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教會的根基和房角石

弗二:19 - 22

(用口語記錄)

經文:弗二:19 - 22

引言:

    我先講一個故事(真人真事):1984年二月,當時英國的首相,外號鐵娘子的撒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提名一個人為聖公會德倫教區主教(Bishop of Durham),這個職位在聖公會里是第四把交椅。這個人來頭不小,他叫Dr David Jenkins ,是一間大學的神學教授,聖公會的著名神學家。在那年,他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一項訪談節目中,公開地說沒有童貞女馬利亞懷孕生子這回事﹔他還說,耶穌從死里復活不過是玩一場骨頭變戲法 a Conjuring Trick With Bones。不用我說,整個聖公會圈子震驚不已。有的人說他是魔鬼化身。雖然如此,他的提名還是獲得批准。七月,他的就職典禮是在約克大教堂(York Minster)舉行,典禮過后的那天七月九日凌晨約兩、三點,大教堂的屋頂被閃電擊中,著火燃燒,燒毀了整個屋頂和南邊的甬道。以后花了四年時間來修理。隔天的英國報章頭條新聞說:這是上帝的震怒傾倒在教堂,因為他們按立 Dr David Jenkins 這個不信的主教。童貞女馬利亞懷孕生子和耶穌死里復活都是我們信仰的根基,是每個主日誦讀的《使徒信經》信仰告白的一部分。今天 Dr David Jenkins 已經退休,年紀八十歲。他是支持聖公會按立同性戀牧師的權威。這起事件引出什么教訓呢?What is the moral of this story?

    是不是亂說話就會受天譴呢?如果是,說不定每個星期都有可能聽到教會著火。今年一月芝加哥一間著名的浸信會教堂在大火中被燒毀,到現在我還沒聽說是因牧師說了什么話引起的。這種事會偶然發生,就好像牧師感染沙斯病毒喪命,或感染伊蚊骨痛溢血症去世一樣,我們不用無謂的猜測。我提起這件事,目的是告訴大家,不管過去,今天還是未來,我們都會看到基督教圈子里有人要拆毀我們信仰的根基﹔這些人不是躲在神學院,打著神學研究的幌子說的,而是大大方方,在講台上公開地傳講。如果人用鏟泥機來拆毀教會還容易應付(去年12月長堤對面的新山Kuala Masai海民村的一座新建基督教堂就是這樣被當局強行拆毀),比這更可怕和防不勝防的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教導慢慢地侵入教會,蛀蝕教會的根基,等我們發覺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在這末世時代,不要以為我們可以免疫,市場有需要,就有人提供商品和服務。今天的經文像一支指南針,有定位定向之功用,有了它,我們就不容易迷失在稀奇古怪的教義世界中。

    經文只有四節,保羅用三個圖畫文字解釋教會是什么。19節里他把教會比喻為上帝的國,過去只有以色列人是國民,但現在基督的寶血已經拆毀了隔絕以色列人和外邦人的牆,外邦人也成為上帝國的公民了。同一節里他也把教會比喻為上帝的家,信基督耶穌的人都成為上帝的兒女,現在不管是“希臘人、猶太人、受割禮的、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為奴的、自主的。。”大家都在基督里,是弟兄姐妹了。亞歷山大帝嘗試用武力“把東方和西方互相締結”,夢想的那個不分彼此的世界在他死后完全幻滅,但這夢想卻在基督的教會里實現了。由于時間關系,今天我只講解2 0 - 22節,保羅把教會比喻為一個建筑,是屬靈的建筑。他告訴我們這個建筑的根基是什么,這個建筑的首塊房角石是什么,借著這塊房角石,整個建筑怎樣建起來,我們每個人在建筑上所扮演的角色。我就用“教會的根基和房角石”作為今天的題目。


本論:


(一) 教會的根基:(20節上)


    20節上說:“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

    我先要大家注意這句話的嚴重性。保羅自己是使徒,在說這話之前的二十年,他已經在各地建立了教會。現在他說教會是建立在自己使徒的根基上,你說他的口氣大不大。如果他不是大言不慚,就是他真的在聖靈的默示下寫出來的。

    我們先從反面看教會不是建立在什么根基上?

