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耶穌基督 - 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

(下載投影片,4.3MB)

來五:6,10,六:20,九:1 - 28

(用口語記錄)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

來九:1 - 28

1原來前約有禮拜的條例和屬世界的聖幕。
2因為有預備的帳幕,頭一層叫作聖所,里面有燈台、桌子和陳設餅。
3第二幔子后又有一層帳幕,叫作至聖所,
4有金香爐(注:"爐"或作"壇"),有包金的約柜,柜里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并兩塊約版。
5柜上面有榮耀基路伯的影罩著施恩座(注:"施恩"原文作"蔽罪")。這几件我現在不能一一細說。
6這些物件既如此預備齊了,眾祭司就常進頭一層帳幕,行拜上帝的禮。
7至于第二層帳幕,惟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獨自進去,沒有不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8聖靈用此指明,頭一層帳幕仍存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
9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
10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11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
12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
13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
14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
15為此,他作了新約的中保,既然受死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過,便叫蒙召之人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
16凡有遺命,必須等到留遺命的人死了(注:"遺命"原文與"約"字同)。
17因為人死了,遺命才有效力﹔若留遺命的尚在,那遺命還有用處嗎?
18所以,前約也不是不用血立的。
19因為摩西當日照著律法將各樣誡命傳給眾百姓,就拿朱紅色絨和牛膝草,把牛犢、山羊的血和水洒在書上,又洒在眾百姓身上,說:
20“這血就是上帝與你們立約的憑據。”
21他又照樣把血洒在帳幕和各樣器皿上。
22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23照著天上樣式做的物件,必須用這些祭物去潔淨﹔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當用更美的祭物去潔淨。
24因為基督并不是進了人手所造的聖所(這不過是真聖所的影象),乃是進了天堂,如今為我們顯在上帝面前﹔
25也不是多次將自己獻上,象那大祭司每年帶著牛羊的血進入聖所(注:"牛羊的血"原文作"不是自己的血")。
26如果這樣,他從創世以來,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這末世顯現一次,把自己獻為祭,好除掉罪。
27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審判。
28象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


來五:6,10

6就如經上又有一處說:“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10并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他為大祭司。
 

來六:20

20作先鋒的耶穌,既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就為我們進入幔內。

 

本論:

題目很長,我先解釋。一、麥基洗德是誰?二、什么是祭司/大祭司?三、為什么耶穌基督要有祭司的職分?他非要作祭司不可嗎?

首先,我們看麥基洗德這個名字。這個名字未必是大家熟悉的﹔彼拉多則不同,唐崇榮牧師有一次在台上說,他很羨慕彼拉多這個“死鬼”(這是他的用字),因為每個主日世界上很多教會(包括我們)都念他的名字。信經上說“我信我主耶穌基督。。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他的名字被放在這里,為了叫他遺臭萬年嗎?如果是這樣,出賣主的猶大的名字不是更應該放在信經嗎? 這里大有學問。我離題囉嗦一下。

你們當中也許有人去過杭州西湖邊的岳王廟,那是紀念民族英雄岳飛的地方。墓闕下有几個鐵鑄人像,其中之一是陷害岳飛的奸臣秦檜,反剪雙手,面墓而跪。以前經常有人吐痰在鐵像或鼓勵小孩在鐵像上小便,以示侮辱。

有一次我在粵語堂教聖經課,談到猶大、彼拉多,我說教會在進門的地方,應該做個他們跪地的石像,我們進門的時候就叫孩子撒泡尿在他們身上侮辱他們一番。回家后想一想,糟糕,說錯話了。為什么呢?學問就在這里。中華文化(還有希伯來文化)與西方文化有不同的地方。前者記恨的成分重一點,像春秋時代吳國伍子胥鞭打楚平王的尸體三百下,替父兄報仇雪恨﹔西方文化是基于基督教文化,愛你的仇敵,生前愛不了,至少死后不懷恨,一筆勾消。所以基督教沒有立像撒尿侮辱這回事。使徒信經里放了彼拉多,是反映一個歷史事件。也許人會說聖經人物是虛構的,但彼拉多是歷史人物,有根有據,石頭會說話,人就不敢隨便說其他是虛構的了。



