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再思浪子的比喻”

路十五:1 - 32

(用口語記錄)

經文:

 路十五:1-32(和合本)

1眾稅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穌,要聽他講道。
2法利賽人和文士私下議論說:“這個人接待罪人,又同他們吃飯。”

3耶穌就用比喻說:
4“你們中間誰有一百只羊失去一只,不把這九十九只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
5找著了,就歡歡喜喜地扛在肩上,回到家里,
6就請朋友鄰舍來,對他們說:‘我失去的羊已經找著了,你們和我一同歡喜吧!’
7我告訴你們: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較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喜更大。

8或是一個婦人有十塊錢,若失落一塊,豈不點上燈,打掃屋子,細細地找,直到找著嗎?
9找著了,就請朋友鄰舍來,對他們說:‘我失落的那塊錢已經找著了,你們和我一同歡喜吧!’
10我告訴你們:一個罪人悔改,在上帝的使者面前也是這樣為他歡喜。”

11耶穌又說:“一個人有兩個兒子。
12小兒子對父親說:‘父親,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
13過了不多几日,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蕩,浪費資財。
14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飢荒,就窮苦起來。
15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里去放豬。
16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
17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余,我倒在這里餓死嗎?
18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里去,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
19從今以后,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
20于是起來,往他父親那里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咀。
21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后,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
22父親卻吩咐仆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帶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
23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
24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

25那時,大兒子正在田里。他回來,離家不遠,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
26便叫過一個仆人來,問是什么事。
27仆人說:‘你兄弟來了。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地回來,把肥牛犢宰了!’
28大兒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
29他對父親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并沒有給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
30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
31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
32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路十五:1-32(新譯本)

1眾稅吏和罪人,都接近耶穌,要聽他講道。
2法利賽人和經學家,紛紛議論說:“這個人接待罪人,又和他們一起吃飯。”

3耶穌就對他們講了這個比喻,說:
4“你們中間誰有一百只羊,失去一只,不把九十九只留下在曠野,去尋找那失落的,直到找著呢?
5既找著了,就歡歡喜喜地放在肩上,
6回到家里,請朋友鄰舍來,對他們說:‘請大家和我一同歡樂,因為我失去的羊已經找到了!’
7我告訴你們,因為一個罪人悔改,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樂,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樂更大。

8“或是一個女人,有十個銀幣,失去一個,哪能不點上燈,打掃屋子,細細地找,直到找著呢?
9既找著了,就請朋友鄰舍來,說:‘請大家和我一同歡樂,因為我失去的那個銀幣,已經找到了。’
10我告訴你們,因為一個罪人悔改,神的使者也必這樣為他歡樂。”

11耶穌又說:“某人有兩個兒子。
12小兒子對父親說:‘爸爸,請把我應得的家業給我。’父親就把財產分給他們兩兄弟。
13過了不多几天,小兒子收拾一切,到遠方去了,在那里生活放蕩,浪費錢財。
14他花盡了一切所有的,那地方又遇上了嚴重的飢荒,就窮困起來﹔
15于是他去投靠當地的一個居民。那人打發他到田里去放豬,
16他恨不得吃豬所吃的豆莢,可是沒有人給他。
17他醒悟過來,說:‘我父親有那么多雇工,又有丰富的食物,我卻要在這里餓死嗎?
18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里去,對他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
19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
20于是他起來往父親那里去。他還在遠處時,他父親看見了他,就動了慈心,跑過去抱著他,連連與他親嘴。
21兒子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
22父親卻吩咐仆人說:‘快把那最好的袍子拿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腳上,
23把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要吃喝快樂,
24因為我這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歡樂起來。

25“那時,大兒子正在田里。他回來離家不遠的時候,聽見音樂跳舞的聲音,
26就叫了一個仆人來,問他這是怎么一回事。
27仆人說:‘你弟弟回來了,你父親因為他平安無恙地回來,就宰了肥牛犢。’
28大兒子就生氣,不肯進去﹔父親出來勸他。
29他對父親說:‘你看,我服事你這么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令,可是你沒有給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歡樂。
30但你這個兒子,常常跟娼妓在一起,花盡了你的財產,他一回來,你倒為他宰殺肥牛犢!’
31父親對他說:‘孩子,你常跟我在一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32只是因為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我們應該歡喜快樂。’”

