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從苦惱到得安慰

(用口語記錄)

經文:詩七十七:1- 20

引言:

    有人說我們作信徒的,把上帝當作是備用輪胎,平時對他不聞不問,等到事故發生時才向他禱告求助﹔看不到禱告的果效時,就十分苦惱。詩篇七十七的作者是亞薩(從詩前的一行小字可知),亞薩肯定不是把上帝當作是備用輪胎的人。怎么知道呢?因為詩篇73 到83都是亞薩的禱告,看得出他是一個和上帝有深交的人,他的禱告情詞迫切。糟糕的是,這次禱告好像不靈了,上帝好像不再應允,他比我們更苦惱了。我們不是也常常在禱告中遇到同樣的光景嗎?所以,今天我要跟大家一同查考這首詩篇,看亞薩有什么法寶,能從苦惱中翻身,得到安慰。我們可以從中效法,學習一個寶貴的功課。

    今天的題目是“從苦惱到得安慰”

本論:

    詩的結構很簡單,大家看到三個“細拉”嗎(3,9,15節)?這是一個休止符,它把全詩分成四小段。但為了解說方便,和時間的關系,我要把全詩分成兩大段,就是 1 -  9 ,和 11 - 20 。1 - 9 是說詩人的苦惱﹔11 -  20 是詩人得安慰。第十節是孤零零的一節,卻是最重要的,是亞薩從苦惱到得安慰的轉捩點,是全詩的鑰句,所以我會特別的解釋。

    (1)1 - 9節,詩人的苦惱是什么?第二節說他在患難之日尋求主,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他遭遇患難,什么患難?單從這詩我們不知道什么患難,但從其他詩篇(特別是79篇),我們可以推斷這是指耶路撒冷被敵人圍困,甚至陷落,變成荒地,聖殿被污穢。現在國難當頭,家破人亡,他來到上帝面前求主解救,拯救以色列。上帝應允他的禱告嗎?沒有!這就是他的苦惱。你看,他整夜不能睡,“你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4節)一個人心煩不能入眠的時候,就會胡思亂想。詩人一方面追想過去那段好日子,在夜間還能唱歌贊美上帝(第6節)﹔另一方面心中對上帝開始起了疑惑,難道上帝要永遠丟棄他。。(7 -9節)

    現在我們要把這段經文應用在自己身上。有的人會覺得在讀這段經文時,很難引起共鳴,因為我們根本沒有嘗過這種患難的滋味。對新加坡人來說,這樣的患難的確是有點高不可攀,有的人可能連“難”字也不會寫。所以,在應用時,我要把患難的層面拉下來,作為一般性的困境來解,如身體上的病痛、工作上面對困難,被裁員了,在找工作的,經濟上拮據、家庭里的吵吵鬧鬧、人際關系緊張、精神上的困擾。。我們都有經歷過,只是程度不同。我們也為這些事禱告,只是有如石沉大海,沒有回應,苦惱萬分,甚至睡不安寧,就像亞薩一樣。不知你嘗過這種滋味沒有?我還記得以前生病,四、五個晚上睡不著的滋味,真是難挨。我很能體會亞薩因苦惱,那一聲聲“難道”對上帝的懷疑。一個人如果一直“難道”下去,整個人就會崩潰,很難翻身。但亞薩不是,我們看他翻身的秘訣。

