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登山變像

路九:28 - 36

(用口語記錄)

經文:路九:28-36

28說了這話以后約有八天,耶穌帶著彼得、約翰、雅各上山去禱告。
29正禱告的時候,他的面貌就改變了,衣服潔白放光。
30忽然有摩西、以利亞兩個人同耶穌說話﹔
31他們在榮光里顯現,談論耶穌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將要成的事。
32彼得和他的同伴都打盹,既清醒了,就看見耶穌的榮光,并同他站著的那兩個人。
33二人正要和耶穌分離的時候,彼得對耶穌說:“夫子,我們在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他卻不知道所說的是什么。
34說這話的時候,有一朵云彩來遮蓋他們﹔他們進入云彩里就懼怕。
35有聲音從云彩里出來,說:“這是我的兒子,我所揀選的(注:有古卷作"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他。”
36聲音住了,只見耶穌一人在那里。當那些日子,門徒不提所看見的事,一樣也不告訴人。

引言:


剛才姐妹讀的是白紙黑字的經文。現在我要以另外一種方式來呈現這段經文,希望能夠帶給大家不一樣的體會。我要用兩幅文字圖畫來演繹這段登山變像的事件:一幅是動畫﹔一幅是靜畫。

先看動畫:背景是巴勒斯坦北部的群山峻嶺。突然間,砰!一聲巨響,天開了,在一輪紅光中出現了一輛火車火馬,車上站著的是當年以同樣方式被接上天的先知以利亞(王下二:11),他還是禿頭,身穿毛衣,腰束皮帶,沒有兩樣。不同的是,在他的旁邊站著另一個人,手里拿著兩塊法版,一看就知道他是摩西。火車火馬像箭一般從天空向一個山頭直沖下來。山頭上出現了另外一個人,他是主耶穌,他在禱告中,突然面貌改變了,臉面明如日頭,衣服潔白放光,在榮光中如天使一樣(路二十四:4)。接著,我們看到他換了個奇怪的姿勢,像接力賽跑選手接棒,一手伸向后面准備接棒,臉面卻定睛在前方,很遠的各各他山上隱隱約約出現的十字架。他要接誰的棒呢?原來是要從摩西和以利亞的手中接過他們的棒。山頭的一邊還看見三個門徒,似乎剛從睡夢中驚醒,呆呆地各自站在一個帳篷前。彼得高聲對耶穌說:“主啊,不要跑了!你在山下太辛苦了,這里風涼水冷,不如留在這里住宿吧。”動畫的標題是:“最后一棒”

再看靜畫:背景同樣是巴勒斯坦北部的一個山頭。山頭上有一張長方形的會議桌子。一端坐著天父上帝,在他右邊順序坐著耶穌、摩西和以利亞,三人交頭接耳談論著耶穌的救贖大計。在他們的對面坐著彼得、雅各和約翰。天父上帝一手指著耶穌,對他們三人說:“這是我的兒子,我所揀選的,你們要聽他。”靜畫的標題是; “宇宙七頭救贖會議“。

大家看得懂這兩幅畫嗎?文藝復興時代,與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齊名的一位畫家拉斐爾(Raphael Sanzio, 1483-1520)也有一幅名畫,叫《登山變像》(或稱《基督顯靈》),他的畫很大,九尺寬,13尺高,分成上下兩部分,描繪山上和山下的情景(看下圖)。當畫家用聖經的故事作題材時,他不只畫畫,他也在詮釋經文。我只能把大家帶到畫前,怎樣欣賞分析呢?我們就要禱告祈求聖靈帶我們進入畫中,他是經文和畫的原創者,讓他來詮釋是最恰當不過。(禱告:。。。)


 

意大利畫家拉斐爾(Raphael 1483-1520)名畫《登山變像》


本論:


我們要從三方面來查考這段經文:


(一)登山變像在耶穌的救贖大計里有什么特別的意義?

解經王子坎伯•摩根(Dr G Campbell Morgan)將耶穌的生平用七個關鍵時刻間隔開來,就是降生、受洗、試探、變像、釘十字架、復活、升天。在關鍵時刻中稍有差錯,整個救贖的計划就會功虧一潰。對降生、試探。。我們很容易理解它的重要性,譬如,在試探的時候,如果耶穌跪拜了魔鬼撒但,那么就算耶穌被釘十字架,救贖也沒有什么意義了。但為什么登山變像也是關鍵時刻呢?

