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石頭還在呼喊(新約篇)

石頭還在呼喊!(新約篇)

The John Rylands 蒲草紙碎片

JohnRylands蒲草紙碎片 (100993 bytes)

(圖一)The John Rylands 蒲草紙碎片

會說話的鱷魚 (81719 bytes)

(圖二)會說話的鱷魚

石頭固然會說話,印証聖經的無誤和真確性,蒲草紙也不甘落后,存留下來的片片碎紙都一一印証了聖經話語的真確。凡有耳可聽的,都要聽!

圖一是珍藏在英國曼徹斯特(Manchester)John Rylands 圖書館里的一片蒲草紙。在與蒲草的莖平行的那面寫著約十八:31 - 33 彼拉多說:你們自己帶他去,按著你們的律法審問他吧。猶太人說:我們有殺人的權柄。’”在與蒲草的莖垂直的那面(也就是背面)寫著約十八:37 - 38 彼拉多就對他說:這樣,你是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証。凡屬真理的的人就聽我的話。彼拉多說:真理是什么呢?’”

這片蒲草紙的列號是p52,大小是2寸半 X 3寸半,是現存最早的聖經碎片,估計是主后125年,有專家甚至認為是主后40年的原稿!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約翰福音是相當遲才完稿的。碎片是Bernard P Grenfell1920年在埃及買來的。它是抄本中(codex)的一小片,而不是卷軸中(scroll)的一部分。

石頭在呼喊,蒲草紙也在說話,現在連鱷魚也要加入陣營了!考古學家在埃及發現了一只涂上防腐劑的鱷魚,肚里藏有新約的蒲草紙碎片(圖二)。最重要的發現是,新約是以當時的普通希臘文寫的(Koine Greek),所以平民百姓都能看得懂。

你知道聖經的手抄本有多少嗎?羅拔遜(A.T.Robertson)是精通新約希臘文文法的一位學者。他說:“拉丁通俗譯本聖經的手抄卷凡八千件,另外至少有一千卷其他更古的抄本,再加上四千卷希臘手抄本的經卷,總共一萬三千種部分新約聖經的手抄本。此外,我們還可從早期基督徒作品中收集不少的新約經文。”

新約聖經抄本之多,簡直不是其他古典文學作品可以比擬的。該撒的《高盧之戰》(Gallic War)約寫于主前58 - 50年間,但如今所存抄本無几,其中只有九十一本能算是較好的版本,而最好的抄本約在該撒去世几百年后方才寫成!羅馬史學家李維(Livy)(主前59 - 主后17年)曾著有羅馬歷史一百四十二冊,卻只有三十五冊流傳下來,手抄本的數目則不超過20本,其中僅一本包括第三至第六章的一片段史記。羅馬史學家塔西圖(Tacitus)約在主后一百年寫成十四本史書,但只有四冊半存留下來,他另著有十六本年鑒,有十本被完整地保留,另二本只是部分的抄本。

怪不得新約學者對自己擁有資料之丰富,真有點不好意思。還有,不像那些古典作品,兩抄本之差起碼隔了一千年,我們的一些聖經蒲草紙抄本上面所含的部分新約經文,其抄寫的時候與原典書成之日,相距在一個世紀內!所以,弟兄姐妹們,我們根本不用對手上的新約聖經有任何懷疑,它是絕對真確的!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