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講台信息目錄

以諾 - 與神同行三百年

(下載投影片,1.2MB)

(或從百度云下載

創五:21-24,來十一:1-6

(用口語記錄)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

創五:1 - 32

1亞當的后代記在下面。當神造人的日子,是照著自己的樣式造的,
2并且造男造女。在他們被造的日子,神賜福給他們,稱他們為人。
3亞當活到一百三十歲,生了一個兒子,形象樣式和自己相似,就給他起名叫塞特。
4亞當生塞特之后,又在世八百年,并且生兒養女。
5亞當共活了九百三十歲就死了。
6塞特活到一百零五歲,生了以挪士。
7塞特生以挪士之后,又活了八百零七年,并且生兒養女。
8塞特共活了九百一十二歲就死了。
9以挪士活到九十歲,生了該南。
10以挪士生該南之后,又活了八百一十五年,并且生兒養女。
11以挪士共活了九百零五歲就死了。
12該南活到七十歲,生了瑪勒列。
13該南生瑪勒列之后,又活了八百四十年,并且生兒養女。
14該南共活了九百一十歲就死了。
15瑪勒列活到六十五歲,生了雅列。
16瑪勒列生雅列之后,又活了八百三十年,并且生兒養女。
17瑪勒列共活了八百九十五歲就死了。
18雅列活到一百六十二歲,生了以諾。
19雅列生以諾之后,又活了八百年,并且生兒養女。
20雅列共活了九百六十二歲就死了。
21以諾活到六十五歲,生了瑪土撒拉。
22以諾生瑪土撒拉之后,與神同行三百年,并且生兒養女。
23以諾共活了三百六十五歲。
24以諾與神同行,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

25瑪土撒拉活到一百八十七歲,生了拉麥。
26瑪土撒拉生拉麥之后,又活了七百八十二年,并且生兒養女。
27瑪土撒拉共活了九百六十九歲就死了。
28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一個兒子,
29給他起名叫挪亞,說:"這個兒子必為我們的操作和手中的勞苦安慰我們。這操作勞苦是因為耶和華咒詛地。"
30拉麥生挪亞之后,又活了五百九十五年,并且生兒養女。
31拉麥共活了七百七十七歲就死了。
32挪亞五百歲生了閃、含、雅弗。
 

來十一:1 - 6

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
2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証據。
3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借神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并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
4亞伯因著信,獻祭與神,比該隱所獻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稱義的見証,就是神指他禮物作的見証。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
5以諾因著信,被接去,不至于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神已經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經得了神喜悅他的明証。
6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

 

引言:

我們先吃一點容易消化的,然后我才跟大家一起啃骨頭。有一個小女孩上了主日學后,告訴媽媽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的故事。媽媽問她明白這是什么意思嗎?小女孩說很簡單,以諾和上帝走了三百年的路,離家太遠,他看到上帝的家又大又美,什么都有,要是回家的話要再走三百年,太累了,所以就決定留在那里不回家了。小孩思想比較單純,邏輯比較簡單,但她抓到重點,她的主日學老師應該被記一大功,因為聖經的確說:“14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15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16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來十一:14-16)

現在啃骨頭了。以諾和上帝同行三百年,三百年是確實的數字,還是有什么象征的意味?創世記第五章記載的是洪水之前亞當的家譜,共十個人,由亞當至挪亞,一個生一個。 (順便一說,聖經是救恩歷史的起源、開展和結束的記載。對于家譜/族譜,作者不注重“橫”的記載,即那個人究竟生了多少兒子或養了多少女兒,他注重的是“垂直”的記載,屬于“女人的后裔”,創三:15。如果它也提到一些“橫”的家譜,那是因為他們跟“女人的后裔”和以色列國有關聯 ,如以掃的家譜。)

對每一個人,作者都以這樣的形式記載,說:“(塞特)活到(一百零五歲),生了(以挪士)。(塞特)生(以挪士)之后,又活了(八百零七年),并且生兒養女。( 塞特)共活了(九百一十二歲)就死了。”(6-8節)現在的人是不能理解這樣的數字,所以學者爭論:這些人真的如此長壽,還是指整個宗族,包括了不少人的年數?聖經不是唯一有長壽的記載,米所波大米的蘇默族君王(Sumerian,主前4000年)名單上也列出上古之人壽命很長,如 Enmenluanna 在位長達 43200年,Alalgar 36000年。。不過由于他們有六十進位的計算法,所以 換成十進位,數目就不會很大。

