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從救贖到同歸于一

弗一:1- 14(二)

(用口語記錄)

經文:弗一:1- 14

引言:

    我叫這段經文為新約的泰山。兩個多月前,我作導游帶領大家上泰山一游。原本以為可以瀟洒走一回,卻因為自己不自量力,連累大家跟著我爬得氣喘如牛。這次學乖了,我們坐車到半山腰,在中天門有纜車,直上山頂的南天門。我們先重游故地,到保羅的第一個南天門,再看那對門聯,就是經文里的第四和第五節,簡單地溫習一遍。

    第四節:就如上帝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

    第五節:又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借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

    這兩節告訴我們天父上帝為我們預備救恩。在創世前,他已經揀選我們,給我們一個身份,就是聖徒﹔他也預定我們,給我們一個名份,就是上帝的兒女。兩個加起來,就好比上帝在創世前,為我們精心設計了一張名片,上面寫著我們的名字,身份:聖徒﹔名分:上帝的兒女。這張名片非常寶貴,保羅在第三節說,這是天上屬靈的福氣。有了這張名片,我們就可以承受上帝的基業﹔保羅在禱告中,盼望以弗所教會的信徒知道這基業的榮耀有何等的丰盛。這是認識上帝接下來要啟示的教會的奧秘的先決條件。

    上次我說,泰山只有一個南天門,保羅的泰山卻有三個。我們已經看了第一個,今天我要帶大家看第二個南天門,上面也有一對門聯,是經文里的第7,8,9,10四節, 7和8節 是右聯,9 和10節是左聯,說的是基督耶穌為我們成全救恩。當然還有第三個南天門,在第13 和14節,說的是聖靈施行救恩在我們身上。每過一個南天門,保羅就把頌贊榮耀歸給上帝,一共三次,在第6,12,和14節。所以解經家稱這段經文為保羅的三一頌。
 

本論:
 

    我們先讀7 - 10節。這是說基督為我們成全救恩。同樣的,為了方便解說,我把經文重組:

    7 和 8 節: 神恩典,借基督寶血,過犯得赦,我們得蒙救贖。

    9 和 10節: 神美意,有智慧聰明,奧秘得知,萬有同歸于一。

    像上次的“因著愛”,可以放在第四或第五節,但在考慮句子結構上的平衡,我把它放在第四節。今天,我們也同樣遇到這樣的經文難題,就是第八節的“諸般智慧聰明”(in all wisdom and prudence KIV ),KIV、和合本、新譯本都把它放在第八節,說上帝用諸般智慧聰明,把恩典充充足足賞給我們。但NIV 的旁注又說,可以放在第九節,變成“上帝以他的智慧聰明,叫我們知道他旨意的奧秘。”(in all wisdom and insight, He made known to us the mystery..)我們很難判斷保羅的原意是哪一個,我自己覺得把它放在第九節比較好。

    我先概括地解釋這四節: 第七節和第八節告訴我們成全救恩的方法:借著愛子的寶血。在時機成熟的時候,聖子耶穌道成肉身,背負世人一切的罪,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舍身流血,滿足了天父上帝公義的要求。救恩的結果:過犯得以赦免,我們得蒙救贖。我們平時很籠統地說罪得赦免,罪是射箭不中箭靶子的意思。保羅說的比較確切,是“過犯”得以赦免。過犯(Paratoma)不只包含了犯律法的罪,也包含了違背良心、道德規范及一切大小的罪(blunder)。保羅一再強調這個救恩是上帝白白賜給我們,是恩典(6,7,8節),不是我們賺來的,或換來的。第九和第十節告訴我們,因基督成全的救恩,不是單單在個人方面,我們得蒙救贖,這只是三位一體的上帝在永恆的救贖計划里的一部分,基督的救恩還有個終極的目標,就是要把在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歸于一。這是一個奧秘,上帝用他的智慧聰明,把他旨意的奧秘啟示給我們。所以今天的題目是:從救贖到同歸于一。我要從救恩的結果,我們得蒙救贖,談到救恩的終極目的,同歸于一。

    (一)救恩的結果 :我們得蒙救贖(redemption)(第7節)。救贖是什么意思呢?簡單地說,救贖等于自由。以前我們是被罪困綁,活在罪的權勢底下,成了罪的奴仆。怎樣脫離這個捆綁呢?保羅就借用當時奴隸市場里的一個畫面,人可以在市場上用金錢買賣奴隸來解釋。過去我們是活在罪的權勢底下,是魔鬼的奴仆﹔現在基督用重價,就是他的寶血把我們買贖過來,使我們成為義的奴仆,基督是我們的主。我們得蒙救贖的意思是,我們在基督里得到自由,成為一個全新的人,價值觀不同了,行事為人要討主的喜悅。我相信大家都很明白這個救贖的基本要道,所以我就不再甽菕C不過這個救贖牽涉了兩個重要的問題,這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第一、基督究竟把重價付給誰?是付給魔鬼嗎?第二、聖經說我們是重價買贖過來的。這里的重價指的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流的寶血。這個重價究竟多“重”?這兩個問題外表上好像是神學的問題,跟我們毫不相干,其實我們怎樣回應這兩個問題,跟我們的信仰是息息相關,聽下去大家就明白了。