    (2) 亞薩翻身的秘訣:第十節:“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這節的翻譯有兩個:和合本是按欽定本(KJV)翻譯﹔另一個翻譯是NIV和中文的《新譯本》。“因此我說:這是我的憂傷,至高者的右手已經改變了。”《現代中文譯本》的翻譯更絕:“最使我傷心的是:至高的上帝不再是大能者了。” 為什么有兩種完全相反的翻譯呢?原來這節的希伯來原文只有三個字,一是“至高者”、二是“右手”、第三個字可作“年代”,或“改變”解。NIV《新譯本》用“改變”,這是最簡單的翻譯,但根本就不是秘訣,反而叫人永不翻身。我稱NIV的翻譯為“孫悟空式”的翻譯。亞薩已經很苦惱,現在還說上帝已經改變了,不像以前行大能的事。這樣的翻譯表示詩人已經跌入萬丈深谷,可是下文他又突然得到安慰,除非他是孫悟空,翻了一個筋斗,從深谷跳出來,飛上云霄,不然誰有那種本領?《和合本》把第三個字作“年代”解,這樣的翻譯也有問題:怎樣把三個字結合成為句子?大家看到有些字的旁邊有黑點嗎?這是譯者加上的 -- “但我要追念”和“顯出”-- 為的是把句子的意思顯明。現在不再“憂傷”,而是承認自己“懦弱”,這是什么秘訣呢?亞薩本來是苦惱萬分,甚至疑惑,但他突然警覺,馬上拉handbrake (懸崖勒馬),不能一直“難道”下去。他承認自己這樣懷疑上帝是不對的,是因為自己的軟弱無能和信心不足﹔他要重新投進上帝的懷抱,要追念上帝過去所行的神跡奇事,因為上帝沒有改變。這是他從苦惱到得安慰的秘訣。

    其實,這不是什么新的秘訣。我們當初信耶穌的時候,就是這樣的。信耶穌的人一定要承認自己不行,自己不能救自己,別的方法也不能救自己,才會謙卑地投靠上帝,相信上帝所提供的十字架救法是唯一的救法。那些自以為很堅強,有辦法的人,是不容易找到上帝的。新加坡《聯合早報》的副刊《四方八面》,有個專欄作者是一位副教授,她患了乳癌,發覺的時候,已經擴散到腦部,屬于第四期。她是一個敢怒敢言敢罵的人,時常在電視上發表意見。看她樣子有點凶巴巴,是一個女強人,患病后仍然照寫,還以“死何足懼”作標題寫了一篇文章。我本來很佩服她的頑強斗志,但料想不到,生病時她去台灣一趟,有朋友介紹她認識了那里一個通靈的活佛。在他家里,念經之后,這個活佛說他跳到她的身上,看到她的前世今生。原來她曾是某個朝代的一名將軍,在一場戰爭里,由于糧草不足,他下令殺死已經投降的一萬八千敵軍兵馬。之后,他世世代代為了這件事懺悔,所以今天才會患病,是報應。那個活佛為她超度這一萬八千冤魂,要醫治她的病。你看,一個很堅強、很有學問的人,來到盡頭的時候,就變成這個樣子。。她的結局如何,我們不知道。

    有一種人不用什么秘訣,因為他沒有苦惱,他的禱告是沒有1 每 9 節,他只有58cm 高,7kg重,會跳舞,會唱歌,是日本Sony 做的機器人(Qrio)。只要把他的程序改一下,他就會說:“我很堅強,贊美主,感謝主。。”有的基督徒就是這樣,像吃了鴉片,無血無肉。亞薩不是,他有血有肉,禱告很真,沒有堆砌詞藻。我們不要學那些機器人。

