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萬民的福音

詩六十七:1 - 7

(用口語記錄)

經文:詩六十七:1 - 7

引言:

     如果我說人是習慣性的動物,你大概不會反對吧。不是嗎?就看大家每個主日坐的位置,很多都是固定不變。X姐妹。。Y姐妹。。Z弟兄。。你改變座位,可能因為不是常客,不然就是遲到。這是習慣性的行為,有好的,如吃飯前洗手﹔有中性的,如坐位子﹔有壞的,如方便之后,用抽水馬桶不拉水。除了習慣性的行為,也有習慣性的觀念和思維,就是對人,對事,對問題有一套習慣性的看法,做法和判斷。這種習慣于過去的思維方式,不一定是好的。我舉個例子:有一家生產牙膏的公司,營業額十年遞增,每年都在十到二十%。但是,接下來三年,業績停滯不前,過去用的法寶,按習慣性的解決辦法,如改變包裝,打響廣告。。都不管用了。于是公司決定誰能想出對策,讓業績增長,重賞十萬元。有個員工只說了一句話就 pocket 了十萬元。你知道他說什么嗎?“將現在牙膏的開口擴大1毫米。”你知道當消費者每天早上擠出同樣長度的牙膏,牙膏的消費量將要增加多少嗎?公司立刻改換包裝,第十四年的營業額增加30多%。

     這個員工是超越框架來思維(think out of the box)以解決問題。基督教會里有習慣性、在框框里的觀念或思維嗎?如果有,它是好的,中性的,還是壞的呢?今天我們要透過這短短的詩篇(六十七篇),分析一下詩人的觀念,好的我們要仿效學習,壞的要敢敢地摒棄。

     我就用《萬民的福音》為題和大家一同分享。

本論:

     首先我們要看看這首詩的結構。這首詩只有七節,我叫它作“漢堡包”詩篇,因為它的結構像個Hambuger。中間第四節是塊肉,是詩的中心思想﹔夾住這塊肉的是第三和第五節,像一片蔬菜,句子完全相同﹔在最上面的第一和第二節是引言﹔在最下面的第六和第七節是結論,句子雖然不同,內容卻是相關,它們是漢堡包外層的面包。

     就算粗略地看這首詩,你都會注意到“萬國”、“萬民”、“列邦”“世界”的字眼頻頻地出現,共九次。這首詩是有關萬國萬民的詩篇,全詩中心思想是:上帝要透過以色列人,讓萬民得知救恩,這是大好的喜訊,所以詩人要萬民快樂歡呼。在詩中,我們看到詩人有三個觀念,其中一個是突破性的,好像牙膏公司的員工,不按過去習慣性的思維方式,跳出框框一樣。

     一、什么突破性的觀念?(第2節)他說“萬國得知你的救恩”。福音不是單給以色列人的,福音是給萬國的,是萬國萬民的福音。為什么這是突破性的觀念?

     上帝揀選以色列人的原意是什么?在出埃及十九章,上帝給以色列人建國的大憲章里說得很清楚,上帝要他們在萬民中“作屬他的子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十九:5 - 6)作祭司的意思是,在亞伯拉罕族長時期,一族之長是代表全族到上帝的面前,如亞伯拉罕的筑壇求告耶和華﹔ 出埃及的時候,摩西是代表全以色列來到上帝的面前的人。代表人到上帝面前的就是祭司。他向上帝求告、獻祭、感恩、求饒恕。所以,上帝的原意是要以色列人成為萬民中的祭司,把萬國萬民帶到上帝的面前 ,成為他們的祝福。

     上帝在以色列民中間的象征就是會幕,約柜在其中。以色列人到會幕來就近上帝。從曠野漂流,進入迦南,經過連連征戰,以色列人終于安定下來。來到王國時期,大國崛起,以色列人的觀念就逐漸改觀,建國的憲章原意逐漸淡薄,代之而起的是強烈的民族優越感,上帝是屬于以色列,外邦人想要就近上帝就當到會幕來,不是以色列人出去尋找他們。從“你出去”變成“他進來”的觀念逐漸根植在以色列人的腦海里。

     詩人無名無姓,但他深知上帝的心意,他不按以色列人習慣性思維,大膽地跳出框框,以禱告的方式,扭轉几百年來的錯謬觀念,宣告上帝的心意。我叫這個詩人“舊約的哥白尼”。哥白尼是誰?十六世紀之前,人們的觀念是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地心說),太陽從東方升起,從西邊落下,太陽是環繞著地球旋轉﹔這也是教會的觀念,千年不改。但波蘭天文學家哥白尼(Copernicus),不以為然,提出了日心說,他指出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是同其他行星一樣圍繞太陽這個不變的中心旋轉。他這種突破性的觀念動搖了歐洲中世紀宗教神學的理論基礎。他的偉大是在于這種思維的突破是在伽利略還沒有發明天文望遠鏡之前提出的。