    美國芝加哥有一個著名的漫畫家,是一個基督徒,他畫了一張有兩個圖片的漫畫嘗試解釋這兩個問題。第一張的背景是一間辦公室,室內坐著一個人,把一張剛簽寫的支票($1)交給身旁的魔鬼,魔鬼不是青面獠牙,而是衣冠楚楚,像個正人君子。門外站著耶穌。那個人跟魔鬼談一宗交易。原來魔鬼樂意接受任何金錢的數目,只要那個人把耶穌拒于門外。當人要拒絕耶穌或出賣耶穌的時候,他其實是跟魔鬼打交道,魔鬼樂意接受任何金錢,就算是一塊錢作這宗交易。

    第二張圖片跟第一張几乎一樣,不同的是:耶穌基督跟那個人調換了位置。那個人站在門外,基督則坐在室內,好像跟魔鬼談交易,基督要買贖門外的那個人,他要付錢給魔鬼把人買贖過來,他問魔鬼:How much?

    第一張圖片所表達的意思是正確的,魔鬼樂意接受任何數目的金錢,只要人把耶穌拒于門外。但第二個圖片就出了問題。漫畫把魔鬼的地位高抬了,以為魔鬼跟基督是平起平坐,基督還要跟魔鬼打交道,談交易,講條件才能把人買贖過來。這是教父俄利根和奧古斯丁所犯的錯誤,他們說撒但是勝利者,把我們擄去,因此需要基督向撒但付贖金,這是很荒唐的。改革宗對這問題的看法是來自中世紀的一位神學家,名叫安瑟倫(Anselm 1033 - 1109)。在他的一本著作中,《上帝何故成為人》說:人犯罪是虧欠了上帝的榮耀,意思是,侵犯了上帝的聖潔,不是魔鬼的聖潔。這個侵犯等于是說,人欠了上帝的債,不是人自身能夠償還。基督為我們舍身流血,使上帝受了傷害的榮耀得到“滿足”,因此天父上帝使人類借著基督的功勞得到救恩。所以基督是把重價付給天父上帝,而不是魔鬼。十字架是對撒但的審判,不是給它贖價,它不是基督的死的受益人,它也不能給我們自由。魔鬼很喜歡跟我們講條件。耶穌在曠野受試探的時候,魔鬼就是要跟他講條件,如果耶穌肯俯伏拜它,它就把萬國的榮華都給了他。但耶穌不上當,因為萬國是屬于上帝的,不是魔鬼的。既然我們得救贖不是基督跟魔鬼交易,談條件的結果,我們沒有任何把柄落在魔鬼的手中,可以被它用來操縱。魔鬼是很狡猾,在日常生活里,它時常想跟我們談條件,它會欣然接受一塊錢,只要我們把十字架拿走。大家有想過沒有十字架的基督教是怎么個樣子的嗎?我們千萬別上當。