但希伯來民族沒有這種六十進位的計算法。所以有的學者才把第五章(還有第十一章)的個人名字當作是宗族(clan)看待。(:家譜年歲的三種解釋)

我們基督徒又怎樣看這些數字?這是啃骨頭。別的名字我不敢說,但我敢說的是,第五章里有關以諾和挪亞的記載,都是指個人而言,不是指宗族。(創十一:21-24,28-32)既然如此,我們別那么肯定說那些數字是整個宗族的年數 (在這篇信息,我把第五章的數字照章全收,一字不改)。洪水是山崩地裂的洪水,洪水之前和之后的氣候和生態環境截然不同﹔洪水之前人活到几百歲不是不可能的﹔洪水之后,從十一章開始記載閃的后代,人的壽命就開始減少,亞伯拉罕175歲,以撒180歲,雅各147歲,約瑟110歲。到了摩西,他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詩九十:10)這個數字就跟我們現在的差不多了。

所以,查考第五章的時候,千萬不要被這些數字模糊了我們的視線。其實,這章提到以諾,有兩個重點,一個很明顯,一個是隱藏。明顯的是:人在伊甸園犯罪后,不管他活到多長,作者說:“就死了”(創五:5,8,11,14,17,20,27,31)!“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審判。”(來九:27)唯一沒有死的是以諾,作者說:“以諾與上帝同行,上帝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創五:24)以諾不是“就死了”,他是“上帝將他取去。。”“取去”的原文也用在以利亞的被接上天(王下二:3,5,10)。世上就只有以諾和以利亞兩人沒有死,被上帝接上天。何以以諾沒有死呢?聖經特別強調他與上帝同行三百年!這明顯的是我們接下來要查考的。隱藏的又是什么?這跟救恩有關的,跟同行一樣重要,你聽下去就知道。


本論:

我們先看“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 你們在教會有服事的,大概有收到教會送的2014年經文月歷,封面有四個大字,“與他同行”。我還以為這是今年教會的主題,后來才知道不是。現在是三月,它還挂在牆上,我還沒撕下一張,天天就看著封面,用來激勵自己。今天,我也用它來激勵大家,現在教會有點像在曠野,等待入應許之地﹔工程拖延越久,大家就更要與主同行,才不會走失。不過同行之前,我們先要搞清楚,與神同行是否像小女孩說的“很累啊”? 與神同行是不是苦差和折磨?

(一)與神同行是苦差嗎?創世記那么強調以諾與神同行,肯定與神同行不是簡單的事,不然其他九個人也能做到,不用死了。 去年年尾(2013年12月)領導南非結束種族隔離統治的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去世了。由于反對南非種族主義,曼德拉在南非羅本島監獄服刑長達 27年之久。根據《聯合早報》的報道,為了在獄中漫長的歲月保持堅定的意志和強健的體魄,他天天運動。他每天清晨4時30分便起床慢跑,再做200下仰臥起坐(sit-up)、100次上肢伸展運動(stretching ex) 和50次俯臥撐(push-up) 。正是不懈的鍛煉,他出獄后(72歲)仍然保持身體健康和思維敏銳,繼續為一生持守的信念斗爭。曼德拉每天做的,對我們來說是touture 折磨,是拿苦來受。但為著一個信念,曼德拉愿意付出一切。與神同行是不是也要這樣的付出呢?

跟神相交是等于在光明中行(約壹一:5-7),所有的罪都顯露出來,為了對付罪是不是真的先要受一番折磨呢?以前有修道士認為如此。他們受希臘哲學的影響,認為身體是罪惡的來源,或要體驗基督耶穌在上十字架前被鞭打的苦難,經常鞭打自己,弄的血肉模糊,并且以白水和面包度日,經常禁食,認為這樣才能親近神,與神相交。

我要斬釘截鐵地說我們不用這樣!上帝是慈父(這是所有宗教里,唯有基督教才有的觀念)。 慈父與愛子同行絕對是一件喜樂的事,仆人跟著主人走才是苦差。耶穌基督是是我們的中保,信徒可以坦然無懼,借著他,到施恩寶座前。聖靈又是保惠師,保証我們與神同行,與神相交是喜樂的一件事。

