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勝過世界之道

約壹二:15-17,五:1-5

(用口語記錄)

經文:約壹二:15-17,五:1-5

約壹二:15-17

15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16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象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
17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

約壹五:1-5

1凡信耶穌是基督的,都是從上帝而生,凡愛生他之上帝的,也必愛從上帝生的。
2我們若愛上帝,又遵守他的誡命,從此就知道我們愛上帝的兒女。
3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
4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
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

 

引言:

今年初(2011),我在教會英文部的周刊上讀到主任牧師的一篇短文。他談到他在美國的一個跳蚤市場(flea market),買了一塊石頭,其上刻著“And This Too Shall Pass.”(而這也要過去)他把石頭放在辦公室桌上,提醒自己不要因有了一點成就,就沾沾自喜,也不要因失敗而心灰意冷,畢竟這一切都要過去,連“這”塊堅硬的石頭也要過去。這句話好生面熟,我用谷歌搜索它的出處,令我大吃一驚,原來它的背后有一個故事。這句話出自中世紀波斯詩人的作品。它記載了一個王,召集了一群智者,要他們制作一只魔戒,戴上后可以使他化憂愁為喜樂,歡樂中也有節制。智者商討后決定制作一只簡單的戒指,上面刻著這句話,這樣每當大王看到戒指,就產生應有的效果。

智者能想出這句話的確了不起,但比起上帝的話就黯然失色了。怎么說呢?智者說:“And This Too Shall Pass.”(而這也要過去)不過告訴人人生中的一切都是暫時的,如果順利,就欣賞它們,但別洋洋得意,因為它們不是永存的﹔如果不順利,也別擔心,它們也是不會永存的。聽起來這句話還有點像外教的“不要執著,要放下,一切隨緣,因為所發生的,不過是因果關系。。”

在剛才所讀的經文里,上帝的話并非如此!上帝不只說“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他還添上“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約壹二:17)這樣就多了一個價值判斷,有個價值觀,告訴我們世界和其上的東西是暫時,會過去,沒有價值的,我們要追求的是永恆,有價值的,就是遵行上帝的旨意。不但如此,聖經還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好像世界里有許多妖魔鬼怪,怕我們被妖魔咬到,自己也變成一分子(像科幻恐怖電視劇《行尸走肉》 the walking dead)。不過聖經沒有因此說要改變世界,只說要勝過世界,還給了我們一根打妖棒,可以勝過世界的妖魔,過一個得勝的生活。“勝過世界之道”就是我們今天要思考的題目。

 

本論:

(一)首先我們看這是什么世界,叫約翰在約壹二:15節說得那么絕,“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學校老師,或在社會上工作几年后,都會教我們講話要婉轉一點,不要太絕。不要說不要愛世界,應該說不要太愛世界,愛世界一點點是可以的。但約翰不是,而且這句話的文法是命令式的,不是請你不要愛世界,或勸你不要愛世界,而是命令你不要愛世界。約翰完全不給自己留點后路。我在互聯網上查一下有關世界的名言警句,在兩百多條里頭,竟然沒有一句像這句那么極端的。有一句很突出的是剛過世的蘋果公司創辦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 說的:“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難道還有其他原因嗎?”他應該知道中國有個年輕人為了買 ipad 而賣了一個腎,我想這不是他要看到的世界。但約翰沒有說要改變世界,他只說不要愛世界﹔保羅也沒有說要改變世界,他只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羅十二﹔2)。福音不是要改變世界的嗎?不是。福音是要改變人心,世界要過去,上帝要為那些被福音救贖的人另立新天新地。那些以為福音是改變世界的,就提出了后千禧年的末世論,以為福音改變了世界后,世界就太平一千年,然后基督就再臨。這個天真的說法因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而完全破滅,所以現在持這種末世論的人已經不多。為什么約翰叫人不要愛世界?難道我們所住的世界是洪水猛獸?我們要看上下文。前文約壹二:13 和 14 有提到“惡者”,下文二:18-23 談論的是“敵基督”。這些惡者的活動場所是在世界,最大的惡者是撒但,主耶穌稱它是“世界的王”(約十二:31,十四:30,十六:11)聖經里“世界”(cosmo)這個字有很多用法,在這里被賦予負面的意義,其他的用法都是中性的,如約三:16 “上帝愛世人(cosmo) 。。”這里負面的意思是,世界是與神隔絕,整個世界體系是反對神的。聖經說以公義治國,世界政府卻為各自的黨派爭權奪利,濫用職權,不顧人民死活﹔聖經說不要貪財,世界則大賭特賭﹔聖經說夫妻要相愛,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開,但今年中國每天有5000對夫妻離婚 ﹔墨西哥首都要立法允許新婚夫婦申請臨時結婚証,在結婚証有效期滿了后(最短兩年),如果一方覺得生活不和諧,他們就可以一拍兩散,不用大費周章辦理離婚手續﹔聖經說不可拜偶像,世界卻滿天神佛﹔聖經說守主日為聖,世界卻吃喝玩樂。所以約翰警惕我們不要愛這「世界」,它的統治者是撒但,是被稱為「世界的王」、「空中的掌權者」的那一位。