一、 羅馬天主教說教會是建立在彼得這塊磐石上。從這節經文,他們的論點可說不攻自破,因為“使徒”是復數,不只一個使徒。

二、 教會“被建造”是過去式分詞,不是未來式,所以這里的使徒和先知是當時耶穌基督所揀選的使徒,以及先知。現在靈恩派有人稱自己為使徒,第三波靈恩運動的Peter Wagner 魏格納所創導的“新使徒改革”(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共按立了二百多使徒,包括新加坡的那個玩魔朮的牧師和一個女牧師。有人說這里的先知指的是新約和以后的先知,不是舊約的先知﹔他們說上帝的啟示不會終止,這樣他們就可以振振有詞地自稱為先知了。有一個從台灣到大陸去的人,在講台上踐踏聖經,他認為過去歷史上所記錄使徒和先知的話已經過時了,現在上帝用他作出口傳講上帝的話,人要聽他,服從他。教會不是建立在這些假使徒和假先知的根基上。

三、 這里的“教會”不是一個建筑。教會正式有自己的一座特別建筑物作崇拜用的,要到第三世紀才出現。保羅時代的教會不過是一些“家庭聚會”。

四、 教會的根基是“使徒和先知”組成,只有一個定冠詞(article)。使徒和先知所教導的都是出于同一個上帝,不是兩個不同的根基。

五、 教會當然不是建造在政治、哲學,什么思想主義的根基上。這樣建立的教會,再宏偉也是上帝所唾棄的。

    所謂使徒和先知的根基,意思是上帝透過他們給我們的教訓,這些都記錄在這本聖經里。早期教會為了對抗異端邪說,也為了教導信徒基本真理,制訂了不同信經,信條,像《使徒信經》就是我們的信仰告白,是眾教會彼此相通的基礎。兩千年來,都有人想拆毀這個根基。有個中國人叫趙紫宸的(上個世紀中國的神學家),他在1921年寫了一篇文章《對于信經的我見》,挑戰基督教信仰的根基,將其中他認為不按著理性和科學審視的內容,統統扔掉,他大膽到把《使徒信經》改寫。王明道牧師干脆稱他為不信派。他是東方的 Dr David Jenkins。

    這節經文的應用是多方面,我只提一點。我們受洗進入教會,不能因為教會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不能動搖,就以為自己的信仰根基也付在上面,不會動搖。譬如,新加坡政府在打恐和對抗禽流感做足了防范措施,但這不等于說我們就安全了,可以不管了。教會固然有責任提供系統的教導喂養羊群(浸信會有一整套的聖經課程提供給會友,九年內查考聖經一遍),我們作信徒也要花時間學習和明白信仰的根基。

    碧山XX街兩座35層樓的執行共管公寓(XXX)就在我家對面。將近30個月的工程中,有6個月是花在打樁上。讀書要有法,讀經更要有法﹔我們如果只是這里聽聽,那里看看,沒有系統地查考聖經,怎么能打好信仰的根基?結果就是耳朵發痒,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道,什么是故事。怪不得Dr Davis Jenkins 在聖公會里有那么多跟隨者。


(二)教會的房角石(20節下)


    保羅說基督耶穌自己是教會的房角石。什么是房角石(cornerstone)?就是現在的奠基石(新譯本就是用這個詞),但功用完全不同了。911事件過后,美國要在紐約世貿大廈遺址建立另一所大樓。在2004年七月四日美國獨立紀念日,他們在那里為新的自由大廈(Freedom Tower)舉行奠基典禮。那塊奠基石(cornerstone)有20噸重,是一塊花崗石,上面刻了“ 懷念并銘記在2001年9月11日逝世的人們,向不朽的自由精神致敬。”現在的奠基石常常只作裝飾安放與外牆,紀念建筑物奠基的石塊。有的是中空,內置金屬容器,容器中存放報紙、照片、錢幣、書籍,或文物,以便重修時或拆除時,讓后代知道建筑的歷史。保羅時代的奠基石則不同,是放于轉角處,作為第一塊基石,有定位(確定位置)、定向(確定方向)的基本功用,也作為承重的石塊。除了這兩個意義外,保羅還從舊約借用“房角石”的觀念,如賽八:14,二十八:16,詩一百一十八:22。“房角石”是絆腳的石頭,有試驗性(試驗真假),審判性(基督是審判教會的主)的功用。換句話說,在建立教會和教會的運作上,基督耶穌是我們賴以決定各面牆與各交叉牆的方向的基准。保羅在21和22節把房角石的功用說出來 。

