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風暴中的基督

可四:35-41,太十四:22-33

(用口語記錄)

經文:

可四:35 - 41

可四:35-41 太八:23-27 路八:22-25
     
35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36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
37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
38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39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就止住,大大地平靜了。
40耶穌對他們說:“為什么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
41他們就大大的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23耶穌上了船,門徒跟著他。
24海里忽然起了暴風,甚至船被波浪掩蓋。耶穌卻睡著了。
25門徒來叫醒了他,說:“主啊,救我們,我們喪命啦!”
26耶穌說:“你們這小信的人哪!為什么膽怯呢?”于是起來,斥責風和海,風和海就大大地平靜了。
27眾人希奇說:“這是怎樣的人?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22有一天,耶穌和門徒上了船,對門徒說:“我們可以渡到湖那邊去。”他們就開了船。
23正行的時候,耶穌睡著了。湖上忽然起了暴風,船將滿了水,甚是危險。
24門徒來叫醒了他,說:“夫子!夫子!我們喪命啦!”耶穌醒了,斥責那狂風大浪,風浪就止住,平靜了。
25耶穌對他們說:“你們的信心在哪里呢?”他們又懼怕又希奇,彼此說:“這到底是誰?他吩咐風和水,連風和水也聽從他了。”

 

 

太十四:22 - 33

太十四:22-33 可六:45-52 約六:16-21
     
22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先渡到那邊去,等他叫眾人散開。
23散了眾人以后,他就獨自上山去禱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里。
24那時,船在海中,因風不順,被浪搖撼。
25夜里四更天,耶穌在海面上走,往門徒那里去。
26門徒看見他在海面上走,就驚慌了,說:“是個鬼怪!”便害怕,喊叫起來。
27耶穌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
28彼得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
29耶穌說:“你來吧!”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穌那里去﹔
30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便喊著說:“主啊,救我!”
31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么疑惑呢?”
32他們上了船,風就住了。
33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說:“你真是神的兒子了。”
45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先渡到那邊伯賽大去,等他叫眾人散開。
46他既辭別了他們,就往山上去禱告。
47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穌獨自在岸上,
48看見門徒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夜里約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們那里去,意思要走過他們去。
49但門徒看見他在海面上走,以為是鬼怪,就喊叫起來。
50因為他們都看見了他,且甚驚慌。耶穌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
51于是到他們那里上了船,風就住了,他們心里十分驚奇。
52這是因為他們不明白那分餅的事,心里還是愚頑。
16到了晚上,他的門徒下海邊去,
17上了船,要過海往迦百農去。天已經黑了,耶穌還沒有來到他們那里。
18忽然狂風大作,海就翻騰起來。
19門徒搖櫓約行了十里多路,看見耶穌在海面上走,漸漸近了船,他們就害怕。
20耶穌對他們說:“是我,不要怕!”
21門徒就喜歡接他上船,船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

 

引言:

這是17世紀被認為是荷蘭歷史上最偉大的畫家倫勃朗(Rembrandt)畫的一幅油畫,名為“加利利湖上的風暴”。他透過光與影的鮮明對照,畫出了在風暴中的船是如何受到風浪的打擊。門徒的形象個個都很驚慌﹔耶穌卻泰然自若,好像睡了,又像醒了。這幅畫有一個最大的特色:船上有十四個人,除了耶穌和十二個門徒,還多了一個人。他是誰? (背對著我們的那位)傳言是他把自己也畫進去﹔他像跪在耶穌面前,安靜地等待。 由于在許多以聖經場合為背景的畫中,他把自己也畫進去,似乎想要經歷當時的情境,所以人稱他為“文明的先知”。這幅畫原本展示在美國波斯頓Gardener Museum。在1990年被人偷竊,到今天還沒有尋獲,不過博物館牆上還保留一個空框,等待有一天把它再挂上。

生命中有風暴,一場重病,中年失業,婚姻破碎,一場意外。。報章上俯拾皆是。今年三月(23/3/14)Sunday Times報道一個女人,41歲,說 in the last 15yrs,God has given me enough pain and sadness to last several lifetimes. (過去15年,上帝給我的痛苦與悲傷,足夠我几生几世來承擔。)