我們先看它的背景。登山變像發生在什么時候?單從經文所處的位置,我們知道約略是在三年多事奉的中期,屬于加利利事工的一部分。現在耶穌帶著門徒從加利利退下,來到靠近該撒利亞•腓立比的一座高山,叫黑門山。登山之前,發生了一些重大事件,單單在這里第九章,有行五餅二魚的神跡給五千人吃飽﹔耶穌問門徒你們說我是誰,彼得認耶穌是上帝所立的基督﹔耶穌第一次預言自己的受難和復活﹔作他門徒要付的代價,要舍己,天天背十字架,跟從他。然后這段經文的開始就說:說了這話以后約有八天,他就帶門徒登山禱告,在他們面前變像了。“這話”指的是什么話?從上文來看,最近的就是26-27節,提到聖父、聖子在榮耀里降臨,還說站在這里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上帝的國。登山變像是在這個背景底下發生。

登山變像在耶穌基督的救贖計划里有什么特別意義呢?從這段經文,我們可以歸納為四個重要的意義:

一、它印証了他完美的人性﹔

二、它印証了摩西的律法在他身上得到成全﹔

三、它印証了眾先知的預言在他身上得到應驗﹔

四、它印証了他的彌賽亞身份。

從哪里看得出來?我要跟大家一個個地分享,從最簡單的開始:

首先看它怎樣印証了他完美的人性。29節說耶穌的面貌就改變了,衣服潔白放光。太十七:2說:就在他們面前變了形象,臉面明亮如日頭,衣裳潔白如光。可九:3說:衣服放光,極其潔白,地上漂布的,沒有一個能漂得那樣白。有罪的人臉面不會放光的,衣服更不會自動放光。就算放光也不過是“容”光煥發。只有無罪的耶穌才會放光,是真正的“榮”光煥發。他在地上只有這么一次是在榮光里顯現。這個變像印証了耶穌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是完美人性的彰顯。

再看 30-31節說:“忽然有摩西、以利亞兩個人同耶穌說話﹔他們在榮光里顯現,談論耶穌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將要成的事。” 這里說的去世的事,指的是他從天上被差遣到地上,背負眾人的罪,被釘十字架,救贖世人的使命。

登山變像又怎樣印証摩西的律法在耶穌身上得到成全,印証了眾先知的預言在他身上得到應驗呢?摩西的出現代表了什么?他是上帝律法的頒布者,他代表律法及它公義的要求,和作為影兒的祭物。摩西的出現是象征著,律法公義的要求,在耶穌完美人性的身上成全了﹔贖罪的祭,耶穌一次過獻上了。以利亞的出現代表了什么?以利亞是先知,他在山上代表預言,上帝在古時借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以色列要來的那一位,在耶穌身上終于得到應驗了。過去的先知是遙指耶穌,現在耶穌終于來了。這兩個人的出現和跟耶穌談論去世的事,是耶穌赴死的前奏,表明他的死是極不尋常,是救贖世人的死。登山變像確認了耶穌在地上的使命。代表律法的摩西和代表預言的以利亞正式把最后一棒聯手交給耶穌,由他奔跑擺在前頭最后的路程。耶穌接棒還是不接呢?對耶穌來說,這次登山等于是中期考試,在過去的一年多,他經歷的絕對不是一帆風順,而是被人誤解、逼迫,甚至羞辱,還要面對著前面忍受的十字架的苦難,他可以選擇中途放棄,他可以不接棒。但他沒有,堂堂一個聖子,他忍受罪人的各樣頂撞。他接了棒,下文說:“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51節)路加第一次說“定意”向耶路撒冷求,表示耶穌不再回頭看。耶穌中期考試及格過關了,我們怎么知道,因為大考官天父上帝給他下的評語:“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十七:5)。過去在耶穌受洗的時候,天父也曾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三:17)但那句話是介紹性的(可一:11,其實路三:22作“你是我的愛子”,是對耶穌說的,不是對眾人說)﹔現在卻是評估性的,是上帝親口對門徒說的,因為他很滿意耶穌過去一年多的表現。