    A. 靠著他,教會各房連接配合,漸漸增長成為在主里面的聖殿。(21節)

    B. 靠著他,我們在他里面也一同被建造,成為上帝借著聖靈居住的所在。(22節)



    A.(21節)教會是主的聖所(naos)或聖殿。彼得稱為“靈宮”(彼前二:5)這里的“教會”不是指建筑,是無形的教會,是一個有機體,會“漸漸增長”。有了穩固的根基后,整個教會就按著上帝設計的一個藍圖建立起來。根基是在地下,看不見的﹔建筑是在地上,可以看見的。整個建筑架構是以基督耶穌這塊房角石來定位和定向,這樣每面牆,每間房就聯絡得合適。“聯絡得合適”是保羅造的字。要明白它的意思,就要“以經解經”,看下文的弗四:16。那里他說:“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式(同字),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 教會是信徒在愛中聯合,各自發揮所得的恩賜,彼此配搭,建立起來的。要記得的是:整個建筑和運作是以基督耶穌這塊房角石為定位、定向的標准,有試驗性和審判性。這是教會和聯絡所,俱樂部不同的地方。

    我舉几個例子,說明教會在運作上怎樣以基督這塊房角石作定位定向之用。

    譬如金錢的奉獻上,我們不用像慈善團體募捐的方式,叫牧師在六十六層樓走木杆,我們感動得流淚,然后奉獻。為什么呢?因為上帝是耶和華以勒(Jehovah Jireh),他必定供給。兩個星期前,唐崇榮牧師在《歸正福音運動》的講座上,談到歸正福音運動的一個原則,就是教會絕對不為事工募捐一分錢,只單單信靠上帝的供給。

    兩三年前,本地報章報道說有一間大教會在沒有通知會友的情況下,動用奉獻投資作生意來幫助教會的事工。這樣做可以嗎?有的人說倪柝聲(上個世紀中國教會著名的傳道人,忠心至死,坐監近二十年,死在勞改營)也是這樣作嘛。倪柝聲在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后,為了承當兩百多位同工當中至少40位的生活費,他就在哥哥的上海生化制藥廠做董事長,作代職事奉,把賺來的錢都奉獻給教會。1942年,上海教會的長老叫他停職。1947年他才卸下公司的職務。這些人不明白的是,那個時代不一樣,兵荒馬亂,他是不得已的。為了這件事,他付出極重的代價:將近十年的時間,他的事奉几乎終止。這起事件,還改變了他的教會觀,過去他說一個地方,一個教會,地方教會的長老享有絕對的權力,現在他提出了“耶路撒冷原則”,福州成為權柄中心,各地教會長老要服膺于使徒的權柄(倪柝身自己是使徒),因為他們是使徒所按立。這是不合聖經的教導。所以,把奉獻投資作生意,不但風險大,還費時費神,拖累事工,不是幫助事工。