引言:

在學校考試,考題有兩種。一種是有標准答案(model answer),譬如新加坡第一任總統是誰?尤索夫﹒伊薩(Yusof bin Ishak),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只要死背爛讀就能過關﹔一種是論述性的思考題,沒有標准答案,需要把學的經過慎密思考,分析和消化后,才能回答。

耶穌說的比喻有標准答案嗎?應該有的。為什么呢?他用比喻來講解天國的奧秘,告訴門徒天國的特征,天國的子民是怎樣的。譬如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路十:25-37):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 半路遇到強盜,被打得半死。祭司經過沒有出手幫助他,利未人經過也是一樣,他們怕摸到血,觸犯了什么律法的潔淨規條,污穢了自己。一個撒馬利亞人經過,不但出手幫助,還把他帶到店里,一切費用由他來 負責。比喻告訴我們,天國的子民要愛鄰舍如同愛己,更重要的是要做別人的好鄰舍,成為別人的幫助,安慰和祝福,就像上個月葉XX牧師所說的,short and sharp。葡萄園的比喻(太十九:30-二十:16)又怎樣?一個工人大清早進葡萄園工作,做了一整天以勞力換來譬如50塊錢﹔另一個工人下午四、五點才進園里工作,只做了半點或一點鐘 就收工,園主也給他50塊錢。耶穌講的這種工資制度,對工人來說非常不公平,也不合乎經濟原則。但這真是他的用意。上帝賜下的是恩典,不是工資,人得赦免進入天國是全憑上帝賜下丰盛的恩典,不是人做了多少點鐘的工,靠努力賺取可以進去。在這個比喻的前后有一句相同的話,耶穌說:“有許多在前的,將要在后﹔在后的,將要在前。”在前的是猶太人,他們靠遵行律法和因行為稱義,要努力賺取才能進天國﹔他們眼紅在后的外邦人 ,好像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信耶穌,靠恩典就能進去。在撒種的比喻(太十三:3-9,18-23),老師耶穌連標准答案都給了門徒, 這也是為什么我在開頭說比喻有標准答案﹔如果你的解釋跟耶穌的不一樣,就一定是錯的。比喻說的是四種人對福音的不同回應。前面三種人聽了福音后,不是因不明白,便給惡者撒但奪去﹔就是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以后遭受了患難逼迫,立刻就跌倒﹔ 不然就是聽道后,即使生根發芽,也不能結果實,因為有太多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把道擠住了。唯有那些飢渴慕義,聽道明白的人,才會結出或多或少的果實,也只有最后這種人在天國里有份。耶穌要門徒領受福音的種子后,生根發芽成長,多結果子。可惜在耶穌所講的三十多個比喻里,他給門徒標准答案的就只有一、兩個。
 



現在我要問,為什么耶穌不干脆明言直說天國的奧秘?為什么要用比喻,像霧里看花 -  終隔一層?所以,當我說耶穌的比喻有標准答案,不表示它像學校考題的標准答案,只要死背爛讀就可以得到的。我們還是要經過一番思考才能得到。
 

本論:


(一)用比喻的目的和比喻的解釋法:


為什么用比喻呢?門徒也是不明白,于是問耶穌。耶穌的回答(太十三:14-17)很耐人尋味。“因為天國的奧秘,只叫你們知道,不叫他們知道。”(太十三:11)耶穌好像故意設了路障阻擋一些人進入天國。 聖經不是說,他來是要尋找失喪的人嗎?最糟糕的是,他還引用了先知以賽亞的話 ,說“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里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很多人讀到這里就卡死了。 以前有個女人,她是在熟食中心做煮炒,因為教會幫助了她的兒子一些事,她有到教會。她自己也可以讀聖經。她就是在這里卡住,問我為什么你們的耶穌說這樣的話。他不是要我們信他嗎?但他好像怕我們聽了明白,眼睛看見,回轉過來,得了醫治/救贖。