    (3)亞薩得安慰:11 -  20 節是亞薩追念上帝過去所行的神跡奇事,知道上帝還會出手拯救以色列,他從這里得到安慰。什么神跡奇事?就是出埃及、過紅海。17 - 19節“云中倒出水來。。。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 這是走干地過紅海,驚天動地的描寫。以色列人把這件事代代相傳,每年的逾越節還紀念述說這件事。對我們來說,以色列人過紅海似乎跟我們沒什么相干,很難引起共鳴。我們知道的過紅海,不過是電影或動畫片用電腦技朮造出來的。但我們追念另一種過紅海的經驗,就是信主得救,從黑暗的權勢,遷到基督光明的國度。這是一個神跡。但我們很少把見証組織起來,寫下來,說出來。我們教會在洗禮的時候,也沒有叫受洗的人作見証的傳統。過去在英語聚會,我只有聽過***弟兄的親家的見証。那個見証很戲劇化,有三面紙,我用了一晚把它翻譯成中文,里頭說他看到光,光中有個人,好像基督。。當然不是每個人的見証如此戲劇化,但沒有關系,我們可以追念上帝在我們信主后,身上所作的,和得應允的禱告。我叫它作 prayer portfolio,禱告代表作,或禱告冊子,像婚紗展覽里看到的婚紗照,是攝影師的portfolio 。追念過去上帝如何應允我們的禱告,知道上帝必然會在這次苦惱中重新出手幫助,肯定能叫我們得到安慰。像上次***弟兄提到的“垃圾堆如山”,一夜之間不見了,這是他的portfolio 里的一頁。我們有自己的portfolio 。譬如,(舉例)。。

    為什么從追念過去上帝應允的禱告就能得到安慰?這是根據上帝是“恩上加恩”的上帝,他不是偶爾垂聽我們的禱告,不然“追念”就沒有意思了。上次他施恩應允我們的禱告,今天他還會施恩應允我們的禱告。還記得去年教會周年紀念,李法平牧師以“恩上加恩,力上加力”為題勉勵我們嗎? “加”有兩種。一種像孩子要買運動鞋,來跟爸爸要錢。運動鞋有便宜的,29.90元,有貴的,一百多塊。老爸身上只有几十塊,給了孩子30塊,意思是叫他買29.90的。孩子當然不會滿足,要爸爸多給,老爸又給他10塊,孩子再要,老爸再拿几塊錢給他,說這是最后的了。這樣的“加”是很勉強的“加”。上帝的“加”不是這樣的。“加”的原文 anti,是“替換”, in exchange of ,(路十一:11耶穌說,你們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魚,反拿蛇當(anti)魚給他呢?)像波浪一波來了又一波,源源不絕。上帝垂聽我們的禱告,也是一樣,叫我們的禱告冊子不斷更新和加添。請問,你的禱告冊子最近一次的更新是什么時候呢?

結語:

    在結束之前,我請大家看第20節:“你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對亞薩來說,他從過去上帝大能的手所作的工,知道上帝不會棄絕以色列,一定會救贖他們,他不再苦惱,已經得著安慰。這個禱告在多年后,因為以色列人從巴比倫回歸,聖殿重建,也得了應允。

    以后的猶太人讀這首詩篇有得安慰嗎?在兩約之間,耶路撒冷被外邦人踐踏,聖殿被污穢,他們期望有另一位比摩西更大的先知會來,把他們從外邦人的手拯救出來,彌賽亞的觀念是在那時逐漸形成。等到道成肉身,彌賽亞真的到來的時候,他們卻把他釘在十字架上。他們沒有得到安慰。

    以色列已經復國五十多年,現在的猶太人讀這首詩篇的時候,有得到安慰嗎?當他們讀到20節,他們還在等待彌賽亞的到來﹔彌撒亞肯定會來,但他們不是得到安慰,反而是和世人一樣地哀哭。(啟一:7)

    我們基督徒可不同了。可能你說自己聽不懂亞薩的秘訣,可能你的禱告冊子一片空白,不要擔心。不要只看婚紗照,羨慕新娘子的美美,要抓住的是拍攝婚紗照的攝影師,他也能把你拍得美美,像天仙一樣。同樣的道理,秘訣和禱告冊子畢竟只是方法,我們要抓住的是保慰師聖靈,他才是安慰我們的。

    唐代詩人王維寫了一首詩,其中一句是:“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這是外邦人的自我安慰,叫我們做人要看得開,但有多少人來到山窮水盡時有這種閑情?基督徒是不同的,我把這句話改了:“行到水窮處,聖靈安慰時。”愿以此和大家共勉。

    愿那位安慰亞薩的,在我們苦惱難當的時候,也安慰我們。

鐘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