其實是不是苦差的關鍵問題是:你愛不愛上帝?“愛里沒有懼怕”(約壹四:18),這是與神同行不是苦差的原因。不愛上帝,還勉強要與他同行才是一份苦差。
 

(二)《希伯來書》的“牧者”怎樣詮釋與神同行呢?在來十一:5-6 節,他做了“三菜一湯”給我們吃。哪三菜呢?第五節說:“以諾因著信,(與神同行三百年),被接去,不至于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神已經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經得了神喜悅他的明証。”他把以諾的“信”,以諾的“行”和以諾“得神喜悅”聯系起來,做成“三道菜”一同搬上來。我們一道道地品嘗。



(1)什么是以諾的“信”?以諾信上帝,“牧者”在十一章開頭就給“信”下了定義,說 “信就是對所盼望的事的把握,是還沒有看見的事的明証。”(來十一:1,新譯本)以諾因著信,盼望什么?就是下文說的“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來十一:16)像小女孩所看到的又美又大的天家。一般人的盼望是齊克果說的,“是對可能發生事物的一種熱情。”基督徒的盼望不是,是對上帝所應許(promise)的熱情。兩者有什么不同?去年 (2013年)電影《爸媽不在家》得金馬獎,不管你對導演陳哲藝有怎么大的信心,盼望明年或后年新加坡電影更上一層樓得奧斯卡(Oscar),還是不會有把握,因為這只是可能發生的事。上帝的應許不是,因為他是信實的,應許的必然成就。信上帝,盼望上帝所應許的就肯定有把握。上帝應許的是什么呢?有永生(約壹二:25)﹔聖靈的內住和主的同在(加三:14,約十四:16-17)﹔得基業(弗一:14,彼前一:4)﹔主的再來(彼后三:4,9-13)﹔身體得贖(羅八:23)﹔新天新地(彼后三:13)等。盼望就是對這些應許(promise)的熱情和專心。雖然所應許的肉眼沒有看見,但只要恆心忍耐,憑著信心的眼睛,就能看見。(:唐崇榮牧師說,信就是還沒有看到相片之前的底片。 這是他講解約翰福音第二十章有關多馬的“信”時說的。耶穌復活顯現給門徒們,多馬當時不在場,所以不信,他說:“我非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總不信。”(約二十:25)后來耶穌再次顯現給門徒們,便叫多馬伸過他的指頭來,摸他的手﹔伸出他的手來,探入他的肋旁。這樣多馬才信。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29節)以前拍照要 把一卷膠卷放在相機里,拍完后,把膠卷交給照相館,先沖成底片,再把底片洗成相片。底片的光暗部分剛好和原來的景象相反。多馬的“信”是一定要看到相片才信﹔耶穌說的“信”是 專業攝影師,他們只要看到底片,就已經有把握知道洗出來的相片是怎樣的。)以諾信上帝,他盼望上帝所應許的什么?上古時代,以諾當然沒有像我們今天那樣有上帝給我們那么明確的應許。 但他是亞當的七世孫,可能從父親、祖父、曾祖父,甚至亞當那里知道伊甸園的故事,知道亞當被趕出那里,但他知道那是上帝為人預備的樂園。他是用信心的眼睛看見這在天上美麗的家鄉,向往要到那里。罪雖然把人與上帝隔絕,他卻選擇了與上帝同行,為要得上帝的喜悅。 這是以諾的“信”。

(2)什么是以諾的“行”?以諾的信不是空口說白話的信。他的“行”不單是小女孩說的“行路”的行,更是“行為”的行。聖經的信心是帶來行動的相信。那行動由人在多種不同環境中實行出來,以回應那看不見的上帝和他的應許。雅各說,“17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二:17,22)什么行為? 先知彌迦說:“。。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六:8)對我們來說,我們不再是靠行為稱義,現在是“因信稱義”(弗二:8-9)但不表示廢棄了行為,乃是“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弗四:1)。所以新約書信用那么多的篇幅講信徒的“行事為人”。阿摩司先知說:“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摩三:3)所以,同行也要同心。門徒與耶穌同行三年就不同心了﹔他們的心總是與主相背。(譬如,主來是要服事人,他們卻爭論誰為大﹔不接待主的,他們要從天降下火燒滅,主卻說人子來是要救人的性命。)保羅說:我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二:5)這是怎樣的心?腓二:1-5 說是愛心、慈悲憐憫的心、不結黨,不貪圖虛浮的榮耀、謙卑的心、關愛別人的心。怎樣才摸到神的心?曼德拉每天為他持守的信念操練身體,但我們是在敬虔上做屬靈的操練,如讀經、禱告、查經、敬拜、傳福音,作主的見証,行善。。保羅說這樣的操練更有益處,因為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提前四:8) 以諾肯定與神有很親密的交通,摸到神的心,知道他的心意。其他九個人就做不到了。