我不知道你們怎樣理解耶穌說的這段話。我把耶穌的解釋簡單化,幫助大家可以明白:比喻好比一把鑰匙,用來開啟天國的寶箱。寶箱里裝滿了救恩的禮物,天國的珍寶,屬靈的福氣如永生,兒子的名分等等。耶穌沒有打開寶箱讓人看見,隨意地拿寶物。他只是給人一把鑰匙,自己去打開。人聽了比喻,飢渴慕義,要明白真道的,自然會打開寶箱而得到祝福。那些狂妄自大,自以為很聰明,自以為義,箴言書說的“愚妄人、愚頑人、愚昧人、褻慢人、惡人”(the fool),就算聽了比喻,手上有了鑰匙,也不會打開寶箱,因為他不屑一顧,嗤之以鼻,根本不在乎寶箱里的東西。不是把鑰匙丟掉,就是放在褲袋里,等到一天躺在病床上,或經歷什么特別事故, 可能會記得有那把鑰匙。耶穌不打開寶箱,讓人隨手拿珍寶,因為他不愿意世人一只腳踏一只船:今世在罪中打滾作樂,同時又買了保險要得來世的永生,天國不是屬于這種一心二意的人。(上帝把亞當和夏娃趕出伊甸園后,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把守伊甸園,不讓人進入,就是這個道理 ,因為他為人預備了更好的救贖之道) 耶穌在另一個場合說“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它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太七:6)也是同一個道理。



耶穌說的比喻有一個標准答案,在釋經學里是說比喻只有一個重點(one point per parable)。比喻可以有其他的解釋,不同的答案,很多重點嗎?有的人認為是,其中一個是寓意解經法(allegorical interpretation)。寓意解經認為比喻有多層意義,經文的表面意義是“肉體的”,就是我說的標准答案,沒有價值的,但里面還有一層或多層,寓意的內容是“屬靈的”,只有智慧人才能挖掘出來,才是最有價值的。大人物如奧古斯丁(Augustine),俄利根(Origen),宋尚節博士都曾這樣解釋 一些比喻。譬如路加十章29-37節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俄利根說:落在強盜手中那人是亞當,那些強盜是他的敵人、魔鬼和敵黨。祭司代表摩西的律法,利未人代表先知,而好撒瑪利亞人是基督自己。驢子是基督的身體,旅館代表教會。好撒瑪利亞人應允再回旅館是象征基督的再臨。



這樣的解經不錯是很新穎和有趣, 但有點天馬行空,把耶穌的意思加鹽加醋。肯定的是,耶穌在當時的場合說這個比喻,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意思。

還有一種解釋是可以接受的,是把耶穌的比喻從當時的場景抽離,用在另一個場景。雖然不是原來設計的目的,卻能在另一個場合發揮不同的作用。這有點像阿司匹林(aspirin),原本用在解熱鎮痛,但后來 研究發現它有抗血栓作用,可用于降低心臟病發生率。有點像Botox 肉毒杆菌素,原來是用在美容除去皺紋,現在可以用來醫治百病。


不是每個比喻都能這樣做,但浪子的比喻卻奇妙的有這功能。聖經學者這樣解釋:不管是耶穌時代,還是歷世歷代的人,聽了比喻,進入房子看見的都是同一個天國的寶箱﹔飢渴慕義,有心尋求真道的,拿了比喻的鑰匙,打開寶箱,看到了箱里裝滿了救恩的禮物,天國的珍寶等等。大家看到都是一樣的“標准答案”。寓意解經的人看到之后,不滿足于這些,他們以為房子內還隱藏了什么珠寶。于是敲磚挖洞,不斷地尋找。這就是大人物俄利根等人所做的。把耶穌的比喻從當時的場景抽離,用在另一個場景,就像人進了房子,看到以前的聽眾所看到的珍寶后,他望出窗外,有了一個更廣闊的視野。聖經學者稱這種比喻的解釋為“擴大視野”法。



今天我要做的,是先看浪子比喻的標准答案,然后擴大視野,再思這個比喻,把它用在另一個場合。


(二)先“思”浪子的比喻 - 標准答案


在《浪子的比喻》里,重點是什么?我們不能單看這個比喻,因為這是耶穌回應法利賽人和文士私下的議論,說他“接待(稅吏)和罪人,又同他們吃飯。”(路十五:1-2)他們認為耶穌 的行為不當。于是他一連說了三個比喻,有連帶關系,有點像一首詩歌,有三節,但有同一段副歌。副歌的重復把重點提出來,在歌曲中副歌通常位于情感上的高潮部分。譬如《耶穌溫柔慈聲》 (Softly and Tenderly Jesus is calling)(今天的回應詩歌):

