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在上帝的聖殿中

第一課 - 從拜神說起

經文:約四:23 - 24

主旨:從外邦人的拜神,以色列民的祭祀,說到現在傳統的和新潮的敬拜。究竟怎樣的敬拜才是正確的呢?

 

1。自古以來,不論是外邦人、外教,還是我們基督徒,大家都有一套拜神的禮儀。就算是無神論者,口里雖說無神,把拜神划入迷信的玩意,但時候一到,他們就像孫悟空翻筋斗難逃“如來佛”的法掌(借用外教的朮語),午夜夢縈,心中也不免默默拜神。我拜神,你拜神,他拜神,究竟要拜什么神,怎樣拜才是正確的呢?

2。外邦人拜神是按自己的想法來拜。在新加坡,華人有一套自己的拜神法。在我手中有一本由風水大師陳軍榮寫的《如何拜神》,書里包羅萬象,把神像的選擇和開光、神桌和神爐的安置、拜神的供品、個別神明的拜法、接神和送神等事項詳細地解說。讀了之后,給我的印象是,人怕拜錯神,又怕拜法不正確得罪了神。至于其他外教,我想他們的拜神也大概很相似,目的就是要想方設法去討好神,為自己和家人討個平安,發點橫財,生意興隆。。我們基督教又是怎樣拜神的呢?

3。我們一定要承認一個事實,就是人想出來的拜神的方法一定是不合上帝的心意的。為什么呢?因為罪將一切扭曲了,所以人既找不到上帝,也不懂得如何敬拜上帝。基督教是一個上帝啟示的宗教,上帝把自己啟示給世人,所謂“道成肉身”,人才知道誰是真神,誰是假神。敬拜上帝也是一樣,除非上帝啟示自己要怎樣被敬拜,人的敬拜方式都是無效和不著邊際的。換句話說,我們一定要回到聖經,仔細查考,看上帝要我們怎樣敬拜他。

4。我們先看看舊約的族長和以色列民,他們是怎樣敬拜上帝的?族長如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是上帝特別揀選的人,他們是最親近和認識上帝的,若知道他們是怎樣敬拜上帝,我們就可以“有樣學樣”,就算不中鵠,也不遠矣。至于以色列民,他們是上帝所揀選的子民,上帝藉著摩西教導他們怎樣敬拜上帝,如果我們能夠仿效他們,也不會太離譜吧?

5。以色列民是怎樣敬拜上帝的?他們帶著祭牲或祭品來到會幕前,按著祭司的指示,可能要按手在祭牲的頭上,親自宰殺那頭牛或羊,剝去它的皮,把它切成塊子﹔然后祭司奉上血,把血洒在會幕門口和祭壇的周圍,又把肉塊等置放在祭壇上燒了,有的可能用水洗后會留下。總之,獻祭的人和負責的祭司就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會幕前做著重復呆板的動作,這就是他們的敬拜!獻祭的人除了看到會幕,看到祭壇上的濃濃火煙,滿手鮮血,什么也沒經歷就收拾回家了。做祭司的也好不了多少,切切割割,又燒又洒,有的可能輪班在聖所內負責擺上陳設餅,在香壇上燒香,或在燈台前撥弄燈芯,對他們來說,這算是很靠近上帝的約柜了,算是心滿意足了。大祭司呢,一年也只不過一次進入至聖所獻祭,除了看到約柜,也不會有什么特別的經歷。從聖經的記載,我們看到以色列民就是如此敬拜上帝,偶爾才會看到上帝的榮耀充滿會幕或聖殿,那時他們可能會被嚇呆,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6。至于舊約的族長和先知們,他們是被上帝所揀選,有上帝的靈充滿,他們有的如摩西可以面對面地跟上帝交談,有的是在異像中與上帝相遇。總之,他們都有特殊的屬靈經歷,不是一般常人所有的。他們平日是怎樣敬拜上帝,聖經也沒有贅述,我們可以推想,是上帝啟示給他們,不是他們有什么法寶去敬拜上帝。

7。來到新約,一切都改觀了。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親口告訴我們:“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約四:23)上帝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我們似乎沒有認真地思考這句划時代的話,其實我們基督教的整個敬拜就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離開了這個基礎,基督教的敬拜就跟外邦人和外教的敬拜沒有兩樣。我們要留待下一課才仔細地查考什么是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上帝。