(3)什么是以諾“得神喜悅”?“牧者”說:“以諾被接去之先,已經得了上帝喜悅他的明証。”(來十一:5)信心的行動在地上帶來不同的結果 (不是一定一帆風順,就好像教會擴建工程拖延,不表示我們沒有信心的行動。)但最終的結果總是得上帝的喜悅、稱贊和賞賜。怎樣的人才得上帝的喜悅?申三十:10 說:“你若聽從耶和華你上帝的話,謹守這律法書上所寫的誡命、律例,又盡心盡性歸向耶和華你的上帝。。因為耶和華必再喜悅你,降福與你,象從前喜悅你列祖一樣。”“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這不是“牧者”發明的,他是引用《哈巴谷書》二章3-4節說的:“。。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歡他。”因為信上帝是人得救的根本要素(因信稱義),所以上帝喜悅這樣的人。

與神同行,為得上帝的喜悅,有時他會把我們像橄欖般壓成渣,或把我們像葡萄般投入醡。大家對這句話似曾相識嗎?這是中國教會巨人倪柝聲在他所填詞的一首詩歌(《你若不壓橄欖成渣》,又名《煉我愈精》) 里的歌詞。詩里一再說,“主,我全心求你喜悅,不惜任何代價﹔你若喜悅,并得榮耀,我背任何十字架。。我是不怕任何損失。。”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與神相交是行在他的光中(約壹一:7),一切的罪都要被對付,像雅各那樣,上帝用二十多年的時間對付他的“抓”,他的“詐”的本性,像爐火煉淨,把他陶 造成合神心意和喜悅的器皿,雖然一生辛酸,最終卻能散發馨香之氣。我們與神同行也要有這樣的心里准備。


《希伯來書》的“牧者”從正面看與神同行。現在我們從反面看同行。什么叫人不能與神同行?就是使徒約翰說的,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16。。象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驕傲。。”(約壹二:16-17)這些都是阻擋人與上帝同行的障礙,叫人分心,不能專注在基督身上。 要這樣的人與神同行,就會像小女孩說的:很累啊!
 

“牧者”怎樣詮釋與神同行的“三道菜”,我們已經吃了。現在要喝“湯”了。什么“湯”呢?在來十一:6 節,得獎賞。

(三)得獎賞:“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為到上帝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上帝,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來十一:6)因著信,與神同行,得神喜悅,結果怎樣?是得獎賞,就是過去只能憑信心的眼睛看到神所應許的,現在看到了,握在手里了。對以諾來說,他與神同行所得的獎賞是“被(神)接去,不至于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上帝已經把他接去了。”(來十一:5)這是他所向往的更美的家鄉。什么叫作更美的家鄉?小女孩說很大很美。《啟示錄》(21章)用文字形容它的美,是精金、寶石、碧玉、水晶造的 ,這是當時最貴重的東西。我最喜歡林存仁牧師(英文部以前的牧師) 用另一種方式形容它的美。他在追思禮拜說: We will miss him, but he will not miss us, 我們會惦記著他,但他不會惦記我們。為什么他不會惦記我們呢?美就美在這里,因為那里是上帝經營建造的地方(來十一:10) ,是全宇宙最偉大的建筑師建造的,又是他經營的,怎么會不美呢?更重要的是,那里有基督同在,人在那里肯定“樂不思蜀”!但不是“阿斗”的樂不思蜀 !這是我要特別強調的。因為有外教在征募“人肉炸彈”的時候,會對他說,你若為信仰殉道,你去的地方,那里有喝不完的美酒,又有許多美女相伴。基督徒的“樂不思蜀”不是這樣,因為那里“有義居在其中”(彼后三:13),不是吃喝玩樂的地方。