她出身在一個相當富裕的家庭,成長中變得很叛逆,像 Ah Lian (“阿蓮”,新加坡語,新加坡街頭的女小流氓),讀書不好,24歲嫁給了一個中學時期的同學,生下第一胎是 Down syndrome(唐氏綜合症),她哭得死去活來,想把她丟掉﹔經過一整年才能接受她。三年后再懷孕,竟然是死胎。三個月再懷孕,子宮有三個胚胎,兩個死了,第三個生下來,正常。兩年后,有一晚,丈夫突然從床上跳起來,倒在地上窒息而死。她把兩個女兒托姐姐照顧,自己躲到中美洲 El Salvador ,直到有一天小女兒打電話給她,叫她別再逃避,她才重新振作起來。回來后她用儲蓄開了一間服裝店,她在這方面有天分,克服了一切困難,現在才找到了平安。

如果你告訴我,Oh, I am very lucky, 我不像這個女人,我一生都一帆風順,上帝對我很好。老實說,我不是很羨慕你,因為聖經說:“焉有兒子不被父親管教的呢?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來十二:7-8) 叫它管教也好,叫它試煉/試驗也好,只有當人躺在棺材里才沒有風暴。

人生有風暴,教會也有風暴。我在XX的教會正經歷一場風暴。從2012年7月,教會開始擴建。我們就搬到附近的XXX中學聚會,原本預計18個月后,就是去年尾可以完工。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工程在去年第三季開始慢下來,建筑商資金周轉不靈到了破產的地步,教會不得不終止合約,另外尋找建筑商。 不久前我們才舉行特別會員大會,取得會員的同意,增加兩百萬元的預算。本來的預算是XXX萬,現在是XXX萬。工程要延遲一年大概今年尾才完工。有已婚的牧者因與姐妹的關系超越界線,你剛好又是什么理事會主席,要立刻處理危機,收拾殘局的時候,那真的是大風暴(這是我曾經歷的) 。風暴來時,大家同在一條船上,同心、同行、同航嗎?還是有人要跳船。這是信心的考驗。風暴來時,我們要如何應付?


 

福音書記載了門徒兩次在船上遇到風暴。第一次耶穌在船上,平息了風浪﹔第二次耶穌不在船上,他在山上禱告,后來他在海面上行走,門徒還以為看見鬼。 要學習處理危機,SIA 有模擬機艙﹔海事學校有模擬船艙,但耶穌給門徒的不是模擬訓練,耶穌給門徒的是 Real life emergency training, not textbook training,not in simulator(在現實的生活情境里的危機培訓)。今天我們講的和聽的,大家都要置身在船上,體驗一下風暴中那種危機感,這樣才從耶穌那里學到應對風暴的方法。 置身度外就只是聽我演講,聽完,走后,就忘了。

本論:

我先解釋經文的三個背景資料。

一、 加利利湖上的風暴:加利利湖/海的面積寬約13公里,南北長約24公里,處于約旦河峽谷的深處,而且四面環山。北部有2800公尺高黑門山,東北是哥蘭高原,東西兩岸也是高山。加利利湖的水面低于地中海海面約210公尺,水面氣溫高,高山氣溫低,氣流從上往下沖,所以加利利湖面有時會突然興起風暴。可四:37節說:“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一點都不夸張。


二、耶穌和門徒所上的船:雖然新約福音書記載了許多有關加利利湖的捕魚和耶穌跟門徒坐船渡海的事,但有整千多年,考古學家一直都不能拿出耶穌時代漁船的實物給世人看。直到1986年,經過一場大干旱后,加利利湖水降至歷來的最低水平,他們在爛泥床中發現了一只船的輪廓,証實是兩千年前的船(主前100 - 主后70年)。船身長8.2米,寬2.3米,深1.2米,可載約15個人。他們肯定耶穌和門徒所坐的船,大概就是這種類型。現在船展示在加利利湖邊的Yigal Alon Museum in Kibbutz Ginosar 集體農庄。(BAR 14:05, Sep/Oct 1988,看下圖)


