權柄,不是恩賜。

沒有權柄不能趕鬼。大家應該記得徒十九:13-16 所記載的,保羅在以弗所的時候,猶太祭司長基瓦的七個兒子擅自用主耶穌的名趕鬼,結果也是趕鬼不成,反而因惡鬼跳到他們的身上,全都受了傷。

主耶穌頒布大使命時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然后他差遣信他的人出去傳福音,教訓人遵守他的道,他就常與信徒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所以事奉的權柄,主已經給了我們。沒有權柄的事奉是憑自己的知識、才干,學位,要看人的臉色。我上台講道因為權柄從上帝而來,不是因為我的學位多高,口才多好。

可是,要有效的事奉,單有權柄夠不夠?在山下,那個父親帶著兒子來見門徒,孩子是被聾啞的鬼附著,鬼捉弄他,把他摔倒,口中流沫,咬牙切齒,很可憐。父親請門徒趕鬼,但不成功,以前可以,現在卻是不能。(可九:17-18)這次不靈了!有權柄也不夠了。那么,我們要問:是不是門徒的信心不夠呢?


二、要有效的事奉,有信心夠不夠?

要事奉一定要有信心,肯定沒有錯﹔但要有效的事奉,有信心夠不夠?從主耶穌的回答,似乎只要有信心什么事都可以做。你聽耶穌怎么說:“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孩子的父親立時喊著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可九:23-24)“當門徒暗暗地來到耶穌面前,問耶穌為什么他們不能趕出那鬼,耶穌說:‘是因你們信心小。。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并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太十七:19-20)從這几節經文,有信心,有大信心,什么事都可以做。是嗎?

主耶穌這番話(太十七:20節)看起來很吊詭。既說因你們信心小,為什么接下來又說,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a grain of mustard seed),芥菜種不是很小嗎?在當時的巴勒斯坦,芥菜種是最小的種子。照道理,耶穌應該說:“你們信心小,如果信心大,你們就。。。”這樣的所謂“矛盾”源自希臘文抄本中有異文,有版本作“不信”(unbelief, 太十七:20,KJV),也有版本作“信心小”(little faith, 和合本,新譯本,NIV)。 耶穌究竟說了什么話?要怎樣調和呢?從人的角度來看,信心有分大小,像那個作父親的,他也信,但認為自己信的不足,所以求耶穌幫他,加添他信心。當耶穌說門徒信心小,他是從人的角度來說的。對耶穌來說,這是個“不信又悖謬的世代”﹔不是信心小,是不信的世代。對耶穌來說,比信心大小更重要的,是信心的真偽。如果信心是真的,一粒芥菜種大小的信心就夠了,可以移山倒海。保羅稱這樣的信心為“無偽之信”(提后一:5)英文作genuine faith,sincere faith。Sincere 這個字是拉丁文sine 和 cera 兩個字組成,意思是 without wax 沒有蠟。新約羅馬時代,陶匠在完成他的陶器后,他會在上面蓋上印,說 no wax,沒有蠟,表示在制作過程中,陶器沒有裂縫﹔要是有裂縫的話,陶匠會很小心地在縫上用蠟來補滿,才上釉放在矮里燒制。出來后,表面上就看不出裂縫來,但卻是次等貨。有蓋上 no wax 的印,才可以用高價賣出去。無偽之信是沒有裂縫的信,再小如芥菜種,也經得起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彼前一:7)有這樣的信,就沒有什么不能做的事,就算移山也可以。這是耶穌對門徒說話的真義。對我們來說,移山倒海只是一種修辭用法﹔對上帝來說,他創造都可以,移山倒海有什么不能呢?

有這樣的信,移山都可以,趕鬼還會有問題嗎?這就來到我們今天信息的重點了。


三、要有效的事奉,除了有權柄,有信心,還要什么呢?

你看耶穌怎么說?太十七:21節:“至于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可九:29 說:“非用禱告,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有無偽之信,趕鬼應該沒有問題,但耶穌告訴門徒靈界有大鬼小鬼,有一類鬼比山還難動。。(看附注

也就是說,要趕鬼有效,除了有權柄,有信心,就算是無偽之信,還要事奉得法,才會事奉有效。禱告是法,禁食是法。你說你有無偽之信,你就禱告,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不是你能,是上帝能。所以,禱告是法,禁食是法。按一些有成功趕鬼經驗的人說,還有很多法門。我剛信主不久,害怕要是碰到鬼,不知怎么辦。后來讀了一本書,說趕鬼要怎樣、怎樣,用基督的寶血大有能力。。我就把一、二、三。。抄寫下來,夾在聖經里。后來半只鬼都沒有看到,就把它丟掉。把這句話 (太十七:21)引申開來,除了趕鬼的事奉要有法,別的事奉如果要有效,也要有法,而不是單單有事奉心志,有正確的事奉態度,明白事奉的原則,有事奉的榜樣就夠了。如果事奉不得法,就變得事奉無效,像門徒趕鬼不成一樣。