耶穌說的三個比喻都有相同的“副歌”,同一個重點。我畫了一個表,比較三個比喻,讓大家對“副歌”的部分 - 比喻的重點,看得一清二楚 ,在右邊的一欄。之前,我先要解釋“稅吏”和“罪人”指的是什么人。



法利賽人和文士都瞧不起稅吏和罪人。現在政府按我們的收入征收所得稅是輕而易舉的事,因為有電腦,有時你連報稅也省了,雇主已經替你呈報。但當時羅馬政權要征收人頭稅之類就很不簡單 ,因為人分散在很廣闊的地區。稅吏就給羅馬政權作征收稅銀的“代理人/承包商”。這些人很多是奸商,趁機壓榨老百姓,中飽私囊。猶太人看他們等于是日治時代的漢奸,幫助敵人來壓迫自己的同胞,是民族的罪人,這是神憎鬼厭的一份職業。罪人是那些被當時社會鄙視,唾棄,像娼妓、麻風病人、小偷之類的人。法利賽人和文士這些宗教領袖自以為義,自認清高,刻意回避他們,以免受到玷污,觸犯什么律法規條。偏偏耶穌跟這些人交往,還同桌吃飯,等于是認可他們,支持這些人的生活行為。所以他們才會私下議論,說耶穌的行為不當。

耶穌的三個比喻都是針對他們這種看待稅吏和罪人的態度。

三個比喻里有三樣的失而復得的喜樂。喜樂的程度是依次增加:

迷羊的比喻,一百只羊中有一只迷失,找著了,牧羊人扛著它回家,與朋友一同歡喜。

失錢的比喻,十塊錢中有一塊失落(一個銀幣Drachme是當時一般工人一天的工資),找著了,婦人與朋友鄰舍一同歡喜。

浪子的比喻,兩個兒子中有一個“死。。失。。”了,后又“復活。。得。。”了,父親大事慶祝,與人一同歡喜快樂。

從失去的百分比來看,一個是 1/100(羊), 一個是 1/10(銀子), 一個是 1/2(人),最后一個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人”,不是“羊”,不是“錢”,歡喜快樂當然是無與倫比。

但不管喜樂的程度如何,在三個比喻里耶穌都指出,只要有一個罪人悔改,這個人就如“死而復活”,天上的慈父和使者都要歡喜快樂,比為99個不用悔改的義人的喜樂更大。耶穌在另一個場合談到天國里誰是最大的時候(太十八:10-14)也重申這一點。他說完“凡自己謙卑象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里就是最大的。”(太十八:4),接著就說了迷羊的比喻 。他說找著了一只羊,天上的父神為這一只羊歡喜,比為那沒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歡喜還大呢!“你們在天上的父也是這樣,不愿意這小子里失喪一個。”(太十八:13-14)

所以,比喻是針對那些自以為義的法利賽人和文士說的。對耶穌來說,他看重每一個人的悔改,有如死而復活,失而又得,天上的父神和使者都歡喜快樂,但法利賽人和文士卻鄙視 那些稅吏的罪人,對耶穌的接待罪人,以為可恥。浪子代表一切迷失在外的罪人(廣義地說:外邦人,猶太人所鄙視的)。

比喻沒有停在這里。 情節突然改變,令人意想不到的時候,耶穌加插了一段長子對父親接納小兒子的不悅。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稱這個比喻是世界上最佳短篇小說,說耶穌是講故事的高手中的高手。