三、上船之前,耶穌從早到晚馬不停蹄地做工。從可三:20 他醫治被鬼附的開始,說他忙到連飯也顧不得吃﹔法利賽人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文士和法利賽人要求他行神跡﹔他在湖邊的船上以比喻講解一系列天國之道。現在平息風浪是發生在晚上,他已經筋疲力盡。所以經文說他上船后,就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覺(38節),不是沒有理由的。渡船上岸后,別以為他可以收工,他還治好格拉森被鬼附的人﹔然后在可五:20 坐船回來,才算是完成一整天的事工。

清楚了背景后,我們就跟耶穌和門徒上船了。耶穌要教我們三個功課。

(一)風暴中的基督 -- 信他得救贖可四:35-41,太八:23-27,路八:22-25)

當風暴興起時,由于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滿了水(37節)﹔太八:24說船被波浪掩蓋,難怪門徒嚇得趕快叫醒耶穌。耶穌醒了,斥責風和海,風止住,海也平靜了。他對門徒說:“為什么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40節)坐船面臨風暴,有誰不怕?搖搖晃晃,有的還會嘔吐。倫勃朗(Rembrandt)畫的這幅油畫就畫出其中一個門徒,頭伸出船外好像嘔吐的樣子。如果你是馬航MH370 上的乘客,飛機突然上升至四萬多尺,又突然下降到一萬多尺,懷疑飛機出了問題,有墜機的可能性時,怎么會不怕?這段經文有兩個希臘字談到怕的:一個在40節,why are you so fearful? 中文是“膽怯”(膽小害怕)。這個字也用在提后一:7“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膽怯不是神賜的,是膽小害怕(cowardice,timidity),不該有的害怕。耶穌是說風暴來時,門徒不該膽怯,不該害怕,因為他與門徒同在。膽怯這個字聖經不常用﹔常用的是另一個字在41 節,英文的 phobia ,fear,terror﹔這節直譯 to fear a great fear,they fear exceedingly,大大地懼怕。

我們暫且不談在風暴前門徒膽怯的問題,一下子會再回來。現在我要問,在死亡面前人害怕不害怕?一定害怕。為什么呢?有聖經根據的。因為聖經說: “掌死權的是魔鬼。。 ” (來二:14)又說: “死的毒鉤就是罪”(林前十五:55-56)。 就像漁夫釣魚,撒但是漁夫,我們是魚,毒鉤是罪,它引誘魚上鉤,上鉤就死,掌死權的是漁夫撒但。所以人一生因怕死而成為魔鬼的奴仆(來二:15)。要怎樣從罪的毒鉤和落在撒但權勢底下被罪捆綁釋放出來?是信耶穌基督,他將上了鉤的我們“贖回”,脫離那捆綁。所以在還沒有跟耶穌上加利利湖的這只船前,人人都要上一艘船,就是挪亞的方舟,方舟預表基督。沒有先經歷“洪水中的基督 -- 信他得救贖”,你就沒有資格跟耶穌和門徒上加利利湖上的船。


信了耶穌還怕死嗎?應該不。因為知道自己有了永恆的歸宿,我們在死亡面前可以安然對主說,主,我預備好了,等待你來接我,去你給我預備好的更美的家鄉。信耶穌還怕鬼嗎?應該不。是鬼怕你,因為有主在心里,鬼怕的是他!(注:趕鬼不是恩賜,而是有基督的權柄。恩賜和權柄不同。保羅在他的書信羅列了許多恩賜,但趕鬼不是其中一種。權柄不同,權柄是在上帝的國度里面,這個權柄勝過陰間的權勢。凡是信主的人,有聖靈在里面,上帝已經把國度的權柄給了你,所以一個信主的人應該看不見鬼,除非上帝給他趕鬼的使命。趕鬼用的是權柄,不是恩賜。 )

如果你還沒有上挪亞的方舟,現在要趕緊上去,不要再拖延,不然風暴和洪水來時,飛機下墜時,你呼天喊地已經太遲。風暴/洪水中的基督,信他得救贖,這是 未上船之前的必修課。現在我們再回到風暴前門徒膽怯的問題。耶穌要教的第二個功課。

(二)風暴中的基督 -- 信他得平安可四:35-41,太八:23-27,路八:22-25)