說事奉要有法,可能你不以為然,也較難體會。但正如我開頭時提到讀經的問題,讀經無效是因為讀經不得法的緣故。每個教會都叫人每日要讀經,一年要把聖經讀一遍,還有每周讀經表。。但奇怪的是,很多教會不教人怎樣讀經,以為人只要識字,就可以讀經。有的人把靈修時得到的一點亮光當作是經文的意思。。我們都知道,與其給人魚吃,不如教他釣魚的道理。讀經不得法,浪費很多時間。

事奉要有法,講道要有法,探訪要有法,領詩要有法,輔導要有法。。

聖經教導我們的是“道”,“道”是上帝的話語,但這不是說“法”不重要。我把“道”和“法”分開,什么意思呢?我舉個例子。聖經說:“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舍己。”(弗五:22-25)這是“道”,放之四海而皆准,不因時代 不同,地區不同,民族不同而要改變。不像孔子說的“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這不是“道’,只不過是孔子說的話。有學者說孔子娶了個凶惡的老婆,所以才會這樣說 ﹔如果他娶的是一個賢惠的老婆,他就不會這樣說。但夫婦之間也有“法”,你參加一些婚姻輔導課程,專家教你很多法寶,夫妻吵架時對事不對人,生日時要記得買花 ,情人節要有燭光晚餐。。我和太太有自己的一套,早上她上工,我一定替她開門,她會在我臉頰親几下。如果有吵架,我就不開門,我若開門,表示我要說對不起,不想再吵。這是我們的“法”, 很簡單但很管用,不用買花。對你未必行得通。你可以有自己的一套。“道”在先,“法”在后﹔“道”永不改變,“法”可以變通﹔“道”是完全,“法”不是完全。如果我這條老牛學人家到外面吃嫩草,就算給太太開一百次門,親她一百下,也無濟于事。這是因為我們已經沒有遵行夫妻之“道”的緣故。

其實,聖經時常把“道”和“法”都給了我們。我舉個例子。保羅教導提摩太,要“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這也是對講道,查經,負責教導事工的人說的。這里有“道”也有“法”。“正意分解”(原文是一個字,Orthotomeo)英文是 rightly dividing 或 cutting straight。這是一個圖象文字。保羅是做帳篷為生的,所以他把講解上帝的道比喻為用一把刀切割駱駝毛皮,不能隨便切,要有方法才能切得直。我們對切割駱駝毛皮一點印象都沒有,但用現在的話,說得通俗一點,就是不要把“道”像一塊豬肉丟給人家,要先切成小塊,不是亂切,要用正確的方法來切。切牛肉、豬肉和雞肉都有方有法。俗語說:“橫切牛肉豎切雞,斜著纖維切豬肉。”,意思是看紋路來切,牛肉要橫切,雞肉要順切,豬肉要斜切。所以保羅的教導里有“道”也有“法”。

有人以為教導或講道只要有“道”就行,可以不用“法”,因為上帝的話語大有能力,況且還有聖靈在作工,結果把本來是活潑的聖言講的死氣沉沉。講道只有區區三、四十分鐘,對傳講的人是很大的挑戰。在課室,講不完,說不清楚,學生可以及時發問。回家可以閱讀老師發的講義,不明白的地方,在下一堂課老師可以先溫習,學生可以再發問直到明白為止。講道是單向,聽的人漏掉一點不能像看書報翻回前一頁重讀一個段落,或是要講員暫停,好讓自己趕上進度。所以講的人層次要分明,結構要嚴謹,主題要明確。。所以講道除了道,還 要講道法,叫講員有可循之途徑,幫助聽的人明白信息。美國早期有個傳道人 John Shaw 說,好的講道等于讓路(give way),不要在傳講過程中設置障礙(road block),成為別人接受上帝話語的攔阻。現在基督教的講台上,講道法時常被棄之不用。

傳福音,布道有心志就可以嗎?布道也有布道法。個人布道法就有很多種,三福,四道橋,啟發課程(Alpha),教導人怎樣傳福音,在短短三十分鐘與人分享福音信息。恩賜是上帝賜的,“法”不會從天上掉下來,是要學的。