8。基督教的敬拜可以說是問題多多。每個世代,我們都不時看到有人要“更新”教會的敬拜,因為他們嫌教會的敬拜太僵硬古板,太形式化,跟不上潮流。這本來是一樁好事,因為至少我們看到人們是多么地渴慕親近上帝。問題是:他們“更新”的方法正確嗎?為了“更新”,他們大部分是在敬拜的音樂形式上著手,譬如在音樂上不斷推陳出新,用時下流行的樂曲形式唱“新歌”贊美上帝。在不久之前,新加坡的《海峽時報》以大篇幅報道本地三間超大型的教會--13000人的“City Harvest Church”,10000人的“Faith Community Baptist Church”,和8000人的“New Creation Church”。這些教會的敬拜都很像時下的天皇巨星巡回演唱一樣,有聲有色,若單從電視畫面,你根本分不出他們是敬拜上帝,還是歌唱表演。信徒在這樣的場合是否能用“心靈”敬拜上帝呢?所以,敬拜的形式和氣氛是非常重要,若敬拜的會場給人的印象是一場歌唱表演,以致在場的信徒有欣賞表演和娛樂自己的感覺,就算教會領導層的本意不是如此,這樣的敬拜已經喪失了它的意義。有人說,那些古老的聖樂只適合以前的信徒,不能“激動”現在年輕人的心﹔現代的人需要活潑的音樂來“激動”。其實,這樣的說法是流于膚淺,是跟隨世俗潮流的說法。把這樣的想法推而廣之,我們看到一些教會為了要擴充,竟然把信徒的奉獻投資到工商行業,美其名是要把盈利用在神國的事業上。這些都不是什么新鮮的玩意,在1980s 和 90s 年代,美國的電視布道家Jim Bakker ,Jimmy Swaggart 和Pat Robertson 在還沒有爆出丑聞之前,他們的教會都有龐大的生意網絡。所以我說,若將敬拜形式更新以符合潮流,或將教會商業化,就算教會能吸引人加入,成為了超級巨無霸,他們是走在一條極度危險的“大”路和“寬”門,不小心“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九:27)

9。除了講道,歌唱贊美上帝几乎是占了敬拜的大部分時間。在一些聚會里,信徒站著半小時,手舞足蹈地敬拜上帝。有的人問:這樣的全情投入有什么不對呢?特別是近來(2002年)新加坡的牧師歌手在新港台的流行歌壇上大紅特紅。她的演唱方式不就是敬拜上帝的另一種方式嗎?請弟兄姐妹注意,我不是反對這樣的演唱方式,我懷疑的只是唱者是否能通過這樣的表達方式在“心靈”里敬拜上帝?聽者又是否能被這樣的形式和在那種場合里定睛在上帝的身上?有的人又說,以活潑的形式唱聖歌不是她的獨創,在西洋歌壇上很早就有了,黑人歌手不都是這樣的嗎?我們時常忘記上帝造人,不是都出自同一個模子。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表達方式,以色列人有他們的歌唱表達的方式,華人有自己的一套,只因為別人是如此,我們就“有樣學樣”,并非一定是對的,反而是東施效顰,只得一個假像。再替她想一想,她是如此忙,為了打響自己的知名度,她在唱片公司的安排下,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詩四十六:10)像她這種難以“休息”的人,就算是唱著跳著,全情投入,也不過是用口來唱,怎能在心靈里同時敬拜上帝?不是不可能,只是少之又少的人能夠在外在的忙碌中,仍然保持內心的敬虔。再說她唱的所謂聖歌,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詮釋。在李宗盛寫的一首歌《告訴他》,如果是由別的歌星唱出那一段歌詞:“。。孤身在天涯,每當我心里有話,就告訴他,告訴他。。。”大家都會聯想成是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思念。對一個牧師歌手來說,或者一些信徒,卻可能在歌詞中把“他”幻化變成了“耶穌”。在同場演唱時,有的人在思念著親愛的女人或男人,有的說在敬拜上帝,你說上帝會悅納這樣的敬拜嗎?

    話又說回來,從個人的立場來看,一個人是可以在任何場合,用任何形式敬拜上帝的。在三自教會可以敬拜上帝,在靈恩派教會可以敬拜上帝,在鄉村的家庭教會可以敬拜上帝,在城市里的各宗派教會可以敬拜上帝。問題是:什么形式最能引導人來到寶座的面前?什么場合最能幫助信徒以心靈和誠實敬拜上帝?

    這是為什么教會要為大部分的信徒著想,在敬拜的場合和形式上,用最能引領信徒進入心靈的敬拜的方式,那就是在庄嚴肅穆中用聖樂贊美上帝。一首聖歌必須是大家一讀一唱就知道是敬拜上帝,而不是各有各的歌唱或敬拜對象。

10。這樣的敬拜要到何時了呢?時代論者說,在末日,猶太人要復興,他們要在聖城耶路撒冷重建聖殿,利未記的祭祀和敬拜耶和華的禮儀將會恢復。這是根據以西結書第四十章- 四十八章先知所看到的聖殿異像而說的。上帝要恢復這種敬拜的儀式當然是他的特權,我們不能過問,但我真的懷疑上帝把自己的獨生子都給了我們死在十字架上,做了世人的挽回祭,他怎么又會恢復獻祭牛羊的儀式?耶穌已經說過,天父上帝要世人用心靈和誠實拜他,他又怎么會叫人再獻牛羊去拜他呢?

    正如信、望、愛三樣東西,只有愛是長存的﹔至于讀經、禱告、敬拜這三樣,只有敬拜是長存的。在天堂里,“哈利路亞”的贊美聲將會永不止息。

默想:

有人說禱告是最難的功課,我卻說敬拜上帝才是最難的。禱告上帝若是不得法,至少還會得到一個“不”的回應﹔敬拜上帝若是不得法,“這次第,怎一個‘不’字了得!”

“超越這些神聖的字句之上,
哦,主,我尋求你。
我的靈渴慕你,哦,永生之道!”-- Mary A. Lathbury

在這個課程里,讓我們一同學習敬拜上帝,為了討他的喜悅而單單榮耀他!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