耶穌和門徒上的船不是方舟的救恩之船,而是門徒訓練的船。現在耶穌要在船上給他們上信心入門的一課。“為什么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40節)我非常喜歡這句話里的那個字“還”?意思是經過了之前的教導和訓練,耶穌以為他們應該對他有信心,但他們的表現卻令他大失所望。為什么?加利利事工長約一年半。他們被揀選后與主同行到現在也有一年了吧。這一年里,他們已經看過耶穌行的神跡,他們聽過耶穌的登山寶訓,他們剛聽過耶穌說有關天國的比喻。但突然風暴來了,他們就驚惶失措。船上有几個專家,專業是捕魚,這應該不是他們第一次遇到風浪。但他們卻責怪耶穌不顧他們,自己睡大覺,“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38節)他們曾經目睹耶穌所行的,經歷耶穌的大能作為。現在他們不是說在他們最需要耶穌的時候,耶穌沒有能力把他們從困境中解救出來,他們是指責耶穌不顧他們的生命安危,自己睡著。如果耶穌不顧他們,他還需要道成肉身,從天降卑到地上來, “。。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嗎?(腓二:6-8)所以說耶穌不顧他們,這是很嚴重的指控。不過我們也要公平對待門徒,我們是事后孔明,知道耶穌的身份和使命,門徒當時還不知道。人生起了風暴,我們禱告,主沒有回應,我們千萬不要埋怨說他不顧,因為他能,他也顧,只是他有自己的時間。耶穌睡著了嗎?yes and no。Yes,肉身的人子耶穌經過一日的事工,累得要死,睡著了﹔No,神子耶穌 “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覺。” (詩121:4)我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121:2)。門徒的確以為他睡著了,要叫醒他。你到日本,進入他們神道教的神社,看到人參拜之前先 搖鈴,擊掌兩、三次(所謂“二禮二拍手一禮”)。為什么?說法不一,有說對神的恭敬之意,有說他們要叫醒那個神,才祈愿。


神社前的鳥居(二柱二梁組成“開”字型)

我們的主不是。人對我們可能“不關心”(冷淡的意思),但主對我們是“不關心”(無不,沒有一樣不關心)。門徒對耶穌的認識是滿腦子的知識,看到他的醫病趕鬼,大概也不過是先知之流。當他們看到耶穌的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浪立刻止息的時候(39節),原文說:they feared a great fear,exceedingly fear,大大地懼怕。他們見耶穌所做的,比見到風暴還要怕!“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都聽從他。”(41節)與主同行將近一年,他們仍然不認識耶穌!這也是我們的光景嗎?

耶穌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在我里面有平安”(約十六:33)人生有風暴,但只要我們信靠基督,“專心仰賴他,不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認定他的”(箴三:5-7) ﹔過這種神所喜悅的信心生活的,風暴來時,耶穌關心我們,他有能力平息風暴,給我們平安。我不是說只有當基督平息風浪才有平安,而是說即使在風浪中,只要在基督里就有平安。有聽過劉家昌作曲,翁倩玉唱紅的《海鷗》嗎?“海鷗 飛在 藍藍 海上,不怕 狂風 巨浪﹔揮著 翅膀 看著 遠方,不會 迷失 方向﹔飛的 越高 看的 越遠 它在 找尋 理想﹔我 愿像 海鷗 一樣,那么 勇敢 堅強。”每個基督徒應該是一只海鷗,雖在風暴中,因信他有平安。

 


點擊播放
(劉家昌作曲,翁倩玉唱《海鷗》)


2009年颶風 Ida 登陸阿拉巴馬灣岸(Alabama Gulf Coast),一只海鷗在日出時沿著海灣飛翔。 (AP Photo/Dave Martin)


(三)風暴中的基督 -- 信他除萬難太十四:22-33,可六:45-52,約六:16-21)

現在講門徒的第二次上船。

做完一年半的加利利事工后,耶穌在伯賽大附近給五千人吃飽,引起一場大騷動﹔加上希律王殺了施洗約翰后,聽到耶穌行的神跡,以為約翰復活了,王也感到驚怕﹔于是耶穌帶領門徒離開加利利希律安提帕管轄的地方,到腓尼基的推羅、西頓、低加波利外邦人占多數的地區行走,給他們六個月密集的門徒訓練。這次他們上的門徒訓練的船就是發生在耶穌給五千人吃飽后。那時天色已黑,他催促門徒上船,往迦百農去,躲開那些吃飽很激動的群眾,自己上山禱告。