人就是活在這個受撒但權勢所包圍的世界里。因著人犯罪墮落,與神隔絕,撒但就控制、引導,并主使我們的生命。它利用世界上的政治、經濟、教育、文化、娛樂、物質、思想潮流、服裝時尚等工具(有的看起來無傷大雅的)來誘惑人違背神、背逆神。《約翰壹書》五章十九節干脆就說:「全世界都伏在那惡者手下。」世界沒有一處地方不是它的地盤。

這樣說世界給人一個印象好像世界是很恐怖的地方。恰恰相反,約翰說:“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驕傲。。”(15節)這是套用《創世紀》第三章發生在伊甸園,始祖亞當/夏娃被魔鬼撒但(啟十二:9)誘惑時的用語。那時伊甸園的果樹美麗的不得了,好作食物(能滿足肉體生理的需要)﹔悅人眼目(能滿足眼目的情欲)﹔能使人有智慧(吃了不只高人一等,叫人驕傲,還要如上帝),以致始祖受不了誘惑,摘下果子吃了。這也正是今日世界的光景,魔鬼把世界裝飾得五顏六色,世界就像伊甸園的那棵果樹,叫人目眩神迷,私欲被勾引誘惑,就生出罪來,不知不覺地成為抵擋上帝的一分子。連耶穌被試探時,魔鬼也是企圖用世上萬國的榮華富貴來換取他的忠貞(太四:8),可見世界的吸引力是何等的巨大,我們作基督徒的想不愛世界一點點也真的不容易。


(二)既然我們不能愛世界,是否就要逃避世界?現在我們看基督徒與世界的關系是怎樣的?

基督徒雖在信仰上得救了,有新生命,聖經也給了我們行事為人生活的教導和准則,但要活出來卻常有挫敗感,相信大家都有這樣的體驗。基督徒活在世界中,卻不能愛世界,那種感覺就如同魚在水中生活,卻不能喝水那么苦惱。這種經歷又好像在童話故事「木偶奇遇記」里說的,小木偶去學校的途中,被一個花花綠綠的世界迷惑,很快就陷入狐狸和貓帶來金錢的誘惑、木偶劇院的主人帶來美色的誘惑,以及享樂島上提供的各種令人目不暇給的感性誘惑等,使小木偶屢屢失敗,不能自拔。雖然有代表「良心」的小蟋蟀從旁提醒,可是「世界」的魅力往往叫他神魂顛倒,無法擺脫。

怎么辦呢?我們要逃避世界嗎?

我們看主耶穌給我們的教導和作的榜樣。他道成肉身進入世界,背負一個使命,就是拯救世人。他不是在世界之外行神跡救人。但世界怎樣待他?“10他在世界。。世界卻不認識他。11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約一:10-11)不但不接待他,他們還恨他入骨,把他釘在十字架。在上十字架前,主耶穌給門徒兩次有關世界的教導。一次在約十五:18-19,他說:“18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19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另一次在約翰福音十七章的禱告中。他對天父說:“14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15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16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18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總結這兩處經文,我們可以看到:

1.基督徒不遁世,不出世,來逃避世界,而是入世的。正如上帝差遣耶穌到世上,背負一個使命,主耶穌把我們留在世上,也給了我們一個大使命,為他作見証。

2.世界恨我們,就好像世界恨耶穌一樣,因為我們不屬于世界﹔世界只愛自己的人,有他們自己的風俗習慣和價值觀,跟我們格格不入。作為少數的基督徒就害怕嗎?不,因為主耶穌已經求天父保守我們脫離那惡者。不然的話,我們在世界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

但世界畢竟還是一個戰場,敵人是魔鬼撒但和它所操縱的整個經濟、文化、政治體系,我們總不能毫無裝備就上戰場。那么勝過世界之道是什么呢?