獎賞歸獎賞,這個獎賞具有非常大的意義。舊約有信心,有信心的行為,得神喜悅的人不少,但只有以諾被神接上天。我先前不是說《創世記》第五章提到以諾與神同行的還有一個隱藏的重點,沒有直接告訴我們的。“隱藏”的就在這里,得救恩之道。以諾的獎賞,被神接去沒有死,剛好與亞當被驅逐出伊甸園,因犯罪被上帝懲罰相反。怎樣看到“隱藏”的一面?要做點數學,不是什么Rocket science ,只是小學算朮加加減減。大家把第五章的十個人的出生和死亡的歲數放在一條時間線上(timeline)。

你就會發現亞當是第一個人死(930),他死了之后,在第二個人死之前(塞特1042),以諾就被接去(987),其他八個人都親眼看到的(注:如果把人名當作宗族就看不到 。還有,亞當和塞特當然不是世界上第一個和第二個人死,但對摩西之后的以色列人讀《創世紀》的時候,他們看到的卻是如此。)。亞當死在罪中,罪有應得,是上帝在伊甸園給人的咒詛﹔以諾活著不見死,是因為他的信,過一個與神同行的生活,得神喜悅。上帝把一條通天之路指示給上古時代的人。其實在趕出亞當/夏娃之前,上帝在創三:8 - 21節已經把永恆里安排的救贖計划“隱隱約約”地啟示給人﹔他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皮子”的衣服意味著有動物被殺,作為代罪的祭物 。又說:“女人的后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預表了耶穌在十字架上敗壞那掌死權的魔鬼(來二:14)。有救贖計划在先,才有被趕出伊甸。(《創世紀》還有其他地方啟示救恩之道,如挪亞的方舟 ﹔亞伯拉罕的因信稱義﹔以伯拉罕獻以撒﹔雅各在伯特利夢見天梯,上帝的使者上上下下。反面的有巴別塔。)但這些對猶太人來說都是隱藏的﹔我們因有真理的聖靈同在,所以能夠明白。

我們與神同行,會像以諾被接去不見死嗎?Yes and No! 人人必有一死,所以我們的肉身必歸回塵土,但我們靈魂得救,到了以諾所去的更美的家鄉。身體卻要到基督再來才得贖,與基督榮耀的身體相似。

“隱藏”的還有一點。在十人當中,以諾在世的日子是最短的,只有365歲!最長命的是瑪土撒拉,共969歲,剛好死在洪水到來之前。所以,千萬不要以人壽命的長短,隨便論斷說這是神的祝福或咒詛。生命的價值不在乎長短,不在乎是否賺得全世界,而是是否得神喜悅。(若不是神的恩典,他會像不信的人被洪水沖走)

回到基督徒的與神同行的獎賞。有already(已然) 的, 有 not yet(未然)的。與神同行 already的獎賞,有喜樂、平安、永生。。與神同行 not yet的獎賞,是那些因著信,盼望上帝所應許的,以后要一一握在手里,如永生(約壹二:25)﹔得基業(弗一:14,彼前一:4)﹔身體復活(羅八:23)﹔進入新天新地(彼后三:13)等。

這些獎賞都不是用金錢可以買得到的,是信上帝,與他同行所得的獎賞。

 

應用與結語:

我用一句話和一個故事總結今天的信息。

“因著信,我們耐心地盼望上帝所應許的,與他同心同行,得他喜悅而來的獎賞。”

與神同行不是苦差,而是我們最大的福氣。

多年前,英國泰晤士報曾出了一個題目(有獎金),公開征求答案,題目是:從倫敦到羅馬,最短的道路是什么?(當年好像是羅馬奧運會,所以有這樣古怪的題目吧?)好多讀者很快的把他們認為最好的答案寄到報社。評審之后,泰晤士報發表最佳答案,獲獎的既非坐車、坐船、坐火車、坐飛機,而是簡簡單單兩個字:Good Companion ,良伴!有一個好友相伴,沿途說說笑笑,不僅不會嫌路長,甚至還會嫌路短。主耶穌是我們的良伴,與他同行,是一生最大的福氣。我們禱告。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鍾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