與上一次不同的是,這次耶穌不在船上。上一次是信心入門功課﹔這次是信心進階的功課。發生在船上的事記載在福音書三處地方(太十四:22-33,可六:45-52,約六:16-21)。我們剛才讀的只有太十四章的部分。三個記載有差異,綜合起來,我們知道門徒上船后,他們搖櫓約行了十里多路(約六:19),那時船在海中(可六:47),“因風不順,波浪搖撼。”(太十四:24)“忽然狂風大作,海就翻騰起來”(約六:18)雖然搖櫓甚苦(可六:48)但這次好像學乖了,從上次學到功課,經文沒有說他們膽怯,驚慌失措,看來船上的專家搖櫓,似乎控制了整個形勢。耶穌的不在不意味著他不知道,可六:48說在岸上的耶穌看見門徒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就在海面上走,往他們那里去。(可六:48)這是神跡,三處經文都記載了耶穌在海面上行走的神跡,門徒見到他以為是鬼怪,驚慌起來,耶穌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太十四:27)對于耶穌的行在海面上,可六:52 加上一筆說耶穌上了船,風就止住,他們心里十分驚奇,這是因為他們不明白那分餅的事,心里還是愚頑。意思是他們還不明確地知道耶穌的身份,就是神子。他們最多把他視為能行神跡的先知,但先知從來沒有以五餅二魚分給五千人吃,先知也沒有在水面上行過,但耶穌都做了。約六:21也加多一筆,說耶穌上了船,船立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這是神跡中的神跡。

不過在今天的信息,我們要專注的是太十四:22-33所加多的一筆,是太十四:22-33 單獨記載的。彼得試探耶穌,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這是像舊約的士師基甸“求耶和華給他一個証據,使他知道與他說話就是主”(士六:17)因為當時以色列人被米甸人欺凌,他們都躲起來,好久沒聽到耶和華的聲音。彼得做的正是這樣。

這樣的試探有沒有必要?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各有各的看法,我們不談。不過聖經是有說不要試探上帝。有趣的就在這里,耶穌許可他,說:“你來吧。”彼得真的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但一見風浪大,就害怕,沉下去。耶穌趕緊拉住他,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么疑惑?”(太十四:31)

這里耶穌要給門徒上什么課?是不是只要信,不疑惑,就一定可以行神跡,行在水面上。主若允許,門徒當然也可以行神跡。其實之前,當耶穌差遣他們兩個兩個出去傳天國的福音時,耶穌就給了他們權柄醫病、趕鬼(太十:5-8)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么疑惑?”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 (可十一:23)這是修辭說法,當然不是真的移山倒海。但重點相同。只要有信心,不疑惑,信徒在面對各樣困難時,都能靠著主排除萬難。這正是保羅在《腓立比書》說的:“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四:13)同樣的道理。對門徒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一課。“信”就不要“疑惑”,“信”就不要“害怕”。信與疑惑,或信與害怕是不能并存的,兩者只能選擇其一。就如學生在實驗室里做的實驗,兩樣東西不能同時占有一個空間:一個杯盛了刀標油,一個杯盛了果汁。如果你把果汁倒入刀標油里,就會把油推上去,占有油的空間,因為油的密度比較低。

澳洲籍基督教布道家尼克•胡哲(Nick Vujicic)他天生沒有四肢,卻沒有被這個狀況限制住,他勇于面對身體殘障,創造了生命的奇跡。他結婚生子,騎馬、游泳。。樣樣都能,在他看來是沒有難成的事。年僅32歲,他已踏遍世界各地,鼓勵了上百萬人以信心克服逆境,追求自己的夢想。他對上帝及無限的可能性有信心。他寫了一本書,就是以《勢不可當:化信心為行動的神奇力量 Unstoppable: The Incredible Power of Faith in Action。》作為書名。他的勵志語錄中有一句,“錯的并不是我的身體,而是我對自己的人生設限,因而限制了我的視野,看不到生命的種種可能。”人生再大的風暴,信他就不被波浪所淹沒,反而能腳踏波浪,面向大海前行。