     當哥白尼如此作的時候,他面對宗教裁判的危險,所以遲遲不敢發表,拖延了30多年,直到臨死前才發表他的《天體運行論》。詩人卻毫不含糊地修正以色列人錯誤的觀念,福音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福音,福音是萬民的福音。他還把詩歌“交與伶長,用絲弦的樂器”唱出來。

     教會有拘囿在框框里,把福音視為自己的,而不是萬民的嗎?有一個宣教士到教會証道。教會的長老指著會眾告訴他,我們這里坐滿了人。宣教士說,那是因為你們的教會被牆圍住。把牆拆掉,外面還有很多人是不認識主耶穌的。舊約是說外邦人到以色列人的會幕尋求耶和華﹔新約是主耶穌吩咐門徒,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這個突破性的宣教觀念,要等到十九世紀的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 1761-1834)才大膽地提出,鼓吹宣教,組織差會,差派宣教士走出教會。

     這兩百年多年,宣教士被差派出去,踏足世界各個角落,才有今天華人教會,有中國几千萬的信徒。在去年(2006)在澳門舉辦的第七屆世界華福大會,是特別紀念兩百年前,羅伯特•馬禮遜牧師(Rev. Robert Morrison)來到澳門,他在那媔}啓了基督教在中國的大門。大會上有一個特別的儀式,戴紹曾牧師(Rev. James H. Taylor III 他的曾祖父戴德生創辦了中國内地會/海外基督使團)代表西方教會,“因宣教士將福音傳給華人而回顧感恩”﹔滕近輝牧師代表華人教會“因華人從西方接棒,將福音傳萬邦”而同心裝備。這個儀式表示21世紀是華人教會接棒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時候。怎樣傳?有人說是按絲綢之路分陸路和水路傳回耶路撒冷。

     在這個環球化時代里,新加坡不只是一個小紅點,我們說“新加坡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新加坡。”在基督教里,教會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教會,世界已經沒有一個角落是福音不能傳到的地方。有人說,絲綢之路上全是回教和興都教的國家,是福音的硬土,福音怎樣傳進去啊?

     宣教場合有句話說:when the wall comes down, the window goes up. 這里的牆是什么?窗口是什么?“牆”是柏林圍牆,當柏林圍牆在1990年倒下,東西德國統一,標志著共產主義的瓦解,這是上帝的作為。接下來,上帝要作什么?“窗”是微軟視窗(windows 3.1),它在90年代上市了。透過互聯網,過去自我封閉的阿拉伯回教國家的青年知識分子就可以上網接觸基督教的信息,這不是法律可以禁止的,法律可以禁止人傳教,法律可以禁止人改教。現在有機構開始建立阿拉伯文的基督教網站,就算有網路警察監管,這個管道是不能封閉的,就好像在中國大陸一樣。

     在宣教事工上,我們教會能做什么?我們自己又能做什么?我們教會在宣教事工上的參與不少,從每年的財政預算中,外地宣教占了25%,除了有差派宣教士在各地開荒布道,也透過各地的宣教合作伙伴,更有效地把福音傳揚,建立教會。

     我們自己能做什么呢?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宣教士,但每個人都可以透過禱告參與宣教,以禱告托住宣教士。宣教是一場屬靈爭戰,宣教士是在前線打屬靈的爭戰,但因為國度和屬靈爭戰的觀念在講台上少有傳講,所以出去的宣教士好像孤軍作戰,沒有后方的支援,對一個當過兵的人來說,這是不可思議的事。不少教會為了更好的幫助信徒參與,除了在秩序單,禱告信,還透過分享會,將宣教工場的最新消息傳達給信徒。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六下午,英文部將舉辦Golden Jubilee Missions Conference,X牧師召集教會所有的宣教士和合作伙伴,在這里分享他們在宣教工場的事工,這是一個提供給大家認識宣教事工的大好機會,希望大家不要錯過。

     二、在這首詩里,有突破性的觀念,也有一個不大正確的習慣性觀念(第1-2,6-7節)。第一節說:愿上帝憐憫我們,賜福與我們,用臉光照我們。。

     詩人告訴讀者怎樣叫萬民得知救恩呢?他在引言把自己的意愿向上帝呈明,就是希望上帝賜福給以色列,大地丰收,萬民看到就認識以色列的上帝。這種觀念過去也在華人教會長老會里出現,那是一個不成文的觀念,就是作長老的,要有錢財,有地位,眾人可以看見他是上帝賜福的人。