小兒子是一個在外迷失的人。長子其實也是一個迷失的人,但他不是在遠方迷失,他是在家中迷失,屬于那種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他輕看自己長子的名分,把自己看成是家中的雇工。他的生氣不肯進入家門是完全不可理喻的。根據律法,三分之二的家產是屬于他的,遠遠超過小兒子得到的什么肥牛犢、袍子、戒指和鞋子。他有父親常和他同在,平日有仆人侍候,在田地里有工作,在家有吃有穿,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地方?弟弟是他的親骨肉,他不但不因弟弟的失而復得歡喜快樂,反而對父親大發雷霆。“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并沒有給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路十五:29-30)在當時近東社會里,他的言行帶給家門莫大的羞辱。過去小兒子 在父親還活著的時候要分家產,已經另父親在村里抬不起頭來,沒有臉見人,現在輪到長子,父親沒有打他一巴掌,算是萬幸。父親還出來,好言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路十五:31-32)長子在家里其實視自己好像雇工一樣,一直以來就沒有因父親的同在而喜樂過。


這里也是針對法利賽人和文士說的(廣義地說,整個猶太民族)。他們就像長子,原本是在先的,什么都有的,是耶和華上帝所揀選,用保羅的話,“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羅九:4)他們的心卻容不下一個人(稅吏和罪人,廣義地說,在后的外邦人)的悔改和得救。

耶穌說這一連串比喻,總結起來就是,父神的慈愛大過諸天,無限無量﹔他寬宏大量,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他并不監察﹔父神日思夜盼等候世人悔改歸家,他愛世人到了一個地步,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耶穌賜給他們。“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十九:10)“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一個罪人悔改,有如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父神與天上眾使者都歡慶喜樂﹔迷失在家的長子應珍惜所有﹔體貼父神的心腸﹔在愛中事奉。把 最后一點應用在教會和信徒身上,是再貼切也不過了。我們不是以雇工的身份來事奉上帝的,而是回應父神的大愛,甘心樂意, 不為了求什么名與利,因為什么屬靈的福氣我們都有了,我們是在他的家里愛心的事奉。



福音書沒有告訴我們與耶穌同桌吃飯的稅吏和罪人,法利賽人和文士拿了比喻的鑰匙后,有沒有開寶箱。他們肯定有回應的。迷失的羊被尋回,不會跟牧羊人說:“thank you 牧羊人!”錢被尋回,它不會說:“Aunty,謝謝你!”唯有人聽了比喻,知道天父無與倫比,滿溢的大愛后,肯定會有回應:不是把鑰匙丟掉,就是打開寶箱。不管你是在外迷失(如浪子),還是在家(教會)里迷失(如長子),你會怎樣回應?歸家,歸家,耶穌溫柔慈聲,懇切呼喚你!回到父神的懷抱!


(三)“再思”浪子的比喻 - 擴大視野法:


我們已經用鑰匙開了天國的寶箱,看到了當時門徒所看到的珍寶。現在我們離開近東巴勒斯坦的場景,從窗口向外看,視野寬闊了很多。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條河,這是整個以色列歷史的長河。


由摩西將以色列人從埃及被奴之地領出來開始,流經了三千多年的不同的歷史階段:有約書亞率領他們入應許之地迦南,南征北伐,給十二支派分地為業 ,但因他們的不信,沒有得到上帝所應許的真安息﹔有無法無天,各人任意而行的士師時代﹔在那黑暗的時代,出現一個手潔心清的代禱者,集士師、先知和祭司三職于一身的撒母耳,偏偏他要扮演一個悲劇的角色,該做的他不能做,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明知上帝是以色列人的王,他卻要按上帝的吩咐為以色列人另立一王﹔有做了糊涂事,被耶和華厭棄的掃羅王﹔有合神心意,凡事遵行神旨意的大衛王﹔有從倍受恩寵至觸怒上帝之所羅門王,從國威最輝煌,變成王朝衰微,王國分裂為二﹔然后有列王的廢立,若王行耶和華看為正的事,國運亨通﹔若王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國破家亡,這正是南北兩國的結局 ,人被擄到巴比倫。即使如此,上帝還給以色列人存留余種在世上(remnant),在被擄之地巴比倫七十年后,讓他們歸回故土,以后他們又故態復萌,仍效法這些國的民,行可憎的事,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的民混雜。 這樣帶來了四百年的寂靜,上帝的先知不再說話。直到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兒子耶穌,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猶太人不但沒有醒悟,還把這兒子釘在十字架。