(三)勝過世界之道:(約壹五:1-5)

若要入世,又不叫人恨你,唯一的辦法就是在信仰上妥協,愛世界一點點﹔不然就要作人格分裂,過那種六天愛世界,主日愛上帝的生活。可能嗎?主耶穌告訴我們,“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太六:24)所以在愛上帝和愛世界之間,我們只能選擇其一,就好像魚與熊掌,不能兼而有之。要浸在一壇染缸里而不受一點沾染,要入世而不受世俗污染,真的難做。約翰在第五章的這段經文給了我們秘訣。他首先說:“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3節)在選擇愛上帝和愛世界之間,愛世界是很容易,因為世界歡迎你,如果你隨從世俗,認同他們的價值觀,照著他們的規則行。愛上帝就難了,因為聖經有一套行事為人的准則,人覺得難以遵行。但約翰說不是,遵守他的命令,愛上帝是絕對可能的,因為“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為什么呢?有一個故事這樣說:

以前有一個女人照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了一個她不愛的人。丈夫待她如奴仆,要她大清早5點半起床,燒水,泡茶、拖地、洗衣、鋪床、刷碗、做飯。。她覺得很辛苦。几年后,丈夫去世。她嫁給一個自己所愛的人,先生很愛他,沒有強迫她要做什么事,但她發覺自己后來竟然還是像往常五點半起床,又是燒水,泡茶,做一大堆家務。。但是她做得滿心喜樂,因為愛丈夫的緣故。這就是約翰說愛上帝的,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意思。

但世界這個敵人不會因我們愛上帝就退下,放棄的,因為我們活在它的地頭,它的誘惑實在太厲害了,像一塊大磁鐵,一直在吸引我們,叫我們難以抗拒,像一間銀行(ANZ Bank 澳紐銀行)的商業口號,它要活在你的世界里(We live in your world),不管你要不要跟它打交道。世界是攔阻我們遵守上帝誡命的敵人。怎樣勝過世界呢?,約翰再說:“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4-5)這就是秘訣,聽起來有點難以思議。好像非常老土,沒有一點新意。

上帝和世界好比兩座大山。我們站在上帝的一邊,看到對面世界周圍的榮華富貴,和一片風光,很容易就被吸引,像羅得看到所多瑪約旦河平原一片滋潤之地而被吸引過去。除非信心堅固,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才能站穩在上帝的山上,不會動搖。約翰明確指出不是任何信心的對象,而是唯獨耶穌基督。保羅的教導也是一樣,他說:為了傳福音,在世界受盡苦難、逼迫和欺凌,但他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 (提后一:11-14)我們的信不是迷信,約翰和保羅都把“信”與“知”連接。他在書信的別處說:“主為我們舍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約壹三:16)他把“愛”與“知”也接連起來。等于說:“主啊!我知道你對我的愛,你對我的愛是用犧牲來顯明的,現在我對你的愛是從這個認知開始建立起來的,不是聽人說,或從書本來的。”

基督教的信仰雖然是本于信,以致于信(羅一:17),與世界的先要看到,摸到,知道和有証明才信不同,但基督教并沒有把“知”的理性撇開,而是用上帝的道,光照引導我們墮落的理性,使我們回到他面前,更加愛他,信心更堅固。這是聖靈的工作,約翰說:屬上帝的人必定勝過世界,“因為那在你們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壹四:4)。別人沒有的聖靈,我們有,他能用上帝的道引導我們認識所信的上帝,堅固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這就是約翰給我們勝過世界的秘訣。

如果你在愛上帝和愛世界之間掙扎得像患了人格分裂症,你就要自我省察,問自己是否確知所信的是誰?是正信基督,還是迷信基督?主耶穌曾語重心長地問:“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路十八:8)暗示不是所有人是正信基督的。

有的人去旅游,把所見所聞和感想寫下來,這是游記。“使我們勝過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我們在世界作信心之旅,每個人有自己的《木偶奇遇記》,是我們憑信心而行的記錄。我們勝過世界,還是被世界的俗世洪流所沖走,就看自己的信心有多穩固。木偶勝過了世界后,它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孩子。我們勝過世界后,就進入永恆,與主相見。

 

結語:

過去有一個中國弟兄就為了在愛上帝與愛世界之間的選擇而苦惱。他問我:作為基督徒由于工作發展需要,是否可以加入唯物主義,無神論的政黨或團體?對待這個問題的態度也許應該是顯而易見的,但在實際工作中卻并不容易處理。請您從聖經的角度給予我解答。

我回覆了他,但我在這里不解答。我把這道問題當作今天的作業交給你。若是你的話,你要怎樣回覆他?
 

鍾鵬章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