囉嗦完了,現在回頭看麥基洗德。他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創十四章。那時有几個地方王打戰,亞伯拉罕的侄兒羅得被擄去,亞伯拉罕知道后,就率領他家里生養的精練壯丁窮追,救了羅得。回來的時候,經過耶路撒冷,聖經說,“18又有撒冷王麥基洗德帶著餅和酒出來迎接﹔他是至高上帝的祭司。19他為亞伯蘭祝福。。亞伯蘭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來,給麥基洗德。”(創十四:18-20)以后他的名字 在舊約只再出現一次。如果你不仔細讀聖經,根本就不會注意到這個名字,更不用說這個名字的重要性。所以當傳講《希伯來書》的“牧者”兩次在第五章提到他的名字說:“(耶穌)10并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他為大祭司。”(來五:6,10),“牧者”好像看到會眾交頭接耳,誰是麥基洗德?他在說什么? “牧者”就立刻責備他們,說他們不長進,怎么聽不進去,到現在還是吃奶,不能吃干糧(來五:11-13)。當時的會眾有吃奶的,不長進的會眾。現在會眾吃奶的不少,常年喂奶的傳道人也有﹔久而久之,自己喝起奶的也有!那么“牧者“接下來是不是喂奶給他們?不是,反而從第七章開始,直到第十章,用了三章半長的篇幅講解這個基督有大祭司職分的神學題目,這是干糧。提升會眾的屬靈生命,就不能一直喂奶,要吃干糧。你看他怎么說:“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如洗禮、復活、審判。。”(來六:1-3,意思是要“進深”)會眾吃不下干糧, 難道要硬硬塞在他們口中?以前行軍,士兵自己帶干糧,如饅頭,餅干。。路上用來填肚子。若是病了倒下去吃不下,怎么辦?醫療隊把干糧磨成粉,調成糊(像芝麻糊)喂他。講道也是一樣。奇怪的是,當《希伯來書》的“牧者”在第七章開始講述麥基洗德的時候,卻把他神秘化:“3他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乃是與上帝的兒子相似。”(來七:3)我們不知道他從哪里獲得這些資料,但他這樣做是有目的,你聽下去就明白。
 

什么是祭司?“祭司”這個字不是以色列人/猶太人專用的。有拜神的地方就有祭司,只不過稱呼不同罷了(巫師,廟祝。。)。“祭司”是站在神與人中間,代替百姓向神祈求、祝福或獻祭的人。這種代表人向神求情或求赦,使人們能蒙神悅納,并且教導人有關教義、祭祀、禮儀等規條,是祭司中保的功用。在利未人被上帝揀選作祭司之前,別的國家和民族,如埃及、古巴比倫。。就已經有祭司,神廟,替人辦理與神有關的事。聖經就曾提到別的祭司,如創四十一:45 埃及的祭司﹔出二:16 米甸的祭司。麥基洗德就是我們知道的這樣一個祭司,不同的是他也是王。