以色列再次國破家亡,被擄分散世界各地,不得返回巴勒斯坦近兩千年。上帝紀念他與以色列所立的約,1948年以色列奇跡般的復國,但他們被民族的宗教猶太教所蒙蔽, 臉上蒙著帕子,讀舊約的時候看不到基督,不知道耶穌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著他,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約十四:6)。他們仍然冥頑不寧,棄絕為他們死的彌賽亞,等待他們觀念中彌賽亞來拯救他們。 (順便一提,明年2018年是以色列復國七十年。上一次的七十年,他們經歷上帝激動波斯王塞魯士 Cyrus king of Persia 或古列 Cyrus II,559BC - 529BC 的心,讓猶太人從被擄之地歸回耶路撒冷。這次的七十年,他們會認為上帝要用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的撐腰,讓他們有一個光明的時代,有一次大復興嗎?我們拭目以待!)

這是全新的視野。誰是新的浪子呢?以色列國(猶太民族)是新的浪子。整個以色列的歷史橫貫三千多年的時空,他們的靈性狀況, 卻是反反復復,經歷無數次的惡性循環。上帝似乎也隨著以色列“玩”這種“循環的游戲”,在公義與慈愛之間反反復復。其實不是,是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承擔了他們所該受的公義的審判,慈愛的上帝才繼續忍耐寬容他們。 寬容他們多久,我們不知道。


原來的浪子要開口才分得產業,迷失后還會回頭,投入慈父的懷抱﹔以色列不用開口,慈父雙手把流奶與蜜之地賜給他們,他們卻藐視慈父的恩典與慈愛,以為這是他們所當得的。他們離家回家無數次,踐踏父神的憐憫之心,還以為自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是大衛的后裔,上帝不會 棄絕他們,也不會在生命冊上把他們作兒子的名分抹掉。

與慈父的日思夜盼等候浪子回家相比,以色列這個浪子傷透了這位還在引頸翹首,殷切盼望以色列歸家的天父上帝。

誰是新的長子呢?他不是原來那位身在福中不知福,對父親接納小兒子而不悅的長子。他是那位本有神的形象,是首生的,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被差遣到世上來,尋找迷失的人,先是猶太人,然后是外邦人。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新的長子是基督耶穌!(在原來的浪子比喻里,慈父沒有差遣長子出去尋找迷失的浪子,可能長子不愿意。)


我們且不理以色列的結局會是怎樣:有人說主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他們會有一個大復興 - 全民歸主。也有說到時“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要因他哀哭。。”后悔莫及。

總之,從原來的浪子比喻,到開闊視野后的浪子比喻﹔從原來一個小子的迷失,慈父日思夜盼等待他歸家,到一個國家以色列的迷失,父神引頸翹首,殷切盼望他的歸家。我們眼睛 除了注意浪子和長子,更要專注在那位在天上慈愛的父神 ﹔若不是“神是愛”,浪子和長子都要受到他們應得的公義的審判。難怪聖經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上帝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約三:16-17)他的愛正如《贊美詩》說的,“真神之愛,偉大無窮,口舌筆墨,難以形容,高超諸天,深逾諸海,長闊高深,世無倫比。。”



他一聲聲的呼喚迷失的人歸家,我們又怎能無動于衷?

 

應用與結語:


十九世紀美國著名的布道家慕迪(D L Moody,1837-1899),一生足跡走遍大西洋兩岸英美各大城,所到之處,復興的火不斷燃燒,有說千萬人聽過他的講道,帶領了無數人歸向主。他臨終前躺在病床上,他的朋 友威爾﹒湯普森Will L. Thompson,就是詩歌 Softly and Tenderly Jesus is calling 《耶穌溫柔慈聲》的詞曲創作者特來探望。不知何故,主治醫生不允許他進病房。慕迪聽到門外兩人的交談,意識到是湯普森的聲音,就叫醫生讓他來到床邊。慕迪對他說:“Will, I would rather have written ‘Softly and Tenderly Jesus is Calling’ than anything I have been able to do in my whole life.”我寧愿寫《耶穌溫柔慈聲》這首詩歌,勝過我一生中所能做的一切事。



“歸家,歸家,傷心愁悶者歸家﹔耶穌溫柔慈聲,懇切呼喚你!歸家,歸家,快歸家!”

我們禱告。
 

 

鐘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