比較三本福音書所記載的登山變像,我們發現路加的記載與其他兩本的不同之處,共有六處(原文)。其中一處是35節:“這是我的兒子,我所揀選的。。”(chosen one),(有抄本作“這是我的愛子)馬太和馬可卻說:“這是我的愛子。。”什么是“揀選”?全本聖經只有這里說耶穌是上帝所揀選的。我們是上帝“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弗一:4)是人所共知的,但耶穌是上帝所揀選只有這里。什么意思?如果我說:“你是我所愛的”,表示我和你的關系很親密﹔如果我說:“你是我所揀選的”,表示這個揀選是有目的,如:我揀選你作全班的班長。上帝揀選耶穌,有什么目的?耶穌是被揀選為彌賽亞,被膏的那一位。他是上帝的兒子,是舊約應許要來的那一位彌賽亞。在彌賽亞詩篇二:6-7 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在這段經文之前,彼得說耶穌是上帝所立的基督(路九:20),但在太十六:17,耶穌說這不過是天上的父指示他說的。現在天父上帝親自作見証,說耶穌是上帝的兒子,是他所揀選,印証耶穌就是彌賽亞。


(二)耶穌帶門徒上山,觀看變像,目的何在?

耶穌上山考試,有必要帶門徒一同上去,陪太子讀書嗎?我們在報章上時常有看到什么八國集團峰會,會議討論了國際金融危機、氣候變化和糧食安全等問題。。新加坡樣樣爭第一,但李總理卻沒有被邀請出席,因為新加坡這個島國在這些議題上所扮演的角色微不足道,說話沒份量。宇宙七頭救贖會議,三個門徒小子有什么份量說話?老實說是沒有。但說有也可以。剛才我提到路加的記載有六處不同的地方,路加在 28節就特別提到耶穌是帶門徒上山禱告(馬太和馬可都沒有)。登山變像是個交棒的關鍵時刻,耶穌也需要門徒禱告扶持,正如他帶門徒同去客西馬尼園,要門徒禱告。。門徒的反應是怎么樣?在客西馬尼園,他們憂愁都睡著了(路二十二:45),現在在山上他們都打盹(32節)。

老實說,耶穌的考試與他們完全不相干。但山上的那一幕,是耶穌給他們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窺上帝的國。剛才我談到登山變像的背景時說,耶穌說:“站在這里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上帝的國。”(26-27節)以后約有八天,他就帶門徒登山禱告,在他們面前變像了。“站在這里的”,當然是耶穌時代的人,他們在沒有死之前,能看到上帝的國。這些人是誰?約三:3,耶穌對尼哥底母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可見當時信了耶穌的人,就是看見上帝的國的人,門徒當然包括在內。不同的是,在山上,耶穌讓門徒先睹為快,像正式放映電影之前的預告片,門徒看到的是上帝的國的一個小小片斷,但卻是非常重要的片斷。他們是唯一在地上得見(聽)上帝的國里的天父、榮光里的耶穌,和舊約的兩個重量級人物 - 摩西、以利亞。這是有史以來誰都沒有看過的一個場面。更重要的是,耶穌要他們看到的不是人子在地上奴仆的形象,不是成為罪身的形狀,而是上帝榮耀所發的光輝。

目的達到了嗎?沒有!三個門徒遲鈍的不得了。何以見得?從他們跟耶穌的對話:“夫子,我們在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彼得對耶穌要完成使命的迫切感完全沒有感覺。對他來說,能夠留在山上越久越好,因為山下太辛苦了。門徒對耶穌的彌賽亞身份的認識也是遲鈍的很,就算耶穌三次說自己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并且被殺,第三日復活。(22節),他們的彌賽亞觀仍然是政治性,軍事性,復仇性,狹窄的(以色列國就是上帝的國)。甚至在耶穌復活升天的時候,還在問: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徒一:6)反而是跟耶穌同時被釘在十字架的強盜靈性最敏銳,他沒有聽過耶穌說的道,不是宗教領袖,不是知識分子,沒有讀過神學,只是看到耶穌被釘十字架,就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路二十三:42)這個強盜是第一個進入上帝國的人(路二十三:43)。

如果這是一場考試,門徒可說拿了個大雞蛋。怎么見的呢?33節說“他卻不知道說了什么”。考試考到這個地步,不知道說了什么,不知道寫了什么,想不拿雞蛋也難了。所以總結一句,耶穌帶門徒登山看變像,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果效。感謝主,人對上帝提供的救恩雖然反應遲鈍,上帝卻沒有放棄計划。


(三)耶穌的登山變像對我們有什么教導?

