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目錄

尊榮的大祭司耶穌基督

經文:來四:14 - 16

引言:

在三月十五日的聯合早報,報道了惹蘭勿剎集選區國會議員白振華批評今天許多醫生只講效率,不愿和病人溝通,診病時只講"How"(怎么樣?)和"Next"(下一位)兩句話。他還說:"今天的年輕醫生,想的是一天能看多少病人,而沒有考慮到病人及家屬的感受。他們面無表情,無愛心,不想和病人溝通。"請問大家有沒有這種經驗呢?試想一下,如果我們的大醫生耶穌基督也是這樣的話,我們該怎么辦?希臘哲學里有個派別叫斯多亞派(Stoics),他們的確主張上帝是一個無知覺的上帝,高高在上,不吃人間煙火,不管世事的上帝。理由是:人之所以有喜怒哀樂,純粹是受到別人的影響﹔上帝之所以是上帝,是因為他不會受別的東西所影響,所以他對人的情感便無動于衷。我們信基督耶穌的人一定要肯定,究竟耶穌上帝是不是高高在上,不理世事的上帝?如果是的話,我們信他也是徒然。如果他不是這樣的上帝,我們又要怎樣回應他?我們今天要從這三節經文來思考這個問題。這不是一個神學的問題,是一個跟我們有切身關系又實際的問題。

本論:

(1)14節說:"我們既然有一位已經升入高天的大祭司。。"這是前面三章的一個小結。希伯來書的作者從開始就把耶穌的超越地位告訴他的讀者。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他比天使還尊貴﹔他比先知更卓越﹔他比摩西更尊榮﹔他比大祭司亞倫的職任更美。在他還沒有講下去之前,他先作一個小結,理由是他怕讀者以為耶穌是這么樣的超越,就不再理會世上的事情。所以他迫不及待地告訴我們,耶穌,就是上帝的兒子,是那一位升入高天的尊榮的大祭司。"上帝的兒子"是耶穌的身份﹔"尊榮的大祭司"是他的銜頭,他的職位。"尊榮"的原文是"至大"的意思,英文是the great high priest, 直譯是至大的大祭司,這不是很好的翻譯,所以中文聖經把它翻譯為“尊榮的大祭司”。說他"升入高天",意思是他曾經在地上和我們在一起。他在地上做什么呢?做大祭司。中國人沒有祭司的觀念,所以我要先解釋一下這個字。上帝是聖潔,所以人要親近上帝一定要聖潔。但人犯罪作惡,破壞律法,當受死刑。上帝憐憫世人,他設立一個獻祭的制度,人可以獻上無殘疾的牲畜代替自己,這樣人就可以存活。整個獻祭制度是由祭司來執行,他們是中間人,將罪人帶到上帝的面前。 祭司當中最大的一位就是大祭司,由亞倫的家族擔當。大祭司每年一次在贖罪日進入至聖所為自己和以色列全國民眾獻上祭物來贖罪。大祭司有點像中國三代時的巫祝,不過巫祝只是裝神弄鬼,替人禱告,根本就不能和大祭司相比。聖經現在告訴我們,耶穌是那位尊榮的大祭司,他將自己獻上給上帝,被釘在十字架上,作為代罪羔羊,一次過代替了我們的罪,以他的血洗清了我們的罪,不像以色列的大祭司每年都要獻祭,還不能洗清他們的罪。我們怎么知道上帝已經悅納耶穌的獻祭呢?從他三天后從死里復活,現在已經升入高天,坐在上帝寶座的右邊,我們可以知道。凡信耶穌的,罪得赦免,借著這位大祭司耶穌基督的血所打開的一條路,我們可以來到上帝的面前。

(2)耶穌的地位這么卓越,高高在上,會不會像白振華議員說的醫生,雖有能力醫治病人,但他只講效率,面無表情,不體恤病人的苦楚,不理世間事呢?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是不是要看他的臉色,要跟他約定時間才能看他?聖經在第15 16 兩節強調高高在上的耶穌“并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記得一兩年前,李繼榮牧師來華語崇拜聚會講道的時候,提到有個老姐妹跟他分享:耶穌在地上只有三十多年,他怎么會了解像她們這些老人家的疾病苦楚呢?說起來,又好像很有道理。糟的是李牧師沒有給我們一個答案。我想了又想,究竟要怎樣解釋這個問題呢?聖經說:"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15)可能有人說,“哪里有?”耶穌不錯沒有嘗過很多我們老人家的疾病和痛苦,但不要忘記,他被釘在在十字架上所受的刑罰是遠超過人間一切的痛苦,他被兩支釘吊在上面,血一滴一滴的流,是羅馬人想出來最殘忍的刑罰。一個經歷過十字架上的苦楚,對于我們所受的一些病痛迫害怎么會不了解?讓我打個比方:一個已經大學畢業的學生,怎么會不明白一個小學生在功課上所遇到的困難?有的醫生很有愛心,很體恤你,但他不能醫治你的病,可能你已經病入膏肓,無藥可治。但我們的大醫生耶穌不是這樣,他既體恤你,又有能力醫治和幫助你,而且還不用約定時間的,他是我們隨時的幫助。所以第16節叫我們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這是何等大的福氣!

(3)基督教不是單福氣的,它也說要有責任。聖經說,“當持定所承認的道。”(14)。當時希伯來書的讀者身受迫害,有的人受不了,就想放棄這個信仰。原來,當基督教開始的時候,羅馬政權不能分辨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差異,以為基督教不過是猶太教的一支派。所以在使徒行傳,當保羅和門徒受到猶太人和外邦人逼迫的時候,我們看到羅馬的百夫長和千夫長怎樣的保護他們。但來到尼祿王當權的時候,基督徒就開始受到逼迫。希伯來書就是在基督徒被逼迫的很厲害的時候寫成的。耶穌自己也經歷過猶太人的逼迫,甚至釘在十字架上,他也是血肉之軀,難道他不想放棄。可是,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所以希伯來書的作者叫讀者要思想耶穌,免得疲倦灰心,離教背道。(十二:2)但你會問,這跟我們有什么關系?我們現在又沒有受到什么逼迫,在新加坡又有宗教自由,我們一定能夠持守這個信仰,一直到老。是真的嗎?其實,越是在富裕、舒適的環境里,我們越要警醒。反而在受到逼迫的時候,信心很容易得到堅固,就好像生鐵在火爐里燒,變成熟鐵,熟鐵燒了,就煉成鋼。在受逼迫的時候,不錯是有人會離教背道,但歷史告訴我們,基督教是在逼迫中成長的。在富裕舒適的環境,我們很容易變得不冷不熱,像哲學家祈克果寓言里的野鴨,以為自己很聰明,找到了過冬棲息的地方,不再跟隨鴨群南飛,等到要回飛的時候,它已吃得腸肥腦滿,飛不起來,最終成了人家餐桌上的佳肴。“當持定所承認的道”是對我們這班人說的,因為一點試探,一點試煉,我們就受不了。

結語:

我們信的耶穌基督是一位尊榮的大祭司,這位大祭司雖然高高在上,卻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明白我們是血肉之軀,他愛我們,把自己獻上,舍身流血,打通了一條路,讓我們可以親近上帝。所以聖經勸勉我們,叫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我們有這種福氣,也不要忘記我們有責任,就是當持定所承認的道,不要不冷不熱,經歷一點試探或試煉,就心灰意冷。

鐘鵬章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