    我再舉一個和我們教會有切身關系的例子。最近,我們的教會領袖提出建議,將XXX和XX教會從一個教會、兩個地方改為兩個獨立的教會。我出席了兩次英文部的對話,對話有點像賣榴蓮(沒有貶義和不尊敬的意思)。賣的榴蓮有兩種,一種是甘榜榴蓮(維持現狀)﹔一種是D26(分成兩個獨立的教會)。賣的人當然有責任要把D26說的怎樣好吃,好香﹔買的人要決定買哪一種,若不清楚,就要問賣的人,所以才有對話的必要。但結果不是這樣。買的人反而責問賣的有沒有執照,有什么資格說D26比較好,是不是老早已經決定把甘榜榴蓮收起來,只賣D26。。于是會眾和領袖變成好像對立。。有些人對XXX教會的感情很深厚,背了一個重重的感情包袱來談:好好的教會何以要分開。。我們知道,一個地方有几百家教會很平常的事﹔倪柝聲有一個地方一個教會之說﹔一國兩制也有﹔我卻沒有聽過一個教會,兩個地方。對會友來說,這不是問題,可憐的是那些長老領袖。教會不是公司管理,只要有錢賺就成了﹔教會是屬靈治理。想想看,一旦有一個教會,三、四個地方,長老要怎樣牧養群羊?他們要累死了!所以長老制的教會在發展的歷史過程中,認識到這點,就逐漸形成了中會(presbytery)和大會(Synod)不同層次的結構。在中會底下有几間,甚至二十多間的堂會。堂會的資源可以分享,事工可以聯合,堂會之間可以彼此交通,這是一個很好的組織。教會的增長都是分裂式的增長(控制下),像細胞一樣,一分二,二分四。。基督這塊房角石是用來確立方向,試驗真假,一旦把個人感情扯進來,看東西就會扭曲。所以什么榴蓮好吃,當然是D26,但人家吃慣了甘榜榴蓮,要一下改換口味,想不大費周章解釋也難了。

    B.(22節)靠著他,你們(我們)也一同被建造,成為聖靈居住的所在。這里的“你們”或“我們”是信徒,信徒靈命的建造和教會的建立是息息相關,和并行的。

    教會是聖殿,保羅說我們的身體也是聖殿,是聖靈居住的地方。以上所有應用在教會的教導 - 使徒和先知是教會的根基,基督耶穌是教會的房角石,都同樣應用在我們個人聖殿或靈命的建造。你有打好信仰的根基嗎?你以基督耶穌為房角石,作為確立人生方向,試驗真假的標准嗎?

    有個牧師Stephen Belynskyl 教慕道班時,總帶了一瓶玻璃球到課室。他要學生先猜瓶里的玻璃球的數目,然后才告訴他們正確的答案。他也要學生在一張紙上,寫下他們最愛聽的歌曲,然后問學生哪一首歌是標准答案。學生當然說沒有標准答案,只是看個人的口味和鑒賞力。

    牧師要告訴學生什么東西?我們信仰的根基和靈命建造的房角石,不是由我們的口味和喜好來決定。學習使徒和先知的教訓時,我們要分辨什么是絕對(如玻璃球的數目,耶穌從死里復活,絕對的我們要持守),什么是相對(如喜愛的歌曲,洗禮的方式,蒙頭,說方言。。)把絕對的相對化(打十二根樁,改為十根,教會必傾倒),相對的絕對化(屬靈經驗不是絕對的,除非經過基督房角石的試驗,不然就變成極端或異端),就一定出亂子。


結語:
 

    結束時我要提醒大家,教會在上帝的心目中占有非常尊貴的地位。上帝所造的一切當中,地球是最特別,是創造的中心。在地球被造的萬物當中,人是最特別的,是按著上帝的形象造的,是創造的中心的中心。地球上几十億人當中,有許多團體,教會是最特別的,是創造的中心的中心的中心。上帝把所有屬于基督的人放在教會,保羅稱為基督的奧秘,現在已經啟示給世人。教會不是人構想出來的宗教組織。上帝的工作都是透過教會做的。

    來到以弗所書第五章的時候,保羅把教會推到更高的層面。他說:基督愛教會,為教會舍己,用水借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像個新婦,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教會有此無比的榮耀,所以教會的建築即使可以被人一把火燒掉,基督的教會是不可能毀滅的。

    可悲的是,有的教會已經變質了:外表雖然堂皇富麗,實質上是有名無實,沒根沒基,房角石只是裝飾用的奠基石。

    已故楊牧谷博士曾用一些尖酸的話形容教會,他說:“教會像間廟宇,人按時打開大門,讓善信進來膜拜一番,有來求神問卦,有來求平安祝福,然后放下香油錢就走了。”我們不要做一個這樣迷信的基督徒。不管教會還是個人,都要打好信仰的根基,把基督耶穌作為定位、定向、試驗真假, 靈命建造的房角石。

鐘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