為什么基督要有祭司的職分?這跟《希伯來書》的背景有關。在主后六十年代中期,基督教開始受到羅馬政權的逼迫,之前,羅馬政權分不開猶太教和基督教的不同。會眾中,特別是猶太裔基督徒,他們受到自己猶太人、親朋戚友、老板、同事。。的歧視,嘲笑和折磨。。有的丟了官,生意不能做,被辭退,被家人斷絕關系。。他們開始質疑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信靠的耶穌基督在哪里,怎么不眷顧他們?回到猶太教不是更好嗎?耶穌能幫助他們嗎?耶穌是王,我們知道,他自己也承認。(約十八:37)耶穌來要建立上帝的國。耶穌有王的職分怎么樣?對會眾有什么意義?王高高在上,會眾可以隨時覲見王嗎?不能,就好像我們要見總統Tony Tan 一樣。耶穌有先知的職分,又怎么樣?先知宣講,教導上帝的話,用他的話督責,審判人,叫人歸正(約十二:48-49)。。對會眾來說,這不是等于雪上加霜。還有,基督有神子的名分,能行神跡,把他們從落難中救出來嗎?當然能夠,但不一定肯,主權在上帝,不符合他公義屬性的他不能做。如果王和先知的職分對落難的會眾沒有意義,祭司/大祭司的職分有意義嗎?有!祭司/大祭司是唯一能代表人到上帝面前認罪獻祭的人,能夠明白人的苦楚,代替人祈求上帝。但耶穌在地上的時候,他不能作祭司,他甚至不允許踏入聖所,更別說至聖所了。因為律法說只有照著亞倫等次的利未人才能立為祭司,耶穌不是利未人,他是猶大支派,大衛的后裔,所以不能。如果他要做祭司,怎么辦?“牧者”要找律法的漏洞嗎?不用。上帝早已安排妥當。在基督降生之前約一千年,上帝啟示給大衛王,說:“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后悔說:‘你(耶穌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 (詩一百一十:4)上帝給自己開了一個“漏洞”,讓不是利未支派的耶穌可以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這個麥基洗德就是剛才說的什么無父無母,無始無終。。從他延續下來,耶穌名正言順地被立為大祭司。耶穌的大祭司是起誓立的,利未祭司不是﹔耶穌的大祭司是永遠的,利未祭司不是。這樣被立的大祭司是比地上照著亞倫的等次成為的祭司更尊貴了。

耶穌這樣一位尊貴的大祭司能為會眾,為我們作什么,成就什么,這就是第九章帶給我們的信息,我們從三方面來談:

1-22節    大祭司耶穌基督已經成就的:

11但基督已經來了,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新譯本》)

23-26節    大祭司耶穌基督如今成就的:

24如今為我們顯在上帝面前。。。
26但如今在這末世顯現一次,把自己獻為祭,好除掉罪。

27-28節    大祭司耶穌基督將來成就的:

28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

一、大祭司耶穌已經成就的:來九:11說:“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和合本》)。《新譯本》和NIV 則說:“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究竟是“將來”還是“已經‘呢?這是異文,不同抄本用不同的字,哪一個字最有可能是原版聖經的用字呢?這是屬于經文鑒別學研究的范圍,我們這里不談。總之,新的譯本都作“已經”﹔在這個信息里,我也用“已經”。耶穌基督作大祭司已經成就的,比地上照著亞倫等次成為大祭司的,作了什么更美好的事物呢?“牧者”說:

A.大祭司在更大、更全備的會幕獻祭:耶穌進入的聖殿是更大、更全備,這是跟地上摩西的會幕相對而說。1-10節說的就是地上摩西的帳幕。第五節“牧者”說他不能一一細說﹔我也不多說,只讓大家看一看圖片,有個印象就算了( 參:投影片)。

摩西的會幕不大,外院大概五分之一個足球場,會幕(聖所和至聖所)比新加坡建屋局的三房式大,比四房式小,高度不超過兩層樓。以后的所羅門王聖殿和新約時代希律王的聖殿就宏偉壯觀、金碧輝煌得多,當然也更吸引人。 。“牧者”要說的是什么呢?不管帳幕/聖殿的建筑怎樣宏偉壯觀,金碧輝煌,儀式怎樣庄嚴肅穆,地上的祭司在那里所遵照敬拜的條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來九:7-10)。意思是,不管祭司獻上多少次祭,都不能改變人在上帝面前罪人的地位,反而叫人想起罪來,因為良心會說話。18世紀哲學家康德 (Emmanuel Kant,1724-1804)的墓碑上有一句話,大意是,一生中最令他敬而生畏的有兩樣東西,就是頭頂上浩瀚的星空,和里頭說話的良心。閃爍的星星好像對他說:有上帝!有上帝!他躲到房間,以為看不到星空,就心里好過得多。誰知道里頭的良心不斷說話:你有罪,你有罪!這正是“牧者”說的“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良心有虧欠的意思。