 

請大家看另一張畫,也是Rembrandt 畫的,是素描,叫“基督行在水面上”。與油畫“加利利湖上的風暴”相比,它就大為遜色。他沒有把自己畫進去。我猜他沒有那個信心走在水面上。很多人信基督為求得平安,一生就停滯在那里,不再踏出另一步,除萬難。


Christ Walking on the Waves
painting by Rembrandt 倫勃朗, 1652-56
(這是倫勃朗根據太十四:22-33 所作的素描,名為《基督行在海面上》)


耶穌上了船,風就住了。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說:“你真是上帝的兒子。”(太十四:32)剛才還愚頑,不知他的身份,現在不再疑惑,真是上帝的兒子。約翰福音第六章(22-71)接著說,第二天在加百農,那些吃飽了的群眾追上他們,聽了耶穌說生命之糧那篇道后,覺得這話甚難,一個個離他而去,門徒卻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上帝的聖者。”(NIV:We believe and know that you are the Holy One of God ﹔KJV:thou art that Christ, the Son of the living God ,約六:68-69)這句話就是這次在船上學來的。

耶穌也透過這一課預備門徒,有一天當自己要離開,他們不要以為沒有了耶穌,就沒有了神跡,什么都不能做。風暴來時,耶穌在船上,還是不在船上,都不必害怕﹔只要信,不疑惑,靠著主就能排除萬難。這個功課門徒學得很慢。 我們難道不是一樣,知道耶穌是神的兒子是一回事,再踏出信心的一步是另一回事。耶穌被釘十字架,他們全都跑光,以為再沒有盼望了﹔他們因怕猶太人(約二十:19)把自己關在房里。即使復活的耶穌出現在他們面前,后來他們還是回到加利利,重操舊業,打魚去(約二十一章)。

等到耶穌在太二十八章頒布大使命的時候,門徒中還有人疑惑。聖經說: “16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17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然而還有人疑惑。”疑惑是因為不知道復活的耶穌會不會還和他們在一起。耶穌就要升天了,怎么辦?正是“學生不急,老師急”,在“升天/考試”之前,復活的耶穌要給門徒“惡補”,有兩個功課:

A。耶穌在大使命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8-20)

這是耶穌給他們的應許,說他是集天上地下所有權柄的主,會常與門徒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阿貓阿狗也會說當你經歷患難時陪在你身邊,但他們自己也自身難保,力不從心。耶穌不是!上帝已經賜給他“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他在門徒的身邊,等于門徒也有了權柄!

B。徒一:8-9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說了這話,他們正看的時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云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見他了。”

耶穌應許他們五旬節聖靈降臨,門徒就得著能力把福音傳至地極,為主作見証。

門徒/我們信基督,就有權柄和能力。2013年十二月八日晚在新加坡小印度一帶發生了一場涉及數百名來自南亞的客工的暴亂。開始的時候,現場只有一小隊警察維持秩序。警察有權柄驅散暴民嗎?有!有能力驅散暴民嗎?沒有!因為寡不敵眾,他們要等到鎮壓隊伍的到來。“我當時也聽到消息,我登山一呼,召聚了全城的人,拿刀拿槍趕到小印度去。”我有能力驅散暴民嗎?有!因為我方人多勢眾。我有權柄驅散暴民嗎?沒有!警察把我當作暴民看待,抓了我,關在監牢里。

現在我們只要信,就有權柄和能力,干嗎還要害怕,還要疑惑?

 

應用與結語:

我要總結今天的信息:

有人從鐵達尼號的沉沒學一功課:Watch for the Calm before the Storm ! Don’t let your guard down.平靜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征兆。那晚,風平浪靜,沒有月光,難以識別冰山,結果怎樣,你我知道。人在平靜中很容易放松警惕,所以不要等風暴來臨時才學信心的功課。

主耶穌是我們生命風暴中最穩妥的居所。風暴面前,信他的有救贖﹔信他的有平安﹔信他的能腳踏波浪排除萬難。我們禱告。。

 

鍾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