    第二個牽涉的問題是:聖經說我們是重價買贖過來的。這個重價究竟多“重”?這次的大海嘯,《聯合早報》在報道時打出很槍眼的大標題:“人間,還有更大悲傷嗎?”我看了后,第一個反應是問:人間,什么是最大的悲傷?每逢天災人禍發生的時候,人們總會問:上帝在哪里?為什么他不出手干預?有的基督徒也質疑起上帝來。十多萬人突然被海嘯卷走,加上財物的嚴重損失,當然是大災難。但這十多萬人若在不同地方,不同時間,氣數到了而離開塵世,大家會認為是正常的,不會有什么賑災的行動。所以,海嘯大災難之慘絕人寰在于這十多萬人的死被濃縮在那一刻。回顧那位被人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我們若把這視為一個人的死,就算《耶穌受難記》把他的死描繪得如何悲慘,人看了哭了一場,若不明白他受苦和受死的意義,是不會有回應的。耶穌的死不是一個人的死,他是背負了世世代代、千千萬萬億億人的罪,是代贖性的死,被濃縮成那一刻的死,這不只是世紀大災難,而是人類歷史上慘絕人寰的大悲劇。悲在哪里?悲在那位本來無罪,卻因背負世人的罪,在十字架上與天父上帝被隔絕。“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么離棄我?”(太二十七:46)在愛中本是聯合為一體的兩個位格被硬硬地拆開,這才是最大的悲哀。這是宇宙天地的大悲劇。上帝在那一刻有出手干預嗎?沒有。難道那不是更應該出手嗎?但他沒有,因為這是唯一能滿足上帝公義的要求,救贖世人的方法。所以我們是重價買來的,這個“重”比泰山還要重,因為它能救贖千千萬萬的人。當亞當和夏娃被驅逐出伊甸園后,人就住在一個犯罪作惡的世界,災難是這個世界的象征。第一起謀殺案是該隱殺了亞伯,上帝沒有出手阻擋,因為上帝已經為世人提供了救贖之道,傳揚此道是教會當務之急。主耶穌提到西羅亞樓倒塌,壓死十八個人的時候(路十三:4),他是怎樣說的? 他的回答不是滿足他們知識上的疑惑,他說,不是這些人更有罪,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二)救恩的終極目標:在基督里同歸于一。(第10節)十字架的救贖只是一個開端,十字架開辟了一條道路,引向救贖的終極目標,就是在基督里同歸于一。感謝主,是“同歸于一”,不是“同歸于盡”。“一”是最簡單的一個字,偏偏它也是最玄妙的一個字。這里沒有天人合一的觀念,事實上,經文本身根本沒有“一”這個字。英文聖經和現代中文譯本把這節翻譯為:“這奧秘的計划就是:在時機成熟的時候,上帝要使天上和地上一切被造的都歸屬基督,以他為首。”這是什么意思?十字架被舉起來后,凡信靠耶穌基督的人,就好比是上了救恩的火車,就是地上的教會,在一個充滿天災人禍,邪惡淫亂的世界里,循著一條上帝計划好的軌道,向著一個終極的目標前進。地上是一個紊亂的世界,因著罪,連其他受造之物,自然生態環境,完全都被破壞,保羅在羅八:19 -22 說:“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時機成熟的時候,所有一切就要歸屬基督,以他為首。以前有一個人在教堂彈風琴,練習德國著名的作曲家門德爾松(Felix Mendelssohn, 1809 - 1847)的作品,但是他彈來彈去,總是不成功。在教堂的位子上有一個陌生人站起身,走近風琴旁,問風琴師是否可以讓他彈奏。風琴師不允許,但那個人再三請求下,那個人終于坐下來,在他十指的彈奏下,整個聖殿充滿了美妙無比的樂聲。彈奏完畢,風琴師好奇地問他,先生,你是誰? 那人說:我就是門德爾松。

    這個世代好比一首交響樂曲,原來的樂譜已經因為罪的進入世界,音符變得七零八落,雜亂無章。世上的政治家、宗教家、哲學家、教育家、社會改革者。。都說自己有辦法以自己的方式重新奏起美妙的音樂,他們拒絕了歌曲的作者彈奏他自己的作品,但他們都失敗了。有一天,當時機成熟的時候,基督耶穌要把所有的音符放回原位,在他的手中要重新奏出一首美妙的旋律。萬有要在基督里同歸于一。我們不知道上帝要怎樣成就這個終極的目標。舊約先知以賽亞似乎在異象中也看到一個畫面,他以當時的文字描繪這個情景,記載在賽十一:6 - 9 “豺狼必與綿羊同居,豹子與山羊同臥﹔小孩子要牽著獅子。。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我們不知道這是否要按字面來解釋,還是按靈意來解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基督里同歸于一絕對不是一個烏托邦。(utopia)

 

結語:


    讓我總結一下:天父上帝在創世前為我們預備了救恩﹔基督耶穌在時機成熟的時候,道成肉身,在十字架上成全了救恩,救贖了我們,把我們放在教會里。上帝是透過教會來完成對永恆目的服事,就是在基督里一切要同歸于一。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在十字架的救贖到同歸于一的過程中間。在這個過程里,為了回應基督在十字架上用重價把我們買贖過來,我們每一個人要知道自己在基督樂譜上的位置。有的是DO,有的是RE,有的四分之一拍,有的二分之一拍,有的是休止符,有的是和音,各人在教會里都有他的位置,互相配搭,才能奏出一首和諧的樂章。保羅在以后的几章里把有關在教會里服事的恩賜或其他相關的事項有詳細的教導。盼望大家都知道自己在樂譜上的位置和功能,把工作做好。

    唐朝詩人杜甫在年輕的時候到泰山一游。他寫了一首五言律詩《望岳》。首句是“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他看到泰山的宏偉壯麗,橫跨齊魯兩地,給他的心靈很大的震撼,激勵起他的心,他說“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一定要登上絕頂,把周圍的群山一覽無遺。有評論家說,杜甫這次的登山開闊了他的胸懷,對他以后成為憂國憂民的詩人有很大的影響。我兩次帶大家上新約的泰山,目的也是一樣。登上絕頂,一覽基督的奧秘,若能教你成為憂國憂民的基督徒,“國”是上帝的國,“民”是上帝的子民,當然是最好﹔即或不然,相信大家明白了基督的奧秘,信仰的根基也會穩如泰山,生活里再大的海嘯也不能把 我們沖走。
 

鐘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