還有,進入至聖所到上帝面前也有諸多限制,如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并且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不小心還會死在里面。大祭司耶穌不是進入地上的帳幕,他進入的是天上的帳幕,那是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來九:11-12)。這天上的會幕(屬靈的殿)就是耶穌的身體(約二:19-22)。耶穌怎樣經過自己身體的殿?他走十字架的路(11-14節)。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負世人的罪,釘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復活、升天,這表示人所拆毀的他身體的殿,三日內又建立起來了,整個過程也代表著耶穌經過那殿,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滿足了上帝公義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完成了大祭司獻祭的任務。


B.大祭司獻上更美之血:(12-22節)與地上摩西帳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犢的血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穌所獻之血就更美好了,它所成就的有二:

(1)“血”能洗淨我們的心,除去我們的死行,使我們事奉永生的上帝。(來九:14)“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22節)

(2)“血”與“約”息息相關。基督耶穌與他的子民立的“新約”有如“遺囑”(testament,來九:16-17,《和合本》作“遺命”)。人死了遺囑才生效。耶穌在十架流血,死了,新約就開始生效。這血是上帝與我們立約的憑據。耶穌是新約的中保(來九:15)。什么是中保?原文有兩個字,中文都翻譯為中保,但英文就用兩個字來翻譯,一個是surety(來七:22)﹔一個是 mediator(來九:15)。什么是 surety?你買房子,跟銀行貸款,要有一個surety 保証人﹔你申請獎學金,也要有個保証人。耶穌是新約的中保,保証你在他死后,新約(遺囑)開始生效,他應許你要得永生,得基業。。一定成就。不過,保証人要承擔我們違約的一切后果(這是按人的常話說的,耶穌當然不用﹔相反地,“牧者”要指出我們違約的嚴重性。對于違約者,“牧者”用很強烈的詞句說他們踐踏上帝的兒子,把他重釘十架)。中保是 mediator,在神與人之間作調解人。譬如神不高興,因為他肚子餓,沒有東西吃,中保跟人說,神要吃燒雞,殺一只雞獻給神,平息神的怒氣。耶穌是新約的中保,人因犯罪,上帝的震怒落在人的身上,耶穌不是叫人獻上牛、羊,他把自己獻上平息上帝的怒氣,使人與上帝和好。

地上的祭司作為中保,要重復地獻祭,其實是自身難保﹔耶穌不同,一次獻上自己為祭物就成了,他是永遠的中保。


二、大祭司耶穌如今所成就的:“24如今為我們顯在上帝面前。。。26但如今在這末世顯現一次,把自己獻為祭,好除掉罪。”