查考登山變像這起事件,我們是否也像門徒因靈性遲鈍,一無所獲,如入寶山空手回呢?

照道理我們信了耶穌后,有真理的聖靈同在,不應該對屬靈的事遲鈍的。你看彼得后來被聖靈充滿,他對登山變像怎樣說:“我們從前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大能,和他降臨的事告訴你們,并不是隨從乖巧捏造的虛言,乃是親眼見過他的威榮。他從父神得尊貴榮耀的時候,從極大榮光之中有聲音出來向他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我們同他在聖山的時候,親自聽見這聲音從天上出來。”(彼后一:16-18)“威榮”(威嚴榮耀)magnificience 在新約里只有這一次用在耶穌身上,另一次是用在上帝身上(路九:43)。我們所以遲鈍是因為沒有把生命完全交給聖靈掌管。如果你把遲鈍的人帶到十字架前,他看到只是一塊木頭。如果你把有學問的人帶到十字架前,他可能會說這是羅馬或波斯人用來處死犯人的刑具。但屬靈敏銳的人在十字架前,會問:為什么上帝會被釘十字架?為什么上帝不能開金口,或行神跡解決問題,而要自己被釘十字架?這樣他就可能明白上帝是公義的,公義的上帝不能把有罪看為無罪。。。

天父對遲鈍的門徒說:“你們要聽他!”幼小的孩子很多事不懂,但只要他聽父母的話,就不會走差。基督徒也是一樣,不管怎樣遲鈍,重要的是:我們對主耶穌的教導,只要遵行,就不會走差。

第二,從耶穌登山變像后的定意向耶路撒冷走去,他給我們立了一個最好的事奉的榜樣。耶穌不是開始的時候滿腔熱情,后來因為面對魔鬼的試探,宗教領袖的逼迫,家人的誤解,門徒的遲鈍,跟隨的人離棄,于是中途打退堂鼓,就放棄接棒。在教會服事的人時常受到創傷,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有個姐妹負責散會后的茶點,但因為面對几個人說這太咸,那太甜,什么太少不夠,太多很浪費。。氣得受不了,離開到別的教會去。耶穌的事奉態度是怎樣的?彌賽亞詩篇四十:6-8 說:“你已經開通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非你所要。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我的上帝啊,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里。” 什么叫做“開通(刺穿)了我的耳朵”? 在舊約,奴仆賣身給主人,主人只能用他六年,第七年(安息年)就要還他自由。但如果奴仆不要離開,愿意一生服侍主人,按出二十一:1-6 的說法,“他的主人就要帶他到審判官那里,又要帶他到門前,靠著門框,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還有申十五:12-17)新約希伯來書引用這段經文的時候,把“開通、刺穿了我的耳朵”翻譯為:“你會給我預備了身體......”(來十:5-7)。所以,“開通、刺穿了我的耳朵”的意思就是“我已經成為你終身的服事者”。這是耶穌的事奉態度,他服事上帝、甘心作上帝終身的服事者,無怨無悔。對他來說,接棒是當然的,他絕對不會半途而廢。

所以,我們事奉的人要以耶穌作為榜樣。吃苦也好,吃虧也好,不要因為遇到挫折,一點難處,或被人誤解,被人責怪,就中途放棄。連主耶穌的事奉都不能免去苦難,我們事奉的人又怎能免呢?(來五:8-9)
 


結語:


耶穌登山變像已經過了兩千年。兩幅畫不是用來擺設作裝飾用的。上帝今天還在說話:“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他。”你有聽他的話嗎?主耶穌是絕不會出錯,也不會領我們誤入歧途。

你有在教會事奉嗎?你帶著什么心態來事奉的?你的耳朵有被刺穿的記號嗎,像耶穌一樣作個終身的服事者?

 

鍾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