     上帝有沒有回應詩人的禱告呢?在第六節說“地已經出了土產”,好像上帝立即回應。其實不是。英文KJV和NIV都作未來式,then the land will yield its harvest,然后地將要出土產。這是上帝的應許,在末日萬民歸向上帝,大地將要有丰收,以色列將要蒙福。

     我不敢放肆地畫個圓圈把上帝的作為規限在里面。上帝在申命記的確應許以色列如果他們遵守律法和誡命,他會大大地賜福給他們。但這是有條件的約。以色列人不遵守誡命,所以上帝重重地降禍給他們。詩人借用民數記里祭司的祝福“愿耶和華賜福給你。。使他的臉光照你。。”(民六:24-27)禱告上帝(我懷疑他是祭司),但上帝未必垂聽。

     在新約,我們就看不到這樣的教導,說上帝賜福給信徒,使萬民得知他的救恩。剛好相反,信徒要有受苦的心志,因為世上有苦難。孟子都懂得:“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只有天真的基督徒才會說:“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賜福予你。”

     但在宣教工場,我們偶爾聽到有如使徒時代,上帝借著神跡奇事,印証他的仆人所宣講的信息是出自上帝,好像在迦密山他幫助以利亞那樣(王上十八章)。我們不用懷疑這樣的見証,老實說,在必要的時候,上帝為了他的名的緣故,的確會那樣做。

     為了把福音帶給萬民,上帝有時不但不賜福給他的使者,還要他們付上嚴重的代價。例子:五、六十年代,五個美國青年宣教士,為了把福音帶給南美洲厄瓜多爾(Ecuador)森林里的印第安部落的吃人族奧卡人(Auca),被他們用長矛刺死﹔其中一個宣教士的妻子,非但不怨恨殺她的丈夫的仇敵,反而繼承她丈夫的遺志,進入奧卡人中間,和他們一起生活了兩年,最后再有人繼承她,終于把福音傳開,使許多奧卡人都信了主,轟動整個美國。這個宣教事工已經在2005年尾被拍成電影,End of the Spear(別了,長矛)。一個多月前,土耳其發生了一起宣教士為主殉道的事,46歲的德國藉宣教士Tilmann Geske已經居住在土耳其達10年,他和其他兩位改信基督教的土耳其國民,在出版社內被人用刀割斷咽喉慘死。有話說:“殉道者的鮮血是建立教會的種子”, 這些宣教士流的血不是白流的。

     三、有突破性的觀念,有不大正確的觀念,在詩里,詩人還有一個正確的習慣性觀念。在第四節說:“上帝必按公正審判萬民。。” 這是漢堡包中間的那塊肉。漢堡包若中間沒有夾著一塊肉,就不是漢堡包(其實這是漢堡包的定義)。審判萬民是福音漢堡包中間的那塊肉。福音是好消息是因為人人必有一死,死后且有審判(來九:27),不然哪來什么福音?但現在的人談創新,反傳統,不是不好,但不小心就會落在后現代主義的圈套,他們否定絕對真理,沒有黑白之分,挑戰所有基督教傳統信條,如三位一體,童貞女懷孕生子,基督復活,基督再來,末日審判。。過去是一些學者在學朮界圈子里做研究,還說得過去,但現在是基督教領袖在講台上宣講。

     基督的救恩之道,十字架的道理,是不變的真理,不會隨著時日而變動的。救恩之道的傳講不能避重就輕,只談平安喜樂,不談審判。不久前,教皇本篤十六世到巴西作第一次訪問,因為天主教在那里的勢力影響受到嚴重的挑戰。過去90%人口是天主教徒,現在落到64%,因為受到基督新教派的影響。這看來是一樁好事,但看了報章的分析后,才知道里頭有很大的隱憂。在巴西,天主教和基督新派之爭被形容為好像西方古典音樂和現代搖滾音樂在爭奪聽眾。一個保守,一個充滿動感。基督新派,我說的是靈恩派,敬拜慶典比較samba,非常迎合巴西人的胃口。他們還投其所好,開解放神學之門吸引人。。但這是走易路,把救恩之道,漢堡包里的牛肉,換成別的東西。美其名是創新,是突破,實質上教會的根基已經被腐蝕。所以,有的習慣性的觀念,非但不能改,還要牢牢地持守,甚至把它重重框住,不能跨越雷池一步。

結語:

     美軍在外打仗,大后方會不嫌麻煩,不計代價,就算空運也要在聖誕佳節期間,將聖誕餐送上前線,激勵士氣。

     福音是給萬民的。宣教士把福音帶給萬民,是一場屬靈的爭戰,需要在后方的教會和我們不嫌麻煩,不計代價,在禱告上參與和托住他們。

     我們要堅守這樣的習慣性觀念。

     我們要養成這樣的習慣性禱告行為。

鐘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