所有事奉都有法,不然事奉就變得無效。

有事奉而無效就像在樂譜上隨意置放音符,有聲音嗎?有,但只是噪音,奏不出美妙的音樂。我有自己的一套解釋什么是教會的事奉。教會里臥虎藏龍,人才濟濟,每個人都是一個音符,作領袖的要敲擊它,找出它的音,把它放在樂譜上的適當位置 (連不出聲也有音符,是休止符)﹔音有長短,音有高低,速度有快慢,當所有音符發揮作用的,就能奏出美妙的樂章,當然教會成功嗎還要看指揮,他是靈魂人物。事奉沒有 auto-pilot,自動航行操作。把一個人安置在事奉的崗位上,就要立刻告之以“法”,就算他有事奉的恩賜。作主席的,讀經的,司琴的,招待的。。事奉都要有法,才會有效, 目的是要在事奉中把最好的獻給主,叫基督的名得榮耀;用保羅的話,是在事奉上“總叫基督在我(們)身上照常顯大。”(腓一:20)

既然事奉要有法才是有效,那么,我們該怎樣呢?你要怎樣做?教會有提供的有素質的訓練,當然要參加。但有時教會小,資源有限,教會沒有提供的,我們就參加外邊的。比起十多、二十年前,現在有很多地方可以學習,神學課程,神學講座,聖經課程 ,聲樂訓練。。你要是會英文的,就更多選擇了,郭瑞華牧師的BGST 神學院,提供很多適合就業人士,家庭主婦,有伸縮性的課程。在上帝還沒有把唐崇榮牧師接回天家,主日晚上他在女皇鎮正道堂的講解約翰福音,務必參加, 透過他的言教和身教,從中可以學習一些讀經,解經和事奉的要道方法,省了你很多費時費神費力的盲目摸索。 當然在所有“法”堙A有一“法”是“法中之法”,就是主耶穌說的:“非用禱告,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禱告”是事奉不可缺的“法”。這是一個大題目, 以後有機會再談。

 

結語:

結束之前,我請大家看牆上的這幅世界名畫。

意大利畫家拉斐爾(Raphael 1483-1520)名畫《登山變像》

作畫的大師是拉斐爾(Raphael Sanzio, 1483-1520),在文藝復興時代與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兩位藝朮大師齊名。這幅畫很大,九尺寬,13尺高,分成上下兩個部分。上面描繪的是耶穌帶三個門徒登山,在他們面前變像,顯靈,讓門徒知道他是上帝的兒子,是彌賽亞﹔摩西和以利亞也同時出現﹔下面的部分就是今天我們所查考的山下趕鬼,分成左右兩部分,左邊有九個門徒,右邊是父親、被鬼附的兒子和眾人。當時拉斐爾只畫了山上的部分,山下的部分只畫了一個門徒,就死了,死時才三十七歲。傳說他的一個學生把其他部分完成。現在這幅畫收藏在羅馬梵蒂岡博物館。

山上耶穌顯靈,非常風光﹔山下門徒趕鬼不成,一片混亂喧嘩,成了強烈的對照。今天基督是教會的頭,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他的靈運行在我們當中。山上基督顯靈的部分已經不需要了,他已升天, 坐在寶座上,我們從這本書上知道他是彌賽亞,比當日的門徒知道的更多。但我們在山下,在教會里,是否還是因為事奉不得法,事奉無效,搞得一片混亂喧嘩,讓世人笑話說“他們卻是不能”?難道還要基督再次顯靈,我們才能嗎?今天的世代還是一個不信又悖謬的世代,但與過去不同的是 :我們能,因為我們有基督的權柄﹔我們能,因為我們有信心﹔我們能,因為有聖靈,我們可以事奉得力﹔我們能,因為有基督,我們可以有智慧聰明,事奉得法,事奉有效。

 

注:

太十七:21節有個聖經難題。有的希臘文版本,沒有太十七:21 節“至于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所以在新譯本、NIV 都把這節放在旁注或在括號里。和合本和 KJV 則有這節。

可九:29 有的只說非用禱告,有的加上禁食(《和合本》在括號里說“有古卷在此有禁食兩個字)。

路加九章 37-43 節雖有記載耶穌下山趕鬼的事件,但沒有提及門徒暗暗問耶穌何以他們不能把鬼趕出去的事。

究竟耶穌有沒有說這句話呢(太十七:21,可九:29)?有的,肯定是有的,理由一、可九:29 有這句話﹔二是因為這是符合聖經里其他地方的教導。特別是禱告,這是把無偽之信實行出來的方法。“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不是他能,是他信上帝能,所以禱告,讓上帝來做成。至于禁食是否必要,我們就要比較謹慎。新約書信沒有教導禁食,一次都沒有﹔使徒行傳只有第十三章,教會差遣保羅和巴拿巴出去的時候禁食禱告﹔十四章選立長老的時候有禁食禱告。由于禁食出現在很遲的抄本,所以有經文鑒別學者認為這是修道院的人抄寫聖經時加上去,因為他們認為禁食很重要。我們就不要把這認為絕對,強迫自己或別人每周或每月必要有禁食禱告了。

 

鍾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