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石頭還在呼喊(舊約篇)

石頭還在呼喊!(舊約篇)

大衛王 - 真有其人?

大衛王 (154063 bytes)

(圖一)在耶路撒冷Citadel Museum 的大衛銅像

《時代周刊》有關大衛王的報道 (239025 bytes) “但”(Dan)在哪里? (61265 bytes)
(圖二)《時代周刊》1995年12月18日第48頁有關大衛王的報道 (圖三)“但”(Dan)在哪里?

 

Tel Dan 碑文 (12662 bytes) Tel Dan 碑文 (10760 bytes)
(圖四)Tel Tan 碑文 (圖五)Tel Dan 碑文(近觀)

今年初(2001年),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的考古學系會長(Chairman of the Archaeology Department)Israel Finkelstein 和考古史學家兼記者Neil Asher Silberman 合著了一本書,名為“The Bible Unearthed : Archaeology's New Vision of Ancient Israel and the Origin of its Sacred Text”。這本書有如一枚炸彈投擲在考古學界和以色列國中,震撼人心。書上說:出埃及是虛構的﹔耶利哥城牆也]有倒塌﹔就算有大衛王其人,他也不過是個呆笨的人(King Davis was a nebbish!)﹔所謂聯合王國,其實不過是個小小的部落小國。懷疑派的專家學者向來都持這樣的論調,現在連以色列自己的專家學者都如此說,怎不叫人恐懼不安,因為以色列國的建立是扎根在舊約聖經的基礎上。對基督徒來說,若聖經的記載是虛構的,我們的信不也是徒然嗎?

奇怪的是,當“自己人”也唱出異調的時候,向來對聖經的記載提出質疑的“外人”《時代周刊》,竟然在几年前(1995年)的一則專題報道中,承認大衛王是一個活生生的歷史人物,因為在考古學上的証據確鑿,不容人置疑。(圖二)

《時代周刊》提出的兩件証據是什么呢?

(一)但城土丘的石碑(Tel Dan Steles):

但城(Dan)在哪里?請看圖三,它位于加利利海的正北約四十公里,現今哥蘭高地的北部邊界上,是一個水源丰盛,風景優美的地方。但城的廢墟是一個大土丘,高出周圍約二十五公尺,從1965 - 1983年,一共被發掘了十八次。最重要的發現是在1993年,由考古學家 Professor Avraham Biran,Director of the Nelson Glueck School of Biblical Archaeology of the Hebrew Union College 所獲得的石碑碎片,共三塊。(圖四)最大的一塊,高32 厘米,寬22厘米﹔其他兩塊是 20厘米X14厘米 和 10厘米X9厘米。其上共有十三行亞蘭文字(Aramaic),經過亞蘭文碑銘研究專家Joseph Naveh 的解讀后,証明所記載的是有關王下八:28 - 29 ,猶大國王亞哈謝(Ahaziah)和以色列王約蘭(Jehoram) 同往基列的拉末去,與亞蘭王哈薛(Hazael)爭戰,亞蘭王在打敗以色列和猶大軍隊后,就立這石碑以紀念這場勝仗。石碑是主前九世紀至八世紀的物件,上面寫著:“我擊敗約蘭,以色列王亞哈的兒子﹔我擊敗亞哈謝,大衛王室約蘭的兒子。”這是聖經以外,“大衛王”(House of David)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外邦人的石碑上。雖然也有考古學家認為碑上的字“BYTDWD”(House of David),中間沒有分割號(BYT - DWD),所以不應當讀為“大衛家”,而是另指一物,但現在大部分的亞蘭銘文專家都一致同意,沒有分割號是很正常的寫法。難怪《時代周刊》的編者都要承認,大衛王是卻有其人!

(二)摩押石碑(Mesha Stele or Moabite Stele):

這是1869年被發現的,碑上記載的是有關王上二十和二十二章,以色列王亞哈和猶大王約沙法跟亞蘭王便哈達爭戰的事。過去,專家們無法辨認碑上其中一個字“House of D____”,現在經過法國學者Andre LeMaire 的研究后,認為這是指“大衛家”。我們以后要更詳細地介紹這塊石碑。

但城的石碑當然被以后的以色列王打碎。考古學家所發現的三塊碎片,只是小部分罷了。我們相信有更多的碎片會被挖掘,石頭還是會一再地呼喊!凡有耳的,怎能塞耳不聽呢?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