如今耶穌在天堂作什么?他不是坐在上帝的右邊“享清福”,而是“好除掉罪”。信他的人因為大祭司已經成就的,現在罪得赦免了﹔不但過去的罪被除掉,現在人若還犯罪,只要認罪悔改,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約壹一:9)。不但如此,攔阻人來到上帝面前的罪被除掉后,現在人可以坦然無懼來到他的面前。如今“凡靠著他(大祭司耶穌基督)進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七:25)“因我們的大祭司并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5-16)這是“牧者”傳講這篇信息的一個要點。剛才談到背景的時候,我已經說了,當時的會眾是活在水深火熱,遭受患難逼迫,面臨信仰危機,受引誘要回到猶太教,“牧者”是勸慰他們不要灰心,他們所遭受的,只要告訴大祭司耶穌,他憐恤他們,是他們隨時的幫助。基督雖有君王的職分,但子民有難,是不可以隨便來到寶座前﹔基督雖有先知的職分,但他只是傳講上帝的話語,不能給苦難中的子民任何實質的幫助。惟有那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就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借著他為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給了我們進出天庭的通行証。問題是:大祭司耶穌基督真的體恤我們的軟弱,知道我們的痛苦嗎?以前在粵語堂聽一個牧師証道。他說自己的教會有一個老姐妹問他,耶穌才三十多歲,還沒結婚,沒有孩子,這個年輕人怎么知道我們老人家所受的苦?她說的好像很有道理。我已經忘了牧師怎樣回答她,還是沒有回答。若是問我,我說老姐妹本末倒置。為什么呢?我們說人對上帝的愛有多深,是看他對耶穌所受的苦體會多少而定的。不是倒轉來問耶穌知道我們的苦有多少,這不是問題所在。老姐妹的痛與苦與耶穌在地上所受的苦相比,是小巫見大巫。聖子耶穌是帶著“人性”回到天上,所以他能夠體恤我們的軟弱,知道我們的苦。但他不是一般輔導員,輔導員lend you a ear 他聽我們訴苦,他安慰,已經很不錯,但需要的時候,他時常愛莫能助。。基督耶穌不是,他作我們隨時的幫助,He wants, He can, He will 他要作我們隨時的幫助,他能作我們隨時的幫助,他肯作我們隨時的幫助。所以,不管當時的猶太裔基督徒,還是歷世歷代的基督徒,都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主耶穌基督面前﹔他聽,他安慰,他是我們隨時的幫助。


三、大祭司耶穌將來所成就的:“27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審判。28象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

大祭司耶穌基督將來要怎樣?對人來說,將來只有一條路:“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 -- “定命”appoint ,原文在別處是翻譯為“存留”/“存著”reserved(路十九:20,西一:5,提后四:8)。在新加坡,政府為了鼓勵生育,派發嬰兒花紅﹔又給嬰孩開保健儲蓄戶口,存留一筆錢 ﹔上帝不是,人一出生,上帝在他的“銀行”里就事先存下一個“死”字,時候到了就要提取。人不能說不要提取,也不能說要“捐”出去。什么都可以捐,就是沒有“捐死”。死了也不表示一了百了,如外教所說的,人死如燈滅。。有人真的如此說。在一本書的封面,有人說:“如果只能問一個人,那就去問李XX。”(因為他什么都懂。)不久前,這個人出了一本書,有人真 的問他有關死的問題。他說死了就化成灰,世世代代的人如果上天堂,天堂不是爆滿,容不下嗎?如果你要問“死”的問題,不要問他,要問那死過又復活,現在還活著的耶穌。
 



聖經說:“死后且有審判”,如:彼前四:5 ,啟二十:12-13。耶穌的第一次顯現是為了對付人的罪﹔但對于信耶穌基督的人,“牧者”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為什么是拯救?這也是針對當時的會眾說的。“牧者”說他們現在受的患難逼迫不過是暫時的,對于那些因堅守主道,忍耐到底,以致為主殉道的會眾,他們的死不是白白地犧牲。當主第二次顯現,就是他們復活得拯救的時候。我們呢?將來沒有罪的審判,而是與獎賞有關。(林前三:8 ,來十:35)。


 

應用與結語:


大祭司耶穌基督為我們已經成就的,如今在做的,將來要成就的,我已經做了一碗芝麻糊給大家吃。這是托“牧者”的福,為我們預備了干糧﹔我不過是用點力磨成粉,弄成糊。

不只如此,你也不用費心問吃飽了做什么,他也告訴我們了。“就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上帝面前﹔23也要堅守我們所承認的指望,不至搖動。。24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25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象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來十:19-25)說得淺白一點:打死也不要離開基督!打死也不要離開教會!信仰上 有迷惘,想不通的﹔生活上有煩惱,有問題、有苦、有痛,告訴耶穌,當告訴耶穌,這位大祭司是你隨時的幫助。好的“牧者”給人勸慰,也給人警戒。千萬不可像當年在曠野的以色列人不聽,不信,把永生上帝離棄,落得與基督無分!(來三:12-14)。這是很可怕的結局!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鍾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